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強大的身影雙腳剛剛著地,這個男人便一臉殺機地望向洛天,隨後粗礦的聲音猶如雷鳴般震動在了這片天際之間

聽到了這句話,洛天亦是明白了這兇悍男人原來是鷹族的首領,鷹屠鷹烈的父親。洛天眯了眯眼睛,一臉冷漠地望著這個布滿殺機的男人,神色淡然道:

「那個雜碎是你兒子?弱的可以..」

轟!

一股猶如海洋浩瀚深沉的冷漠殺機再次從這位男人身上散發而出,這沸騰燃燒的怒火便像那極速墜落的隕石般,快速,兇狠地灼燒著四周的空氣。聽到如此囂張的話語,這憤怒的鷹族首領猛然地拍起一掌,攜帶著全身殺機的恐怖一掌好似那舞動咆哮的火龍一樣怒吼咆哮,瞬間撕裂天際,跨越空間,帶著無比強勁的力量怒射洛天!

轟!

猛然間,一道冷如寒冬般的氣息衝天落下!只見若寒大袖一揮,一道道衝天的寒冷冰柱猛然從大地噴涌而出,寒冷無比的冰柱瞬間將本已灼熱無比的空間變得寒冷刺骨,這巨大的冰柱攜帶著冰封天地的恐怖力量狠狠地往這道強硬的掌風砸去。

一瞬間,這條兇猛無比的火龍被這冰凍一切的恐怖冰柱砸得氣息潰散,掌風也隨之消失不見。

「鷹王,你放肆了。」

若寒此刻冷眼地望著身前為首的這位男人,身上散發出強大而又冰冷的妖氣,臉上沒有一絲情感地流動,冷聲道:

「不要以為這幾年過得太過休閑就囂張無比,遲早這筆賬我會好好跟你算算的。」

「噢,對了叫你兒子鷹屠洗好脖子,今年洛天也會讓你嘗嘗喪子之痛是什麼滋味。」

囂張!

無比囂張的狂妄話語從若寒嘴中吐出,便連洛天也一臉訝異地望著若寒。忍耐沉寂許久的一代霸主,終於要露出他那猙獰的獠牙了嗎?

為首的男人一臉怒容地望著若寒,憤怒的他早已將骨頭捏的咯咯作響。身子猛然繃緊,猙獰地怒視著若寒。兒子受傷早已讓他憤怒無比嗎,而這狂妄挑釁的話語更讓他火爆三丈。

如果可以,他早就想要生撕活剝眼前的這兩人。

只是當他看見若寒那一臉冰冷的面容,便是知道若寒已然是動了真怒,這個修為早已稱霸落暮山的男人,如今也要展現他強大的鋒芒,露出他那銳利恐怖的獠牙了嗎?!

強行按捺住心中滔天怒火與殺機,鷹王臉色恢復一絲平靜,冰冷地說道:

「希望你不要像往年那樣痛失愛徒。」

「洛天是吧,這一年鷹烈會親手撕碎你的身軀,你不會笑得很久的!」

撂下了幾句狠話之後,強忍住心中的怒火,鷹王毫不猶豫地轉身往戰場走去,,留下了洛天這一行人站在了原地。

「洛天,我要你幫我廢了鷹烈。」

猛然間,冰冷無情的話語從若寒嘴中說出,如今的他早已憤怒無比。一想起昔日愛徒竟身首異處,那冰凍刺骨的殺機便猛然外泄而出,散發出來的強悍氣息便連洛天也感到寒冷無比。曾經將無數心血和經驗傳授給愛徒的他,只希望他能帶著白狐一族的榮譽和驕傲征戰落暮山,卻無奈出師未捷身先死,被陰狠毒辣的鷹烈出手偷襲,廢掉靈脈,身首異處。

