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沒有摔壞!”

烈禹後怕的拍了拍胸口,同時望向了那倒地的神龍。此刻神龍已經生機全無了,整具屍體已經變色,可能是能量全部被抽空的原因吧,看起來有些悲涼。

“小傢伙,以後你就跟着我吧!”

嘆了口氣,烈禹對着這枚龍蛋喃呢道。走向神龍的屍體前,烈禹由衷的向他鞠了一躬,神龍剛剛做的的一切讓他有些佩服。

兩天之後,烈禹走到了一處綠蔭的森林邊緣。


看到這蔥綠的樹木,和滿是生機的雜草和荊棘,烈禹不由得鬆了口氣。終於走出了那個地方!

烈禹兩天前開始往一個方向走去,走了兩天時間,才走出了那寸草不生的地方。見到熟悉的森林,烈禹感到無比的親切。

“也不知道如月他們怎麼樣了,知道自己被帶走,有沒有擔心我,恐怕都知道我已經成了神龍的糞便吧?”烈禹面帶笑意的想着。

這片森林也不知道在這蠻荒之地的什麼地方,自己倒是要怎麼找回原路呢?烈禹站在邊緣不禁無奈的想到。 一望無際的森林中有些寂靜,烈禹也不知道往那個方向才能回到當初的地方。

仙齋鬼話 ,烈禹索性停了下來,找了一個地方盤坐了起來。

神龍不僅給那枚龍蛋灌輸了能量,就連烈禹也沾了光,讓他的修爲從先天皇者前期提升到了先天皇者中期巔峯。而且體內所留下的那顆金珠,烈禹也能感覺到其蘊含的能量,似乎是由神龍的能量凝聚成的吧。不過爲什麼要凝聚成一顆金珠,而不是直接讓自己的修爲大漲,這個烈禹也弄不清楚。

不在去管金珠的問題了,烈禹在身體十丈外,佈下了一個小型陣法,完成後,便進入到了修煉狀態。足足提升了一個等級,這讓烈禹有些狂喜,不過因爲是外界的能量,所以烈禹雖然提升了修爲,但實力去沒提高多少。而且由於這些能量並不是靠烈禹自身修煉而成的,所以有些騷動,幸虧烈禹這兩天全速趕路,那些騷動也就穩定了許多。

隨着烈禹不斷的控制着體內的元氣,那些騷動的能量穩定了下來,烈禹除了控制這些能量與體內的元氣結合外,一邊試着衝擊瓶頸。既然已經達到了先天皇者中期巔峯了,那麼剩下的就是突破了,只要境界上突破了皇者後期,那麼實力也就能夠真的突破了。

兩天後,烈禹從修煉中醒來,微微嘆了一口氣“看來這瓶頸也不是那麼好突破的!”

不過烈禹也沒有沮喪,想要突破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玄雨這麼好的天賦,達到瓶頸那麼久也是好幾個月才突破的,自己能夠從皇者前期突破到皇者中期巔峯,已經是一件讓許多武者眼紅的事了。

要是別的武者聽到烈禹的抱怨,說不定會破口大罵了起來。見過變態的,可也沒見過這麼變態的,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連續突破兩個等級。要知道平常武者要想在這個境界突破一個瓶頸,沒有個幾年時間是不行的。

“唔,這次全靠神龍,纔能有這麼快的突破!”烈禹欣喜的道,要不是神龍給他灌輸了這麼多能量,要想再有突破,恐怕也要花不少的時間。

www⊕ тTk дn⊕ ¢O

感慨一番後,烈禹心中一動,便從空間戒指裏面拿出了那枚龍蛋。

放到眼前,這枚龍蛋大約半個腦袋大小,渾身金燦燦的,說不住的顯眼。而那一絲絲純淨的能量隱隱從裏面透出,那些人爲了這枚龍蛋不禁大打出手,三眼魔狼更是爲了龍蛋丟了性命,看來這龍蛋的吸引力果然大啊!

