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帶着這族長對於小山臉上笑容更多了,吃飯的時候更是一個勁的誇小山有出息,帶回來的朋友都是有本事有錢的人,一看就知道。

小山也笑着,似乎忘記了自己在城市的不如意。

忘記在城市種種的辛酸。

這一頓飯一直吃了二三個小時,下席後張凡則在這村裏逛了一下。

那村長更是全程跟着他們,做嚮導,不管是遇到誰,村長都會停下來,特意的嘮叨幾句話,並且把小山介紹給大家,告訴大家。

小山回來了,帶着有本事的朋友回來了。

誰家有娃娃的,都要像小山學習,像這孩子一樣走出大山後,還會記得大山,他們這些人不久盼望着,老家有人走出大山後,在回饋大山嗎?

一下午的時間,張凡隨着這族長的介紹,其實已經摸清楚這裏的一些基本的情況。

這裏一個村子沒有多少戶人家,而且大多數都是沾親帶故的。

但是每家每戶都有山,少的有二三座,多的有十幾座,反正你要是有力氣,連綿不斷的山地,可以都是你的,只要在村裏登記一下交點錢,那些山都可以是你的。

當然村子附近的山都被人承包了。

但是村子外面遠一些地方的山,卻是都空着,都是國家的,那些山村裏也想動員那些村民承包,因爲他們承包後,就會隔三差五的去轉轉。

還能像護林員一樣,在山裏看看有沒有危險的地方,或者在發山火的時候,起一個預警作用,再不然還能幫着驅趕一下山裏的野獸。

或者摸清楚,那座山有什麼危險的動物等等。

就是因爲這些原因,加上外面的人根本就不願意進來,這才導致這邊的山林便宜的要命,只要願意承包,隨便承包。

“小山,你看安排一下,我想去看你家中堂畫上畫的那個地方……”

其實張凡想在這裏搞一個機場,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就是小山家裏中堂畫畫的那個山谷。

那個山谷花月影去過。

但是他還沒去過,想去看看。

“這,那個地方並不遠,只是今天上去的話,天恐怕就黑了,也沒地方露營,要不,明天,明天一大早再上去看吧……”

小山看着太陽已經偏西了,這個時間就是爬上那個山谷。

估計呆不了多久,天就會黑了。

而天黑後那個山谷也不是那麼安全,他倒是沒什麼,也不害怕,但是張哥他們都是城裏人,萬一,萬一在那個山谷再次碰到狼,那可怎麼辦?

“沒事,我們有露營的帳篷,那個山谷要是很漂亮的話,今晚上剛好可以在那邊露營……”

張凡不以爲意的笑笑。

他想去,自然是沒有人阻攔的,甚至徐子君都慫恿着小山在前面帶路,他們今晚上就在那邊露營。

而是小山很有些猶豫,那邊族長搞清楚他們目的後,也是連連搖頭擺手,表示不同意。

“幾位尊貴的客人,你們是不知道,那個山谷上去後,天就黑了,而天黑後那邊很危險的,山裏有狼,那些畜生可不認識人它們會吃人的,不安全,特別的不安全,要是你們想去的話,那就明天一早,白天山谷裏要好得多……”

這族長也是堅持不同意,表示那邊太危險了,他們是這村裏最尊貴的客人,千萬不要去冒險,真出了什麼事情,他們後悔都來不及。

“是的,我大伯說的對,張先生你們別急,等晚上我爸媽回來的了,我讓他們明天帶你們上那個山谷,到時候順便帶着你們採摘野菜,撿蘑菇,應該是沒問題的,晚上,還是在我家比較好,萬一,不行,你們就是住在房車裏也是特別安全的……”

小山的意思就是不讓去,可是此張凡拿定了主意,誰說都不管用。

這會他堅持要去,小山他們一番苦口婆心的說,怎麼說不也沒用,張凡甚至讓小山給他們指明一個方向後,表示別人都不用上山了,他和花月影上去就行了。

徐子君聽到這話不樂意了。

“張哥,我還有我,我帶人給你背帳篷,你空着手遊山玩水就好,吃喝拉撒都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徐子君只覺自己算是張凡的自己人,自己人有危險的時候,怎麼可以不跟着?

