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老人曾經救過你?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你現在去救他啊,關我什麼事!”原獸雖然不會被地面的其他異變獸捕食,但是它們那可以忽略不計的攻擊力和鮮美可口的嫩肉卻成爲了人類鍾情的捕殺目標,所以說原獸的“安全”僅限於它們動物的世界中,所以說它們是一種最安全同時也是最危險的生物。。

“嘀咕嘀咕。”聽了冒險者的話,小原獸先是低下頭,然後毅然擡起頭,一臉慷慨就義的神情。

“什麼?你用你的身體換取我去救那個老頭?小傢伙,我對肉食可不太感興趣。”冒險者輕笑道。

“嘀咕嘀咕。”小原獸再次叫了起來。

“你知道地球存活的最後一棵樹的地方?這種條件還能有植物生存,開玩笑,小傢伙,下次騙人之前先打好草稿,行不!”冒險者重重的敲了一下小原獸的小腦袋,顯然是不相信。

“嘀咕嘀咕!”顧不得頭上的疼痛,小原獸連忙叫了起來。

“什麼?是植物之源生命樹?你確定沒有騙我!”冒險者沉聲問道。

“嘀咕嘀咕!”小原獸忙不喋地點頭。

“那麼,好吧,我就跟你做這筆交易吧。”冒險者笑道,純潔的小原獸聽了連忙歡樂的給了冒險者一個親吻,年少無知的它哪裏看得出冒險者笑容裏那奸詐的味道,那奸詐的笑容看起來十分眼熟。

冒險者本來就沒打算走的,因爲這個冒險者就是柳風,妖神柳風自然不必理會什麼地面生存法則。他本來只是想逗一逗懷裏的小傢伙的,想不到卻逗出一件希奇的事來,目前這種環境地面竟然能有植物生存?不去見識一下怎麼對得起“好奇心”三個字!

柳風本來就是要管這件閒事,並不是看不過那麼多人欺負一個老頭,弱肉強食的觀念已經深入他的思想,那個老者能讓敵人出動十人圍攻,證明他是一個強者,他既然是強者,就應該依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這就是柳風的想法。柳風之所以想趟一趟這次的渾水,完全是因爲那十個黑衣蒙面的傢伙,柳風從他們身上感覺不到絲毫的生命波動,這一點跟夢寐在夢境中所召喚出來的所謂童子完全相同,當然也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柳風能從那些黑衣蒙面人的身上感覺到生命氣息,這兩種感覺雖然說很矛盾,卻是確實存在的,而且本着不放過任何一絲線索的原則,柳風還是想知道那些黑衣蒙面人是些什麼傢伙,如果真的跟邪魔族有關聯的話,呵呵……

跟小原獸逗樂完了,柳風的注意力又回到戰場去了,看了沒多久,老者就稍微處於下風了,看來敗北只是遲早的事情。


十個黑衣蒙面人的攻擊越來越凌厲,柳風也看清楚了他們手裏的劍並不是鐵製長劍,而是以前在科幻電影中看過的激光劍,之前遠遠看去光的不是劍氣,而是激光發出的光。面對黑衣蒙面人越來越強勁的圍攻,老者也終於顯得有點亂手腳了,看到這裏,柳風身影一動,握手拳心朝天,接着雙手猛的張開,十道指劍碎空出擊,十個黑衣蒙面人手中的激光劍頓時落地。“各位朋友,看你們打着那麼爽,害得我手癢癢了,大家不介意讓我也玩一玩吧。”柳風如鬼影般出現在激鬥場,面帶微笑的說道,說完,他伸出手,一片雪花隨風沾在指尖上,他完全無視眼前的老者和黑衣蒙面人,注視着雪花,雪花在指尖上迅速融化,變成一滴水珠……

無論是老者還是那些黑衣蒙面人都沒想到這風雪交加的地面竟然還會有其他人,神情不約而同的一滯,全部愣在原地。

“朋友是哪個城市的,我們魔械城在這裏辦事,你最好不要插手。”一個黑衣蒙面人用陰沉的聲音怒道,那個聲音就像是金屬摩擦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很不舒服。最讓柳風想不明白的是,那個老者竟然用一種不屑,或者說是藐視的眼神望着他。

“魔械城?沒聽過。”柳風歪頭作苦思狀想了一會,然後故意裝出一副茫然的神情。十城之中最爲臭名昭著的魔械城柳風怎麼會沒聽過呢,傳聞只要你給得起錢,他們什麼事都願意幹。

“你……”那個黑衣蒙面人正要發怒,旁邊的同伴卻把他拉住,冷冷的看了柳風一眼,“朋友,你何必呢?妄自出頭,殺身之禍呀,我給你一個機會,速速離開,我們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這趟混水你淌不起!”雖然這些黑衣蒙面人很努力模仿人類說話的語氣和語調,但是柳風還是聽出來了,他們根本不是人類!