突然感覺到空間戒指有了動靜,烈禹一愣,隨即有些欣喜,剛要開口便停了下來,咂了咂嘴,烈禹當做沒事兒人一般。

“這龍蛋可是珍貴得很啦,你小子運氣也太好了吧!”禹皇的影子從戒指中飄了出來,看着烈禹手中的龍蛋嘖嘖稱奇。

烈禹撇了撇嘴,埋怨道“危險的時候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在危險一過便冒出來了。”


禹皇知道烈禹在說他,不過也的確,在進入死亡森林的時候,禹皇便沒有聲音了,好像消失一般,後來神龍把烈禹帶到了那個荒無人煙之地時,無論烈禹怎麼喊,禹皇就是不出來。

禹皇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解釋道“那時候足足有四名武靈靈者在場,以我目前的狀態跟你溝通,絕對會被發現的。”

烈禹也知道,實力一旦達到武靈後,靈魂也就比先天境界武者的靈魂強大很多,像禹皇這種靈魂狀態的人,肯定會被發現,這樣一來,就真的危險了。

雖然烈禹理解禹皇的苦衷,可心裏就是不爽,拉着臉道“那也不能見死不救吧!”

禹皇嘿嘿一笑,知道自己理虧,索性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而是看着這枚龍蛋道“這神龍倒也夠倒黴的,居然遇上這麼多強者,不過我實在想不通她爲什麼那麼信任你,龍族可一向高傲的很吶,她能夠把這枚龍蛋交在你手中,可算是孤注一擲了!”

說到龍蛋,烈禹興趣也來了,聽到禹皇的分析,點了點頭道“聽她說,這枚龍蛋是龍族的希望,可見每一條神龍都對龍族非常重要。”

“錯!”禹皇搖了搖搖頭,見烈禹一臉疑惑的望着自己,禹皇繼續說道“這神龍雖然說很難生育,但整個神龍一族也應該有許多神龍纔對。但她說這枚龍蛋是龍族的希望,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烈禹也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但又不明白禹皇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便問道“難道…是這枚龍蛋的原因?”

禹皇點了點頭,看着這枚龍蛋說道“你知道其他神龍或者黑龍一族的龍蛋什麼什麼顏色的嗎?黑龍一族的龍蛋無一例外,都是黑色的,而神龍一族的龍蛋是蛋黃色,而這枚龍蛋卻是金黃色!”

這是烈禹第一次見到龍蛋,也不知道龍蛋是什麼顏色的,開始看到這枚龍蛋的時候,烈禹潛意識的便認爲所有的龍蛋都是這個樣子的。現在聽禹皇這麼一說,原來龍蛋居然是這樣的,這麼一來,那這枚龍蛋又是怎麼回事?

知道烈禹在想什麼,禹皇面帶笑意的看着這枚龍蛋,嘖嘖的讚歎道“真想不到你遇上的這頭神龍居然是龍後,這枚龍蛋一定就是新一代的龍皇了。”


“龍後?龍皇?”烈禹奇怪的看了一眼禹皇,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驚訝的問道“你是說,這枚龍蛋是龍皇?”

龍皇!是龍族的領袖,不管是神龍一族還是魔龍一族,都在龍皇的管轄中,可以說,龍皇是龍族的精神支柱。

聽那頭神龍說,上一代龍皇在數千年前就突然消失了,自從龍皇消失之後,魔龍一族便開始造反。難怪神龍說,這枚龍蛋是整個龍族的希望。

“這枚龍蛋是龍皇沒錯了,不過你可以考慮一下把它據爲己有,普通的龍蛋可以讓你修爲暴漲,甚至有可能突破先天尊者也說不一定,而這枚龍蛋應該比普通的龍蛋還要好….”禹皇暗含深意對烈禹眨了眨眼睛。

聽禹皇這樣說,烈禹倒是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搖了搖頭道“雖然這個點子有些誘人,但我做不出來這種事情,況且神龍這麼相信我,又給我這麼多好處,我這樣做,豈不是過河拆橋嗎?”

