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她終於不生氣了:「這還差不多…徐總,你也多吃點啊,這個三明治和蛋糕看起來就很好吃,咖啡也很新鮮,嘿嘿…」

他也笑了起來,繼續說到:「哈哈哈哈哈…這下不抱怨早餐的性價比低了?我估計你是全世界性價比最高的人!」

「好了,能不能不調侃我,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嗎?」

「嗯,沒有你的『大白兔』們提供的『營養餐』美味!」

「討厭!徐晨,你不許不正經!」

……

另一邊,北京地鐵10號線上。

為了躲避家裏安排的相親,靜嵐今天早上8點多就從家裏偷跑出來了。因為思語不在家,她只好倒幾趟地鐵往國貿SOHO去找閨蜜袁心萌躲清凈。她和思語也有幾天沒見了,除了知道她和徐晨這周要在凱賓斯基過「二人世界」外,關於周三那晚她沒回來還差點出事的事情,靜嵐目前還不知道,坐上地鐵10號線后,她還是給思語發了條消息,想着問下她這幾天沒回家的原因。

不巧的是,她一連發了幾條消息過去,思語卻遲遲沒有給她回復…不甘心的靜嵐又給她打了好幾個語音電話,還說了幾條語音留言…那邊卻仍然沒有回應…本想和思語說說被家裏安排相親的煩惱,這下她的心愿算是徹底落空了…見前方地鐵就要到站了,靜嵐只好和心萌說了下自己一會到她工作室來躲清閑的事情,心萌回復了幾句后,對她的遭遇也是相當的同情…

出地鐵站的時候,靜嵐的手機上還有幾個未接電話,全都是她那個做法官的媽媽打來的…她隨手將手機從震動模式調成了靜音模式,就直接往心萌的工作室的方向去了…她來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心萌還有些設計的工作沒忙完…看她還沒吃飯,心萌只好停下手上的工作,拿出些零食來招待她這個被迫來「避難」的發小…

心萌從一層的儲物間拿出些零食,轉而對靜嵐說到:「親愛的,我手上還有些工作沒忙完,工作室的零食只有薯片、堅果和兩瓶可樂了,要不你先吃着墊墊肚子,我先看看這個設計圖,再叫些外賣送上來?」

靜嵐一邊吃着堅果,一邊向心萌吐槽:「哎呀…心萌小公主,你該忙什麼忙什麼吧…我就是到你這來『避難』的,上周我就在家裏聽我媽跟我爸說,這周日給我安排了一個相親對象…他倆在書房說話的時候很小聲,生怕我聽到一樣…結果還是被我聽到了…所以,我今天一大早就溜了出來…還好我機靈,說我要出門吃早飯,不然我就脫不了身了。」

心萌拆了包薯片給她,對她的遭遇也是愛莫能助:「哎…李靜嵐同學,雖然袁心萌小公主幫不到你什麼,但我精神上對你表示深切同情!我爸媽要是也和商阿姨(靜嵐的媽媽)一樣,這麼沒事找事地瞎張羅我的終身大事,估計我也會想跑路的…我媽之前還說,有空找商阿姨聊聊這個事…看你現在這遭遇,估計是沒什麼效果了。」

靜嵐一邊喝着可樂,一邊說着:「我這剛從美國出差回來,時差還沒完全倒過來,我媽就給我找事,真是夠夠的了…思語這幾天也不在家,我回去也沒什麼意思…所以只好到小公主你這兒來避避難了…多謝你收留我啊,哪天我要是下班早點,請你去國貿吃飯!」

聽到這裏,心萌爽快地回應到:「沒問題!你還沒請我吃過大餐呢!等我忙完手上的項目,咱們在國貿找個餐廳好好吃個飯吧…最好能叫上思語,我也好久沒見她了…上次見她還是你去美國出差的時候,她們這種坐辦公室的白領,還真是挺辛苦的。」

靜嵐嘆了口氣,又繼續抱怨著:「哎…希望這個月能少加點班吧…雖然我回來已經升了一級了,但離高級客戶經理還是有些距離的…我們這些外企的白領,天生就是讓資本家大大們來剝削剩餘價值的…那句話怎麼說來着,萬惡的資本主義,哈哈哈哈哈…」

