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有什麼好看的,誰都知道人丹與地丹的障礙不可能被打破。”

雲老頭不以爲意,風老鬼卻搖了搖頭,道:“別的狂暴丹不可能,但華天成的這一枚狂暴丹卻是很有可能,超越九品的完美品級,那可是好寶貝,真是可惜了。”

“那老傢伙竟然將他唯一的一顆完美品級的狂暴丹遞給了華天成?”雲老頭也有些驚訝,隨即搖頭失笑,道:“這也不稀奇,華天成是他唯一的孫子,而這次大比冠軍獎勵的東西對華天成以後突破地丹很有幫助,那老傢伙自然要想盡辦法給華天成最好的東西。”

“不僅僅如此。”風老鬼神祕地笑了笑。


雲老頭愣了一下,詫異地道:“你難道又跟他……”

風老鬼點了點頭,再次將目光投向了比武臺。

李逸並不知道華天成服用的狂暴丹竟然是完美品級的丹藥。普通人只知道丹藥分五階九品,很少有人知道九品之上還有一個完美品級。

隨着時間的流逝,華天成的修爲在一步步攀升,已經到了九重後期的極限。

李逸眼中精光閃爍,正如風老鬼所說,他之所以沒有快速結束戰鬥,就是想要看看狂暴丹是否真能突破地丹的界限。

在福伯的煉丹祕術中有介紹,狂暴丹有可能打破人丹與地丹的界限,讓人丹武者短暫的擁有地丹武者的實力。

雖然短暫,但卻能讓人丹武者確確實實地感受地丹武者的氣息,這對他們以後突破地丹很有幫助。

不過,這個過程是緩慢的,痛苦的,沒有多少人能承受得住全身被撕裂一般的痛苦。

李逸甚至懷疑,華天成與他一戰,除了想要得到冠軍獎勵之外,還想要藉助他的壓力,來讓狂暴丹發揮最大的功效。

正好,李逸也想要感受一下地丹武者的氣息,也就成全了華天成。

轟!

忽然,華天成身體一震,一股狂暴強大的氣息透體而出,頓時風雲變動,虛空蕩漾,原本雙眼通紅的華天成竟剎那間恢復了清澈,神采飛揚,鋒利如劍。

這股氣勢猶如驚濤駭浪壓迫而來,李逸猛地退後幾步,臉色有些蒼白。

“好強!”

地丹武者的果然強大,僅僅只是一個僞地丹,竟然就有如此強大的氣勢。在這股氣勢下,李逸體內的混元金丹快速旋轉,吸收靈氣的速度竟然比平時快了許多。

有壓力纔有動力,果然不錯。

“哈哈,李逸,你沒有第一時間打敗我,是你最大的錯誤。”

華天成哈哈大笑,雖然狂暴丹的時間已經不多,但華天成很自信,他只需一招便可將李逸轟下比武臺。

比武臺下,衆人都是議論紛紛,都覺得李逸太過自信,本可以輕易的結束,卻一直拖延時間。現在華天成在狂暴丹的幫助下,成功擁有了地丹武者的實力,結局便已改變。

李逸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眼中卻滿是笑意,輕聲道:“我跟你一樣,都對地丹武者的氣息很好奇,想要感受一下。”

“那你現在感受到了,如何?”華天成並不急於動手,對他來說,冠軍只不過是動動手指而已。


“很強。”李逸臉色微微凝重。

華天成微微一笑,道:“是時候該結束了。”

李逸面色不變,卻不知不覺將蟠龍刀拿了出來,顯然此時的華天成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噗!

然而,就在這時,華天成卻突然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氣勢迅速萎靡下去。

“爲什麼?時間還沒到,爲什麼會這樣?”

華天成臉色一變,癱坐在地上,瘋狂地大叫起來。

李逸也是一愣,離狂暴丹失效還有一小段時間,怎麼就失效了?

“天成?”

