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黑衣青年撐著傘,突然,右手猛地抓著鐵鏈棺材,狠狠一甩!

「轟……!!」鐵鏈另一端,一口重大數噸的鋼鐵棺材,狠狠被掀起,轟砸在了一輛賓利轎車上。

那輛賓利車……當場直接被黑鐵巨棺……給砸了個稀巴爛!

車內的保鏢們還未下車,就直接被碾壓成了肉泥。

另一輛賓利車再次朝著黑衣青年狠狠撞擊而來。

那名黑衣青年眼眸微微一眯。

他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地獄路遠,我送你們一程。」

握著黑傘的左手,輕輕一旋。

「嗖嗖嗖……!!」黑傘之上,無數水珠急速飛旋。

朝著賓利轎車呼嘯而去……!

這一刻,漫天水珠,皆被化為了無盡殺伐……!!

「噗……!噗……!噗……!!」無數水珠,猶如子彈一般,瞬間貫穿了那輛賓利轎車的車身……!!

車內,乘坐著的四名保鏢,當場直接被鋒利的水珠貫穿身軀!

腥血,染紅了整個賓利車廂……!!

那輛賓利轎車失控,狠狠撞擊在了街頭的商鋪上。

暴雨幕中,場面混亂。

只剩下前方,最後一個賓利轎車,『嘎

吱!』一陣急剎車!

那輛賓利轎車,猛地停在了路中央。

與黑衣青年對峙。

賓利轎車中,周雪嫣俏臉凝重驚疑,猛地朝著前排擋風玻璃外望去……

當,見到那名攔在路中央的黑衣青年時。

周雪嫣的俏臉倏然煞白……!!

秦蒼穹?!!

那個撐著黑傘的青年,正是……瘋子秦蒼穹啊!!

這個惡魔的身影,她……化成灰都認識啊!

“,”downloadAttribute”:”1″,”onlytentHide”:”0″,”preChapterUrl”:”/r/514427181/?z=1&ln=10002441_25584_3801_2_380_L5&cm=0000&z=1&is_np=1&purl=d./r/514427181/&vt=3&ftlType=1&onlytentHide=0″,”chapterID”:”546531500″,”summaryUrl”:”.cmread./sns//l/forum/book.jsp?bookid=514427181″,”ChapterUrl”:”/r/514427181/?z=1&ln=10002441_25584_3801_2_380_L4&cm=0000&z=1&is_np=1&purl=d./r/514427181/&vt=3&ftlType=1&onlytentHide=0″,”downloadAttributeByChapters”:”1″,”ChapterId”:”546559107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bqg789,網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早上,林硯書按照羅易的吩咐,準時來到了信號小屋的附近。

羅易接到林硯書到達的簡訊之後,簡單的吃了幾嘴早餐,便和陳芮安打聲招呼,離開了小屋。

按照昨天接收到的地址,羅易來到了余歡水現在住的小區裡面。

小區位置不算好,在林硯書的介紹下,羅易知道了這個小區距離余歡水的公司,算是比較遙遠的,每天需要各種換乘之後,才能順利的到達公司。

小區外邊雖說有保安把守,但好像有點形同虛設,林硯書開著車,從大門那裡面經過,保安問也沒有問,直接就放行了。

小區裡面,車輛停放的到處都是,林硯書找了一個像是車位的地方,仔細停好車。

羅易打開車門,踏上了這個小區的路上了,好傢夥,就在羅易下腳不遠處的地方,一坨動物糞便,正懶洋洋的躺在那裡。

真是活久見。

躲過糞便,羅易小心翼翼的向著余歡水的家裡面走去。

路上一條沒有栓繩子的小狗向著羅易跑了過來,羅易準備行動,林硯書提前動作,一腳將這條狗踹進綠化帶。

也沒管啥後續,羅易林硯書兩個人徑直的走向本次的目的地。

在羅易和林硯書走了一會兒,狗主人在綠化帶裡面找到了自家的狗,在樓下罵罵咧咧了一會兒。

其實,羅易不是很討厭狗這種動物,甚至有的可愛的還覺得有點喜歡,但這種隨地大小便的,到處追著別人跑的,羅易喜歡不起來。

甚至,許多喜歡狗的,也難以想象,抱著狗正在睡覺,然後不知名液體和粘稠狀半固體流下下來,然後裹了被子、床單許多。

來到余歡水的房間,林硯書敲了敲門,等待的過程中,羅易聽見樓上面裝修嘈雜的聲音,拿出手機一看,時間還挺早的。

現代社會,大城市,都是高層樓盤,不可能所有的房間同時都賣出去,不可避免的有的房間裝修的早,住的也早,有的裝修的晚。

在合適的時間裡面裝修,確實是正確的事情,但似乎這個點,確實是有點太早了。

過了大概有幾分鐘,門從裡面打開了。

看到羅易和林硯書,一身睡衣的余歡水,迷迷糊糊的將屋外的兩個人迎了進去。

待兩個人在沙發上面坐好,「羅總,你之前說的事情還算數嗎?」

羅易:「當然,不算數的話,我們今天也不會這麼早的趕過來。」

「行,我相信羅總您的實力,但是我現在經濟緊張,能不能支取一部分?」余歡水還是有點不太好意思,還沒開始辦事,就要求結算獎金。

「當然可以,事情開始前,可以先付你獎金的30%,也就是30w元,有進度了,再付你30%,事情結束最後付你40%,當然如果事情做的特別好的話,可以另外的有一筆獎金另付給你。」在羅易的眼神示意下,林硯書說出了本次的付款方式。

