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四道牆壁漂浮在火海上面,漸漸地已經消失不見。許風走到邊上,如同懸崖一般,下面沒有任何東西,這塊地跟那幾道牆壁一樣,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穩穩地拖着,漂浮在空中。

“這到底是哪裏?”許風望着一望無際的火海,心中忐忑不安,在這種未知的環境裏,總是會有一股令人感到不安的味道。

щщщ ✿тt kan ✿¢ 〇

許風強壓住從心底涌上來的一絲不安,拿出一塊玉石一把將其捏碎,給擎蒼髮出一道平安信號。

地底世界被無邊的火海照的通紅,空氣中一股股熱浪此起彼伏,不過,許風所在的那塊平地上卻沒有感覺到燥熱的氣息,似乎被隔絕了。而四周火海之中,從岩漿裏面不停地冒出一股股濃郁的天地元氣,經過熊熊火焰的燒灼,似乎也變得更加純淨。

許風舔了舔乾枯的嘴巴,縱身一躍,飛到空中,火海的上方。許風扔下一塊布,那塊布乃是防火的金蠶絲做成,這種材料做成的衣服至少也得達到玄階以上的品階。而那塊用玄階材料做成的布還未落入岩漿之中,便被熊熊火焰燒成了灰燼。

“這是什麼火?怎麼如此厲害!”許風預測,自己要是掉入火海之中,肯定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活活燒死。這種火,在外面的煉器師當中很少見了,若是能夠找到火源,倒是就賺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純淨且濃郁的天地元氣進入體內,一片舒適的感覺。許風隨意運轉了一下功法,效果非常好,在這裏修煉,比在外面修煉效果好多了,在這裏修煉一日,絕對頂得過在基地修煉三日!


在空中沿着火海飛了很久,許風也沒有看到邊。此刻的許風,腦子裏一串問題,“這火海到底爲什麼會在這裏?這火海之中怎麼沒有普通岩漿之中的狂暴能量?而是散發出純淨且濃郁的天地元氣?這裏到底是哪裏?爲什麼會有機關?”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裏一定有人動過,這裏的機關雖然算不上高明,但是一定是有人刻意做的。看來,這裏有人來過,有可能,那個人,此刻也正在這裏面。

在茫茫火海上搜尋了不知多久,許風都已經筋疲力盡了,靈魂都搜得十分疲倦,便回到了那片平地上。

“這裏倒不失爲一個修煉的好場所。”許風擦了擦臉上的汗,沉思了一會兒。這火海之中似乎除了浩瀚的岩漿就再也沒有其他什麼東西。

許風望了望上邊猶如茫茫夜空般的黑暗,縱身一躍,朝上邊飛去。


飛了很久,眼前卻仍舊是一片漆黑。許風心中不免有些驚愕,那時候他竟然沒有注意到,那塊平地竟然下降了這麼多。


終於,許風在黑暗之中看到一道亮光,那道亮光,就如同生命的曙光一般引導着許風的方向。

“終於到了!”許風鬆了一口氣,猛地一加速,朝洞口衝了上去。

洞口,擎蒼還在等着他,見到許風出來,趕緊上前問道,“怎麼樣?有什麼發現?”

許風拉着擎蒼上了岸,坐在地上靠在樹上氣喘吁吁地將剛纔的所見全部講了出來。

擎蒼雖然早有準備,但也聽得目瞪口呆,不過,卻是有些驚喜。按許風說來,那下面較爲安全,而且天地元氣非常純淨濃厚,如果讓團裏的人都進去修煉,還可以躲避雲家的追殺。

擎蒼將心中所想也說了出來,“你說那下面什麼也沒有,你可確定安全?我想讓團里人都進去,修煉個一年半載再出來,那時候雲家的風頭也就躲過去了。”

許風略微沉思,“雖然我是沒有發現什麼,不過,也不排除沒有什麼危險。至少,現在看來,應該不會有什麼麻煩,我們可以試試,一旦有情況,這麼多人在一起也可以照應。”

擎蒼點了點頭,轉身便將衆人都集合起來,說出了這個事情。

聽到擎蒼說這湖底竟然別有洞天,還有許風的那一段經歷,岩漿火海什麼的,大家都是聽得目瞪口呆,不過,聽到擎蒼說那裏面天地元氣非常純淨濃郁,準備讓大家下去藏身,躲避雲家追殺的時候,衆人都是有些高興,終於可以不用過逃亡日子了。 “團長!那裏面真的有那麼神奇嗎?”