這時,一個白髮老人憑空出現在比武臺,從懷中拿出一粒的那樣好給華天成服下,而後對着高臺上的兩位老人點了點頭,道:“風老鬼,我輸了。”

“哈哈,火老,你的狂暴丹還是不夠完美啊,不然這一次就是我輸了。”

風老鬼站了起來,大笑着從高臺上跳了下來,雲老頭搖了搖頭,緊隨其後。

火老苦笑一聲,看着華天成,道:“本以爲我已經可以煉製出完美丹,但現在看來我還是沒有成功啊。你放心,答應你的東西我會兌現的。”

說完,火老便抱着昏迷的華天成離開了比武臺。

李逸錯愕地看着眼前這一幕,聽風老鬼與火老的對話,似乎將他與華天成的比試當做了一場賭注。

“小子,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風老鬼看着李逸呵呵一笑。

李逸眼睛微眯,不着痕跡地道:“老前輩,不知道你跟那位火老的賭注是什麼,說什麼小子也出了份力,獎品是不是也有我的一份呢?”

“對對對,見者有份,你看我陪你看了這麼久的比賽,我也應該有份吧。”

雲老頭連連點頭,滿臉笑意。

風老鬼臉色一僵,翻了翻白眼,隨即對着人羣高聲道:“下面進行頒獎儀式……” 外宗大比結束,李逸休息了兩天便動身前往內宗。

大比的獎勵確實沒有讓李逸失望,不說那些增元丹,最讓李逸詫異的是冰晶果和火靈草。

這兩種寶貝與天雷果品級相同,都可以幫助冰水系,火系丹武者突破地丹,這也是爲什麼外宗八大強者明明可以進入內宗,卻遲遲不肯離開的原因。

進入內宗的道路只有一條,那便是登天梯,這登天梯比外宗的登天梯更加陡峭,而且距離更加長,阻力更大。

半個時辰後,李逸終於進入了內宗。內宗與外宗沒多大區別,這裏也有修煉區,藏書閣,練武塔,丹藥閣等等。

李逸先是去領了一套內宗服飾換上,順便將風雲令升級爲內宗令牌。

“你已經是內宗弟子了,自己去選一套修煉房,不過你要記住,那些有人居住的地方千萬不要隨意闖入,不然後果自負。”

負責發放內宗服飾的是一個內宗師兄,李逸點了點頭,接過自己的內宗俯視,問道:“這位師兄,不知道風玄龍師兄住在哪?”

那位師兄看了李逸一眼,笑道:“風師兄是內宗大師兄,自然在修煉區核心地帶。”

李逸道了聲謝便離開,向着修煉區核心而去。

內宗比外宗要小一些,但各種建築物更加高大,這裏修爲最低的都是七重初期,一路走來,李逸不時可以見到一些人丹九重的強者匆忙而去。

原本李逸還擔心內宗弟子會跟外宗弟子一樣阻攔李逸的去路,但這些內宗弟子只是淡淡地看了李逸一眼,便不再理會,該幹嘛幹嘛。

修煉區核心,靈氣尤爲濃郁,每一次呼吸都有許多靈氣被吸入體內,外宗第一房連內宗修煉區的普通地方的靈氣都比不上,更別說修煉房裏的靈氣了。

風玄龍居住的房間很好找,位於最核心,上面寫着風玄閣的便是,不過,此時風玄閣大門緊閉,顯然風玄龍並不在此。

李逸拉着以爲路過的師兄,問道:“這位師兄,不知道風師兄到哪去了?”

這位師兄長得很清秀,看上去很柔弱,但一雙眼眸卻很銳利。李逸仔細一感應,不禁有些訝異,此人竟然是九重後期的修爲。

那人似乎也感受到李逸修爲不凡,微微點頭道:“風師兄可能在房間裏修煉,也可能去了練武塔磨練武技。”

“那他什麼時候回來?”

“可能馬上,也可能幾個月後。”那人說完便離開了。

李逸皺了皺眉,他現在急於想知道劉峯等人的情況,但風玄龍不在,他也沒辦法。

環顧四周,李逸發現緊挨着風玄閣有一間名爲逸風閣的房間是空着的,不禁有些疑惑,這麼好的地方竟然沒有人住。

搖了搖頭,李逸直接向着那房間走了過去。

“這位師弟,你還是另外找一間房吧。”

剛剛離開的那位師兄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來了,見到李逸向逸風閣走去,不禁提醒道。

李逸停下腳步,轉身看着師兄,疑惑地道:“師兄此話何意?這逸風閣不能居住?”