禹皇被烈禹說的一愣,他實在想不到,對實力滿是渴望的烈禹,居然把眼前這個巨大的誘惑放棄掉。不過話又說回來, 無限之召喚筆記 ?當初自己幫他渡過難關,可後來烈禹卻以身犯險,憑着命來尋找靈草,爲的就是幫助自己恢復靈魂。

禹皇嘆了口氣道“你這樣做是對的,是我太看重眼前的利益了。”

烈禹搖了搖頭,說道“前輩,您沒錯,只是我不想違背諾言而已,我既然答應了神龍,那這枚龍蛋我就要親自的送到神龍島去!”

禹皇有些欣慰的點了點頭,烈禹的作爲讓他很高興。武道途中,艱險,艱難,但卻不能失了本性!

烈禹看了看這枚龍蛋,心想既然這枚龍蛋要幾百年後才能孵化,也就不那麼急着前往神龍島交差了。再說了,自己連神龍島在什麼地方都還不知道呢,況且現在還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等到自己出去了再說吧。

隨即把龍蛋放入了空間戒指中,突然烈禹頓了頓,又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黑色物體出來。

“靈階妖獸內丹!”烈禹喃喃自語道。

想不到這枚讓幾個先天尊者拼死想要奪得的靈階內丹,居然還是落到了自己手裏。烈禹想想便有好笑,幸好自己還沒來得及扔出去,而海如月也來得及時。

感受到後者傳出來的精純能量,烈禹不禁有些心動,這幾個先天尊者爲了這麼一顆內丹居然大打出手。不過現在自己雖然得到了這個東西,但這東西恐怕與那龍蛋一樣,是個燙手山芋。

看來這東西不到自己有實力之前,是不能拿出來的。烈禹沒想過旭日商行,這個大陸最強的商行之一,恐怕也沒見過這樣的內丹吧!以後還是有機會把它與別的武者換吧。

收起了內丹,烈禹把佈下的陣法也撤了,看了看茂密的森林,不禁有些不知所措了。

“這該走哪個方向呢?”

禹皇站在一邊沒有啃聲,不用問也知道他也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忽然禹皇臉色一變,目光超遠處一望,頓時疑惑的道“前方有一頭高階兇獸!這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兇獸。”

烈禹聽到禹皇說前方有兇獸,頓時來了興致。“妖獸我倒見不少,這兇獸我還真沒見過,不過這地方竟然有實力強悍的兇獸,就證明這裏已經離蠻荒之地深處不遠了。”

禹皇點了點頭,憑着他那強悍的靈魂,應該早就知道了。

‘嗷嗚’~

一頭體形龐大,全身全是鱗甲,酷似妖獸中的金鱗獸的怪物散慢的走在森林之中。這是一頭先天皇階的兇獸!

看那雙眼通紅,口中帶有一股難聞的惡臭,它一路走來,那些森林中的樹木盡被它推到。 兇獸!一般沒有多大的智慧,就算是高階的兇獸,也僅僅只能相當於孩童一般的心智。而妖獸不一樣,妖獸達到先天就能與普通成年人的心智所媲美,不少達到尊階的妖獸甚至還能開口說人話,達到靈階後的妖獸甚至還能夠化形。這便是妖獸與兇獸的最大區分了!