心萌點了點頭,接着說到:「也是…現在快年底了,我手上的事情也比較多…這個月又接了兩個大項目,我都連續3天沒有在晚上兩點前睡覺了,不知道這個月有沒有機會吃到你請的大餐了…咱們上次一塊吃飯,還是你去美國出差前呢…」

「雖說我倆住的地方相隔不遠,但要見一面,還真是不容易…一來是我們太忙了,很難約時間…二來是北京的通勤太恐怖了,去個遠點的地方吃個飯,就得耗上大半天…我回國都半年多了,愣是還沒習慣北京的通勤。」

靜嵐吃了些薯片,隨即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心萌,沒想到你這自己做老闆的也沒多清閑,我還以為只有我們這種…給資本家爸爸們打工的人才累成狗呢!話說我要是有足夠的家底和人脈,我也想和你一樣出來創業!別看我工作中天天接觸的,都是那些窮得只剩下錢的成功人士…但能真正轉化為有效人脈的,還是少之又少!」

聽到這裏,心萌喝了口可樂,便和靜嵐掰扯起來:「親愛的,誰告訴你做老闆的就很清閑了?我是做室內設計的,這可是個技術活,平常要操心的事情多著呢…某種程度上說,做老闆比做員工更累!你們做員工的只要完成份內的工作就好了,我們做老闆的,要考慮的事情比你們多太多了…大事小事都要盯着,稍微一個不注意,就會出大問題!」

「哎…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免不了吃苦受累…不過,我們的心萌小公主真是能幹呢!一個人就能把工作室做得這麼好,我以後也努努力,多結交幾個我們銀行的那些窮得只剩下錢的VIP客戶,看看能不能幫你的工作室拉點投資!」對待和自己相識多年的發小兼閨蜜,靜嵐還是很大方、很講義氣的。

對於靜嵐的仗義直爽,心萌小公主既開心又有些「憂慮」:「哈哈哈哈哈…那感情好!靜嵐,你別看我這工作室面積不大,但七七八八的開銷還是不少的…國貿SOHO這邊的門面租金都很高,不算水電費,我這工作室一個月的租金都要3萬多…」

「還好我那個小夥伴比較靠譜,接項目談項目都是一把好手…我們工作室雖然人不多,但業務量還是不小的…只是除去這些開銷,我賺到手的利潤,也不太多了…這幾個月下來,也遇到過不少比較難纏的客戶,之前有一個項目,前前後後改了70-80稿設計圖,我們的大客戶才真正滿意…可真是累死我了。」

說到這個話題,靜嵐的話也多了起來:「哎…那有啥辦法,那話咋說來着:客戶是爸爸,人家既然出了這個錢,你就有義務按他們的要求來,為他們服務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都是應該的…我們這些理財顧問也一樣,平日裏大客戶來銀行諮詢點事情,我們那些個高級客戶經理,都是把他們當神供起來的。」

聽到這裏,心萌也變得八卦起來:「靜嵐,話說你這工作還是有機會接觸很多異性的啊,花旗是頂級的跨國銀行,你們做理財顧問的女生,平日裏也能接觸到不少成功人士吧?你怎麼就沒一兩個看得上的?我記得你上一個男朋友也是金融圈的,最後你倆是怎麼散了的?」

靜嵐放下手中的薯片,心情也很不爽:「心萌小公主,我這剛擺脫我媽給我安排的『相親鴻門宴』,你又開始念叨起我了…我剛從美國出差回來一周,你們能不能讓我喘口氣啊?!還有一點我也得糾正一下:我們理財顧問和大客戶之間,最忌諱產生感情糾葛…影響工作是一方面,要是讓別的同事知道了,少不了被人指指點點。」

心萌點了點頭,繼續說着:「這倒也是…成功人士也不是傻子,尤其是那些年齡偏大的有錢人,見過的人和事也是不少的…再說了,你們這個職業本身就有一定的特殊性,要是和他們那種階層的人走得太近,難免會被別人懷疑你是不是居心叵測。」