那位師兄清秀的臉龐露出一絲苦笑,道:“不是不能居住,據說是給某個人準備的,不過那人一直沒有出現。”

“給某人準備的?”李逸愣了一下,隨即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逸風閣,難道是給我準備的?”

想罷,李逸對着那位師兄點了點頭,道:“多謝師兄提醒,反正那人也沒有出現,這麼好的房間空着實在是太浪費了。”

說完便在那位師兄詫異的目光中,進入了逸風閣。

“這小子也太囂張了,以後被風師兄趕出去可別怪我內有提醒你。”

那位師兄苦笑着搖了搖頭,他本好心提醒,既然李逸不領情,他也不想再說。

推門進入逸風閣,依舊一張牀,一張蒲團。

“這也太簡潔了吧,好歹也弄張桌椅什麼的。”李逸躺在牀上嘀咕了片刻,便陷入了沉思。

“也不知道劉峯兄妹怎麼樣了,雲天放有沒有爲難劉家。還有風玄雨體內的玄冰之力有沒有再次發作,慕容大哥他們還好不好。”

李逸擡起左手,看着手指上面的白玉扳指,默默地道:“玉兒,你還好嗎?大半年,我卻連王城在哪都不知道,怎麼去找你啊?”

李逸很苦惱,王城啊,光聽這個名字都能嚇死一堆人,也許只有風雲宗的高層才知道怎麼去王城吧,不知道風玄龍知不知道。

“對了,雲城好像有無極商會,不過現在不可能去雲城。既然雲城有無極商會,那風城也應該有,不過要去風城,首先也得找到風玄龍。風師兄,你可要快點回來。”

煩悶之下,李逸從牀上翻身而起,將懷裏的小猴子放在牀上,而後便想蒲團走去。

小猴子自從服下天雷果後便一直陷入沉睡,至今未醒。不過,李逸能感覺到隱藏在小猴子體內的能量,龐大的讓李逸都有些驚駭。

一坐上蒲團,李逸煩躁的心頓時平靜下來,一股股濃郁的靈氣涌入體內。

在這濃郁的靈氣之中,李逸感受到了一些異常的靈氣。這些異常的靈氣中竟然蘊含着一絲絲不同屬性的屬性之力。

“不對,那不是屬性之力。”

李逸眉頭微微一皺,隨即訝異地想道:“難道是元力?”

高級丹武者將屬性之力與本命丹元力融合,形成真正的丹元力。而地丹武者吸收的不是靈氣,也不是屬性之力,而是比靈氣更高一級的元力。

元力本身便具有屬性,其實天雷之力便是元力的一種,普通的人丹武者根本無法吸收,就算是那些雷系丹武者也不敢吸收,也就李逸仗着強悍的肉身,特殊的本命金丹才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想不到這裏竟然還有少許的元力,如此一來,等到他們突破地丹後,便可以很快地吸收到元力,省去了不少的麻煩,大勢力不愧是大勢力。”

明白過來後,李逸便安心的吸收靈氣和元力,開始了修煉。


不過,在外宗李逸便將修爲突破到了八重中期,提升的速度太快,這一次,李逸只是將元力量提升到了人丹八重的極限便停了下來。

修爲提升太快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還需要錘鍊和壓縮。

停止修煉,李逸從白玉扳指中拿出了一本破舊的古樸書籍,這正是福伯遞給他的煉丹祕術。

這麼長時間,李逸終於有時間好好琢磨這本煉丹祕術。

煉丹師不僅需要擁有火之力,火元力,更需要強大的精神力。

煉丹是一件幾位消耗精神力的過程,精神力弱者根本無法堅持下來,不說能不能練成丹藥,能不能保住性命都難說。

不過,如果能堅持下來,並且長久以往的堅持下去,對丹武者的精神力增長非常有幫助。一般強大的煉丹師,精神力都極爲強悍,這對他們以後領悟自己的武道很有幫助。

煉丹祕術中不僅有煉丹的方法,還有一些天材地寶和基本的丹方,這可以說是煉丹師最爲寶貴的東西。

要學會煉丹,光記下這些是沒有用的,還需要自己動手煉丹,只有不斷的積累經驗,才能真正成爲煉丹師。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