“你聽不懂人話嗎?”柳風反問道。

“好,好,好,很好,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朋友,後會有期,我們走!”後來開口的那個黑衣蒙面人對着柳風獰笑着說了三個好字,說完便帶頭離去,其他九個惡狠狠的瞪了柳風幾眼之後也緊跟而去。

黑衣蒙面人離開後,老者靜靜的站在那裏,既沒上前向柳風道謝,也沒有離去的意思。

“看來是我多事了,以刀皇的驕傲哪會需要別人的援手,打擾刀皇的遊戲,還請見諒。”柳風接觸到老者那異樣的眼神,心中大爲不爽,於是自嘲的笑道。

“你認識我?”老者冷冷的說道。

“沒見過,不過從你的戰鬥方式可以看出你習慣用刀,而且你的修爲證明你不是一個普通人,如果你不是刀皇的話,那就是我看走眼了。”柳風淡淡的說道。

老者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盯着柳風,而且,老者雙目之中全是懷疑,**裸的懷疑。柳風忽然沒由來的感覺到一陣厭惡,自己還真是狗逮耗子,多管閒事啊!柳風冷笑一聲,轉身欲走。看到柳風的動作,那老者微微露出一絲驚詫的神情。

“怎麼,不把苦肉計進行到底了?你這個機械怪物!”老者不齒的說道。

機械怪物?雖然自己已經算不上是一個完整的人類了,但是起碼也是半個妖怪啊,怎麼在這老頭的口裏就變成機械怪物了,這完全是人身攻擊!柳風停住了步伐,但是沒有轉過身去,把一個後背給了老者,淡淡的說道:“苦肉計?你配嗎?如果我真想殺你還需要用苦肉計,笑話!”


“你真不是魔械城的人?”老者雖然還是疑心重重,但是語氣卻緩和了許多。

“哼!是不是與你何干,難道你還想把我留下不成!”

這個冒險者既然敢把後背留給自己,肯定有絕對的信心,這個世界什麼時候出了一個那麼厲害的高手啊,怎麼一點消息都沒聽到。老者看着柳風的背影,腦海裏那是波濤洶涌,好不壯觀。


“對了,要不是看在這個小傢伙的面子上,我才懶得管你是死是活呢,小傢伙,去跟你的恩人一起吧。”柳風順手往後一甩,小原獸立刻倒飛了出去,看來柳風把氣全撒在可憐的小原獸身上了。

“咕咚”一聲,小原獸重重的砸在了冰面上,同時響起了另外一個聲音,“小雪球!”

小雪球沒來得及跟老者敘舊連忙往柳風站立的地方望去,可惜柳風已然電射而去,修長的身影瞬間就消失在夜幕之中了。

“嘀咕嘀咕……”狂暴的風雪瞬間就把小雪球的哀鳴給吞沒了…… “嘀咕嘀咕。”小雪球滿臉笑容的趴在柳風胸前,小嘴不停得啃着柳風的臉,不一會就啃得柳風滿臉的口水。

柳風費了好大勁才把小雪球從臉上拉下來,隨手就是一個暴慄,笑罵道:“在這樣的環境下噴我一臉的口水,你想我戴上冰面具好冷死我啊!”

“嘀咕嘀咕。”小雪球不停的舞動着兩隻毫無殺傷力的小爪子,抗議的叫着。

“看來小雪球十分依賴你啊。”刀皇神情有點尷尬的說道,世界上應該還沒有臉皮厚到把自己的救命恩人一陣冷嘲熱諷後仍然能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的人存在,如果真有這樣的人,那他也已經不算是人了!

“想不到這個小傢伙的鼻子比狗還靈敏,真的是被它打敗了。”柳風淡淡一笑,說道。

“兄弟,我是被氣糊塗了,剛纔的事你真的莫見怪啊,我那是被魔械城的瘋狗搞得神經緊張過度。”刀皇再次向柳風道歉。

“算了,誰沒有火氣旺盛的時候呢,剛纔我也不是跟你對起來了嗎。別人是不打不相識,我們這算是不罵不相識吧,哈哈。”柳風真的有點被刀皇的性格給打敗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就這麼直挺挺的在風雪中跪在了你面前,恐怕有再大的火也會立刻熄滅吧!

