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你們要不先停一下?”

“咋了?”秦澤皺起眉頭看向了這妹子。

講道理,被這幫妹子破壞了氣氛,秦澤還是有點生氣的。

“樓下來了一萬個人,好像是和這幫傢伙是一夥的。”妹子說道。

“啥?一萬個人?”秦澤驚了一下,趕緊跑向了窗口。

當然,一萬個人是沒有的。


不過看着這陣勢,四五百個人還是有的。

領頭的那人,正是留着大背頭,穿着白西裝一副大哥模樣的周正興。

他的身後跟的全是小弟。

除了一羣秦澤一看就想嘆氣的二筆青年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同樣穿着西裝一臉裝逼的中年人。


看得出來,這幫人也是大佬。

當然,除了這幫大佬,秦澤還明顯地注意到周正興的周圍有那麼幾個氣息略異於常人的傢伙在。

一開始看到這羣人的時候。

秦澤還驚了一下。

我日?

周正興打兒子不至於這麼大陣仗吧?

可稍微想了一下,他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

這貨,不會是朝着我來的吧……

秦澤看了看自己身後。

他身後就跟了三五個正開黑和平精英的網癮少女。

這幫妹子雖說已經強的很變態了。

可畢竟對方的人數這麼多。

真發生衝突能是這幫人的對手嗎?

周才也看到自己老爸帶着一大幫子人過來,他更是是一臉得意。

“小子!你死定了!不只是你!你旁邊的這些女人也都死定了!哈哈哈哈!”

說完還大笑了起來。

還沒等秦澤罵他。

一旁一個暴躁妹子索性把一臺蘋果某系PLUS給硬生生塞進了他的嘴裏。

“切!又落地成盒!垃圾遊戲!不玩了!”

剛剛還在大笑的周才瞬間痛得跪在地上打滾了。

……

很快,周正興就帶着一羣人到了。

秦澤開了門。

周正興一進門就趕緊跑到了自己兒子身邊,一看到自己兒子嘴裏塞着手機滿臉是血的模樣。

他立馬心疼了起來。

“兒子!你怎麼樣!你沒事吧!”

“爸! 豪門契約:女人你別想逃 !你一定要殺了他們!這幫人下手太狠了!”周才捂着已經裂開的嘴大哭道。

“裝什麼,我又沒怎麼下狠手。”秦澤瞥了他一眼說道。

本以爲周正興這貨就算吃了虧也不敢說什麼的。

可沒想到。

這貨這次真男人了一波,朝着秦澤狠狠一瞪。

“姓秦的!你把我兒子傷成這種樣子!說不過去吧!”

“什麼玩意兒?這可是你兒子自己上門找的我的麻煩啊!”秦澤皺起了眉頭。

周正興以前對自己的態度就如同一條聽話的狗,沒想到這狗今天還敢朝自己吠了,連秦先生和大哥都補交了。

緊接着,周正興這貨更是站起了身子,一雙眼睛狠狠地盯着秦澤。

“姓秦的! 超神列兵 !”

只見周正興朝向了身邊的人。

“兄弟們!就是這個狗東西殺了我前任大哥宋道明!今天又傷了我們這麼多兄弟!甚至還把我兒子給打成了這樣!你們說!我們該把他怎麼辦!”

秦澤一聽都驚了。

臥槽?

這傢伙簡直是不要臉啊!

之前幹掉宋道明的事情不也是這傢伙自己提出來的主意嗎?


今天還全給甩鍋到他的身上了?

這傢伙過河拆橋啊!

旁邊的一羣小弟和一幫二筆青年們都大聲喊着。

“殺了他!給前任老大報仇!”

“殺了他!殺了他!”

一幫人說着,還都朝着秦澤這邊圍了過來。

也在此時,周正興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只要這傢伙死了。

那東海市就再也沒人能奈何得了我了! 講道理秦澤還是比較生氣的

雖說早就知道這幫狗屁混混不講道義。

可特麼這才過了幾天啊,周正興這貨竟然就反水要幹自己了。

你特麼這麼快的嗎!

要是這傢伙只有一個人,秦澤鐵定就上去給他來個黑虎碎蛋教他做人了。

只可惜來的人有點多,看着還比較難對付。

秦澤嚥了口唾沫。

還在做着心裏安慰。

這絕對不是我怕了,只是現在是文明社會,能講道理還是要儘量講道理的。

他朝着這幫喊着要殺了他的混混尷尬地笑了笑:“年輕人聲音很大嘛!很好!很有精神!”

和這幫人說完還朝着周正興笑了笑:“那個,老周啊,今天的事情要不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當它沒發生過吧!對了我一會兒還有點事情,今天就先失陪了……”

秦澤說着趕緊拉着一旁的呂小萱灰溜溜地想要逃走。


只是,有備而來的周正興今天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讓這小子跑了呢?

他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爲了殺了秦澤,永除後患!

他使了個眼色,身邊的二五仔們就都圍了上來。

“你們幹嘛呀……”秦澤退後了兩步。

“小子,老子想弄死你已經很久了!”周正興狠狠說道,“雖說我能有現在的地位和你有說不清的關係,可你覺得老子會一直願意待在你的手底下嗎!今天!只要你死了!那整個東海就再沒人敢動我了!”

看着自己老爹變得這麼硬氣,另一邊嘴已經被撕開了一個口子的周才也很激動。

“對!老爸!就是這種氣勢!我們今天一定要弄死他!不過旁邊那幾個女的都給我留着!”

暴力寵妃 ,可這幫人不給他機會。

一幫二筆青年們立馬就一起朝着他衝了上來。

一看這陣勢,秦澤心裏也清楚。

沒得商量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背水一戰了。

不過也就在秦澤近乎絕望地開了自己金剛不壞的技能準備捱打的時候。

一旁的妹子游戲打完了,轉而拍了拍他的肩膀。

“還要我們幫你嗎?不要的話我們再開一局。”

“你們猜我要不要幫忙?”

秦澤看眼這幫一臉呆萌的妹子都生氣。

這特麼都看不出來的嗎?

老子一個人像是能對付這麼多人的樣子嘛!

看到秦澤這麼難看的表情,這幫妹子更是露出了嫌棄的目光。

“什麼嘛!明明又要自己還又不肯說,一個男人也能這麼傲嬌?真噁心!”

“就是,還要我們猜你心思,你又不是人家小女生,hetui!”

被一幫妹子嘰嘰喳喳說個沒完。

秦澤真想哭了。

這是幫什麼活寶啊!

看看現在的情況好不好!現在是說這話的時候嘛!

“我說美女小姐姐!你們趕緊出手吧!再不出手我怕是要被他們打死了!”秦澤趕緊道。

看到秦澤都這麼懇求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