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請我進炎盟?我看不必了,我已經有夜盟了!”

夜無悔搖了搖頭,進入炎盟固然是一種榮耀,但是夜無悔卻沒有進入其中的想法。

進入炎盟必然受制於人,哪有當夜盟盟主來的自由?更何況,夜無悔的目標乃是將夜盟發展成炎盟那樣強大的勢力,所以自然不會接受這邀請。

“我沒有聽錯吧,武悔拒絕了炎盟的邀請?”

“我看着武悔空有實力,對內門之中的勢力以及炎盟根本就不瞭解!”

“炎盟可是炎宗內門的神話,炎盟內的十大高手,各個都是武宗九階巔峯的實力,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有着和陽盟,俠盟,劍盟盟主一戰的實力!”

炎盟在炎宗內門弟子之中的地位神聖不可侵犯,當夜無悔拒絕了薛劍的邀請之後。頓時引起了周圍衆人的震動,不少人都對夜無悔嗤之以鼻。

“夜盟? 等你離婚來娶你 ?加入我炎盟之後,絕對不會比當夜盟的盟主來的差!”


薛劍見到夜無悔拒絕,微微皺眉,隨即跟着說道,他還沒有放棄夜無悔。

說實話夜無悔的實力放到炎盟之中,就算無法擠近前十,也能夠在前三十佔據一席之地。

進入夜盟之後,在內門之中的地位也會隨之飆升。遠遠要比一個小勢力的盟主來的好。

在薛劍的眼中,憑藉夜無悔的實力,將夜盟發展成三級勢力或許不難,但是要將夜盟發展成四級勢力就很困難。

要發展成四級勢力,不僅僅盟主的實力要強,而且還要下面的成員也有足夠的實力,不然的話,盟主實力再強也無濟於事。

更何況,想要發展成三級勢力也是需要時間的。按照薛劍的估計,起碼要兩年的時間,而發展成四級勢力,甚至可能要五年六年,還不如加入炎盟來的直接。

“其實加入什麼勢力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不過我還是喜歡呆在夜盟的感覺!”

夜無悔最後說了句,微笑着看了眼薛劍,隨後便轉身離開,也不管薛劍是否已經說完。

“這傢伙!”

看着夜無悔走遠,薛劍的臉上不由變得尷尬了起來。身爲炎盟十大高手之一,放眼整個內門,薛劍也是前十五的存在,夜無悔居然敢對他如此無禮。

不過薛劍倒是坦然,淡淡的笑了笑,隨後也跟着轉身,很快離開了比鬥場,朝炎盟總部走去。

比鬥場的某個角落。

“副盟主,我們還要邀請這武悔麼?”

一名身穿着黃色長袍,在其胸口繡有一輪烈日的青年對其身邊的另外一人說道。

“他連炎盟的邀請都不接受,更不要說我們陽盟了!走吧!或許這未必是一件壞事!”

這名青年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笑意,他身上的衣着和他身邊的這名青年一樣,證明他們兩人都是陽盟的人。

陽盟見到夜無悔拒絕了炎盟的邀請,也放棄了邀請夜無悔的打算。

本身夜無悔這樣的天才人物,任何一個勢力都想把他挖過來。不過既然夜無悔不加入炎盟,也就不會加入陽盟,俠盟,劍盟。

對於陽盟來說,他們最大的敵人還是劍盟和俠盟,與炎盟根本就沒有可比性。所以只要夜無悔不加入劍盟和俠盟,陽盟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林能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哪還有臉面繼續呆在比鬥場之中?早就在林盟等人的跟隨之下離開了。

可以肯定的是,林盟之後必然會沉寂很長的一段時間,這一次林能的戰敗,對林盟的打擊可謂是巨大的。

夜無悔的目光在比鬥場剩餘的這些人身上一掃而過,最終落在了那藏青色衣服的女子身上,也就是譚晴。

“怎麼樣?現在有興趣加入炎盟!”

夜無悔笑着看着譚晴對其問道,夜無悔自問今日的表現足以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武宗九階的實力,在炎宗內門之中雖然不說是獨一無二,但是也絕對不超過三位數。

而且夜無悔可不是普通的武宗九階強者。今日和林能的戰鬥之中,至始至終也無悔都沒有用劍。

內門之中敢空手對付持劍的林能的,絕對不會超過二十人,夜無悔就是其中之一。

“沒想到,確實沒有想到,沒有想到你居然達到了武宗九階的實力,還能夠擊敗林能,更沒想到的是你居然沒有用劍就擊敗了林能!”