這頭兇獸中比較強大的茅菱獸,長的倒似於金鱗獸一般,它拖着長長的尾巴,一路上無聊的甩着,它的尾巴上有着幾十根長長的尖刺,身體呈暗紅色。那碩大的眼睛睜圓,就像是孩童一般。

突然看見前方有着一個奇怪的生物,這頭茅菱獸對這個生物有些陌生,顯然它並不知道這是人類。

覺得這個生物擋住了自己的道路,頓時有些怒意,眼前這個生物在自己的面前是何等的渺小。不屑一顧的輕輕甩動着那滿是尖刺的尾巴,往那個生物一甩。

烈禹嚇了一跳,本來想要攔住這頭兇獸,好看清楚一點兇獸的模樣。不過見那兇獸不屑的用滿是尖刺的尾巴朝自己輕輕甩來,本想要躲避開來,不過烈禹倒是想要試試這頭兇獸的實力,因此躲避過尖刺,徒手抓住了尾巴。

烈禹微微吃了一驚,想不到這兇獸隨手的一擊,居然這麼強大的力量。不過好在自己實力一已經突破了先天皇者中期,這頭兇獸雖然力量強大,但烈禹還是牢牢的抓住了。

這兇獸的鱗甲倒是硬得很!烈禹心中嘀咕道,同時雙手一使力,向一邊猛的甩去。

那茅菱獸被烈禹猛不丁抓住尾巴,又向一旁甩去,頓時爲之一泄,接着身體被拉出五米遠。

對於這頭兇獸的反應,烈禹倒是有些意外,竟然反應這麼慢,到不愧爲兇獸呢!果然是智慧低下的很。

茅菱獸怒了,自己雖然在這片區域沒什麼地位,但也會被這弱小的生物這般**吧。頓時怒吼一聲,微紅的雙眼立刻變爲了血紅色,那嘴巴微張間,一股惡臭向烈禹襲面而來。

烈禹立刻警惕的捂住鼻子,這味道太難聞了。

茅菱獸再次利用它那滿是尖刺的尾巴向烈禹揮來,這一次它可是用盡了全力的,以往它用着尾巴獵殺過不知道多少獵物,它有足夠的信心,可以把這渺小的生物釘成肉刺。

可烈禹讓它失望了,這個時候烈禹不在留手,赤鈺劍握在手中,朝着那甩來的尾巴砍去。這一擊用了烈禹七成的力量!

烈禹讓茅菱獸失望了,但茅菱獸同樣讓烈禹失望了。以往無往不利的赤鈺劍在那茅菱獸的尾巴上僅僅留下一道血痕,只是劃開鱗甲一條口而已。

烈禹隨後立刻退到了數十米之外,這頭茅菱獸的防禦力果然驚人,接着便看到那茅菱獸再次怒吼一聲,朝烈禹衝了過來。巨大的尾巴再次甩來,這次烈禹沒有用劍相抗,剛剛那一次碰撞雖然對自己沒有什麼影響,但虎口有些麻麻的感覺。

轟的一聲後,那尾巴砸下地面,足有半米長的尖刺沒入地面。

烈禹在數米之外訝異的看着這一幕,但緊接着那有些憤怒的茅菱獸顯然看到了烈禹,拖着沒入地面的尖刺,尾巴想烈禹橫掃過來。地面像是被掘起來了一般,地面上的泥土被深深掏出了一個兩米大小的坑。

烈禹翻身騰上空中,一個漂亮的旋轉之後,便落到了那茅菱獸的背上。

嘿~烈禹戲謔的朝着茅菱獸打了一個招呼,顯然後者還沒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它的背上。

茅菱獸的背雖然也有些刺,但並沒有尾巴上面那麼誇張,倒還算得上平坦,因此烈禹站在上面沒有覺得有絲毫的不適。

舉着寬大的赤鈺劍,烈禹大喝一聲,朝着這頭茅菱獸的頭部砍去,既然你的身體這麼強,那腦袋也不會差到哪去吧?

一聲噗嗤的聲音響起,那茅菱獸的頭部鱗甲被敲破,一股鮮紅的粘稠液體順着流了下來。

茅菱獸一聲慘叫,不過它緊接着意識到了這個生物便在自己的背上,但當它捲起尾巴時卻又夠不着,而背上的烈禹又開始了第二輪劈砍了。

噗嗤~

星際之女武神 ,只是吃痛的它,四處亂竄,希望能夠把背上的這個東西甩掉。

烈禹臉上露着笑意,單靠正面攻擊,自己絕對不是它的對手,可是讓你是兇獸呢?