“那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刀皇說完,伸手往臉上一扯,頓時整個臉皮都被扯了下來,竟是一張假臉!“我名爲義龍,刀帝城城主,人稱刀皇。”那張有如枯樹皮一般的假臉下面,赫然是濃眉大眼,高鼻闊口,一張四方的國字臉,一眼望去,極有威勢。

柳風心底暗暗喝了聲採:“好一條漢子。”隨即微笑道:“柳風,柳樹的柳,風浪的風。”

義龍聽了柳風的介紹,爽朗的大笑了一聲,“好,柳風兄弟,刀帝城就在前面不遠處,隨我入城好好喝上一杯,如何?”

“刀皇有邀,豈敢不從。”柳風淡淡的笑道。

刀帝城,十大城中綜合實力排名第三,全城居民百分之九十以上全是冒險者,這算是刀帝城的一大特色。

進得城去,之間行人熙來攘往,比起流星城來說要繁華得多,更不是少林城所能比的。入城沒走幾步,突然間聞到一股香氣,那是焦糖、醬油混着熟肉的氣味。柳風雖然不畏風雪寒冷,不吃東西也關係不大,但是聞着這麼濃郁的香氣,還是讓他食慾大震。義龍似乎看透了柳風內心所想,又或者是他自己受不了這肉香的誘惑,他沒帶柳風進城主宮殿,而是直接帶進一間靠近城門的酒樓。

“柳風兄弟,別看這酒樓外觀看起來不怎麼地,這裏的酒菜絕對是一絕,我敢打包票,中華城裏的那些豪華酒樓都比不上這裏!”義龍邊介紹邊大笑着走進酒樓,聽到笑聲的食客只是擡頭望了義龍一眼,便接着幹自己的事去了,似乎完全不把他這個城主放在眼裏。

“刀皇還是直接叫我柳風吧。” 對眼前這不合常理的一幕,柳風臉上雖然還是掛着淡淡的微笑,眼中卻滿是疑惑之情。

柳風眼裏的疑惑義龍這種老江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拉了一張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了下來,笑道:“好吧,不過你也不要再叫我刀皇了,直接叫我義龍吧,這裏的人全部都是這麼叫的,這幫混蛋,連城主也不叫一聲。”頓了頓,義龍似乎是隨口說道:“刀帝城是由冒險者所組成的城市,冒險者都是拿命去玩的人,連生死都不計較了,還會怕你是不是城主嗎?而且,正因爲過着有今天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日子,刀帝城的人比任何一座城的人都要懂得享受,怎麼樣,柳風,有沒興趣加入我們啊,看樣子你也是一個冒險者吧。”

柳風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眼中的疑惑頓時消失。他們兩人剛一坐下,一個性感的金髮女郎立刻跑過來招呼,“尊敬的義龍先生,您似乎有好久沒來了。”看來真如義龍所說,這裏的人完全不把他這個城主當回事。

義龍大笑着拍了拍金髮女郎的翹臀,“我這不是來了嗎,怎麼,我們的娜娜小姐想念我了?”

義龍和金髮女郎說了一陣沒營養的話,金髮女郎便跑開去準備酒菜了。

義龍叫的東西不多,一盤熟牛肉,兩盤烤得焦黃的不知道什麼肉,外加兩大壺酒和六個大碗,看得出義龍是一個不拘小節之人。

酒菜上來之後,義龍揮手示意金髮女郎退下,然後親自動手斟了滿滿的六大碗酒,酒一經流出酒壺,柳風頓感酒氣刺鼻,便知這酒絕對是烈酒。斟好酒,義龍把三碗放在柳風面前,然後說道:“兄弟,我義龍剛纔有眼無珠,衝撞了兄弟,現在以酒謝罪,先乾爲敬!”說完,仰脖子喝乾,一大碗酒立即下肚,再仰脖子,又一個大碗見底,三仰脖子,義龍才滿意的擦了擦嘴脣,這哪是喝酒,完全是在灌酒嘛!