如果是夜無悔用劍擊敗林能,譚晴還不回覺得有什麼,只是覺得夜無悔的實力不弱,但是僅僅只侷限於不弱而已。

但是現在夜無悔沒有用劍就擊敗了林能,這就是另外一個概念了,證明夜無悔的實力還有所保留,要比他展現出的更強。

“雖然我對內門之中的情況不瞭解,但是我確定,我擊不敗的人絕對不超過雙手之數!”

夜無悔淡笑着說道,這話聽起來似乎是很狂妄。他擊不敗的人不超過雙手之數,這也就是說,他自認爲自己的實力在內門乃是前十的。

或許在衆人看來,夜無悔躋身內門前五十不是什麼問題,但是前十似乎是有些誇張了,畢竟內門之中的高手也是大有人在的。

“你很自信,但是即使如此,你未必能夠讓夜盟成爲和炎盟相抗的勢力!”


譚晴說着的同時搖了搖頭,夜無悔有資格說這話,畢竟今日他是大贏家。但是說到將夜盟發展成和炎盟一樣的勢力,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炎盟能夠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可不是一代人的功勞,前前後後炎盟一共換了四位盟主,前三位盟主都已經離開了炎宗,而現任炎盟的盟主更加是內門第一強者。

“我有這個自信,不過我不奢求你能夠相信我,我承諾,一年之內將夜盟發展成四級勢力,三年之內將夜盟發展成五級勢力,若是在這期間沒有達到目標你隨時可以走,怎麼樣?”

若是別人,要麼不加入夜盟,要是加入了夜盟那麼就要和夜盟共存亡,絕對是不允許離開夜盟的。

不過,譚晴不是一般的人,他乃是五階煉藥師,而且是內門之中排名前五的煉藥師,他的價值遠遠在其他人之上。

所以夜無悔給予他這個特權,允許譚晴退出夜盟,而這個做法也是譚晴最能夠接受的。

“好,你說服了我,我就暫時答應你加入夜盟,但是如果哪一天我要離開,你決不能攔我!”

譚晴笑了笑,夜無悔的這個說法完全沒有約束譚晴,這在其他勢力當中是不可能享受到的待遇,所以譚晴在思索一番之後,便答應了夜無悔的邀請。


“好,現在就隨我前往夜盟,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煩你!”

得到譚晴的認可之後,夜無悔立刻對譚晴說道,夜無悔可沒忘了,王龍現在還在重傷之中,有了譚晴的醫治,王龍應該很快能夠恢復過來。 夜盟府邸之內,夜無悔領着譚晴便進入到了王龍的房間之中。


譚晴爲王龍檢查着傷勢,許久之後,才緩緩的對夜無悔幾人說道。

“傷的不輕,半月的治療之後應該可以下地走路,一個月之後就能夠恢復實力了!”

王龍身上不僅僅有外傷,還有內傷,但是這些傷勢並非致命的。 神兵奶爸 ,想要恢復過來並不困難。

“如此就好!”

聽到譚晴的話,夜無悔點了點頭,而王龍這個時候也放下了心來。

“盟主,我有事情和你談!”

王龍的事情解決,千曉聲走到夜無悔的身邊小聲的對夜無悔說道。跟着夜無悔點了點頭,和千曉聲兩個人走出了房間,來到了院子之中的角落。

“盟主,這一次你和林能的比鬥已經令夜盟名聲大震,現在正是招人的好時機!”

千曉聲對夜無悔提醒道,這一點,夜無悔自然是知道。

招人這件事情肯定不用夜無悔親自動手,王龍現在的傷勢也不能夠下牀,至於譚晴在夜盟的身份特殊,自然不會讓去幹這種事情。

所以最終前去招人的任務落到了王虎和千曉聲兩人的身上。

“這件事情你和王虎去辦即可,不過有一點,我夜盟不招垃圾。內門新人當中,實力低於武宗八階的不要,老人之中,沒有武宗層次的不要!”

內門之中的老人年齡大部分都高於二十歲,若是高於二十歲還沒有達到武宗,那就證明其天賦不怎麼樣!

雖然有少數人是在二十多歲才發力,短時間之內突飛猛進,這樣的人雖然有,但是隻是個別。找出這樣的人也需要眼力,夜盟沒有必要做如此多此一舉的事情。

至於新人當中,年齡不到二十歲,實力達到武師八階以上,也就證明他有機會能夠在二十歲之前突破到武宗層次,所以這樣的人也可以招收進入到夜盟之中。

“這一次招人,人數儘量控制在八十人之內!”

夜無悔跟着對其補上了一句,夜盟將來要發展成能夠和炎盟比肩的勢力,在其模式上必須要像炎盟學習。

炎盟之中的成員一共不過一百人,所以夜無悔也打算這樣子,對於第一次大規模招收,不宜太多,儘量控制在八十名之內。

“放心吧,這種事情交給我!”