「嘿嘿…小公主,正是你說的這個道理…再說了,我們銀行那些大客戶,一個個的年紀都在40-50歲之間,還有幾個40歲不到就禿頂的呢!我可不願意從他們那幫人里去挑男朋友,萬一沒搞清楚狀況,不小心做了人家的小三,我爸媽會和我斷絕關係的!」出身高幹家庭的靜嵐,家風還是很嚴格的。

心萌搖了搖頭,笑着說到:「哈哈哈哈哈…這倒是不至於了,你的人品我還是知道的,但話說回來…靜嵐,你是高幹子女,李叔叔和商阿姨在國家部委的職位也不低,你學歷又高,工作能力也不差,如果想要找個條件好的男朋友,也是不難的吧…你現在也還年輕,可以多物色留意下,要是能找到一個和你聊得來的男生,商阿姨也就不會逼着你去相親了啊。」

靜嵐又喝了口可樂,語氣很是無奈:「這事再說吧…我現在還是不太想考慮個人問題,等我做到花旗的高級客戶經理再說吧…而且我也不是很孤單啊,心萌小公主,你不也是『單身汪』嗎?之前聽說你在法國留學的時候,交過一個留學生男朋友,怎麼你倆最後也散了啊?」

心萌吃了些薯片,也慢慢回憶起來:「嗨…你說的是我之前給你發過照片的Alex吧?我倆在法國留學的時候,是交往過半年左右,不過我和他的性格還是不太合得來…Alex雖然對我還不錯,但他是個性格很強勢的男生…」

「他父母在北京都是做生意的,家裏條件也很好,我們在法國留學的時候,留學圈裏喜歡他的女生有很多…他那個人也有些花心,我不是很管得住他,我倆在一起的時候,也沒少吵架…回國后我們就分開了。」

「原來是這樣…心萌,你這個前男友的性格和思語的男朋友很像…她男朋友也是個很強勢的人,不過思語很喜歡他,所以她願意讓著人家…其實思語也是個很強勢的人,但她在她男朋友面前,可是乖巧得狠…哈哈哈哈哈…」說着說着,靜嵐也開始八卦起思語的感情問題了…

聽到這裏,心萌也詫異了:「啊?靜嵐,你說的可是真的?我還以為思語是單身呢,上回她來我工作室玩,也沒聽說她有男朋友…她給我的感覺,也不像有對象的樣子…你要是不提起這茬,我還真看不出來。」

靜嵐嘆了口氣,繼續說到:「哎…小公主,她的事情我和你一兩句話也說不清楚…但她對她男朋友,可是『愛得深沉』啊…只是我不能和你說太多,雖說我倆認識很多年了,但這畢竟是她的私事…她和她男朋友還是一個公司的,他倆現在都很低調,也沒有公開戀人關係,辦公室戀情的危害,你應該懂的吧?」

「原來是這樣啊…雖說我沒在大公司工作過,不過我倒是聽國內的朋友說過,大部分公司都不太允許辦公室戀情…就像你們理財顧問不和客戶談戀愛一樣,既影響工作和專業度,又很容易被人說三道四…每個人都不容易,她這麼做也無可厚非。」心萌雖然是國外留學回來的,但對國內的人情世故還是了解不少的。

「嗯,你明白就好…我跟你說的這些事情,你可千萬別告訴別人啊,不然她又得說我話多了…思語自從交了男朋友后,周末都不回家住了…不對,她周三晚上就沒回來,好像是要和她男朋友過『二人世界』…這周末她男朋友過生日,估計今晚也不會回來住…我剛給她發消息打電話她都沒回,我就這麼被她遺忘了。」說到最後,靜嵐的表情還有些可憐。

「哈哈哈哈哈…靜嵐,你這是被人家拋棄了,所以才到我這裏來訴苦對不對?你明知道人家周末要和男朋友過『二人世界』,幹嘛還這麼自找沒趣地去煩她…說不定你給人家打電話的時候,他們正在…那啥呢…哈哈哈哈哈…」心萌也是在國外留過學的人,對這些事情也都是了解的。

