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能做什麼?”通常顧客都是這樣問。

“它什麼都能做,有了pc,你辦公室裏所有的東西都可以扔了,它無所不能。”推銷員總是這樣帶着崇敬的表情鼓動如簧之舌,事實上只要是計算機發燒友試過pc機的新系統之後都會買上一臺,因爲新款機器附帶了一個和蘋果機系統一樣的os,幾乎能運行天行系統上所有的軟件,卻比蘋果機的運算速度快上幾倍。

“你不用擔心自己不會用這機器,只要會用蘋果就能使用這個比蘋果快幾倍的玩意。什麼?沒用過蘋果,這裏有詳細的說明書,它會讓你一個小時就能步入上流社會。”

IBM很無恥,godson的使用說明書完全拷貝蘋果天行系統,幾乎一個字都不用改,只是換了IBM的名字而已。

銷售勢頭慢慢好轉,到了81年底,IBM的財務報表顯示pc機銷量剛剛過了13000臺,似乎很可憐。但是進入一月份之後,各地的pc訂單卻如同雪片一樣的飛來,很快積壓了一堆。

奧佩爾大喜,這是好兆頭,市場人員反饋來的信息顯示顧客對新款機器的操作系統很滿意,遠遠超過了對dos的支持。

而且那些顧客之中有80%是商業客戶,他們買機器都是指名要預裝godson,因爲這個系統上運行商業軟件特別的快。

最關鍵的還是這個系統是免費的,不需要一分錢。畢竟老外也是人,沒有人不想佔便宜的。而同時期的免費選擇只有dos,幾乎沒有人看好它,因爲就快半年過去了,dos版本依然是1.0,不支持目錄,不支持文件系統,bug還不少。

至於市面上的其它操作系統那就不用說了,有pc版的cp/m,基德爾這次比較黑,定價279美元;還有一種P-dos,那是加州大學聖蒂哥分校某位大能開發的,基於科學語言pascal,售價299美刀。

如此之貴的價格,如此強烈的對比,沒人願意使用付費且難用的系統,因此這幾款前幾年還叱吒風雲的操作系統逐漸沒落,五年之後消失無蹤。

虞博士現在的viewsoft公司收入基本上是節節攀漲,坐家收錢,除了操作系統一次授權所帶來的200萬美元收入之外,其進項主要就是編譯器的費用了。

公司每月基本上純收入就得一百多萬美元,還有節節攀升之勢,可這公司規模也就三個人,虞博士自己,他老婆還有長久。

有時候在晚上,虞博士覈對着賬目都有點動心,覺得當時是不是不該拿長久的資金作爲這個公司的註冊資本,巨大的利益實在誘惑人。

不過虞博士轉念一想,這個畢竟是長久的產品,哪怕再怎麼說,自己頂多也就是一個代理商。

幾乎是從天而降的美元讓虞博士有點迷茫,他最初跳出英特爾,心中還是有點豪情萬丈的。只是創業失敗,纔不得不做了代理商去大陸混。

萬萬沒想到做硬件的自己現在居然成了軟件供應商,世事弄人,不可測度。以現在的收入, 寵妻無度:你好,老公大人 ,只是自己還有夢想嗎?

從英特爾跳槽出來的虞博士心中還是有夢的,他的幾個同學也是各奔東西,尋找自己的價值定位。

雖然志向不同,卻有着幾乎共同的出發點,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微機、半導體這個領域。雖然志向不同,有人去了臺灣,有人留在了美國。

虞博士自己就是留在美國的一員,只是失敗了,慘到要去大陸騙錢。其它人倒也有發達的,張忠謀就是一個。

虞博士在他大學畢業後,跑到了斯坦福研究院繼續求學,碰巧認識了張忠謀,張當時已經是德州儀器的高級經理人,和虞博士這個小蝦米不可同日而語。

在博士班畢業之後,張忠謀就總攬了德州儀器的半導體業務,權頃一時。虞博士長久以來都認爲王安和張忠謀都是華人在半導體行業的典範,只是這位典範卻放棄了巨大的榮譽和職位,回到了臺灣從頭髮展其事業。

