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本人的祖宗!”

媽蛋!

真是關二爺的子孫呀!

不過呢?

貌似唐朝並不崇拜關二爺。

真正把關羽、張飛、劉備、諸葛亮等人豎立成正面人物,那是宋朝時期。

宋朝相對較弱,就瞎編胡造,把四人塑造成典型人物,讓人們敬仰、崇拜。

至於關羽、諸葛亮是否真的牛逼,說不清楚。

當然,關羽、張飛二人,武力絕對是牛逼的,在三國也屬頂尖人物。

諸葛亮就不好說了,很多故事情節全是瞎編的,歷史上根本不存在。

但是,諸葛亮的智商絕對是高的。

說起來,諸葛亮應該與曹操手下,第一謀士荀文若是一個類型的人才。

善內政、謀劃,不善於軍略。

呵呵!

“你是關羽的子孫,別逗了。關羽一代武聖,怎麼會有你這麼一個地下勢力的不孝子孫。

你真要是關羽子孫,那可丟大了。

不僅丟關武聖老臉,還會把關羽氣得從墳墓裏爬出來,要好好訓斥你這個不知羞恥的後輩。”

關豹傻愣!

杜荷一番話,把關豹說得朦圈。

什麼關武聖?

沒聽聞過呀!

我家祖宗很牛逼嗎?

關豹腦海中混亂無比,一下子,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大腦如同擋機一樣。 “中央王朝第一家族?皇家的那廝?這都什麼跟什麼?”唐凱有些不明所以。

“中央王朝自成爲天初大陸的霸主以後,將自己原有的國名,國號甚至於整個家族的名號都改了。原來這個王朝不叫中央王朝,這個建立中央王朝的勢力也不是一個家族,但是後來由於種種變動,到最後只剩下了一個最爲強勢的家族,他們直接改了姓,稱自己是‘皇’家。”凌雪妍淡淡地解釋道。

“好姓。”唐凱拍手稱讚,“瑪德他們也真是敢改啊,難道不怕遭天譴嗎?”

“怕不怕天譴我是不知道,反正他們活到了現在。”凌雪妍聳了聳香肩。

“你這冷幽默也是夠可以的了。對了,你剛纔提到皇家的那傢伙,他到底是誰啊,什麼身份?怎麼他拍手同意你們就要贊同呢?”唐凱問道。

“那個人啊,呵呵,你今天如果完成了任務的話,百分之百是會見到他的,不要着急。”凌雪妍四處看了一圈,低下頭來神祕道。

凌雪妍的小嘴貼近唐凱的耳朵,呵出來的風掃在唐凱的耳朵上,略微發癢,面對這樣一個美人兒的靠攏,即使唐凱對她不感興趣也是覺得有些小激動。

畢竟這個動作也是比較親密的,美女主動靠攏,唐凱自然不會拒絕,要不是歐陽露正坐在一旁百無聊賴的看着什麼,說不定唐凱還會藉機揩一把油。

凌雪妍在說完這句話後,也是察覺到了什麼,連忙擡起了頭,本是冷若冰霜的臉上也是微微泛起了桃紅色,分外誘人。


而這一幕看在一些有心人的眼中,卻不是那麼回事了。

“少爺,這小子真是好大的膽子,待會兒我就幫你直接弄死他!”封天照身旁,一個年輕人神識傳音道。

“小崔切莫衝動,我看此人沒這麼簡單。”封天照不慌不忙,微微一笑。

“哦?”小崔怔了一下,不明所以。

“你要知道,此人乃是妍兒專門請來對付我的。妍兒可不是一般的人物,既然她能相中此人,覺得此人有希望將我打敗,那麼此人必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得了的,你且靜觀其變,不要在開賽時就着急下場,你可是我的左膀右臂,不能輕易折損。”封天照語氣溫和,緩緩道來。

那小崔一聽聞封天照此言,立即點頭稱是,心中更是激動萬分。他素日來總是聽從封天照調遣,替他辦事,從無怨言,終於讓封天照對他多了一些信任,連帶着整個家族都受了不少好處,全都死心塌地的跟着封天照。

