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院子,秦陽就看到鹿的背影,它直立着站在院子裏,一蹄子拿着朵花,一片片花瓣散落腳下,頗有美感。

不對,那是他剛種的小花圃!

秦陽在前兩天,剛從花店買了花,在院子裏種下一個小花圃,鹿手裏的花,自然就是花圃裏的。

而且看一地的花瓣,秦陽就知道完了,花圃肯定被摘完了。

“汰!死鹿,你在做什麼?”秦陽大吼,迅猛的竄出。

鹿反應很迅速,立刻就轉身,眼睛瞪大,盯住秦陽。

“死鹿,剛回來就把我的花圃給破壞了,你搞什麼呢?”秦陽看着一臉癡呆的鹿,心道被我抓住了吧。


鹿很快在地上寫到:我這是擔心你,用摘花瓣來判斷你是否活着。

秦陽一愣,果然……這死鹿是在擔心他嗎?

“所以你就摘了花圃的花,但也不至於把花全給摘完吧?”秦陽看着光禿禿的花圃,居然一朵沒剩下。

鹿解釋:那是因爲每朵花最後一片花瓣都預示你死了,爲了續命,只能接着下一朵。

秦陽呆住,他的命就這麼不好?

他給鹿科普:“以後不要相信這種爛七八糟的東西,要科學。”

“而且不要破話花花草草,你看好好的花圃,就剩下一朵。”秦陽指着鹿手裏的花道。

鹿張嘴,將花塞進去,花杆一扔,表示一朵都沒了。

這一幕看的秦陽牙疼,你當是吃小菜呢?一口一朵花!

最後,秦陽不計較這件事,帶着鹿返回了家裏。

一進門,就滿臉神祕道:“死鹿,那蓮子有沒有從大黑鹿那裏要回來,可別是被它全給順走了。”

他很擔心大黑鹿的鹿品,滿嘴胡話,沒一個字是真的。

鹿咧着嘴笑,表示還好它死皮賴臉,不然還真有可能被大黑鹿全給順走。

它從毛裏順出蓮子,足足有八顆!