「沒問題。」

洛天拍了拍若寒那強忍著顫抖的身軀,一臉堅定地回應了聲。聽到了鷹王先前的話,洛天明白過來為何若寒要尋找他來參加領域之爭,往年喪失了愛徒的他早已痛不欲生,如今的白狐一族就只剩下身後的這一群孩子。如果再找不到一個可靠的盟友,他就會失去他的家園他的親人。體會到若寒這種沉重壓抑的心情,洛天也只能堅定地許下承諾,讓他的心情稍微平復好過一些。

若寒深深吸了口氣,將冰冷無情的殺機深藏在了內心深處,沙啞地道了聲:

「我們進去吧。」

踏入比武場中,感受到比武場內投射過來的道道目光,洛天眯了眯眼,鋒利的眼神冷酷地掃向四周,雙拳緊握的他喃喃道:

「我洛天,要一戰成名!」 望著這人山人海的火爆場面,洛天的心臟亦是隨著這一聲蓋過一聲的吶喊歡呼急促地跳動著,頗有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壯闊大氣之景。若寒也是心情跌宕起伏地望著這高昂激情的一幕,似乎勾起了令人追悔的傷感記憶,搖頭微微一嘆,便領著洛天他們往戰場北方的坐席走去。

古樸的領域戰場上有四大核心坐席,分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四個坐席相對應這落幕上四個霸主勢力,而白狐一族,便是位於戰場北面的地方。落座之後,洛天眯著眼神微微掃視了四周的環境,三股強大的氣息此刻也是隱隱波動蕩漾了在天地之間。戰場東面便是那統御虎族的白髮老人,噬虎。而洛天的對面,南面,就是狐族的仇族-鷹族之人,西面便是那蛇族之人。

當洛天的眼眸落在了南面的鷹族時,此刻端坐在首排坐席上鷹烈似乎感受到了洛天掃射而來的目光,抬起頭顱,眼眸冰冷地盯著洛天。嘴唇微張,片刻后,一道傳音瞬間落在了洛天的耳中,

「好好珍惜當下,很快你就要跟著若寒的徒弟在黃泉相聚了。」

聽罷,洛天嘴角掀起了一個詭異的笑容,神情輕蔑地朗聲回應道:

「一個連自己弟弟都保護不了的垃圾就只能用這些下作手段么。」

砰!

一股強烈的氣息在戰場南面猛然席捲而出,冰冷的殺機一飛衝天,空間似乎有那麼一瞬變得凝固起來。片刻之後,天地恢復正常,鷹烈一臉殺氣地望著洛天。望著鷹烈如此冰冷的眼神,洛天只是淡然一笑,輕輕地握住拳頭,手腕微微一扭,做出了一個差勁的手勢。看著洛天如此輕蔑挑釁的手勢,鷹烈臉上洋溢著如火焰般灼熱的殺機,胸中的怒火久久不能平息。

「有意思…」

虎王眼神露出一絲光芒,望著囂張無比的洛天,心中暗自驚道洛天竟然如此膽大,敢公然挑釁鷹烈這年輕第一人。看來此次的領域之爭,將會有一番龍爭虎鬥。想到這裡,他也是嘴角輕掀,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而虎族族長與蛇族族長望著這矛盾尷尬的一幕,神色依舊淡然,臉色沒有任何情感流動。狐族與鷹族恩怨頗深,早就不是什麼隱秘之事。只是兩人比較好奇若寒竟帶了一個狂妄,實力卻又強大無比的洛天出戰。兩人略有深意地掃了一眼洛天,眼神起伏不定,不知在計算著什麼。



莫非這次領域之爭,局面將會有所變化?

咚!

隨著一聲轟鳴在天地之中的震耳欲聾的鼓聲響起,此次的領域之爭也正式宣告開始。而此刻四位首領亦同時起身,猛然出手將自身靈力轟出。四道璀璨奪目的靈力轟往天際之上,散發出漫天耀眼奪目的光芒。隨後這戰場中央緩緩被一層若隱若無的金色靈力覆蓋包圍著。

四位首領的出手只是為了不讓擂台上戰鬥引起的餘波席捲到看台而已。只見他們剛剛坐下不久,一位瘦削男子猛然從南面躍出跳落擂台中央,雙手交叉抱胸,語氣高傲道:

「鷹族,雷鳥一族,雷狂。」

「挑戰白狐一族,洛天。」

說完若有深意地露出了一個笑容,右手伸出對洛天勾了勾手指,示意洛天下來。

「渣渣。」

洛天眼眉一挑,望著雷狂臂上那隱隱散發光芒的一道雷紋,打了個哈欠,一臉無趣到:


「真是人如其名。

「叫你家主子別用那麼下作的手段,就是不聽。」

「一個王境一重的渣渣就想來試探我的實力,老子才沒空和你這種渣渣過招。」

哈哈哈!

