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內容是結合網絡最近發佈的幾則新聞做的一些分析。說有時候拒絕一個人的時候,也要適當的考慮一下對方的自尊心,以免對方承受不了,最後會導致偏激,心裏變態,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舉動,最終會導致慘案的發生。並且還例舉了網絡上最近發生的一些慘案,什麼男女分手,女方被潑硫酸啊,男方承受不住打擊跳樓啊,男方為了泄恨,開車上街撞人啊,學生被母親當街打了一耳光,而從樓上直接跳下去死亡等等事例。幾乎是把這段時間網上的熱搜做了總結。

但是在蘇雅看來,之所以承受不住分手的打擊,還是小時候經歷的毒打太少了,承受能力太差。至於被父母打了就跳樓的,還是從小寵愛過度了,突然被打,讓自己很沒有面子。現在的青少年,都需要回爐重造一番。

葉秦川沒想到蘇雅在裏面磨磨唧唧半小時是想讓他走,他還以為她在精心打扮呢。

但是葉秦川是什麼人,為了追蘇雅,早已經把臉面放在地上摩擦,否則,他現在可能連站在他面前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葉秦川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

「蘇小姐,我想請你出去吃飯,不知道可否能賞個面子。」

「我剛才已經吃飽了。」

蘇雅拒絕。

「蘇小姐,我打聽到這裏有個古董街,裏面有不少好東西,你這出來一趟,回去的時候不考慮給家裏人帶些禮物嘛。」

葉秦川毫不氣餒,繼續拋出誘餌。

蘇雅聽了這話憂鬱了,確實,除了給爺爺奶奶送過禮物,家裏的其他人還沒有送過禮物呢,現在她聽了嚴外婆的話,已經開始真心接受這些人了,還有白曉,陸亦晨,李震峰,林珊他們。

然後點點頭,算是同意咯。

葉秦川心裏高興的跳起了舞蹈,但是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看來陸亦星給他弄的幾本書還不錯。

前段時間。葉秦川的好兄弟,陸亦星也就是陸亦晨的哥哥,看葉秦川每天跟在蘇雅後面但是一無所獲,於是丟給他幾本書,都是什麼霸道總裁怎麼追女孩的言情小說,葉秦川連夜看完之後,便活學活用。

「車,我已經安排好了,那麼蘇小姐走吧。」

「好。」

蘇雅也不用考慮節目組會不會同意放行,金主爸爸的話,誰敢不聽。

蘇雅在酒店的樓下給二哥打了電話。打算告訴他一聲自己要出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妹妹你在哪?」 「可能是過敏吧,我隔一段時間就會這樣。」願西根本沒在意,大大咧咧的說道。

「帶葯了嗎?」願西皮膚一直很敏感,這種皮膚葯也是隨身帶著。

她很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很不幸的,今天忘帶了。」

「出門不帶葯,你真是沒救了。」程煙花白了她一眼,便在床頭的柜子面前蹲下,仔細的翻找起來。

「你在找什麼?」願西好奇的從床上探過頭來。

「我之前幫你買了一盒備著的,我記得放在這裡的,怎麼找不著……」

程煙花的聲音戛然而止,周遭的一切聲音似乎都消失了,就連願西喋喋不休的在說些什麼,她也聽不真切了。

那一刻,程煙花的眼裡,心裡只能看見它。

那是一個用銀鏈子穿起來的銀幣,上面刻著一個你字,鐵畫銀鉤的字跡,那樣熟悉,又是那樣的陌生。

你們有試過將一個人塵封在心裡很多年,不去想念,不去觸碰,由著他在你的心底成為秘密。而當某一天,當這些秘密突然暴露在你面前的時候,你的心,會是怎樣劇烈的撕扯。

「楊過送郭襄三枚金針,而今我送你三枚銀幣,也是代表我對你的承諾。三枚銀幣,三個願望,就算再難,我都會替你達成。」耳畔,又響起誰清冷又溫柔的聲音,令人著迷,卻更令人心痛。

程煙花想,這是她這一生聽過最動人的情話了。那樣嚴肅又高傲的人,到底要吃錯多少葯,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眼中忽地就有些模糊,心中宛若有千萬隻蟲蟻在啃食,再不敢多看一眼,忙不迭的將那枚銀幣鎖進了柜子的最深處。