說話間,樓上裝修的嘈雜聲音,不斷的壓過林硯書的聲音,導致重複了幾遍,余歡水才完全的聽明白。

看著余歡水隨著樓上嘈雜的裝修聲,不斷變化的表情,羅易直接開口,「這樣吧,算我送你一個見面禮,在你替我辦事期間,為了給你一個良好的睡眠環境,我想辦法讓樓上的裝修停一段時間,三個月怎麼樣?」

羅易看了一下余歡水,似乎有點想要的答應下來,「硯書,你去解決一下,錢不是問題。」

這樣的事情,對於羅易來講解決起來其實很簡單。

林硯書也有自己的辦法。

首先,林硯書來到樓上面,以半誘惑,半威脅的手段,付出了一些金錢的情況下,成功的買通了正在裝修作業的工人。

這些工人其實忠誠度很低,有奶就是娘,只要有利可圖,違約也就是那樣了,這麼大的城市,事後房東能找到這樣的幾個人,簡直就是開玩笑。

收到林硯書的現金之後,幾個工人開心的走了,趁著現在還早,房東還沒有來,拿著自己的工具,就好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這個方法可以先快速的解決嘈雜的問題,但也只管這一會兒,工人反正有的是,走了這波,房東還可以請來下撥。

治本的方法,林硯書找的是物業,來到物業,用幾根煙的代價,成功的找到了保安隊長。

保安隊長這個位置,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保安看上去沒啥用處,就是簡單的看門的。

但閻王好惹,小鬼難纏,找到一些借口阻撓這樣一個破小區的房東,影響對方的裝修進度,還是可以做到的。

在一天千把塊的價碼下,成功的買通了小區保安隊長,對方答應盡全力的阻擾對方的裝修材料進入這個小區,理由無非就是可能會危害小孩的安全,什麼的,並且對於在小區工作的裝修工人也是百般刁難,理由可以以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就是為了周圍住戶的安全,或是借口誰家丟了東西,一天檢查裝修工人兩三次。

幾天下來,估計裝修工人也要走光了。

為了更加的安全,林硯書也給了其他的保安一些好處,要求對方嚴密的監視這家裝修的具體時間,稍有超時,立即報警。

這樣幾扳斧下來,林硯書實在是不信他還能正常的裝修,至少這段時間他搞不了了。

辦好全部的事情,林硯書回到余歡水的家裡面,向羅易復命。

在羅易的眼神示意下,簡單的說一下全部的設計。

聽完所有的計劃,余歡水狠狠的出了一口氣,「羅總,我準備好了,目標是什麼?」

「好的,會開車嗎?」

余歡水:「會,老司機了,就是…….」

「沒關係的,只要用心給我辦事,不會讓你吃虧的。」對於羅易的說法,余歡水有點不以為然,自己的生命很快就要盡頭了,吃虧或是不吃虧又有什麼用。

「這個是目標,具體需要調查一些什麼,林硯書會具體給你發布,硯書你給他講一下。」羅易遞給余歡水一張照片,剩下的示意林硯書來具體安排。

林硯書:「這個是給你準備的一部手機,裡面只有一個手機號碼就是我的,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給我聯繫,羅總給你的那個號碼你直接忘了吧。」

然後,林硯書將身後的那個箱子拿到茶几上面,裡面正是前期的費用,30w元,裡面還有一張任務清單,上面明碼標價具體的任務目標,獎金多少錢。

林硯書:「這份清單,你簡單看一下,然後銷毀吧,給你裝備的手機裡面也有電子版的任務清單,完成任何一項,都可以通知我,可以立即給你結算獎金,總共10項內容,完成5項內容,給你另外結算30%獎金。」

羅易看兩個人在具體討論任務的細節,就直接離開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道歉?」葉凡看着秦立恆,微微一笑,「那天我出手重了點,秦連城沒事吧。」

王棟聽到葉凡提起出手,又提到秦連城,直接傻了眼。

按道理說秦少這種世家的嫡系子弟怎麼可能被打,就算是打,也是秦老爺子親手打才是,哪裏能輪得到葉凡這麼一個上門女婿。

可是看見秦老爺子畢恭畢敬的樣子,王棟一句廢話都沒敢說,心裏惴惴不安。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一向普普通通的葉凡到底有什麼值得秦老爺子鞠躬的?!

王棟想不懂。

「葉先生,都怪我家教不嚴,您出手教訓連城也是應該的。」秦立恆恭敬說道。

「家教?!你跟我說家教?」葉凡冷哼一聲。

秦立恆的腰彎的更深,滿頭汗水,臉色也很難看。

原本他想要把姿態做低,求得葉凡原諒。

可是當着一個楚家上門女婿的面低三下四,比想像中更要讓秦立恆難為情。

他人老成精,臉皮什麼的都不重要,被幾個後生晚輩普通人看見自己求饒也不打緊。

重要的是化解之前的一段因果,別留下後患。

那天葉凡煌煌然有若天神一般,拖着周大師離開的背影在秦立恆的心裏留下極深的印象。

這種人不是自己能得罪的!

「葉凡,你怎麼和秦老爺子說話呢!」王棟大聲吼道。

他為人機靈,眼前的情況對他來講是一個好機會,是一個貼上秦家的天賜良機!

「哦?」

「不管有什麼問題,秦老爺子已經七十多歲了,尊老愛幼你懂不懂?」王棟鄙夷的問道。

說着,他扶著秦老爺子。

手一碰秦立恆的衣服,王棟激動的渾身顫抖。

這可是天河市第一大世家秦家的家主!

「秦老爺子,我是葉凡的大學班長,有什麼事兒好說。」王棟殷勤說道。

秦立恆心中一動,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葉凡。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