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東西,只有自己勤修苦練才行,其他人根本傳授不了。

無奈之下,阮家只能放棄了對阮青的指導。

後來,即便沒人指導,阮青靠著自學,也達到了如今宗師八重的修為!

這樣的天賦,何等恐怖!

阮鴻驚訝道:「你的師傅是誰?」

「我的師尊你不配知道,反正你只要明白一點,是我師傅讓我滅了金宇家族就行了!」

阮鴻沉默不語。

能讓阮青如此死心塌地的那個師尊,想必修為已經遠遠超過了阮青。

可是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一個實力這麼厲害的人物。

要知道,就算是阮家的老祖,如今修為已經達到宗師九重,阮青在老祖面前,也沒有多恭敬。

反倒是阮家的老祖,對阮青寵愛知己,無所不應!

阮鴻臉上露出苦笑,猶豫半晌之後,退後了幾步。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那你的事情我就不參與了!」

「你想要對付金宇家族,是你自己的事情!」

阮鴻說完,帶著身後另外一名阮家高手,選擇了退後。

他確實不想和阮青這個妖孽交手!

能夠勝過對方的勝算,實在是太低了。

而且他還很清楚,阮青即便無法消滅金宇家族,但也不絕不會隕落在這裡。

她完全有能力逃出去!

更何況阮青自己都說了,背後還有一位師尊!

這位師尊的實力,只怕是更加恐怖!

金宇家族得罪了這樣一個人物,這次是徹底完蛋了。

而金宇成功看到阮鴻這反應,心中頓時十分不爽。

風暴之中,他朝著阮鴻怒喝道:「阮鴻,你這是什麼意思,眼睜睜看著你們的人在我們家搗亂,卻不打算管是嗎?」

阮鴻面無表情道:「你也看到了,阮青已經脫離了阮家,我也管不住他!」

「現在開始,這是你們金宇家族自己的事情,好自為之把!」

金宇成功差點氣得吐血,不過眼下,也不是和阮鴻計較的時候。

看著金宇長風被對方一掌拍死,他眼中露出無比怨恨的神色來。

「上,一起上,給我殺了這個女人!」

雖然金宇長風死了,但金宇家族,還有許多實力更強大的高手。

這些長老,全都是宗師五重之上的強者!

隨著金宇成功話音落下,七個身影從風暴之中閃現出來,漂浮在了虛空之上。

赫然是金宇家族的七位長老!

。。 「終於快到盡頭了!」

「可真不容易!」

空間隧道中,楊凡揉揉自己有些酸疼的胳膊。

之前從海市的空間門到精靈世界,簡直就是一眨眼就到的。

現在因為精靈世界的空間壁壘封鎖,在系統的幫助下,還是在空間隧道中走了快兩個小時……

「先回道館看看,然後再去探望一下沈叔和詩柳……」

「至於那個世界交流大賽,估計也辦不成了,還是和陳叔說一下比較好!」

「其他的……神秘組織,走一步看一步吧!」

穿過空間門的最後的明亮關隘,楊凡稍稍閉眼。

等他再度睜開時,外面就早已是夜幕降臨的時間了。

遠處城中有些繁華的街市,也隱隱約約有喧鬧聲傳來,空氣中帶著的些許煙塵和焚燒味,也讓楊凡感到分外熟悉。

「沒有特有的海風腥氣,看來真的不是海市。」

「按照常磐市和華藍市的距離位置來看,這裡應該就是永城了吧。」

慢慢走下空間門的高台,楊凡感到一絲不對。

雖說空間門不是什麼罕見的東西,但也不至於周圍一點人氣都沒有吧!

不說其他地方,單單在海市的空間們就設立在最繁華的街段廣場,而這其中所帶來的收益簡直無法想象!

可永城的這處空間門,怎麼不走尋常路?

設立在這麼偏僻的地方,這個城市的城主是怕自己的收益太高了嗎?