虞博士自己也是被他邀請的人之一,但是虞博士卻沒有去,完全沒有什麼政治概念,只是單純的想自己打出一片天地,成爲一個華人的翹楚。

自從臺灣新竹工業園開園之後,張忠謀即回到了臺灣,成了臺灣的半導體產業教父,虞博士當時正好混的慘兮兮,應其邀請到臺灣講了幾次課。

後來在大陸遇到了長久,被其理想感動,不是單純的爲了那個集團貢獻一生,而是要讓整個民族騰飛的思想實在震撼了虞博士的心靈,讓他重燃戰火。

悠閒的躺在椅子上,倒上一杯咖啡,回憶往事也是一種樂趣。暫時拋開一切煩惱,整理成敗得失。

虞博士還清楚的記得自己和比爾大門的第一次見面,那傢伙還只有二十三歲,卻充滿了商人的精明,自己和他相比還是市場的初哥。

當時自己的家用電腦需要增加一些指令,比爾大門二話不說的要勞務費,還要權力金,還要basic的專利權,總之他什麼都不給,只要你付費用。

虞博士想起來就好笑,這傢伙正是個商業天才。由於當時比爾大門是附近唯一的basic提供商,虞博士只能照單全收,乖乖付錢。

想不到這麼精明的人物也只能在自己和長久的產品面前吃憋,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喝一口咖啡,虞博士還得想想自己和長久的定位問題,不能總讓這個東西纏繞自己,該是時候做個了斷了。

自己獨霸這個系統?很有誘惑,但是虞博士還做不出這麼跌份的事情,技術人員也是有自尊的,又不是JS。

還是參考微軟吧,比爾那小子還是很有頭腦的,虞博士心想。

微軟公司的股份結構很簡單,最初就是以比爾和保羅兩人在basic語言上的程序行來定的,比爾寫了60%的程序,股份也就佔了60%。

後來公司大了,比爾大門就是再強也分身不能,所以他索性找了個總裁專門做市場及採購,而比爾本人則專注於技術方面的事情。

虞博士自己本就不擅長軟件,因此很乾脆的就將總裁的職位套給了自己,想來長久也是樂於這樣。

至於公司董事,那還是長久吧,無論是主要產品,還是資金他都是第一大提供者,只是這個多少還得和其商量着辦。

頭疼事啊,虞博士也是舉棋不定,長遠看來viewsoft肯定前途不可限量,能多佔一點股份就意味着金錢。

虞博士在考慮怎麼分錢的問題,微軟公司卻在開着緊急對策會。

比爾大門雖然年少,但是脾氣一點也不好,通常只是對事不對人,今天卻罕見的無差別攻擊。

微軟所有的重要成員通通到場,人人都是愁眉苦臉,只聽着比爾在哪裏大喊大叫,卻沒有一點辦法。


“這個viewsoft到底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你們怎麼一點風聲都沒搞到?薛金先生,怎麼負責市場的,這是致命的疏忽,我完全不能理解精明的你怎麼會犯這種非線性錯誤。”比爾怒氣衝衝的質問總裁。

godson系統的出現雖然沒有讓微軟公司的收入差多少,但是精明如比爾卻敏感的意識到禍害來了。

當初IBM找上門來買操作系統,比爾大門就欣喜若狂,因爲眼光長遠的他早就意識到了操作系統帶來的好處,只是這一直爲cp/m和天行把持,一直沒有介入的機會。

IBM要開發新機器,這可是絕好的機會,雖然不知道能賣出多少,但是至少能控制一塊市場也是好的。

因此比爾纔不惜免費讓IBM裝系統,還低價銷售其各種語言的編輯器,目的就是排斥其它軟件的介入。

可惜微軟公司資歷尚淺,技術明顯不足,唯一的一套系統還是買的cp/m的克隆版,本身來源就有很大的問題。

只是心急的比爾顧不上這些了,匆匆改編了一下就冒險上市了。

果不其然,基德爾威脅要上訴,公司上下戰戰兢兢,等了許久卻沒有任何消息,微軟也就漸漸不把它放在心上了。

比爾留了兩手,先用1.0版搶佔市場,公司內部則全力改寫代碼,力圖避開起訴。只是這樣一來,那些bug就多如牛毛,無法盡除。 如果說PC硬件骨架,那麼操作系統則是靈魂,應用軟件則是血肉,共同組成一個完整的成品。硬件可以多種多樣,互不兼容, 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沒有操作系統,一臺計算機不過是一堆廢鐵,不能產生任何價值。