千曉聲嘿嘿一笑,直接將這件事情攬了下來。千曉聲的個人實力或許只能夠算是一般,但是這種事情交給他去辦,夜無悔放一百個心。

“對了,從比鬥場那裏贏了三千火元,都交給你,當做夜盟的儲備資產吧!”

千曉聲很大方的說道,若是別人得到了這三千火元,絕對會佔爲己有,畢竟三千火元可是一筆龐大的數目。

不過對於千曉聲來說,他從來也就不缺少火元,自己留個幾百已經差不多夠用了,沒必要留着三千這麼龐大的數目。

“留在你那裏吧,今後夜盟儲備火元全部由你來管理,需要的時候我會向你拿!”

夜無悔笑了笑,千曉聲要將贏來的火元上交,作爲夜盟的儲備,這一點夜無悔當然不會反對。更加不會跟千曉聲客氣,畢竟這些火元都是贏來的。

不過,夜無悔讓千曉聲留着這些火元,也表現出他對千曉聲的信任,今後千曉聲就是夜盟的金庫,以後若是有需要火元的時候,夜無悔隨時都可以問千曉聲拿。

“那也行!”

千曉聲應了一聲之後,便跟着去完成夜無悔下達的任務了,當然在他離開夜盟的時候還叫上了王虎,有王虎搭把手,千曉聲也能夠輕鬆一點。

至於夜無悔,則是一個人靜靜的走出了夜盟,前往了焚天谷。夜無悔還從來沒有進入焚天谷修煉過,不知道焚天谷之中修煉的效果如何。

王龍有着譚晴的照料,想必不會發生什麼事情,招收成員一事也有千曉聲負責,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所以夜無悔才放心的離開。

焚天谷內,焚天湖邊上。

夜無悔進入了其中一幢環形大樓之中,進入之後,夜無悔沒有在一樓之中停留,直接進入到了二樓之內。

一樓是公用的修煉室,在一樓修煉一天需要消耗一火元,但是在二樓修煉,一天需要二火元,對於那些缺少火元的人來講,自然是選擇一樓修煉,但是對於夜無悔來說,他不缺火元,自然是選擇二樓。

因爲二樓擁有獨立的修煉室,在修煉的時候也能夠靜下心來避免外人的干擾。

在一樓的修煉室門口,擁有一快石板,在上面用當初夜無悔報名時候得到的木牌一刷之後,自動扣除了一火元,跟着夜無悔便進入到了其中。

到了二樓之後,每一個修煉室的門口都擁有這樣一塊石碑,需要再次在上面用木牌刷一次,再次扣除一火元,才能夠進入到修煉室之中。

所以進入到二樓的修煉室一共需要消耗二火元。夜無悔不在乎這點火元,做完了這一切,直接進入了其中一個修煉室之中。

這個修煉室並不大,一共差不多四十平方米,足夠夜無悔活動,甚至能夠能夠在其中修煉武技,這個可是在一樓公用的修煉室無法享受到的待遇。

夜無悔在修煉室的中央坐了下來,隨後靜下心來開始修煉。周圍的空氣溫熱,充斥着一種蓬勃的能量,夜無悔不斷的從外界吸收這些能量,努力將他們轉變爲自己的魂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無悔一坐便是三日的時間,三日之後第一次張開了眼睛。

“這裏的修煉效果倒是不錯,比在外面要好多了!”

夜無悔淡淡的笑了笑,不過對於這種枯燥的修煉,夜無悔一向都不喜,甚至夜無悔擁有如今的修爲都不是枯燥的修煉得來的。

在夜無悔納戒之中的玄冥白玉內,儲存着大量的魂力,這些魂力至少能夠支撐夜無悔達到武帝的層次。不過夜無悔現在的身體強度實在是太弱了,根本支撐不了如此強大的能量。

“對了,我之前怎麼沒有想到!”

夜無悔腦海之中突然靈光一現,他來內門是幹什麼?是爲了馴服焚天炎的,但是除了訓練焚天炎之外,夜無悔還有一個同樣重要的目的,那就是提升自己的修爲。

炎宗之內擁有大量的資源,爲何自己不好好利用?在炎宗之內的武技閣之中,可以使用火元兌換武技,夜無悔完全可以從中去挑選一卷關於提升自己身體強度的武技,當自己的身體強度足夠強的時候,在利用玄冥白玉之中的魂力提升自己的修爲。

這麼淺顯易懂的道理,夜無悔當初怎麼沒有想到?夜無悔一拍自己的腦門,當即從地上站了起來,朝修煉室之外走去。

武技閣一共分爲四層

第一層之中乃是黃級層次的各種武技,其中包括拳法,腿法,掌法以及各種劍法,刀法,槍法等。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