那是萬萬不可以的。

“我也去吧,這邊山都長得差不多,那地方我熟悉,我帶路的話,你們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有我在你們不會迷路……”

小山略一猶豫,馬上表示自己還是在前面帶路。


那族長這會也急了,表示自己可以讓幾個村民護着他們上山,就算是有狼來了,有那些村民在,應該也沒什麼問題了。

這山谷就算是有問題,張凡一點都不擔心。

但是架不住這些人都在擔心他,索性他也沒說什麼,讓大家都跟着一起就好了。

此時天還沒有黑,太陽雖然已經偏西,但是還沒落山,他們像小山家後山爬去,他們一邊走一邊順手採摘路邊的野菜。

爬到高興的時候,小山衝着大山,哎呀,哎喲的喊叫幾聲,那聲音傳的很遠很遠,一高興起來,他就指着身後的山給張凡他們看。


“那些山,都是我家,我承包七十年的山林,其實也就多野菜多點,有水源蘑菇長的多一點,距離村子近一點,和其他的山林沒什麼區別的……”

小山到了此時還不知道,自己要帶張凡他們去的山林是一個寶地。

而此時王菊和丈夫揹着一揹簍的菌子,手裏還拿着幾把野菜,踏着太陽的餘暉準備回家。

他們做夢都沒想到,兒子小山已經回家了。 還沒進村,就有人告訴王菊。


“你們家小山回來了,還帶了很多尊貴的城裏的客人,中午在族長家吃的飯,你快去看看吧……”

有村民喊着王菊,告訴他們兒子小山回來了,這樣的話王小菊他們並不相信,因爲最近十多年,每年都有不少村民和他們開玩笑說起這樣的話語。

而類似這樣話語,對於他們來說,聽得太多了,就覺得很麻木了,根本就不相信。

“二娃子,你又瞎說!”

他們根本就不相信,繼續往回走,但是這一次很奇怪,遇到村裏不少人,都在向他們打招呼,都是說小山回來了,去族長家裏了。

也有人說去山裏了,更有人說說不定他們回家了,甚至還有人說,小山帶着城裏人的車還在村口稻田裏。

他們家小山可真有能耐。

帶回來的朋友真厲害,一看就是貴人,跟他們根本就不一樣。

一起來的姑娘,長的比圖畫裏的人都好看等等。

甚至還有年紀很大的很穩重的人這樣說,說的王菊心砰砰直跳,雖然這些人很有可能是騙他們的,但是這麼多人騙她們,怕也是好心,知道他們家想兒子想的厲害。

可等到她們走到村口的時候,就看到稻田裏有一輛她們從來就沒有見過的車。

那車賊亮賊亮的,好高好大好漂亮,太陽的餘暉撒在那輛車上,反射出來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睛。

只覺得這車漂亮的不像人間的東西,就像是天上神仙用的,太美了。

村裏人用繩子把這輛車圍住了,不準人靠近,而小孩子們都圍在繩子外面,好奇的看那輛車,旁邊有一個村民正在口若懸河的解釋。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車?都沒見過吧,這是房車,房車,可以睡覺的車,可以吃飯的車,像房子一樣,這樣一輛車的錢,把我們村都賣掉了,都買不到這輛車,小山告訴我的……”

那個村民看起來三四十歲的模樣,卻是和小山原本是同學,小時候的關係也不錯,此時王菊一把拉扯住那人的手腕,不住的問他。

“小五,小五,你說小山回來了,坐這輛車回來的?他現在在哪裏,在家嗎?”

