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既然這樣,我們先立天道誓言。”洪武道。

接着洪武先立下了誓言,而雞大聖也連忙立下誓言。等它一立完誓言,卻見洪武拿出一小塊破鐵來,放到雞大聖面前道:“就是這塊東西,你若是能將它擊碎,你便自由了。”


“小子你可別後悔,現在後悔也晚了。”雞大聖一擡手,便以自己最強的一招擊向那塊碎片,哪知道這碎片卻是紋絲不動,雞大聖不服,又用盡全力拍了幾下,然而這塊碎片還是紋絲不動。雞大聖頓時大驚,不停地以各種方式去攻擊那塊碎片,然而卻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雞大聖累得癱倒在地,氣喘吁吁道:“我認輸。”

這時候天道降下一道契約,罩在雞大聖與洪武的頭上,至此,洪武正式將這合體期四階的雞大聖給收服了。 雞大聖成了洪武的隨從之後,還是有些不甘心,不過既然被天道契約所束縛,它已經不再能加害洪武半分,而且洪武有什麼命令,它必須執行。

它不甘心地問道:“小子,你給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洪武哼了一聲道:“你現在應該叫我主人。”

隨着洪武的這一聲命令,雞大聖只感覺到靈魂上被什麼東西烙了一下,痛癢難當,頓時它妥協道:“是,主人。”

“看來你是十分想知道我到底用什麼寶貝贏了你啊。”

“是的,請主人指點。”

“罷了,若是不讓你輸個明白,你也不會死心塌地爲我幹事,實話告訴你吧,這碎片便是這九層妖塔第九層的一個角。”

這九層妖塔本來就是用來困住雞大聖的東西,雞大聖既然能夠被這妖塔困住,便說明它拿這妖塔是沒有一點辦法,因此,洪武便讓雞大聖去破這九層妖塔的部分,它當然無法破得開。

雞大聖想明白了這個道理,卻也就釋然了,它覺得自己輸得不冤枉。以它的智商來理解這件事情,便覺得只要不是輸在實力之上的事情,都可以接受,畢竟它對自己的實力卻是十分自負的。

既然成爲了洪武的隨從,雞大聖自然對洪武言不無盡,於是它對洪武道:“主人,其實我守護在這塔裏,並不是爲了守護金羽寶甲,而是爲了守護另一樣重寶。”

洪武笑了笑道:“我當然知道你並不是守護金羽寶甲的,那東西是你自己的煉製的靈寶吧?”

雞大聖點頭道:“是的,這是我煉製的靈寶,主人果然聰明,只不過我不明白,爲何你一眼就識破我的說法了?按理說,有這樣的寶貝,是相當動人心的東西啊。”

“的確,你提出的寶貝,若是換一個人,便一定以爲這是最好的東西,但是你不瞭解我們這個傳承的功法。”

“你們這個傳承,難道你真的是那個將我關進來的強者的傳人?”

“你很聰明,一猜就中。”洪武見雞大聖猜中了,便隨口誇了一句。

雞大聖樂不可支,咯咯笑道:“這麼多年了,頭一回有人誇我聰明。”

洪武頓時無語,只好換個話題道:“我們這個功法傳承,卻是以煉體爲主,將自己的身體煉成一顆丹,煉成一件靈器,因此自己的身體堅硬程度纔是最寶貴的,既然這九塊壘妖塔是我們的傳承,那麼就不會視一件寶甲爲寶貝了。”

“將身體煉成一件靈器?”雞大聖陷入了沉思。

“好了,你也不用修我們的功法,這功法雖然厲害,卻是十分痛苦的。”洪武道,“下面你跟我說說,你守護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吧。”

“主人請看。”雞大聖施了一個手印,便撤去了一個陣法,這個陣法是屏蔽陣法,撤去之後,洪武頓時感覺眼前一亮,這東西飽含靈氣,那龐大的靈氣遠不是自己現在丹田之中的九彩仙蓮可以比。