“比基地裏的天地元氣還純淨濃厚,我還沒在雲國之中見到過這種地方呢!”

這些說話的都是些年輕一輩,並沒有什麼閱歷。擎蒼溫和地着看着這些小輩好奇的樣子,有些慈祥之色,這些都是硬漢傭兵團未來的希望呀。

“有沒有那麼神奇,去了就知道。現在,聽我命令,所有人排成一隊,用真元力封住口鼻,排隊進入洞裏。進入後要聽從許軍師的安排,不得擅自行事!明白了嗎!”

“明白了!”

衆人很是默契地迅速排成長長的一排,擎蒼將柳橙的族人安排在了前面,並請柳橙先行進入。

柳橙此刻臉上已經沒有了往日裏那種老奸巨猾的味道,在這些日子裏,他感觸頗深。柳橙默默地看了擎蒼一眼,眼中帶着一絲淡淡的愧疚之意,然後帶領爲數不多的家屬和族人進入了洞中。

擎蒼讓隊伍之中唯一一個年長者風衛帶着米希爾和蕭宇天跟在柳橙之後進入了洞裏,然後才招呼排到了樹林中的隊伍往裏面下去。

許風在洞口裏面接應下來之人,已經進入洞口的人此刻都站在他的身後,沒有先行下去。接過一個人,許風例行道,“下一個!”,然後又是一個身影從洞口跳了下來,他立刻用真元力將其托住,“小心點,站在我後面別亂跑!”,

突然,許風看到外面的人都退了回去,並且一股股氣勢爆發出來,“糟了!他們追來了!”許風心底一沉,驚呼一聲,趕緊爆出一股吸力,將洞口還未離開的人全部吸了進來。

“雲家來人了!我再送幾個人下來,你趕緊帶着他們藏在裏面不要出來,我會將洞口封住,他們不會找到這裏。軍師!我硬漢傭兵團的報仇之事就靠你來主持了!我們來生再做兄弟!”

洞口突然傳來擎蒼的聲音,許風聽到這話心中就是一痛,不過,此時必須這樣,否則一個都活不了,許風是個聰明理智的人,沒有再爭什麼,只是沉重地道,“兄弟!保重!”

擎蒼將十幾個人塞了進來,然後便關閉了洞口,那道唯一通向外面的光芒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不過,許風接到從洞口丟下的一個東西,是一塊玉石,許風立刻明白這是什麼,一定是打開洞口的東西。

許風悲痛地看着上面,心裏涌上一股股酸楚,沒想到,如今連擎蒼也走了。只剩下自己了一個了。

許風忽然感到自己身上的擔子異常沉重,如今硬漢傭兵團就只剩下了這麼幾十個人,若是再有損失,他連殺了自己也彌補不了罪過。如今的他,必須帶領着大家安全地活下來,並且,準備報仇大計。

失神了片刻,許風一揮手,朝下面的平地飛去。“走!”

外面,擎蒼面色凝重地看着前來之人,僅剩的百十個年輕人都如臨大敵般地與敵人對峙着,手中緊握住寶劍,手心都握出了汗。

來人有二十個,全部一襲黑衣,一個個氣息都是深不可測,每個人的實力都超過了擎蒼此時的虛靈初期,這般陣勢,拿在整個雲國之中都是能夠踏一腳,地動山搖之輩,隨便都能夠剷除雲國的任何一個勢力,派出如此強大的陣勢來,看來雲家這次是真的發怒了。

領頭之人面色陰沉,不過,其面孔竟然是跟那雲攝陽有些神似。這人是雲攝陽的親生哥哥,雲攝華,實力比那雲攝陽更加強大,在雲族之中的地位也非常高,算是族內的頂級高手之一,實力已經突破了修真第二大瓶頸,達到了恐怖的虛神初期,已經跟普通修真者有所不同,開始使用天地間至高的靈氣。

要知道,靈氣跟元氣可是差別巨大,靈氣乃是天地間最爲高級的能量,是天地之精華能量,因此靈氣在天地間的含量都比元氣少很多。

一個使用靈氣的修真者,哪怕是虛神初期,跟虛靈後期都是天壤之別,可謂是一個如巨獸,一個如螻蟻。毫不誇張地說,一個虛神初期的人,隨手就能夠捏死一堆虛靈後期之人。因爲那使用的能量根本不是一個層次,虛靈後期之人根本就無法抵擋。