在化工界有一種劃分方法,那就是基礎化工和其它化工產業,所有的化工產品都是由幾種基礎的 化工原料衍生而來,因此基礎化工可以說是決定了下游產品的發展。

而計算機處理芯片和操作系統就相當於計算機產業的基礎,位於所有信息產業的上游,只要掌握了這兩個領域,那是進可攻退可守,財源穩定,決定了行業的發展方向。

硬件如cpu,那是決定性的標誌,只要市場選擇了一個cpu,那就會天然的排斥其它產品,因爲兼容的成本很高。

英特爾公司正是初期佔領了市場,規模如同滾雪球一般越來越大,越來越輕鬆,手持一把兼容的利劍,揮斬四方,所向披靡。


只要每一次升級換代,人們不得不選擇X86的產品,因爲只有英特爾的系列可以兼容以前的老產品,不需要付另外的費用升級其軟件,這就是先手優勢。

所有想分享這個大蛋糕的廠商必須跨越這個障礙,要麼取得英特爾的授權,要麼另闢蹊徑,發展不同的架構和其競爭。

只是這兩個方法成本都很高,第一,先不說英特爾給不給授權,就算給了,你先得貢獻一部分利潤給英特爾。如果你的技術可能威脅到英特爾自身,那英特爾只要切斷授權這一通道,即可輕鬆扼殺競爭者。

因此,除了AMD這個和英特爾簽訂了技術共享協議的公司之外,幾乎沒有人走這一條路,曾經的競爭者早就被英特爾輕鬆做掉。

第二條路更是艱難,市場上到處都是基於X86指令集的軟件,你要避開英特爾的專利就得與它不同,那軟件就得重新編寫。


這個代價不是一般人承受的起的,只有那些足夠實力的大公司纔有這個實力自己開發軟件。但是又有哪個大公司能和龐大的市場相爭,因此異架構的處理器就算性能超羣也多以失敗告終,鮮有成氣候的。

操作系統與其類似,甚至有過之無不及。微軟這個怪物只是把持了dos這個法寶,祭在頭頂之上,就先立於不敗之地,任何對它的攻擊都不能讓它傷筋動骨,反而把自己碰的一鼻子灰。

操作系統就是一切軟件的準則,只要你想寫軟件賺錢就必須遵循操作系統定下的規則,只要你想使用電腦就得裝上操作系統。

這兩條原則決定了操作系統擁有者的地位,那就是領導者。微軟就是這個角色,正是有了dos,微軟發展中就從沒有發生過財務危機,光授權收入就支撐了其在商戰中的所有成本。

有人取笑說,微軟缺錢了,就會發布新版本的dos。

從某種意義上說,的確如此,無休無止的版本升級給微軟帶來了鉅額的收入。

而且控制操作系統還有無窮無盡的好處,比如可以將競爭對手滅於無形。世上沒有比編寫者更瞭解系統本身了,因此微軟只要願意,可以推出任何應用軟件,而且只要版本升級,競爭對手的產品肯定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其手段之陰險,不問可知。

正是看到了這些個難以言諭的好處,比爾大門才如此的重視操作系統的問題,這也是爲什麼godson出現後大發雷霆的原因。

老闆發怒,總的有人給他消火,總裁薛金很不幸揹負了這個光榮的任務。

薛金到底也想不通,怎麼似乎一夜之間,IBM就換了個操作系統,難道自己低估了那些藍色傻逼的智慧?

薛金滿頭大汗,匆匆翻閱着手下遞交的godson系統分析報告,無論是分析數據還是市場反饋都顯示這絕對不是一個粗製濫造的半成品,相反godson完美的可怕。

IBM這些傢伙難道從一早就在開發這個系統,而他們使用微軟產品只是爲了讓pc機儘早上市?薛金不由的生出了這個可怕的想法,若果真如此,微軟公司的小算盤恐怕早就被IBM洞悉。

“這是狗屁的IBM產品!”比爾大門怒不可遏,“IBM要是有這個東西早就拿出來了,這是蘋果的系統!該死,那幫藍衣服的怎麼和喬布斯那個瘋子聯合起來了,這下麻煩大了。”

蘋果系統也用basic語言,這是微軟的主打產品,因此比爾對蘋果機上的系統很熟悉,一看到godson就覺得異常眼熟,略一接觸更是認定了這就是天行系統,不過就是換了個名字。

比爾有點恐慌,因爲微軟賬面的主要收入還是來自於幾個編程語言編譯器的授權,而dos系統則是他日後發家的資本,所有的發展計劃都圍繞這個系統展開。

微軟開發的dos賣給IBM的授權是幾乎無限的,也就是IBM可以在pc中預裝dos不用付錢,稱爲PC-dos,是屬於IBM的。

微軟也在賣dos,收入不菲,只是IBM一轉向godson,這條路幾乎就瞬間斷絕,幾乎沒有客戶想用ms-dos這個bug亂出的系統,連帶着編譯器也是滯銷,人們似乎對c語言越來越認同,而微軟卻沒有這方面的產品。