場上忽然傳來一大片的鬨笑聲,聽著洛天這囂張無比卻又詼諧幽默的話語,便連若寒也忍不住朗聲一笑,連連點頭附和。看台上的虎族,蛇族之人也是哄然大笑,大笑鷹族之人竟然吃了個暗虧,可謂偷雞不成蝕把米。找個這樣的人想試探洛天的實力,鷹族的智商也是有點著急。漫天鬨笑聲中布滿了天地之間,刺耳地讓鷹族之人臉色鐵青,滿身殺機。

場上的雷狂臉色也是一陣青一陣白,站在場上走也不是不走也是。便在片刻之前,鷹烈傳音對他說讓他上場試探一下洛天的實力,如果可以也可以儘力削減下洛天的體力。做得好的話,他們雷鳥一族將會受到鷹族的庇護照護,奉若上賓。本應該是大好的局面,如今卻落得讓人羞辱,如何能叫雷狂不為尷尬。

「口講無憑,有種你還是下來再說!」,雷狂也是臉紅脖子粗地駁回一句。

「聒噪。」,洛天搖了搖頭,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隨後拍了拍身旁的若邪,淡淡地說:

「若邪,上去收拾他,拿個彩頭。」

聽罷,若邪大笑一聲,點點頭,身形一動便穩穩地落在了台上。笑容滿面地望著雷狂,彬彬有禮地說了聲:

「渣渣,請。」

「哼!」

雷狂臉色早已憤怒無比,冷哼一聲,一股磅礴浩瀚的靈力猛然綻放而出:

「雷訣,驚雷!」

砰!

本已晴空萬里的藍天瞬間烏雲滾滾,連綿不斷的烏雲猛然翻滾在天際之上,發出了一絲絲電流的嘶鳴聲。雷狂張手一握,一股黑色的靈力猛然落在了他的身上,瞬間過後,雷狂身上散發出強橫的電流之光,手掌砰然往地面一拍!

似乎遭受到一道強大無比的轟擊一般,天際上的烏雲竟然快速地爆裂開來,這片天地變得動蕩不已,無數道黑色的驚雷猛然從這晃動的天際下轟然落下,帶著炸裂一切的恐怖威勢猛然擊向了若邪!

嘶…

漫天蓋地的轟天雷電發出噼里啪啦的刺耳聲響,每條漆黑的雷電都散發著毀滅一切的恐怖氣息,即便有四位首領布置的靈力保護,看台上的觀戰也是倒吸幾口冷氣,頭皮發麻地望著眼前這恐怖無比的一幕。

洛天眼色略微驚訝地望著空中這劈天蓋地的狂暴雷電,能以王境一重做到如此地步。這雷狂倒也算是一個天才。不過只是這樣就想擊敗若邪,這真的顯得太過幼稚了。嘴角露出一絲輕笑,洛天靜靜地等待若邪的出手。

果然,面對這鋪天蓋地的狂暴雷電,若邪神色只是稍顯凝重,並沒有露出一絲驚慌。只見他雙手猛然交叉快速地打出幾個印法,冷聲一喝:

「水淹萬里!」

轟!