修煉到了使用靈氣的地步,已經可以對自己的身體做改變,尋常人若是因爲戰鬥缺胳膊少腿,就只能落下殘疾。而能夠使用靈氣之人,卻是能夠依靠靈氣的強大,直接再次生長出一隻手。而且,修煉靈氣之人,年齡也不會寫在臉上,天地靈氣會讓人體容顏不衰,永葆青春。因此,虛神期,也是每個女人的夢想。

不過,真正達到這一步的人,卻是少中之數,因爲,這一步,是出了名的難以達到。很多有爲之輩都是停在了這一步,永遠都停在這一步不能再有絲毫精進。因此,這一步也是被人們稱爲了修真第二大瓶頸。

這雲攝華的實力可想而知,憑他一人,便是能夠在雲國雲家之外所有勢力中橫着走。此次雲攝華的親弟弟被打成重傷,臉面盡失,他自然是怒不可恕,暴跳如雷,親自前來爲弟弟報仇。

擎蒼看着雲攝華臉上那濃濃的怒氣,和一身深不可測,如同浩瀚大海一般的氣息,不免心底升起一股無力感。或許,這一次,他的路走到頭了。

雲攝華身穿一襲黑衣,面龐看起來比雲攝陽還要年輕,擎蒼自然而然地以爲這是雲攝陽的弟弟前來報仇。擎蒼也不多說,冷冷地問道,“你是雲攝陽的弟弟?”

聽到擎蒼這樣說,雲攝華確定了就是此人,他的臉愈加變得陰沉,一種陰森的氣勢從他體內散發而出,令得空氣中都瀰漫着一股危險的味道。

“你就是打傷我弟弟之人?”

擎蒼面無表情,“對,你弟弟那是咎由自取,雲雷空是我殺的,我已經給他行跪拜之禮,求他放過我的兄弟。但是,他卻執意要趕盡殺絕,我也是爲了生存。現在,我也求你,你弟弟是我全團兄弟自爆將其炸成重傷的,傷他的人已經全部死去,也就抵平了,你若是怒氣未消,可以拿我出氣,但是,請放過我的兄弟,他們是無辜的。否則…將人惹急了是會發瘋的,你弟弟的下場可能會在你身上重新上演!”


雲攝華冷笑一聲,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話,“你威脅我?將我弟弟打成重傷,殺死我雲家長老,你全團的命都不夠抵償!你的威脅,在我身上,可不管用!現在,受死吧!”

說罷,雲攝華便隨手一掌打出,霎時間他體內一種極爲強大的能量從手中噴出,光是那股能量,就遠非真元力可比。在這看似平靜無奇實則兇猛無比的一掌面前,擎蒼突然感受到深深的無力,和一股濃濃的死亡的氣息。

擎蒼感覺,在這一掌下,他不會有還手的機會,這一掌,就如同奪命幽魂一般,讓他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在那一掌打出的瞬間,擎蒼的腦海裏立刻升起一股瘋狂之意,擎蒼猛的淬出一口精血,噴在雙手之中,猛地燃燒起來。煞那間,擎蒼的氣息猛地暴漲,硬生生從虛靈初期漲到了虛靈後期頂峯,本來還可以繼續再漲,不過,在觸碰到虛神期的壁障後,那些能量卻是退縮了回來,灌涌在體內,將體內撐得滿滿的。

“團長燃燒精血了!”一個年輕人驚呼,雖然對於那一排黑衣人心底非常恐懼,但是卻沒有退縮半步,所有的人都沒有退縮半步,而且還挺直了腰板,抵抗着那雲攝華不由而發的強大氣勢。

擎蒼回頭看了一眼,嘴裏喃喃道,“好小子,好樣的!不愧是我硬漢傭兵團的人!”,旋即,猛地轉過頭來,扔出手中寶貴的玄階五品寶劍,將其引爆,然後,全身真元力如同潮水般傾瀉而出,不剩分毫,一股滔天的氣勢更是爆發而出。“大悲蒼風罡!”