有些秘密,註定只能躲在暗無天日的最深處,永遠被埋藏。

不能去看,不能去想,任由它蒙塵,然後變成最深的過往。

「找到了嗎?」願西忽然將腦袋伸過來,似乎是感覺到了程煙花的異樣,她有些好奇的問道:「怎麼了,中邪了嗎?」

程煙花搖搖頭,伸手將從柜子里找出來的藥膏遞給她,「快抹抹吧,好好地一隻手,眼看著就要變成紅燒豬肘子了。」

願西白了程煙花一眼,「還不都怪你,這種老房子環境就是差,要是我的纖纖玉手被毀了,我可不放過你。」她很傲嬌的開口,卻是換來程煙花無情的白眼。

「就你矯情,洗洗睡吧!」程煙花把電風扇調到最大風力,在床上躺好,準備好好地睡上一覺的時候,唐願西那張巨無霸的大臉卻猛地伸到程煙花面前。

「你個二貨,我要被你嚇死了。」程煙花捂著自己的小心臟,一陣低聲的咆哮,「大晚上的你不睡覺,想要做什麼?」

「放心啦,我對你從來沒有什麼邪惡的念頭。」唐願西很是鄙夷的看了程煙花一眼,「其實我是想問你要不要換個地方住,畢竟你們現在住的這個地方真的是太破舊了,樓道里連個燈都沒有,你我倒是不怕,可煙火要是晚上一個人回來,你能放心嗎?」

聽了她的話,程煙花下意識的望向煙火的房間,咬咬唇道:「所以每個周五我都去接她回來。」

「你工作那麼不穩定,又不是每次都正好有時間,你還是搬吧,而且我還聽說這片經常發生暴力事件,要是哪天你被人爆了頭,煙火可怎麼辦?」

程煙花就不能指望唐願西的嘴裡能說出什麼好話。

「我也不想讓煙火住在這麼龍蛇混雜的地方,只是……」換房需要錢的,而錢,恰好又是程煙花最缺少的東西。

但凡有一點可能,她都不願意讓煙火住在這樣的地方。

「告訴你個好消息,和我合租房子的那個美女最近搬走了,房東一直想找人把房子租出去,可一直都沒人來租,我和房東說過了,你們搬進來的話,他房租可以少收一點的。

更重要的是,我們那邊離煙火的學校很近,以後她上學放學什麼的都很方便。而且我們住在一起,你沒空的話,我也可以多照應點煙火。」願西在不停的勸說程煙花。

「那邊房租怎麼算的?」想來想去,程煙花還是把這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問了出來。

「二居室的屋子,你和煙火一間屋,一個月五百就差不多了。」

「那你一個月多少?」程煙花知道她在騙自己,就程煙花們這個破屋子,一個月的租金都要二千塊,還不包括水電費。願西住的地方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小區,但是環境很好,一個月五百塊,怎麼可能。

「我也是五百。」她抬眸看著程煙花,一臉坦然的說道,只是程煙花知道她肯定在說謊。

她的心情,她怎麼會不理解,就是因為太理解了,才會不願意。 雖然心裡有點兒生氣,但看著黃美英一個勁兒的輕聲囈語著要喝水,李羨總不能不管她。

李羨先從飲水機里接了兩杯溫水,一杯用來給黃美英漱了漱口,又喂她喝了另一杯水。

然後他又拿兩塊毛巾給她擦了擦臉,擦了擦手。最後又回房拿了一套枕被出來,給她腦袋下面塞上枕頭,身上蓋上一條薄被,這下終於齊活了。

「唉~」看著緊皺著眉頭,沉沉睡去的黃美英,李羨輕嘆一聲搖了搖頭說道:「挺漂亮一姑娘,怎麼就不知道自愛呢?可惜了~」

說完,他就轉身回房休息去了。

可躺床上之後,他怎麼也睡不著。一來是因為他有點兒犯煙癮了,二來被黃美英折騰了半天,他那點兒困勁兒已經被折騰沒了。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他只好玩兒會兒手機了,正好看看新書的成績怎麼樣了。

登錄到小說網站的作者後台,小說雖然只發了五章,但推薦票已經有三百多張了,對於新人新書來說,已經很不錯了,另外還有十幾條催更的評論。

其中,最新的一條是第一個給他投推薦票的書友——「咆哮敏」在一分鐘之前發來的。

【謝謝作者大大為我加更,15張推薦票奉上。希望作者大大快點兒簽約,我會第一個打賞的!(><)☆】

看到她的評論后,李羨先看了一眼時間,現在已經凌晨兩點多了。昨天「咆哮敏」給他發評論時是凌晨三點半。

「這麼晚了還在看小說?」

小聲嘟囔了一句后,李羨回復了她一句:【真心謝謝您的支持,不過時間不早了,您還是早點睡吧。晚安(ω)】

回復之後,他就想找本兒小說看。結果他還沒找到合胃口的小說呢,他就收到了一條來自咆哮敏的私信。

【剛下班,睡不著。所以就想看您的小說解解乏,可惜太短了,完全不夠看(︿)】

剛下班?!看到這個,給李羨驚訝的瞳孔都放大了。現在都凌晨兩點多了,「咆哮敏」居然剛下班?

