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難道就是真正的傳承之地?

他腦海之中,下意識的便閃過了這些念頭。

他眼神複雜,站在門前,沒有輕易動彈。

而這時候,他驀地注意到。

這一間茅草屋內的情形,跟八角燈籠之中的茅草屋,又有所不同。

那八仙桌旁,竟然有一把椅子。

桌上,還有着三個木匣。 三個木匣,端端正正的擺放着八仙桌上。

一字排開。

木匣之上,佈滿了滄桑痕跡。

宋子陽其實很是詫異。

放置東西,還是玉匣更好一些。

很多玉石歷經千百萬年而不朽,存放在裏面的丹藥,甚至都可能保留有藥性。

但是木頭就不一樣了。

經歷了一些歲月之後,大多數的木頭,便都會腐朽。

生機流逝。

一觸即潰。

只有一些特殊的、珍貴的木頭,才能夠長時間的放置。

但畢竟歲月漫長,不如玉匣好用。

所以,無數年來,木匣基本上已經被淘汰了。

隨着玉石的大量開採,在上古之時,木匣基本已經被玉石代替。

現如今,各地龍穴開啓,無數修士在裏面闖蕩,便是想要得到玉匣,以期開出珍貴的東西。

不過,眼下這三個木匣,保存的倒是完好,看起來也沒有腐朽。

但,這裏就是那上古先賢的傳承之地嗎?

竟然簡陋如斯?


他眉頭微皺。

在這宮殿羣之中,已經闖蕩了多時,按照道理來講,自己確實應該是到了中心之地。


而且這裏看起來又是一處蘊藏於宮殿羣內的獨立空間,四周一片黑暗,唯有這茅草屋內,有一點點光亮。

並且,最重要的是這簡陋之地,竟是與之前所得到的八角燈籠之中,所孕育的世界,驚人的相似。

亭臺樓閣、舞榭歌臺、雕樑畫棟、廊腰縵回,極盡華麗之能事,但最深處,卻有着簡陋的茅草屋,看起來十分寒酸。

可那茅草屋,卻是還未完全孕育成功的空間至寶八角燈籠的核心之所在!

此時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

大手筆!

當真是大手筆啊!

那小世界的大地龍脈匯聚,定然是這位上古先賢所爲,爲的就是孕育空間至寶!

事實上宋子陽之前也猜測了這一點,只是不敢確認而已。

如今看着這幾乎一模一樣的茅草屋,心中已然明瞭。

龍脈天師,吞陰陽,逆龍脈,改天換地!

這等逆天之力,宋子陽心嚮往之。

不過,他也知曉,前路漫漫,無比艱難。

對於陰陽門來講,六境委實太恐怖了,被天地大道所化的法陣困住,想要脫身出來,千難萬難。

可能永生永世,都無法做到。

不過,此時他倒是沒有多想,略一猶豫,起身邁入其中。

這裏是不是真正的傳承之處,進入一探究竟便知。

遍佈周圍的神識,已經探查清楚,這裏沒有任何的法陣。

甚至連一道最簡單的禁制都沒有。

就是普普通通的一間茅草屋。

來到八仙桌旁,他沒有先去觸碰三個木匣。而是將目光落在了青燈上面。

這一盞青燈,燈火燃燒了漫長的歲月,卻沒有絲毫的變化,它似是已經擺脫了時間與空間的桎梏,凝滯在那裏,直到永恆。

他有一種直覺,這青燈或許便是整個宮殿羣的陣眼所在。

將其拿起,或許便可查探甚至是掌控這整個大陣。

再不濟,這青燈也是這大陣的通行令牌之一,不會有錯。

他伸手過去,想要將其拿在手中。

但手掌,卻從這青燈之上,直直的掠過去。

手指沒有觸碰到任何實質性的東西。

嗯?幻影?

宋子陽愣了一下。

不,不對!

他馬上就搖了搖頭,心中暗道:

不可能是幻影!

可能是大陣的影響,自己的實力不夠,無法辨識出真相。

或者這青燈雖然近在咫尺,但實際上並非在這一界。

這一點只是想想就十分可怕,但是再想到,那上古大能竟然能夠將這無數的小世界,通過大周天陰陽五行幻神陣將其與墜龍之地的星月七十二洞相連,便又覺得一切皆有可能了。

接下來,他用盡了方法,卻盡皆是無用功,無法觸碰到這青燈分毫。

即便是將陰陽鏡自識海之中,召喚出來,也不能夠產生作用。

於是,他只好轉而將目光落在了這三個木匣上面。

伸手將中間的這個木匣拿起,然後,他愕然的發現自己打不開。

上面佈置着禁制,手段十分高明,超出自己能力太多了。

不過,這倒也正常,能夠佈置下這樣的大陣的人,佈置的禁制,自然是高明無比。

遠非自己所能夠望其項背。

另外,他仔細的辨別了一下這木匣所用的木材,卻發現根本不認識。

在那諸多上古典籍之中,沒有記載,但其極爲堅固就是了,無法用外力破開。

又拿起一個,不出所料,同樣無法打開。

但是他倒是能夠判斷出來,這個木匣之上所佈下的禁制,比中間那個要弱上許多,其中的手段,有些自己能夠看明白了。

只不過,看明白是一回事,想要破解開,又是一回事。


自己的修爲太低了,他預估大概要到三境巔峯,就有機會將其破開。

是有機會!

不過,最後的那一個,倒是給了他驚喜。

上面所下的禁制,雖然也極爲困難,但是以他對法陣之道的理解,發現自己當下就有機會將其破開。

這上面,以五行爲基礎,覆蓋了九十九道禁制,彼此相互糾纏,需要一一破解。

他思索了片刻,決定將其破開再說。

打開之後,或許會有驚喜。

他篤定這裏必定與那洞府主人的傳承有關。

比像是無頭蒼蠅一般亂闖要靠譜多了。

他沉下心來,沉浸其中,開始逐一破解。

他是一個能耐得住寂寞的人,事實上,若是不能耐得住寂寞,是無法修煉好法陣之道的。

法陣之道,最是枯燥乏味,但其中所蘊藏又博大精深,任憑你窮盡一生之力,或許都無法鑽研通透。

並且,它還極爲依賴天賦。

天賦高了,鑽研起來,會輕鬆許多。

宋子陽在法陣之道上的天賦,以及悟性,都遠超他人,諸如李少白之輩,在青州也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青年才俊,但是跟宋子陽相比,不論是天賦還是悟性,俱都不知道差了多少。

但即便以他如此高的天賦和悟性,一週的不眠不休,也只破去了外圍的四十道。

接下來,還不知道要多久。

而此時,在原地修煉等待着宋子陽尋來的楚一刀,卻要突破了。

通常來講,厚積方能薄發。

尤其是兵門武者,想要突破至第三境萬人敵,沒有數十年的積累、打磨,是根本無法邁出最後一步的。

但是偏偏,楚一刀就做到了! 楚一刀走出了自己的道。

兵門武者,鍛體淬身,以自身爲中心,與陰陽門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修煉方式。

陰陽門修士,最重神魂,身體不過是施展術法的媒介而已。


待得神魂強大到一定地步之後,便可擺脫肉身桎梏,以神魂遨遊天地之間,舉手投足便有陰陽之力相隨。

但兵門武者,只修身體,體內血氣如潮,磅礴浩瀚,肌肉筋骨打磨到極致,最終拳破虛空,以肉身吞食神魂,達到吞龍之效,成就無上真身。

這是兵門武者要走的路。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