比爾把眼鏡摘下來擦了擦,稍微冷靜了一下:“夥計們,有誰能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我們哪裏做錯了。”

圍坐的微軟員工們面面相覷,無言以對,只有比爾的死黨鮑爾默乾咳了一聲。

“鮑爾,你有話說?”比爾問道。

鮑爾默詛咒着自己的嗓子怎麼這麼不爭氣,關鍵時刻掉鏈子,不得不面對老闆的發問:“這個,事情發生之後,我去IBM打聽了一下,似乎蘋果沒有參與這件事。嗯,沒錯,蘋果和IBM是競爭對手,以喬布斯那個狂人怎麼可能和古板的IBM合作,他是目前市場的佔有者,不可能出這種昏招。”

“那是怎麼回事?”

鮑爾默喝了一口水,潤潤乾燥的嗓子:“蘋果機本沒有操作系統,他們用的是我們的basic環境。後來有公司推出了z80處理器擴展卡,插在蘋果機上就可以使用cp/m系統,有了cp/m上面的軟件,這才讓蘋果機流行起來。只是後來不知道那個黑客又寫了個viedoform電子表格軟件,這幾年很是流行,附帶了一個操作系統也紅了,那些黑客們稱之爲skywalker,我看跟這個godson很有淵源,很可能是skywalker的作者把這東西賣給了IBM。”

比爾大門點點頭:“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那麼你知道這個該死的黑客倒是是誰嗎?”


鮑爾默茫然的搖搖頭,他哪裏知道這些事情,長久之名就算算大陸也沒幾個人知道。

“那麼就快去打聽,找到那個傢伙,無論是花錢買也好、交換也好、授權也好,總之一定把這個技術掌握在我們手中,快去。”比爾喊道。

鮑爾默屁滾尿流,收拾東西跑出了會議室。

比爾又捏捏眉心,問道:“我們的dos系統改編進度的怎麼樣了?”

一個程序組長回答:“系統結構的解析正在進行,只是我們的技術力量太薄弱,而且dos只有4000行彙編的量,功能實現實在有點捉襟見肘。對比godson系統,我們的dos只能算是玩具。”

“那就改進它!”比爾打斷了程序主管的話,他是個要強的人,最聽不得這話,“不要抱怨人手不夠,我當年不久和保羅一起寫了basic嗎?godson有什麼功能,我的dos也要有,總之一定要跟進,哪怕是抄襲也要做到跟進。”

程序組長有點爲難:“這個有點難度,dos現在的版本只能支持根目錄,還沒有文件系統,而且只支持16k的內存,讀寫不了320k的高密軟盤,這些幾乎都是我們的死穴。恰恰godson具備完整的文件系統,支持更大的內存空間,穩定的性能,我們幾乎沒發現godson系統有什麼bug。”

“那就寫一個文件系統,就這麼簡單,連單細胞的變形蟲都知道!”比爾感覺自己又要暴走了,這個主管怎麼當的,處處替敵人說話。

“恕我無能!” 村花修煉手册 ,任誰也受不了,“我沒這個技術和精力,現在dos的工程進度還停留在修補bug的階段,短期內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開發出像godson這麼強大系統,當然老闆你親自上陣還是有希望的。”

程序主管豁出去了,反正也不打算幹了,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處處不留爺,爺當個體戶。反正現在微機大流行,自己隨便做個維護啥的都可以混的像模像樣,總比現在受氣的好。

比爾大門眼睛裏都快噴出火來,指着程序主管道:“好,滿足你的願望,你被解僱了,out!”

程序主管收拾東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會議室。

比爾呼呼的喘着氣,額上見汗,怎麼也想不到還有人頂撞自己。

薛金及同事們都有點兔死狐悲,默不作聲。

比爾定了定神說道:“薛金先生,你負責搞一個反擊的計劃來,總管市場工作。我現在要重新主持技術開發,暫時顧不上這些了。”

薛金慌忙答道:“沒問題,我和手下會盡快擬一份有效的計劃來。”

比爾點點頭:“就看鮑爾的消息了,能夠兵不血刃最好,實在不行也只能拼了,godson實在是個勁敵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