一路上顛簸不斷,烈禹也不知道在這個茅菱獸頭部砍了多少次了,雖然他沒有使用全力,但這頭茅菱獸除了頭部鱗甲被砍得七零八落,鮮血四濺外,並沒有倒下。

這倒奇了!烈禹驚訝的想到,同時毫不留情的往着茅菱獸頭上砍去。

茅菱獸瘋狂的逃竄着,終於在烈禹一擊全力一擊之後,才無力的倒下。

看着雙眼無神,奄奄一息的茅菱獸,烈禹搖了搖頭,覺得這兇獸的防禦力也太強了吧。不再考慮太多,走到這頭龐大的茅菱獸身前,手裏高高的舉着赤鈺劍,劍尖朝下,猛的向下一撮。那茅菱獸無神的雙眼頓時睜圓了起來,最後便毫無聲息了起來,顯然是已經死了。

烈禹刨開茅菱獸腦袋,用手掏了掏,發現並沒有內丹的存在,頓時又走到茅菱獸的身體旁,對着後者的腹部就是一陣猛劃……

半個時辰過後,烈禹無力的靠在一棵大樹下,只覺得解剖這兇獸的身體,比與它大戰一場還要費力。眼睛瞥向了那頭茅菱獸,烈禹不禁咒罵了一聲。

“靠!什麼都沒有。”

烈禹非常鬱悶,這一頭先天兇獸居然連一顆內丹都沒有,本來還打算刨開一具兇獸的屍體,看看裏面的內丹是否和妖獸的內丹一樣,卻發現這頭兇獸居然沒有內丹。

兇獸難道沒有內丹嗎?這個問題烈禹的確不知道,以前他都是接觸一些先天妖獸,此刻第一次見到兇獸,也不知道原來兇獸是沒有內丹的。

兇獸的確沒有內丹,一些冒險隊假如遇到一些實力一般的兇獸時,一般都會把兇獸斬殺後,把其鱗甲拔走,用來製作一些鱗甲什麼的,不過大部分實力較小的冒險小隊見到兇獸後,都會避而遠之。

恢復體力之後,烈禹再度站起身,看了看這個地方,烈禹不禁頭大了起來。剛剛不知不覺的,竟然被這兇獸帶着跑了這麼遠,現在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了。

看來自己只有慢慢的走出去了!烈禹無奈的想到。

雖然這蠻荒之地的兇名他早有耳聞,聽說其神祕絕對不下於萬獸森林。萬獸森林烈禹可是領教過的了,裏面的妖獸非常多,先天尊階的妖獸他都發現有不少。而這蠻荒之地顯然也好不到哪去,自己一進來就遇上了一頭先天皇階的兇獸,真不知道里面還會有多少兇獸等着自己。

提高了警惕的心神,烈禹找準一個方向,便快速的奔去。一路上神識展開,數十里的範圍盡在他的監控之類。不過同樣的,他也被嚇了一跳。這被自己監視着的數十里範圍內,起碼又超過十頭的高階兇獸,至少都是先天皇階以上的,更是有許多實力弱一點的兇獸。

看來這次的真的入了狼穴了!烈禹摸了摸頭上的冷汗,這個時候還能說什麼?只能小心一點了。

要在這個地方生存,沒有一點警覺是不行的。幸好烈禹收斂了自身的氣息,要不然這些腦殘的傢伙說不定也會發現自己。

大概行了半天的距離,這個時候烈禹已經不知道走了長的路了,反正一路上除了繞過一些高級妖獸之外,他都是用天涯行趕路的。

這個時候卻聽到了禹皇的制止聲!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