那蓮蓬長得蠻大,蓮子蠻多,大黑鹿扒拉下一半,鹿死皮賴臉問的時候,大黑鹿表示,這次太過於危險,所以得先讓它吃個飽。

結果,大黑鹿連着吃了四五顆,立刻就沒效果了,當即將剩下的蓮子全給了鹿,找地方去消化了。

最後大黑鹿還表示,看鹿很有天賦,給它幾天考慮時間,可以跟着它去闖蕩江湖,行俠仗義。

“它真是這麼說的?”秦陽好奇問。

鹿點頭,確實是準備帶它去行俠仗義。行俠仗義這四個咬得特別重,表示這就是大黑鹿的原話。

秦陽面色古怪起來,大黑鹿那樣子,怕是要去偷雞摸狗,真要帶走死鹿,可別死鹿給帶壞了。

“你什麼想法?”秦陽問。

大黑鹿實力不錯,距離金丹只有一步之遙,這次吃下蓮子實力定然大增,跟着它,鹿自有機緣。

鹿寫到:先考慮幾天。

接下來,二人看向蓮子。

每一顆都是晶瑩剔透,華光流轉,像是青翠的玉石,明亮柔順,光看一眼就知道不凡。

這是大祕境的產物,更有蟬王這樣的原生獸。這蓮子定然有着奇效。

“別急,咱們勞累一天,狀態不好。休息一晚,養好狀態再使用。”秦陽開口。

他很想現在就試試蓮子的效果,但忍住了心急。明天早上伴隨紫霞修煉,效果定然更好。

鹿點頭,贊同他的說法。

最後秦陽收好蓮子,返回了房間直接躺下。

他沒有擔心蟬王從王屋山跑出來,首先是王屋山離着這邊有些距離呢,還有就是,影腿等人定然不會放過它。

估計等呈家的後手和有關部門到了,那蟬王沒有逃脫的機會。

一夜平安,隱約間,有王屋山那邊傳來的響動,但太遠了,伴隨着夜間的微風溜走。

第二天,秦陽起了大早,精神恢復,識海中的火焰再次洶涌燃燒。

鹿同樣起來的很早,很激動,蓮子的效果讓它蠻期待的。一人一鹿窗口坐等,背影居然頗有些形影不離。

終於,第一縷陽光初升,秦陽立刻催促。

鹿也很激動,當即掏出兩顆蓮子,催動神祕力量,絲絲白霧從蓮子上散發出來。

天邊,紫霞開始浮現,紫霞香霧隔氛塵,萬般修煉終成神。


秦陽當即盤坐運轉呼吸法,一層淡淡的紫霞在他身上浮現,順着皮膚進入體內,強化四經百穴。

蓮子上,白霧升騰,順着進入秦陽體內,化作能量,涌入他的識海。

識海中的火焰升騰,吸收那屢屢霧氣,體積開始變大,火焰更加明亮。

一股淡淡的膨脹感傳來,秦陽感覺身體中有一道枷鎖,封閉了他的力量,讓他頗爲不自在。

枷鎖很強大,隨着修煉蓮子霧氣進入體內,竟然是越來越明顯。那是一條條鐵鏈,困住他的身體。

欲要掙脫,可是根本無從下手,那鐵鏈異常強大。

紫霞退落,天邊光芒大盛,大日初升。識海中的火焰也不再吸收霧氣,明顯是到了飽和。

秦陽睜眼,看向一邊,地上有四顆蓮子,光華暗淡,枯萎乾癟,顯然是使用過了。

鹿呼出一口氣,渾身居然有光澤一閃,它睜眼,彷彿能發光,氣勢頗有變化。

“有什麼變化?”秦陽問。

鹿在地上寫:突破了,伐髓中期。

隨即,它又表示道,若非蓮子的效果達到了飽和,它還可以突破,伐髓後期也不是問題。

秦陽向鹿提出了他剛纔遇到的問題,那鎖鏈捆着他全身,異常強大,且有一部分還沒有顯現出來。

鹿站起來繞着他轉圈,最後摸了摸秦陽的手臂,帶着驚訝點了點頭。

它寫到:好傢伙,只要鐵鏈全部顯現,會有一個關鍵點,便可以從點一舉突破。你快要突破伐髓了!

“有多快?”秦陽問。帶起驚喜之色,祕境一戰,讓他更渴望實力。

鹿表示:半月內可以成爲伐髓,若是機緣不斷,半年可成金丹。

秦陽聽後卻是一皺眉,思索一陣開口:“半年?時間太久了,還得半年才能力抗蟬王。”

鹿很激動,蹄子都快踢到秦陽臉上了。

它瘋狂的表示:嚴重懷疑你在秀天賦,要知道,尋常人幾十年才能成爲金丹,類似蟬王這種祕境生物,也至少在地下修煉過十多年!

鹿把蹄子兩邊一攤:你半年就可以做到,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秦陽稍微有點臉紅,原來大家修煉都這麼慢,他嫌棄修煉時間長,確實有作秀的嫌疑。

但是,王屋山的蟬王,各大家族的底蘊,神祕的古武者,都讓他心裏不安。

這麼多強大的勢力,他根本做不到自保啊!

必須想辦法快速提升實力!

他眼中光芒一閃,堅定了信念:“死鹿,我心神恍惚,彷彿有大危機。你還知道什麼增加實力的手段嗎?”

他旁側敲擊的問,不再提修煉速度的事情,但還是用心神恍惚這個藉口發問。

鹿斜眯了他一眼,指了下秦陽的房間,寫到:七星築基決!

秦陽一愣,想起來了,是從另一個世界獲得的功法,因爲沒有後序功法,所以一直都在房間裏放着。

這功法可以修煉,但是修煉之後,必須得有後序功法,不然還得改修,相當於重新修煉。

鹿告訴他,修仙體系和肉身體系可以同時修煉,雙倍的力量自然更加強大。但是需要消耗的經歷成倍提升。

秦陽思索一番,若是無門道提升實力,七星築基決將會是唯一的辦法。半年太久,他可等不了。


之後,鹿將蹄子邊的四顆完整蓮子遞給秦陽,意思是隨你處置。

他倆已經吸收到了飽和,自然無效,這蓮子的效果,說起來更適合一個族羣進化,而非是一人。

秦陽看着四顆蓮子,想到了胖子,胖子只吃過一顆普通的覺醒果實,這蓮子效果對他很大。

“也不知道胖子怎麼樣,讓他提前跑出來了,應該沒事。”

他拿起電話聯繫胖子。手機傳來鈴聲“雪花飄飄,北風蕭蕭……”

秦陽偷笑,這肯定是胖子新換的鈴聲,五大三粗的胖子,居然是個悲情派的。

電話響了幾聲,接通了,胖子沒有絲毫問題,並且在談及中,還表示他一直有關注直播。

“陽哥啊,你實在是太帥了,化身鹿力大仙,一劍劈一人,千里不留形。”胖各在那邊滔滔不絕的講述。

秦陽一愣,鹿力大仙?這個外號有點詭異啊,希望他以後不會遇到一隻拿棍子的猴兒。


“陽哥,後來直播中斷了,那麼多骨獸,你受傷沒有?”胖子問道。

小發的直播斷的有點早,骨獸出來的時候就斷掉了,外界現在都不知道祕境內有蟬王這麼恐怖的存在。

“我問題不大,區區骨獸傷不到我。”秦陽簡單道,接着神祕道:“胖子,你來我家,我有個驚喜給你。”

“嘿!我馬上過去。”胖子樂了,在那邊頗有些激動,知道秦陽肯定給他帶了特產。

掛斷電話,不久之後,胖子就來了。

他是開車來的,騷紅色越野車被他開的飛快,一個側方位飄逸,十分順溜的從門外直接停在院子裏。


秦陽看得傻眼,胖子這技術真的是開車能開出來的?確定沒有專業培訓?

胖乎乎的一個團從車上下來,走進了,才發現胖子最近有些結實了,肚子都小了很多。

也難怪,這幾天要麼受驚嚇,要麼就是漫山遍野的跑,精壯些也符合。

“陽哥,我要不要先找你要個簽名,鹿力大仙現在可是火爆了。”胖子下車率先開口問這個。

“別這麼說,你也很火。”秦陽如是答道。

胖子臉色垮了,這事情過不去是吧?

帶着胖子來到家裏,仔細的掃視一圈胖子的變化,發現胖子身後的尾巴有些變得壯碩了。

接着,他掏出一顆翠綠如玉的蓮子,遞給胖子。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