聽到這裏,靜嵐也變得興奮起來:「哈哈哈哈哈…我們的小公主竟然也學會『開車』了!你在法國交過幾個男朋友啊?!趕快如實招來!」

「什麼呀…靜嵐,你不要這麼八卦好不好?!除了Alex,我在國外就沒交過別的男朋友了…我大學的時候談的那兩個男朋友有多不靠譜,你也是知道的…我現在都不敢輕易談戀愛了!」說起自己的個人問題,心萌也是三緘其口。

「小公主,你這種觀念可不對啊…你還這麼年輕,怎麼能因為遇到了一兩個渣男,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了呢!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你也不要太悲觀了…我們的小公主這麼可愛,以後一定會遇到屬於你的真命天子的!」靜嵐雖然沒有很豐富的戀愛經歷,但安慰起人來,也是一套一套的。

然而,袁心萌卻不吃她這一套:「李靜嵐同學,你現在也是個『單身狗』呢!麻煩你先解決了自己的個人問題,再來指導我的感情好不好?我可不想聽你在這紙上談兵!」

「親愛的,我暫時真的不想考慮個人問題…這年頭,脫貧比脫單更難!我現在還是要以事業為重,愛情不是我目前的剛需,你懂我的意思吧?」和同齡女生比起來,靜嵐還是很有思想的。

心萌點了點頭,繼續說着:「好吧,反正我也勸不動你…我今天下午還得畫畫圖,一會我叫些外賣,今天工作室也沒其他人來,要是今晚思語不回你們家的話,你就陪我住工作室吧,我那個房間還是很寬敞的,這裏離你們花旗銀行也近,你明早就不用趕早班地鐵了。」

聽到這裏,她都要飛起來了:「心萌小公主,么么噠!我真是愛死你了!一會我和我姐說下,今晚不回去了,我就陪你住工作室了!多謝小公主收留!」

「ok,我先點幾份外賣,一會我們邊吃邊聊,也讓你看看我畫的圖!」

「沒問題!我們點幾份炸雞和炸串吧,那個比較飽腹!」

「靜嵐大美女,吃那麼高熱量的東西,你不怕胖嗎?!」

「小公主,民以食為天,不要委屈了自己的肚子!」

……

與此同時,凱賓斯基中餐廳某包廂。

不用於靜嵐和心萌兩隻「單身汪」,思語的周末時光還是很豐富的。吃過早餐后,兩人便回房間拿了下午健身和游泳的裝備,然後徐晨就帶着她去酒店的中餐廳的包廂吃飯了。剛吃過早餐的兩人,這會也不是很餓,他們點好餐后,徐晨就讓服務員出去了,還特意交代了他們一點以後再上菜。包廂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時候,某人又有了些不可描述的心思…

服務員離開后,徐晨就把包廂門反鎖了,還沒等她說點什麼,他就拉着她來到了包廂的沙發上坐下:「寶貝兒,我剛剛交代了服務員一點以後再上菜…這段時間…讓我『交』個『小作業』怎麼樣?」

面對某人的無恥行徑,她怎麼可能淡定:「徐晨!一會服務員就要上菜了!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無恥?!早上的時候已經…『喂』過你了,剛剛那頓早餐,你也吃得不少的!」

他一邊褪去她的外套,一邊說着:「寶貝兒,早上『吃』的那些早就消耗完了…剛剛吃的那些甜點都是高熱量高添加劑的東西,怎麼能和你這裏的『綠色食物』相提並論?!」

她一把推開他的手,恨恨地說着:「徐晨!你還可以更無恥一些嗎?餐廳也是公共場合,一會就要上菜了,要是被人…看到了,我還怎麼做人?!」

「寶貝兒,你別害怕啊…包廂的門我已經反鎖了,剛剛也交代了服務員晚一點上菜…現在才12點多,我在你這『交』個『小作業』的時間,還是足夠的!我們下周見面的時間應該很少了,今天能不能多『喂』我幾次?!」徐晨說着說着,還在她面前賣起萌來…