“這是什麼?”洪武沒見過這東西。

“小子,教你個乖,你可撿到寶貝了,大寶貝。”棺君這時候從洪武的神識裏讀到了這東西,頓時尖叫起來。

“回稟主人,這東西,應該是一顆種子。”雞大聖道。

“自然是種子,可是它是什麼種子,什麼種子能含有這麼強大的靈氣,這麼精純的能量,這一定是一顆了不得的種子。”洪武道。

“這具體是一顆什麼種子,我也不認識,但是我只知道這顆種子不是這個修真界的東西,或者說,這個修真界大半的能量聚到一起,才能形成這樣一顆種子。”雞大聖道。

“小子,這是世界樹的種子,世界樹啊。”棺君這時候發狂了。

“什麼,這就是世界樹?”洪武也是大驚,他頓時明白了洪非爲何讓自己到這裏來了,這顆世界樹的種子,相當於至少大半個修真界的靈氣,這樣的寶貝,自然要交給自己的傳人。

只是爲何洪非前輩不親自取走,反而將它藏在這裏呢?這個問題洪武想了想,發現自己根本想不明白,便放棄了。

他把注意力集中回到這顆世界樹種子上來,欣賞起這顆種子來,這顆種子是藍色的,藍白相間,種子之上的花紋時時變幻着,一股精純磅礴的能量凝在這種子表面,洪武只感覺看這種子兩眼,自己的身體便快要被靈氣充爆了的感覺,之前丹田之中的仙蓮,在煉化九層妖塔之時已經消耗去大半的能量,現在卻只是在自己看了兩眼這種子之時,便又開始恢復了能量。

這東西實在太過強大了啊。洪武不由感嘆道,他收起目光,讓雞大聖重新把屏蔽陣法給布上,神識也從九層妖塔之中退了出來。

“小子,想不到你竟然這麼快就把煉製一個世界的東西湊齊了,我老人家真是太高興了。”棺君道。

“煉製一個世界的東西都備齊了?”

“哦,還差一樣,不過也很容易就湊齊了。”棺君道。


“那麼這麼說來,你可以替我煉製真正的小世界了?”洪武也是狂喜起來。

“若沒有這顆世界樹種,那麼煉製這世界百年之內都沒有希望,可是現在有了這世界樹種,又有了五行靈獸,還有遮天獸皮,其他的雜七雜八的材料都差不多齊全了,而且你還有紅蓮地火,雖然這異火等級還是差了點,不過煉製一個小世界卻也是夠了的。”

“多虧了這顆世界樹種了,不過既然是一代主人留下來給你的,那便說明這一切都在一代主人的算計之中,卻不知道一代主人爲何要將這麼重要的東西留下來,而他現在也不知道到了什麼層次了。”棺君道。

“那還用說,洪非前輩既然還活着,那麼一定已經到達了仙人的境界。”洪武道。

“小子,不多說了,現在你要做的,便是回去從小人族裏學到縮放之術,這縮放之術,對我們的煉化大業,有着極大的幫助,沒有這縮放之術,世界便煉不成了。” 此時天光見亮,憐雲騎士團的水果姑娘們這才起牀,也許沒有野外露營的經驗,一個個雖然都是小人兒,但是在溼氣那麼重的河邊搭了帳篷,早上起來的時候,眼睛都是腫的。

她們不但隨身帶着長劍,刀槍,卻也隨身帶着小鏡子,於是剛起來的水果姑娘們一個個大驚小怪地叫起來。洪武不由覺得好笑,這些姑娘們雖然實力不錯,但是離真正能上戰場卻是差出十萬八千里,這也只是小姑娘們玩的過家家遊戲罷了。

不過那隻妖獸都被自己收進了桃源空間了,那九隻實力強大的妖獸,也被自己收伏了,現在那妖獸巢穴就算有妖獸也不過是一些雜兵,讓這些小姑娘們去打掃打掃,滿足一下她們心中的騎士夢想便好了。

這些水果姑娘們尖叫完了之後,開始化起妝來,別看這些小人族的姑娘個頭不大,臉也不大,但是她們的手也小啊,因此化起妝來,卻也像大人類修士那樣,甚至比大人類修士還要講究,像洪武接觸到的女修,基本上是不用化妝的,本身的功法與修爲便是最好的化妝品,但是這些小人族姑娘卻化得津津有味,洪武猜想這是她們這裏的習俗吧,反正洪武閒着無事,便研究起洪非留下的筆記來。

洪武原本以爲自己要向這些小人族姑娘學習縮放之術,卻不想洪非的筆記之中,就有修煉縮放之術的方法,洪武一見大喜,便就地開始修煉起來。

這縮放之術,其實也是一種空間之術。這種空間之術需要對空間進行切割,重置,最後才能形成縮小或者放大,小人族的人們只會縮小之術,卻並不會放大之術,而放大之術,卻是洪非自己研究出來的。

洪非將這放大與縮小之術都寫在了筆記之上,卻將這筆記傳給了小人族的國王,而國王並不覺得這筆記多有價值,於是將之束之高閣,代代相傳,直到憐雲公主這一代,憐雲公主因爲特別嚮往地表世界,以及特別想成爲大人類,因此便將洪非的筆記拿來讀,結果也發現了這筆記之本竟然有放大之術的記載,因此將它視若珍寶。