義龍話說到這份上了,柳風不喝都不行了,雖然柳風在望風的“誘惑”下變得有點貪杯,但是他喝的都是好酒,這個“好”自然不是度數有多高,而是靈氣充足,他哪曾如此喝過眼前這種烈酒,而且空腹喝酒最易醉,三大碗下肚,柳風頓時覺得五臟六腑似乎都欲翻轉,臉上頓時一片赤紅。然而柳風畢竟不是凡人之軀,酒一進入身體,內丹立刻分出一絲妖氣把酒精之毒化解,所以他的醉態沒持續多久便恢復了正常,笑道:“好酒,好酒。”

“酒好,菜更好。”柳風的變化義龍盡收眼底,雖然心裏很是奇怪,但卻沒放在心上,更沒有開口詢問。

野犛牛,別名野牛,是一種典型的高寒動物,性極耐寒,也是目前地球唯一的牛族了。犛牛肉堪稱牛肉中的精品,肉質細嫩,入口輕嚼即化。而那烤肉更是花費心思,烤的也是犛牛肉,廚師在牛肉的肌理中本就喂足了調料的鮮香,再滿滿地沾上一層蘸料,肉香、醬香、油香熔於一爐,令人齒頰留香,吃得柳風是不停的豎大拇指。

“嘀……咕,嘀咕……”兩人吃喝得正起勁,突然一陣奇特的音樂響了起來,扭頭一看,卻是滿嘴油膩的小雪球因爲也灌了不少酒的緣故,開始耍起了醉拳。“這隻小傢伙。”柳風笑道。

“小雪球確實十分可愛,不然那時候我也不會出手相助了。”義龍說得可是大實話,要知道冒險者可是一點都不講什麼助人爲樂的。

兩大大壺酒、三大盤肉不到十分鐘就被他們兩人消滅了,酒足肉飽,柳風笑道:“這是我在地球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了,以前吃的簡直是豬食。”

“那還用說,要想浪費錢就去中華城,要想吃好啊,還得來刀帝城!”義龍大笑道,完全沒有注意柳風所說的“在地球”那三個字。

“義龍,你的刀呢?你既然被成爲刀皇,怎麼沒見到你的刀,你不會是用手刀的吧?”刀皇不帶刀,竟然用拳頭跟敵人戰鬥,這一點柳風怎麼也想不明白。

“別說了,說起這個就氣人,要不是魔械城的垃圾用計把我的刀給搞走了,我今天會落得如此狼狽,如果我的霸皇刀在手的話,別說是十個黑靈殺手,就算是二十個也要成爲我的刀下亡魂。”義龍一說起他的刀立刻吹鬍子瞪眼睛的。

“對了,見到你的時候你怎麼喬裝打扮,而且還被那些黑衣蒙面人追殺,不會是義龍你嫖娼沒給錢吧。”柳風打趣道。

“你真想知道?”義龍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眯着眼睛望着柳風,笑着問道。

“如果是你的祕密,我就沒興趣了,如果你是擔心我會惹上麻煩的話,那你就大可放心。”柳風平靜的笑道。

“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義龍眼中精光一閃。

柳風微笑不語。

笑,就是一種默認。

“我怎麼也想不起中華帝國有你這號人物,難道你是從天上蹦下來的高手嗎?”義龍笑道,他不知道自己這打趣之言其實離事實已經很近了。

“也許吧,老天爺做事從來不按規矩出牌的,不是嗎?”柳風淡淡一笑,把身體靠在椅背上。

“你真的想知道?”義龍重複的問道。

“想,但是並不一定要知道。”

“好,你跟我來吧,我帶你去見一個人,我想他也很樂意見到你的。”義龍狡猾的一笑,說道。

“刀皇有請,豈敢不從。”柳風輕笑道。 “這,義龍,你這是演的哪出啊?”柳風看着眼前兩個一模一樣的“義龍”,瞅瞅左邊那個,揉揉眼睛再望望右邊那個,腦筋有點轉不過彎來了,莫非眼前的刀皇是冒牌貨不成。

“柳風,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孿生弟弟,義虎。”左邊的“義龍”看到柳風疑惑的神情,笑了笑,上前幾步拉起柳風的手,做起了介紹,“虎子,這是我的救命恩人,冒險者柳風。”

“你好,謝謝你救了我哥哥。”義虎熱情的上前拉住柳風的手,滿臉感激的說道。

“沒什麼,這是應該的,大家都是冒險者嘛。”柳風被義龍這兩兄弟的熱情搞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沒什麼?柳風,套用地球以前的一句老話: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從火星來的!你知道地面生存法則嗎?地面生存法則第一條:莫管閒事!”義龍大笑着說道。

柳風微微一笑,這些話越說就越不明白了,還是保持沉默的好。

義虎盯着柳風看了好一會,突然莫名其妙的大笑了起來,笑得義龍就像看傻子一樣望着自己的弟弟,“虎子,你沒事吧,別嚇唬哥啊。”

“哥,我沒事。”義虎好容易止住了笑,然後用一種崇拜的眼神望向柳風,語氣無比尊敬的說道:“傳聞劍帝如何神勇,境界如何之高,我以前還有點不太相信,今天一見,我也套用一句地球的古話:古人誠不欺我也!”