此時被連綿不斷的烏雲壓得窒息的天空猛然撕裂了一道大口,翻滾洶湧的浪潮猛然從這撕裂的天際缺口下轟然衝來,滾滾的大浪便猶如那咆哮奔跑的兇悍猛獸般氣勢威猛,怒吼連連地翻滾洶湧在這片天際之中,漫天的烏雲都被這咆哮撞來的浪潮衝撞散作了一團,連接天地之間的漆黑閃電也早已被這洶湧而來的浪潮湮沒得不見聲息,翻天的浪花攜帶著兇悍的威勢洶湧著向雷狂吞噬而去!

「啊!」

慘叫一聲,僅僅一個照面,雷狂便這鋪天蓋地洶湧而來的潮水湮沒一空,失去了聲息。

嘩!

天地猛然一片無聲的寂靜,眾人齊齊望向這北面落座的白狐一族,眼中破天荒地帶著一絲的敬畏之情。

同樣王境一重的修為,若邪卻一招秒殺雷狂。僅僅一招,便將雷狂吞得毫無聲息。

本以為鷹族的雷狂這一招落雷之術早已將雷電之靈演化得栩栩如生,在這般強悍的集天地之大勢的兇猛攻擊下,若邪早已是凶多吉少。別談勝出,便連活著也是一種奢侈。但是命運竟是給眾人開了一個玩笑,結局竟是如此峰迴路轉。若寒竟能以己身的水屬性之靈力挽狂瀾,僅僅一招便輕易碾壓雷狂,這真的是往年墊底的那個白狐一族?!

啪!

若寒輕輕地打了一個響指,瞬間大浪消失不見,天際的那個裂口也緩緩縫合起來。

天空再次放出一絲光明,輕風吹拂,神清氣爽。

白狐一族,首戰,勝!



PS:還有大半小時就是2015年了。月芽祝各位朋友在2015年內有個嶄新的開始,開啟自己人生輝煌的道路!每位都順心如意,身體健康! 「若邪哥好帥!」

「若邪好樣的!」

「白狐一族威武!」

一陣陣驚天動地的歡呼聲從北面猶如先前那翻騰洶湧的浪潮般震動在這片天地之上,此刻北面白狐一族早已激動萬分。若邪取得的首勝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極度振奮人心,極大地鼓舞了他們的士氣與戰意。洛天此刻亦是笑眯眯地望向了鷹烈,一臉邪笑。

「哼!」

「把它抬走!」

坐在南面首席之位的鷹王臉色鐵青,冷哼一聲,袖袍一張示意身旁的人將倒在地上的雷狂抬回來。隨後鷹王臉色陰冷地凝視洛天,手臂隱隱暴露而現的青筋早已說明他憤怒無比。若不是忌憚若寒修為高深,他才不會遵守所謂的規則,必然以雷霆手段將洛天這個潛在的威脅扼殺在萌芽中。

似乎在首戰吃了個大虧,鷹族之人此時也沒有再當那要鋒芒的出頭鳥,臉色陰沉,安靜地坐在了座椅之上望著北面的白狐一族。望著這針鋒相對,暗流涌動的兩大勢力,虎族和蛇族兩大種族也是各自在盤算計量著。隨後噬虎開聲道:

「虎王,你下去試探下蛇姬如今的實力。」


聽罷,虎王點點頭,緩緩起身走到擂台旁,語氣平靜道:

「虎族,虎王,挑戰蛇族,蛇姬。」

端坐在座椅上閉目養神的蛇姬絲毫沒有流露出意外的神情,眼眸緩緩睜開,微微地掃了虎王一眼,輕輕一躍,便落在了擂台之上。

蛇姬從身後緩緩抽出一條長鞭,猛然一鞭,狠狠地地抽落在地,隨後右手一撤,將長鞭收回手中,淡淡道:

「出手吧。」

砰!

話音剛落,虎王右腳狠狠地往大地一踏!猛然間,整個地面都晃動起來,虎王的這一踏猶如從那九霄直墜而落的隕石那般,帶著地動山搖,崩裂星辰的巨大能量,猛然將整個大地都踩得四分五裂,砂石濺起!便連這穩固無比的靈力防護陣竟也似乎受到了一股猛烈的衝擊,震得咔咔作響,好不恐怖!


「看來虎王的修為又精進了不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