洪武此時細細研讀起這縮放之術的記載來,其實這縮放之術看起來複雜,但是原理卻是很簡單的,洪武亦是一看便明白了,很快修煉起來。

這縮放之術分成許多重境界,比如最低境界爲縮尺成寸,就是將一尺長的東西,縮小到一寸長,十倍縮小,相反的,便是擴寸成尺,這是第一重境界,修練到能將物品十倍縮小或者十倍放大,便算是完成了第一步,而接下來便是百倍,比如縮裏成丈,擴丈成裏。修到這個境界,便算是小有所成了。一般的修士,修到這個境界便到頭了,再往下去修,卻修的是縮放的時間,縮放之術,是時效性法術,只有不停的修行,法術越精深,持續時間就越長。擁有時效性也並不完全是壞事,像修建摩雲城堡這種建築時,因爲小人族都不會使用擴大之術,因此洪非便教他們用了一個笨辦法,那就是先將事物縮小百倍,再給疊起一座城池來,最後再等時效性一過,城堡自己便成長了。其實再往下卻也是可以修出更多倍數的縮放之術的,最高明的縮放之術,洪非說過,那叫納須彌於芥子,須彌是一座大山的名字,這山比大業山還要大上無數倍,而芥子卻是一種菜種,比針眼還要小。但是縮放之術修到無比精神的程度,卻是可以將納須山縮小到能放得進芥子裏去。

洪武很快就修習成功了縮尺成寸,也很快修習成功了擴寸成尺,他發現這兩個法術相對着練,完全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法術其實還是十分有意思的,洪武修習了一陣,便將這法術用在了桃源空間之中的五小隻來,這五小隻被洪武一會兒放大一會兒縮小,給玩得暈頭轉向,紛紛抗議起來,洪武這才哈哈一笑,放過了它們。

隨後洪武很快又掌握了縮裏成丈與擴丈成裏,他發現了這些法術有着非常好用的妙用。估計有些妙用,就連洪非都沒想到過。

比如按字面的意思,可以縮裏成丈的話,那麼自己只要在行走之時,釋放這一法術,便可以一步一里,若是往下再精深一些,說不定一步便可以跨出千里,這可比任何一種飛行術都要快上無數倍,簡直可以與神識的速度相比美了,到時候自己可以憑着這一法術逃離神識攻擊,這實在值得期待呢。

再比如,與人對敵之時,自己可以不停地縮小放大,將敵人縮小或者放大,便可以躲過敵人的攻擊,同時還可以將攻擊的招式放大或者縮小,這樣一來,自己的攻擊便十分豐富了。

這一類的妙用還有很多,洪武打算以後單獨抽時間將這些都熟練起來。

現在當務之急,卻是陪這些小丫頭們過河去探險。

有了縮放之術,過河都十分方便,洪武尋了一塊木頭,往河上一拋,施了個擴丈成裏之法,便將這木頭變成了一座橋,憐雲公主一驚,不由驚呼道:“你竟然這麼快就修成了擴丈成裏?”

“你呢?”洪武笑笑問她。

“我還差好多。”憐雲公主道,“若是我修成了擴丈成裏,你可不可以帶我去地表世界啊?”

洪武不想讓她傷心,於是說道:“只要你願意跟着我,我自然也不會嫌你麻煩。”

“太好了。”憐雲公主轉向水果騎士團的姑娘們道,“你們呢,要不要也跟我們一起去地表世界探險?”

“我們誓死保衛公主。”聖女果兒先說話了,隨後緋紅櫻桃等姑娘也紛紛表示願意跟着公主一起去地表世界。

洪武道:“去地表世界的事情,一會再說,咱們可得快點過河了,要不然,我的擴丈成裏之術就要消失了。”

大家收了帳篷,騎上夢魘獸,快速地通過木橋,直奔向妖獸巢穴。 到了妖獸巢穴門口的時候,洪武笑道:“幾位騎士大人,妖獸巢穴之旅我就不陪你們進去了,我會在這門口等着你們凱旋而回。”

“切,膽小鬼。”聖女果兒道,“姐妹們,我們進去。”

洪武笑了笑,看着這些水果依次進了妖獸巢穴。

然後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和棺君商量起如何煉製小世界的事情。

這煉製小世界是個十分複雜的工作,所幸洪武現在學會了縮放之術,按照棺君的想法,他們先將現實大小的材料都縮小百倍,煉製一個相當小的世界,然而再等着這個世界的縮小之術過期,這樣便煉製出來的世界便是現實的小世界,之後再以擴丈成裏之術將這現實的小世界放大百倍,這樣一來,便得到了一個百倍大小的世界。