而且帶著焚燒氣味的微風吹在臉上,隱隱還有些刺痛。

楊凡試著將波導散發出去,才發現空氣中有一條若隱若現的藍色氣息自城中傳來。

只是這股氣息帶來的是……

腐朽!

「看來永城怕是也有不小的秘密啊!」

「今天晚上先在這永城住下,明天找車回海市!」

楊凡看著遠處的冉冉燈火喃喃道。

……

永城,位於海市旁邊不遠的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市。

具體存在時間已無從得知,因為在學校中的教材上,就已經標明這座城市的具體不可考究。

只能知道的是,在精靈出現在這個世界之前,這座城市就已經出現。

「就是這裡散發出來的嗎?」

楊凡站在街邊,望著眼前這座有些古老的宅邸,眸光不斷微閃。

他的波導此刻在不停的提示,那到藍色充滿腐朽的氣息就是從這座宅院中散發出來的。

「不過……」

「閑雜人等!禁止靠近!」

只是稍微駐足觀察了一下的楊凡,就被站在宅院前的護衛出聲警告。

「這……還真復古啊!」

楊凡微微皺眉,心中對宅院上書寫的那「王家」二字感到有些厭惡。

「王家?」

「王武?希望不會有關係吧!」

沒有多想,只是深深看了一眼這座幽深腐朽的宅院,楊凡搖搖頭便走向街頭。

留下護衛一臉的不解之色。

按理來說永城人都知道王家府邸不可隨意靠近,怎麼今天這個人這麼怪?

就算是旅人也不會找到這個地方來。

「喂!你不要命了!」

楊凡才剛剛走出宅邸的範圍,就被街邊一個人攬著肩膀悄聲在耳邊說道。

「嗯?」

「先走!我找個地方和你說!」

看楊凡還處在懵逼狀態,來人直接二話不說,將楊凡拉到一個看起來很古樸的攤位上。

「你……」

楊凡皺眉朝這個人問道。

從出來開始,他就一直被這人牽著走。

所以到底想幹什麼?

「聽我說!」

「你是不是海市的那個館主?」

「而且現在想要回海市?」

這人神秘兮兮的對楊凡說道。

而且一直到現在,他的真實面貌都掩藏在斗篷底下,完全沒有透露半分。

照此來看……

這個說話有些沙啞的聲音,應該也多半是偽裝的。

「哦?你知道我?」

楊凡狐疑的盯著這個人,只是心中有些好笑的將波導探查而出。

儘管這些偽裝在常人看來像模像樣的,但是這些還是瞞不過精靈世界的神奇力量!

嗯?

竟然是……女的?

「咳……咳咳!」

「你怎麼了?」

神秘女子的聲音有些尖銳的問道,她剛剛感覺到一股窺探的感覺從四面八方傳來。

所以連偽裝的聲音都有些尖銳,而且總感覺眼前楊凡的樣子像是在極度忍耐什麼。

「沒……沒什麼!」

楊凡漲紅著臉,將桌上的茶一飲而盡!

誰知道眼前這個神神秘秘的人,是個女的,而且身材還……

咳咳!不能繼續往下說了!

「你到底怎麼了?!」

神秘女子被楊凡奇怪的眼神和詭異的笑聲給徹底破防了,連偽裝都不管直接朝楊凡質問道。

她已經有些懷疑,剛剛的窺視感就是楊凡乾的好事。

「沒什麼,你繼續說……繼續說!」

努力控制好自己的面部情緒,楊凡這才慢慢靜下心來聽著她講話。

「真的?」

女子還是有些狐疑的盯著楊凡,不過見楊凡真的沒什麼奇怪動靜之後,也就繼續回到了剛剛的那個話題。

「你是不是叫楊凡?」

「是!」

「你現在是不是想回海市?」

「話說你問的時候,是不是應該介紹一下你自己呢?」

「咳!你……你不用知道我叫什麼!」

女子突然變得吞吞吐吐的,故作不在意的環視著四周。

「小哥!我們要打烊了!」

「哦!好的!這是茶錢!」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