她笑了笑,隨即反問到:「那明天呢?你不是說明天早上…你也要…那啥嗎?你就不能少佔我一點便宜?!」

聽到這裏,徐晨也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寶貝兒,你記性還真夠好的…明天早上我們早點出門,也就只在你這裏『交』一次『小作業』了…今天晚上還是和昨晚一樣,『大作業』和『小作業』我都要『交』夠的!」

某人的這番話,又讓她不高興了:「徐晨!你流氓!你就知道欺負我!我覺得我在你面前…一點尊嚴都沒有!!徐晨,我到底算你的什麼?!」

見她的情緒有些不對,他又抱着她安慰到:「寶貝兒,那些話我說過很多次了,你不要對這些事情總是這麼抵觸好不好?你就當這是情侶之間的互動好了…你的『寶貝們』又不是不喜歡我,你不用這麼害羞的…我們又不是『第一次』這樣了…別拒絕我行不行?」

她靠坐在沙發上,表情很是無奈:「徐晨,每次占我便宜的時候,你翻來覆去的理由都是這些…我都聽煩了聽膩了…你為什麼總是讓我…做這些我不想做的事情?!」

這時候,他又將她抱在懷裏,小聲安慰到:「寶貝兒,馬上1點了,別耽誤時間了好不好?我在你這『交小作業』又不消耗你的體力,剛剛你也吃了不少早餐,也不算太折騰你吧?」

她一邊說着,一邊試着掙脫他的懷抱:「徐晨!你還說!你就知道欺負我!你這人真是…太討厭了!我現在很餓了,『喂』不動你了…我想吃飯!」

「好了,寶貝兒,一會會讓你好好吃飯的啊…你看這樣好不好,我用中午的這次『小作業』,換晚上少『交』1-2次『大作業』…這樣對你應該很公平了吧?」徐晨這樣的口才,簡直是天生的談判專家!

「徐晨,我憑什麼相信你?我可不是傻子,你們男人說的這些話都不可信!」對於徐晨的性格,她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尤其是那件事情,他在她面前幾乎沒有信譽度可言。

他一邊去解她的上衣,一邊說着:「寶貝兒,我說過了,這件事情上我是有絕對的主動權的!你不信也得信!」

沒等他佔到便宜,她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隨即說到:「徐晨!你這人真是…太太太太太…太討厭了!我恨你!!!!」

「嗯,討厭我、恨我也是愛我!既然你這麼愛我,我也不跟你客氣了!」說完,他就直接扯下了她的內衣,又一次不管不顧地去「補充營養」了…

某人的「貪婪」,也逗笑了她:「徐晨,你怎麼這麼長不大啊?!你小時候究竟有多可憐…導致你現在這麼…戒不掉…這些『營養』…」

過了幾分鐘后,他才慢慢開口:「我上高中之前,都是坐班上第一二排的座位的,因為我個子不高,所以班上的其他男生都喜歡欺負我…我那會就總是抱怨我媽,沒能讓我小時候和別人一樣吃母乳長大…上高中后我拚命鍛煉,一年就長了20厘米,到高三的時候,我就成了班上個子最高的男生了!」

她有意無意地把玩著徐晨的外套,有些吃醋地問到:「徐晨,你上高中后,是不是有很多女生追你啊?介不介意告訴我,你上學的時候,收過多少女生寫給你的情書啊?」

他笑了笑,繼續說着:「寶貝兒,早就跟你說過了,在我『吃飽喝足』之前,不要讓我回答任何問題…我不能在『腦供血不足』的情況下,接受你的採訪。」

她沒好氣地回應到:「哼!就你事最多!你注意點時間啊…一會服務員要來上菜了…我可不想在外人面前丟人現眼!」

「好了,寶貝兒,這些事情你都不用擔心的…到1點我就不『吃』了…辛苦你再堅持會…」

「討厭…徐晨,我真是服了你了…永遠都這麼長不大and『喂』不飽!」

「寶貝兒,你淡定一點啊,習慣就好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末世戀愛守則的閱讀地址:https:///194702/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哼,你懂什麼!想當年我教女王禮儀的時候她也只是個公主,先王跟王后都還在。

我還不就是照打照罵,到現在女王陛下儀態高貴母儀天下,被世人尊為一聲王,難道不是我教的好嗎?