由於洪武的縮放之術是有時效性的,因此在這百倍大小的世界之中,卻是要放幾個永續陣法,使得這個空間一直維持在百倍大小。

總體思想便是如此,而具體操作起來卻又是相當複雜的一個過程。不過有了三弟打印陣法,又有了縮放之術,使這一切都變得簡單了許多。

煉製世界的第一步便是將遮天獸皮給煉製出來,這遮天獸皮是洪武從拍賣行裏搶拍到手的,沒花多少靈石,卻是撿了個大漏。

洪武以縮放之術將這張遮天獸皮給縮小了一百倍,棺君這才慢慢將它打開,這遮天獸皮看上去變成了巴掌大小的一塊,實際上內含的空間卻有大半個朱雀大陸那麼大。

棺君讓洪武操控着紅蓮地火,慢慢將這塊獸皮給炙烤軟化,然後再每個軟化下來的地方以三弟打印陣法打印上控制法陣,在經過縮小的獸皮之上打印陣法,卻是省了不少時間,不一時,整張獸皮就被洪武給煉化了,洪武透進神識去,感覺到了這遮天獸皮之中的空間,真是無比巨大,這空間混沌無比,上面是一片虛空,下面是一片大地,除些之外,卻並沒有什麼東西。

棺君叫道:“小子,快將那顆世界種子給引進這空間之中來。”

洪武依言,連忙將神識托起世界樹種子,把它傳入了遮天獸皮之內的空間。這世界種子一進入空間,頓時一頭扎向那平坦的大地,旋即,在大地之中生了根,發了芽。

這便是世界樹嗎?洪武望着這新出生的小芽,頓時感覺一種無上的欣喜傳到心間。

這小芽迅速生長,將虛空與大地分開,它越長越粗,越長越高,虛空便與大地越離越遠。它開始抽出枝條來,它開始長出茂密的葉子來。

它開始變得頂天立地。

整個世界開始由混沌變成清明一片,只不過這時候大地還是光禿禿的,天空還是灰濛濛的。

棺君道:“快點把五小隻靈獸都給送進來。”

洪武連忙將阿狸,胡巴,小冰,小燙和毛球全都引進到了新的世界之中。這五小隻一進入新世界,便開始將世界樹的靈氣分解轉化,頓時世界之中有了金木水火土五行靈氣,這五行靈氣慢慢變多,開始充滿整個世界,它們開始相生相剋,相互作用,又有了各種特殊靈氣的存在。

胡巴吐出一團靈氣。這時候大地上開始長出草木來。

小冰接着搖了搖尾巴,頓時大地上出現了河流,天空中落下雨滴,草木開始生長。

小燙和毛球兩小隻碰在一起,頓時大地震動,新生的山脈涌起。

阿狸不停地甩着尾巴,天空之中頓時有了雷電。

這五小隻不停地往外釋放着五行靈氣,使得這個新生世界越來越完整起來。


這時候世界之中有草有樹,天空也開始變藍,只不過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

棺君叫道:“小子,快把九層妖塔給送進來。”

洪武連忙將九層妖塔也給傳進了新世界。

九層妖塔一進入新世界,頓時迎風而長,貯立在了新世界中心,離世界樹很近的地方,它雖然沒有世界樹那麼高大,但卻也十分巍峨。塔中的九隻妖獸從塔中出來,落到新世界的大地上,貪婪地吸收了靈氣。

過了一會兒,棺君叫道:“小子,將九陰懸棺與九陽懸棺都送進來。”

洪武依言,又將九陰懸棺與九陽懸棺送進了新世界。

棺君將九陰懸棺與九陽懸棺合在了一起,原本這兩具棺材早就具備了合二爲一的條件,只不過棺君卻一直沒機會動手合成,前不久洪武煉化了紅蓮地火,棺君也悄悄地將四枚大釘子給煉化了,現在在新世界之中,棺君動手將這兩具棺材合二爲一,頓時,九天玄棺便合成了。它頂上有一顆十分明亮的星星,白天的時候,它便是太陽,夜晚的時候,它便是月亮。

棺君將這些都煉完了,自己也一頭扎進了九天玄棺之中。由於九天玄棺的合成成功,便由巔峯靈器成功轉成了靈寶,棺君的等階也得到了提高,此時,它已經成爲了九天玄棺的棺君了。

洪武的桃源空間之中的各種東西,現在全都來了個大搬家,通通都移到了這個小世界當中來。

搬完了這一頓,洪武頓時感覺自己充滿了成就感,的確,自己可是創造了一個世界,還有比創造世界更加偉大的成就嗎?

他興奮無比,難以言喻。

正這時,棺君叫道:“小子,你還愣着幹什麼,不進來瞧瞧嗎?”

洪武一愣,旋即明白過來,問道:“我也能進去?”

“這是當然的,你當這小世界是桃源空間啊?那是個虛擬的世界,這個卻是實打實的,快進來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