王菊拉扯小五的手的時候,渾身都在發抖,聲音都變了,一張臉上滿是期待和不敢置信。

哪怕那麼多人都告訴她小山回來了,但是她心底還是以爲別人騙自己,可是別人再怎麼騙自己,誰也沒有本事弄出這樣一輛她見都沒見過的車在村裏。

“不在家,他中午在族長家吃飯後,然後領着貴客去野狼谷了,說不定要在那邊住一晚上,你在家等着,他們明早就會下山的……”

小五笑呵呵的說着話,告訴王菊回家去,明天上午就可以去野狼谷。

“怎麼這個時候去野狼谷?我下山的時候遠遠都聽到狼叫聲了,野狼谷的狼最多,比他們小時候還多,這孩子,怎麼就不知道厲害了?晚上去野狼谷,這,這……”

王菊急了。

小山這孩子還以爲野狼谷像他小時候那樣,小孩可以隨便玩?

這些年大白天有人都說在野狼谷能看到野狼,就更不要說晚上了,晚上這村裏人都會鎖上院子門,在家裏老實的帶呆着,誰也不願意出去。

就是因爲這邊有狼呀!

這孩子,這孩子……

說到這裏,王菊都要哭了,甚至都埋怨起族長來,小山十多年沒回家,不知道野狼谷的情況,這族長一直在家,爲啥不告訴他野狼谷情況。

這太陽都快下山了,還帶人去野狼谷,他們想被狼吃掉嗎?

一想到這裏,王菊就把後背的揹簍給扔在了地上,然後對着自己家男人就是一頓喊。

“槍,獵槍也帶上,趕緊去看小山,這孩子,怎麼就這麼不懂事?不,是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些年野狼谷鬧騰的多兇,這些野狼都是吃人的……”

王菊一邊說這話,氣的都要破口大罵!

他男人此時聽到這些心裏也慌神了,真的回去拿獵槍,而那小五本來想看這房車,可此時心底也有些慌了,就像小菊說的那樣。

野狼谷這些年真的不太平了,小山帶着人晚上在那邊露營,實在是太危險了,真的會出事的。

小山是自己同學中唯一考上大學走出去的男人,他還帶了那麼多貴客回老家,他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那麼他們後悔都來不及。

“王嬸子,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有也獵槍……”

小五這邊也趕緊回去拿獵槍,而又在村裏喊了以前和小山在一起讀書的二個男人,此時五個人急匆匆的往野狼谷那邊趕去。

他們走的很急,即便這樣他們還沒趕到野狼谷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了大地。

天也徹底的黑下來。

大山裏的夜晚和城市裏不一樣。

城市裏這個時候還是燈紅酒綠,人頭涌動的,但是在這個大山裏面,此時只有黑壓的大山,然後連個燈光都沒有,還有到處讓人心慌的夜鳥的叫聲。

還有各種怪異的野獸的叫聲,聽着人都覺得毛骨悚然。

幾個人在走夜路,領頭的小五頭上帶着一個探照燈模樣的帽子,然後後面幾個人跟着他的身影不住的往前走,他們腳步踩在地上沙沙的響。

“快點,應該快了,爬過這座山,就能看到野狼谷了,就能看到小山了……”

王菊的聲音裏都透着一股子喜悅。

只要能看到兒子,再累再苦,她也會高興不已,可是他這句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嗷嗷的一聲狼叫,讓前面領路的小五,一下子停下了腳步,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不好了,咱們遇到狼羣了,在那邊,聲音是從那邊傳過來的……”

小五的手指向正前方,而在那邊正是野狼谷的方向。

在大山裏,到了夜晚那就是野獸的天下,沒有人會晚上上山,更沒有人會冒險晚上在這山裏露營。


“小山,小山,那羣狼是從野狼谷下來的,怕是,小山,小山……”

王菊的聲音都在打哆嗦。 狼羣的方向就是在野狼谷。

他們此時距離野狼谷也不過十多里路,聽着這狼羣的嚎叫聲音,距離的位置怕也是在野狼谷那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