這時,產房裏,趙王妃在使勁的大叫一聲后,終於將孩子生了下來。

產婆趕緊抱起孩子,在抱起孩子的那一瞬間,她的身子就哆嗦了起來,「王……王妃,這……這是個男娃。只是這孩子渾身黑紫,身體冰涼,他果然如王妃所料,沒……沒氣了。」

雲若月聽到這話,難受的閉上眼睛,心裏堵得厲害。

奄奄一息的趙王妃在聽到這話后,突然強撐著坐起來,對產婆道:「我不信,快,快把孩子抱給我看看,給我看看。」

產婆無奈,只得趕緊剪了臍帶,拿襁褓把孩子包了,再把襁褓抱到趙王妃面前。

趙王妃一把抱住襁褓,當她看到雙眸緊閉,已經斷氣了的孩子時,雙手劇烈的抖動了起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說着,她伸手在孩子的鼻子前探了探,一探,她的手就猛地縮了回去。

她果然探不到孩子的鼻息。

她不敢相信,突然對着孩子的足底拍了起來,「姐姐,他們不是說,有的孩子剛出生時是不會哭的。要大人拍拍他的腳,他就會哭,就會活過來,對不對?」

說着,她奮力的拍起孩子的腳來,可是拍了半天,孩子還是不哭。

雲若月見狀,趕緊對產婆道:「劉嬸,快把孩子抱走,不要讓薇兒太過傷心。」

「是,王妃。」劉嬸領命后,趕緊上前去抱那孩子。

可趙王妃卻抱得緊緊的,她厲聲道:「這是我的孩子,你們誰也不能抱走,這是我十月懷胎辛苦生下來的,是我和趙王的孩子。」

【作者有話說】

小仙女們放心,會虐蘇和趙王的!

感謝各位讀者的打賞,謝謝大家捧場,請大家多多好評支持小七,小七會努力更新的。 不錯,那靈池對於修真者來說,是極為難得。

靈池,顧名思義,就是蘊含着大量靈力的的池子。

這個世界靈力的來源,並沒有人知道。據說,這種物質,出現在十萬年前。

於是,就有了一種比較流行的說法:

昊天造宇宙。

傳說遠古之時,大地混沌,陰陽未分,於黑暗之中,開天大神昊天手持破天神斧,一刀切開鴻蒙宇宙。神光一閃,只見空隙出現,卻又再次沉重地合在一起。

昊天大神怒吼一聲,攪動混沌,卻不能將之分開。

於是再起一斧,趁天地分開之時,手舉天,腳踏地,將之分開。可是天地仍然相吸,昊天大神因而不得脫,一直站到肉體崩壞,天地才永遠分開。

在昊天大神死後,他身體里流淌的血液流進泥土之中,也就變成了靈力。

所以也有人說,那靈力最濃厚處,是殷紅色的,像血液一般。那,便是昊天大神的血。

這種說法流傳甚廣,也有人說曾見過這種如血一般的靈力,不過卻是拿不出證據。所以,一直也未證明。

還有一種說法,卻是更為有趣。

遠古之時,眾神之首周斯掌管萬物生靈,按道理眾生應當平等,不過他卻一直忌憚著人類,認為人類是萬惡的根源,所以一直把靈力種子–靈淵石保存在自己的宮殿之中,禁止向人類傳播這種力量。

仁愛之神普洛米一直愛着人類,他趁著周斯外出,進入神宮盜出靈淵石,卻不料被周斯豢養的九頭蛇發現,追逃之中,靈淵石墜入凡間,撞於南山。

說來也怪,這靈淵石按道理是神石,與凡石相撞應當毫髮無損才是,不成想這一撞,卻是如同玻璃一般驟然破碎,碎片飛落大地,給整個世界鋪滿了靈力。

而普洛米也被九頭蛇抓住,被周斯枷鎖,困於南山。

話說回來,靈池之效用,在於它蘊含的大量靈力,眾所周知,靈力的吸收速度不僅取決於功法,還取決於修鍊時周圍靈力的稀薄程度,如果靈力稀薄,就算你內功功法再強橫也無濟於事,如果靈力管夠,那麼功法也一直能保持最大功率吸收。