【剛下班?!現在的資本家都這麼囂張嗎?!這也太能剝削了吧!(‵□′)】

「嘻嘻~」看到李羨的回復,咆哮敏忍不住偷笑了一聲,然後回復到:【為了生活,沒辦法呀!_】

這年頭兒,掙點兒錢太容易啊!

心裡感嘆了一句后,李羨出於好奇就問了一句:【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看到這個問題,網路另一邊的咆哮敏稍微想了想后回復到:【你猜~( ̄▽ ̄~)~】

「我猜?」

李羨也是閑的,他還真猜了。摸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后,他才回復到:【這麼晚才下班的工作一共就那幾種,值班的警察或者公務人員、工廠上夜班的工人、夜間超市售貨員、加油站的工作人員、網吧的工作人員、KTV或者夜店的工作人員,最後就是計程車司機了,你是其中哪一個?】

【你猜錯了,都不是!再猜猜唄乛v乛】

「都不是?」李羨疑惑了,凌晨才下班的正經工作不就這幾樣嗎?

可如果都不是的話,那……這個咆哮敏做的工作該不會不是正經工作吧?!

一想到這個,他感覺自己更有精神了。他是真的特別想問問咆哮敏,你是不是做那種工作的?

可他沒敢,對方應該是女孩子,萬一他猜錯了,這不就是相當於在侮辱人家嗎?

於是,他就回復了一句:【不敢再猜了,萬一猜錯了,容易挨罵。咱們還是聊點兒別的吧。】

容易挨罵?看到這個,咆哮敏愣了一下,然後忽然想起了什麼。

「呀!」趴在床上的咆哮敏嬌呼一聲,扔下手機就坐了起來,然後叉著腰,眯著眼睛怒沖沖的瞪著手機屏幕等了好一會兒。

她覺得,這個筆名「偷腥的貓」的作者肯定以為她是那種有「技術」的女人。

後半夜才下班的工作有明明還有好多呢,好不好?經紀人不也剛剛下班嗎?錄綜藝的那些導演、作家、攝像、主持人什麼的不都是剛剛下班嗎?

這個「偷腥的貓」怎麼會想到那兒去呢?!

哼!真不愧是偷腥的貓,滿腦子那種思想,這個傢伙肯定不是什麼正經人!

【所以,你以為我做什麼的?(^_^)】

這能說嗎?肯定不能啊。既然不能說,李羨就索性選擇不說了,直接回復到:【不聊了不聊了,困了,你也早點兒睡吧,晚安ヾ(@ω@)ノ】

見「偷腥的貓」要跑,咆哮敏直接發火了:【不許睡!(`^)快說!你到底以為我是做什麼的?】

看到咆哮敏好像生氣了,李羨猜測,咆哮敏已經猜到,他是怎麼想的了。於是就回復了一句:【我錯了,行不?】

行不?錯了就錯了,還問句「行不」是什麼意思?

咆哮敏覺得這隻貓的認錯態度太敷衍,於是就回了句:【你沒錯。(^_^)】

微笑表示的不就是生氣嗎?出於心裡的那點兒小愧疚,李羨就又回復了一句:【我錯了,對不起,行不?】

又是行不?還是敷衍!【不,你沒錯。(^_^)】

又來?看到這個,李羨有點兒無奈了,接下來是不是要他再認一次錯,然後對面才會問他:那你說說你哪錯了?

這尼瑪是作者跟書友的對話嗎?這不成了,男女朋友之間的對話了?

於是,李羨就直接回復了一句:【大姐,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不是你男朋友。】

【大姐?!!!】看到李羨的回復,咆哮敏氣的眉毛都立起來了。

「哈哈哈!」李羨是屬於閑的沒事兒,在這兒跟人家小姑娘逗悶子,看到咆哮敏急眼了,他反而被逗笑了,然後又回復了一句:【難道是大哥?⊙ω⊙】

【呀!再也不看你的書了,再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