擎蒼剛剛暴喝一聲,將底牌殺手鐗施展出來,那道掌印便已風馳電掣般地到達身前。擎蒼趕忙咬着牙齒頂了上去。

轟!一個脆弱的身影從暴亂的能量之中,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

擎蒼身前發生巨大的爆炸,那股能量雖然並不濃厚,但是卻如同出籠的猛虎一般霸道,將擎蒼最強一擊直接撞得稀爛,然後巨大的餘波將他轟飛出去。

擎蒼躺在地上猛吐鮮血,連一手撐起身體的力氣都沒有了,一臉蒼白沒有絲毫血色,體內經脈幾乎盡斷,真元力不剩分毫,兩隻手更是血肉模糊,骨頭都震成了碎渣包裹在肉裏,兩隻胳膊動彈不得。

此刻的擎蒼,躺在地上如同死人一般,可以說是隻剩下了一口氣,若是沒有那口氣,他如今只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擎蒼心底那股無力感再次深深地涌了上來,“這就是強者的實力嗎?”擎蒼兩眼劃過一抹死意,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即便他用盡了所有能用的方法,使出生平最強大的一擊,卻仍舊是被一招打敗,而且,敗得這麼慘,與死無疑。

“團長!”幾個年輕人立刻衝了上去,“團長,你怎麼樣了?”

擎蒼極爲勉強地笑了笑,“我沒事,你們…我…我這個團長當得不盡責呀…我對不起你們…”擎蒼喉嚨有些哽咽,看着這些生龍活虎的精神小夥子,而這些團裏的苗子,卻是在自己的帶領下,即將要成爲一具冰冷的屍體。擎蒼心底難受。

“你他孃的!老子跟你拼了!”幾個小夥子看到擎蒼傷成這樣,兩眼的怒火都快冒出來了,猙獰地便朝雲攝華衝了過去。

不過,那幾道還尚有青澀之意的身影卻是顯得有些瘦弱,很快,幾人還沒有到達雲攝華的身前,便是軟軟地倒下了地,渾身裂開一條條猙獰的血縫,鮮血浸泡着整個身體,渾身血淋淋成爲一個血人。而那雲攝華,眼中卻是露出一抹不屑和藐視。

“不要啊!”擎蒼聲嘶力竭地吼着,顫抖的喉嚨裏卻是沒有發出多大的聲音。

看到兄弟被殺,團長也被傷,硬漢傭兵團的小夥子們兩眼都冒騰着熊熊怒火,面目猙獰,氣勢洶洶地瞪着雲攝華,大有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沒有用的!你們,現在受死吧!”雲攝華陰森的臉劃過一抹殺意,冰冷地喝道,旋即,大手一揮,一股濃濃的靈氣便是從手中揮出,仿若一座大山一般,強大的壓力將所有人都壓得擡不起頭,空氣中,一股濃濃的死亡氣息瀰漫開來,那股能量之中,蘊含的巨大威力,讓所有人心中都是深深地感到無力,甚至不敢與之抗衡。

不過,硬漢傭兵團的硬漢們,卻是在這強大的壓力面前撐着擡頭挺胸,並且,揮舞着手中寶劍衝了上去。

“我跟你們拼了!”

“老子跟你拼了!”

“爲死去的兄弟報仇!” 那股洶然強悍的力量如同毀滅一般,蘊含着巨大的威力席捲而來,一股龐大的壓力如同泰山壓頂般朝衆人壓過來。在那種氣勢下,沒有人會懷疑,那一道強悍的力量到達人的身體時,人會直接變成一堆碎肉。

很快,幾乎眨眼的時間,那股恐怖的能量如同颶風般地席捲了過來,衝在最前面的幾個人如同被馬車撞到的雞一般,全身猛地噴出一片血霧,表面雖然完整,但是也滿是猙獰的裂痕,鮮血從裏面狂飆出來。身體內的每根骨頭都已經被巨大的威力打成了碎渣,被唯一剩下的一張皮包裹在裏面。雖然此刻看着還是個人的身體,其實裏面已經成爲了稀巴爛,只是一張空殼。


擎蒼面色蒼白地看着這一幕,痛心疾首地閉上了眼睛。

突然,一股無形的能量不知從何處瀰漫而來,硬生生地將那道收割人生命的恐怖力量擊散。

雲攝華頓時一驚,但是,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影。“是哪位高手在此,還望不要干涉我雲家的恩怨!”

擎蒼也猛地睜開了眼睛,四處望了一圈,突然,擎蒼心底冒出來一個念頭,“難道…”擎蒼慘白的臉上冒出一股巨大的喜色,兩隻眼睛如同熾熱的火焰一般跳動起來。

硬漢傭兵團的小夥子們都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突如其來的變故卻是讓得他們心中一顫,不知是福是禍,只能一個個將目光投向了擎蒼,看到擎蒼臉上那股喜色,小夥子們心中突然一鬆,然後都退了回來。

“團長,怎麼回事?”