江逐雲沒有泡過靈池,他只能想像在練功房內室修鍊時的感覺–聽說比這還要舒服,一直修鍊的話還會有一種飽脹感–這其實是功法的吸收速度太慢造成的一種錯覺。

「得了吧,我看你就是再等三年也沒那福氣。」

庄晚舟撇了撇嘴,「且不說這烏木鎮,就是這臨風城一十六鎮,那便是多少天賦出眾的青年才俊。」

「我可聽說了,今年咱們臨風城裏,可有一個三轉丹玄境的怪物。」

「哦?這麼厲害?」江逐雲看向庄晚舟,一副我不信的樣子,「我算算,就算他六歲修鍊,今年二十歲,那就是十四年,一百六十八個月……」

「還真有可能。」江逐雲這麼一算,臉上慢慢出現震驚的表情,「這個速度差不多是朱羽的招人標準。」

「可不是嘛~」庄晚舟咂摸了一下嘴,「聽說,鍾升城主已經把他的名字報道了兵部,上面已經批下來了,他現在應該已經快到都城了。」

「快到都城你擱這說屁呢,他又不參加青選會。」

「呵呵,他本是要參加的,可是鍾升城主說,你都進朱羽了,還和這幫少年爭什麼,去吧去吧,那裏有更多的資源。」

「這麼一說,我們還得謝謝這鐘升城主。」

「菜來啦!」江逐雲話音剛落,店小二便端著熱氣騰騰的兩道菜進來了。

「姐,吃飯了!」

不知何時,江海棠已經站在了窗邊,她看向窗外,眼神有些迷茫。

江逐雲起身,笑嘻嘻地走到江海棠的身邊,挽起她的手臂,「這可是你喜歡吃的菜,還愣著幹什麼呀,過來吃嘛~」

「嗯。」江海棠微微頷首,跟着江逐雲走回席上。

四人吃罷,休息了片刻,便趕往比賽場地。

說是讓庄晚舟請客,江逐雲哪會做這種事,跟小二說了一聲,記在了內府的賬上。

庄晚舟也不推辭,本來他就沒打算請客。

此時已經有很多人到了。原本報名處的桌子已經撤了,入口處被幾道木柵欄圍着,暫時還不能進。

「還有兩刻鐘,我們稍微等一下好了。」

庄晚舟掏出刻表,劉一守注意到,雲鷹的顧副團長也有一隻類似的。

「這應該就是這是世界類似於懷錶的計時工具了。」

只需再等一刻鐘,這入口便會開放。

所以,四人站着又聊了一會天,便聽得『邦邦』銅鑼響,入口便被打開了。

「開始入場!」

此時已有兩隊人馬站在入口兩側,注視着參賽者入場。

遞上了牌子,入口處的檢查者點了點頭,這木牌中有參賽者的靈力,只要參賽者把它放在一個石質凹槽里,再在一旁的凹槽中注入些許靈力,便可辨別真偽。

如果是真的,那便沒問題;如果是假的,木牌里的保護機制會啟動,它會被當場損毀。

不過,真正的防偽手段,卻不是這麼簡單。早在劉一守登記之時,測靈石已經記錄下了劉一守的靈力特徵,並傳輸到木牌之中。這一機制相當於激活了木牌的使用權。

劉一守接過令牌,在石質凹槽旁的觀察者點了點頭,在名單上找了一會,便打上一個√。

「下一個。」

穿過柵欄,又走了十數米,劉一守穿過門洞,便進入了比賽場地。

「終於開始了。」他只覺得面前先是變暗,然後又忽然變亮。

「少年組向右走!青年組向左!」

劉一守順着人流從右手邊的一條小道向里走,繞了約莫五分鐘,才到了後台。

在他們左手邊,是一道長長的欄桿,這道欄桿將比賽區圍住,不讓外面的人進去。

劉一守這才發現,他們這個平台離地面已經數米高了。

透過這欄桿,剛好可以看到場中的情況,在他們右手邊則是厚厚的一堵牆。

此時,方添奇正站在一個台階上,在他的身後,有幾個通道。幾名身穿白色長衫的護衛正抬頭挺胸地在通道口站着,他們看着底下的人群,面無表情。

約莫一分鐘后,這裏就聚集了近兩百人。