“劍帝,虎子,你說柳風是劍帝,至尊劍帝!”這次到義龍腦筋轉不過來了,表情癡呆的問道。

“哥,天下間除了三帝,誰還會在地面多管閒事啊,柳風大人非僧非道,自然是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至尊劍帝了。”義虎笑道。

“看來我這次是自投羅網了。”柳風一臉無奈的說道,這句話等於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義虎眼中的睿智跟頭安定年齡很不相符,這是柳風對義虎的第一印象,所以柳風也沒有掩飾自己的身份,再說了,也沒有這個必要。

“劍帝……唉,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了,反正義龍有眼無珠就是了。”看着柳風那無奈的笑容,義龍也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很不顧形象地朝柳風拜了下去,這就是義龍的性格,真性子!

“義龍,你想折我的壽啊!”柳風哪能讓他跪下,伸手虛託,就阻住義龍的身形,還把他送到了旁邊的沙發上,柔和的妖力壓得義龍再也站不起來,卻又沒有絲毫不適。

“劍帝大人,您出手相助,我卻出言譏諷,我,我真是瞎了眼了,您就受我一拜吧,不然我一輩子都不會安心的。”義龍被柳風的妖力壓得動不了,只能坐在那裏說話,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這一幕絕對會覺得義龍簡直是毫無誠意可言。

“劍帝大人,您就受我哥一拜吧,不然我哥以後就別想睡得着了。”知子莫若父,知兄莫若弟,義龍的脾性,身爲弟弟的義虎是最清楚的了。

“唉,好吧,拜就拜吧,不過不是拜我,而是拜上面把個老傢伙。”柳風指了指天空,嘆息道。

“您的意思是……”義虎聽了柳風的話,眼中精光大盛,義龍不是笨蛋,聞言也是頓時眼中大放異彩。

“如果兩位覺得我高攀不上的話,我就收回剛纔的話吧。”柳風壞笑道。

能跟傳說中的人物至尊劍帝結成異姓兄弟,絕對沒有人會拒絕,當下三人就向天拜了八拜,出於身份,柳風被推爲大哥,不過就算要按年齡算,柳風也是老大。


“對了,義龍,你還沒說爲什麼你會跟那些黑衣蒙面人對上的,還要喬裝打扮。”結拜好後,義龍義虎兩兄弟顯得異常的興奮,義龍完全忘記帶柳風來的目的了。

義龍看了義虎一眼,笑道:“虎子,還是由你來告訴大哥吧。”

義虎點了點頭,說道:“大哥,冒險者除了尋找以前地球遺留下來的東西外,也會接受委託去尋找某些物品或者探尋某個地方,在半年前,有一個神神祕祕的傢伙找到我們,出了一個高得嚇人的價格讓我們去魔械城附近的一個山洞拿一樣東西,而且附上詳細的地圖,我哥就是爲了這次的委託而去的。”義虎口裏的“我們”自然是指刀皇了,出錢找刀皇辦的事,絕對不是簡單的小事。

“這麼說根本不關魔械城的事了,義龍怎麼會被那些黑衣人追殺呢?”義虎的解釋並沒有讓柳風滿意,柳風接着問道。

“那些東西根本不是人,我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盯上我了,反正我拿到那件東西后他們就死死糾纏着我不放,我先後殺死了二十來個那些傢伙,後來他們竟然用卑鄙的手段把我的刀給偷了,才讓大哥見到我那麼狼狽的一幕。”這次是義龍開口回答。

柳風沒有追問義龍說的那個所謂的“卑鄙手段”是什麼,能讓一個刀客放下刀,不用問也能猜得個七七八八。“能讓我看看你找到的是什麼東西嗎?”

“這個……”義龍顯出一副很爲難的神情。

“對不起,是我一時嘴快,說錯話了,既然是委託,你們應該要講信譽的。”看到義龍的神情,柳風重重的拍了一下額頭,道歉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