一個人湊到擎蒼耳邊小聲問道,擎蒼沒有說話,只是看了看那湖底。

WWW .ttκд n .c○

突然,平靜的湖水猛地一片沸騰,然後水面迅速擡高,竟然從中間分了開來,露出一條路。

那湖底,一塊方形的石頭猛地飛了起來,重重地砸到林中一顆大樹上,大樹頓時被砸得倒塌。

湖底,在那塊石頭飛起後,露出來一個洞,那洞裏面,發出一道紅光,如同射日一般朝天而去。在洞裏面,一股強大的氣息瀰漫出來,巨大的威壓讓在場每個人都感受到濃濃的危險,就彷彿,那個洞裏面,有着一個不可抗拒的存在。就連一直保持着風輕雲淡的雲攝華,在此刻都是感到一股危險的氣息,更是被那股龐大的威壓壓得兩腿發軟,只想膜拜在地。

旋即,一股濃濃的天地元氣從洞口噴了出來,緊接着一個身穿紅色衣裙,身材凹凸有致,卻透露出一股誘人的妖豔氣息的女子從裏面猶如天神下凡般升了上來。

“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此,打擾修煉還請多多恕罪。我乃是雲家之人云攝華,在此解決私人恩怨,還請不要隨意插手!”

雲攝華即便是虛神初期的強大的實力,在這人面前,都是感到了一種深深的無力,就如同剛纔硬漢傭兵團的人面對他一般,並且這種感覺還要更加濃厚數倍。

在族中,只有族長才能夠給他造成如此壓迫的感覺,難道,這雲國之中還有一個實力高深的隱修?

雲攝華從剛纔這人出手起,心裏就打定了主意,這等強者只能拉攏,絕對不能夠得罪。否則,即便是他雲家,也會很麻煩。

不過,接下來,雲攝華的面龐剎那間變得慘白。那紅衣女子出來後,竟然又從洞裏面出來了一批人,那批人,裏面大多是跟這外面的年輕人相仿之人,看樣子是一夥的。如此看來,這神祕高手難道是跟這些人一夥的?

不過,隨即雲攝華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爲,如果這人真是跟他們一夥的,那他們怎麼還會被雲攝陽追着殺?一定是這些人誤入這位神祕高手修煉之地,驚醒了這位高人,然後高人才出來的。

雲攝華一臉客氣地彎腰拱手道,“打擾到仙姑修煉,真是罪該萬死,請仙姑務必多多見諒,我這就將他們解決掉,還仙姑一個清靜的環境。”,說罷,雲攝華佯裝正義地朝擎蒼等人厲聲喝道,“你們這些惡人!殺我雲家長老,重傷我弟弟,真是可惡至極!今日竟然還敢打擾仙姑修煉,真是罪不可恕,我現在就替仙姑清理你們!”

旋即,雲攝華擡手就是一股強悍的能量揮了出去,這股能量,雖然不是祕籍,但是卻蘊含了雲攝華十分之三的實力,幾乎近半的力量,威力可謂是十分巨大。硬漢傭兵團這樣的人,在他這樣一下之下,即便是有成百上千也定然全部難逃其手。

眼看着攻擊即將要將硬漢傭兵團的人席捲一空,雲攝華眼中隱祕地劃過一抹笑意,不過,隨即,眼中卻再次浮出濃濃的震驚,然後,變成深深的恐懼。

那女人,竟然隨手一揮,將他的攻擊化解了去。並且冷冷地看着他,似乎跟他有深仇大恨一般。

難道我得罪這高人了?沒有啊!雲攝華腦袋高速旋轉着,回想着自己哪裏有得罪這人之處。不過,接下來一道冰冷的聲音,卻是讓他的心猛地涼了半截。

“你就是屠殺我硬漢傭兵團之人?”

一個小夥子滿臉狂喜地望着高高在上的那紅衣女子,“團長!就是他!還有他弟弟,殺了我們硬漢傭兵團大半的人,你要替死去的兄弟們報仇呀!”

這紅衣女子,一臉冷若冰霜,面色有些陰沉,深藏起來的一絲虛弱,卻是沒有人注意到。這人,便是蕭宇天。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