擁擠的人群帶來的各種汗臭味、衣服沒洗乾的陰臭味和各種胭脂味、香料味混在一起,熏得劉一守直皺眉頭。

他抬頭看去,發現方添奇正看着他,面帶微笑地點了點頭。

「這次有不少傭兵團的人。」劉一守也回了一個微笑,心中暗道。

「嗡~」

劉一守忽然感受到一陣強大的靈壓從台上傳來,只覺得身上忽然一重。

靠近枱子近的人紛紛向後退去,讓出數米距離。 「這個東西可以控制房間里全部的安防系統。就算有人接近我,它也會提醒我。」她告訴葉千。

葉千冷笑一聲,「這麼說,那天晚上我跟蹤你走密道,你早就知道了。」

董妙音猶豫了一下,回答:「我知道。」

「那你為什麼還敢去法醫室做那種事情,你不知道我現在在幫警方做事嗎,我一定會抓你的!」

「這裡面有些誤會,你或許以為那個地道是我修的,其實我只是發現而已。我根本不是潛網的人。」

丁潛冷笑一聲,「你居然連潛網都知道。我之前還真是小瞧你了,以為你就是一個藝人,至多有點兒小聰明,小虛榮。甚至就算你卷進案子,我也相信你是無辜的。你這個身份掩飾的還真是好哇。你究竟是什麼人,你的目的是什麼?」

「我剛搬來的時候並不知道這裡有密道,買房和裝修都是郭丹負責的。後來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人骨花瓶才引起我懷疑,我花了不少時間終於發現了更衣室的密道。昨天晚上,我就是想查查密道通向哪裡。沒想到走進密道后,不知怎麼,意識忽然混沌起來,我究竟是怎麼找到法醫室的,怎麼弄出那具屍體的,我根本記不起來細節,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葉千不耐煩的擺擺手打斷她,「你知道嗎,撒一個謊,就要更多的慌來圓,所以就越講越離奇。」

董妙音嘆口氣,「我知道,現在說什麼你都不會輕易相信。眼下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她怎麼辦?」她眼睛瞟了瞟身後的更衣室。

緊閉的門縫隙里還夾著戴傑那隻斷手,鮮血淋淋漓漓沾了一門板。

她剛才還在聲嘶力竭的嚎叫,此刻已經沒有任何動靜了。也許是疼昏過去了。

「得先把她弄出來,你的遙控器能打開門吧。」葉千問。

「可以。之後你就可以把她帶走,怎樣處置就和我無關了。」董妙音語調冷漠,對戴傑的死活似乎絲毫不放在心上。

葉千看著她,感覺她彷彿突然之間變得無比陌生,甚至還有些可怕。

董妙音用手指按了按手腕上那個腕錶是的東西,更衣室的安全門立刻朝旁邊滑開,迅速隱藏進牆壁里。,戴傑那隻手也隨即掉在了地上。

居然只有一隻手。

戴傑卻不見了。

葉千急忙撿起那隻手查看,發現手腕處有整齊的切口,似乎用利器截斷的。在門口地上有一灘血。看起來應該是戴傑為了脫身,用利器把自己的手砍掉了。

她居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令人匪夷所思。

「她人呢?」葉千問董妙音。

「你還在懷疑我嗎?」董妙音小嘴一撇,「我剛才一直跟你在一起,就算我想救她,也沒有機會呀。」

「那她……」葉千忽然明白了,他走到保險箱那兒,發現剛剛用過,「她肯定是從密道逃走了。看來她也知道潛網的秘密啊。」

他馬上輸入密碼,把暗門打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