皖皖公主不管今後是要做女王還是王后,既然貴為皇室自然要有皇室的尊貴,而這尊貴身份的提現就在於舉手投足間。

且女王陛下知道我為人嚴厲,若是她真的不想我責打公主的話就不會讓我來教公主禮儀了。所以,你還是把這個心放到肚子里去吧。若是你再阻止我,……

《紅娘不好當》第284章學習禮儀 第二日,洛陽,袁府。

「諸位,今日這第一杯酒,讓我們敬奉先,以及所有駐守敦煌的將士!」

袁基舉起一杯酒,對著呂布遙遙舉杯。

呂布也站起身來,面色如常的與袁基一飲而盡。

「好了,今日與昨日一樣,仍是私宴,無需拘禮。」

袁基說完這句話后,場間走進來一列舞姬和樂師,同時一道道精美佳肴也紛紛呈上。

眾人開始一陣熱鬧的交談。

此時,文丑突然站起來說道:「少爺,昨天俺聽小白臉說,他們從西域帶回來三匹神駒,能否讓俺開開眼界!」

紀靈卻在一旁笑著說道:「文丑將軍有所不知,已經不是三匹而是兩匹了,昨日,主公已經馴服了其中那匹最孤傲的黑馬,賜名雷首踏雲駒。」

呂布聽到這裡,不禁抬頭看了一眼袁基,忍不住出聲問道:「主公是如何馴服那匹黑馬的?」

「奉先,你話多了。」

賈詡輕輕放下酒杯,發出聲響,同時對著呂布淡淡的說道。

呂布一愣,隨即就反應過來,這裡已經不是以自己為主的敦煌郡了,想到這裡,輕嘆了一聲。

「文和無妨,都說了是私宴,奉先的性子就是如此,你若真的讓他和田元皓一樣古板,本候才會不習慣!」

袁基笑著擺了擺手。

眾人聽后,想到田豐古板的樣子,又看看呂布,想想那個畫面,紛紛哈哈大笑起來,就連呂布也笑了出來。

等眾人笑完,袁基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秘訣,只是當本候看到那匹雷首踏雲駒時,就好像看到老友一般,感覺十分親切,故而,只是試一試,沒想到它對本候也是十分信任,這才讓本候將它收復的。」

「原來如此!」

呂布聽后,竟然是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

文丑對著呂布說道:「小白臉,你怎麼一副這樣的表情?難道你能理解少爺說的這種感覺?」

呂布點了點說道:「沒錯,我在收復赤兔的時候也有這種感覺,就彷彿是老友重逢一樣,無需什麼舉動,就是與它惺惺相惜,我曾聽老…曾聽人說過,這是人與馬有緣,只有這樣才有可能達到人馬合一的境界,到時僅需主人心中一動,神駒就能瞬間領會。」

「竟有此事!」

顏良和文丑等武將聽后,紛紛露出嚮往的神色。

袁基見狀說道:「行了,本候有雷雲就夠了,剩下的兩匹神駒,會作為你們的獎勵,你們誰達到了超凡五層,並立有戰功,本候就會賜他一匹神駒,永久有效,諸將努力吧。」

「漢升曾在并州獲得過一匹神駒,本候會另外再給他賞賜。」

「如今軍中達到超凡五層的,僅有顏良和文丑,他們二人也是自本候幼時就追隨本候,多年來更是戰功赫赫,本候多次說要為他們尋找神駒也未能兌現,今日剛好就將這兩匹神駒賜予你二人。」

顏良和文丑聽后,不禁大喜,連忙站出來,朝著袁基跪下,感動的說道:「顏良文丑,謝少爺大恩!」

諸將也是羨慕的看著他們,畢竟擁有寶馬和神兵,是每一個武將的夢想。

袁基也是感慨的看著他們二人,隨後就調笑著說道:「行了,莫要一副小兒女姿態了,神駒是賜給你們了,但若你們自己馴服不了,那就不要怪本候收回了,哈哈哈。」

「少爺放心,俺還不信了,俺收復不了一匹馬。」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