因此對於小崔而言,盡心盡力的聽從封天照的吩咐,對封天照忠心不二是他自己這一生當中都不能輕易磨滅的信條,而今封天照對他直言不諱,稱他是左膀右臂,他更是生出了即使丟掉性命,都要報答封天照知遇之恩的心態。

不止是小崔,很多人都看到了凌雪妍和唐凱的親暱舉動,尤其是凌雪妍那微微發紅的俏臉,讓很多年輕男子都無法自拔,差點淪陷在其中了,要知道凌雪妍一直是以冰霜面目示人,極少有其他的情緒波動,所以她俏臉紅彤彤的美景可是分外難得一見的。

然而下一刻,他們的目光,夾雜着滔天的憤怒和酸味,統統集火在了唐凱身上,讓唐凱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來。

“你可是把我坑慘了。”唐凱齜牙咧嘴。

“無妨,反正你等會還要引起更大的波浪,還不如現在先提前適應一下風口浪尖的感覺。”凌雪妍微微一笑,如同深山中絢爛綻放的雪蓮,清澈潔白,晶瑩玉潤,爲整個單調的山峯都帶來了無窮的光輝,將遠處無數鮮豔的花朵都全部遮蔽了。

“她竟然笑了,竟然笑了!”

“她身旁的男人到底是哪來的雜種,我要徹底捏碎他!”

“聽着,等會上去不要挑戰別人,就盯住她身旁的這個混蛋,給我往死裏!”某些少爺在暗自吩咐身旁的嘉賓。


“放心,就算您不說我也要這麼做。”一些嘉賓咬牙切齒,忌恨無比,明知道像凌雪妍這樣的女人他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擁有,但是想到她有可能被一個同樣身份,甚至來歷不明的男人奪走,那種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感覺就瘋狂地涌了上來。

一時間,唐凱的人氣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飛速增長,很快就成爲了所有人的焦點,成爲了整個競技場矚目的對象。

“那小子是誰?”在競技場某個普通席位的角落,一個氣度森嚴,面孔刻板的中年男人問身旁的僕人。

“那是小姐的朋友,與小姐曾在風雲王朝大比中有過接觸,是風雲學院中的一匹黑馬,曾以道初境後期力克魚躍境初期,實力不俗。”僕人面無表情的緩緩道來,將唐凱的生平都幾乎說全了。

“哼,說白了不過是個鄉村野人而已,憑這種身份的人,怎麼可以和妍兒平起平坐。而且妍兒力爭此次嘉賓挑戰賽規則的變動,莫非也是與此人有關嗎?”中年男人冷哼道。

“小人認爲這極有可能。”僕人微微躬身道。

中年男子冷冷地盯着唐凱,目光之中是毫不掩飾的鄙夷,還有對凌雪妍的不滿,對於端坐在凌雪妍身旁的歐陽露,他倒是沒有過多反應,因爲這個女孩落落大方,氣質端莊,早在進入凌府的時候他就已經看到了,不僅如此,他甚至對歐陽露感到十分滿意,心中還有了打算。

坐在貴賓席上的唐凱,驀然感覺到一雙冰冷的目光透過人羣,毫不掩飾、直直的射向了他,盯得他肌膚生疼,通體冰涼,這絕對不是什麼善意的目光,比之當初弱小時,傅元龍從遠處射來的目光更爲犀利與霸道。

“什麼人?”唐凱猛然扭頭,看向觀衆席的方位,卻什麼都沒有看到,他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對於這種暗處窺視的不善目光,他是討厭到了極點。

然而不等他多想,那個屹立在高空的老者終於宣讀完了繁複而瑣碎的規則,清聲朗喝道:

“本次中央大賽的規則已經全部宣讀完畢,下面正式進入第一環節,嘉賓挑戰賽!我會隨機灑出一把號球,每個家族必須抓住一枚,這種球在被抓到之後纔會顯示號碼,抓到一號球的家族第一個上場,嘉賓開始按照號碼的順序逐個對所有的家族開始挑戰,失敗後離場,戰勝者繼續挑戰下一個號。”

“現在開始!”


老者大喝一聲,跑灑出一把褐色的木球,所有家族的代表人都不約而同的放出神識,查看究竟,然而遺憾的是誠如老者所言,他們根本無法看透號球的內容。

“算了,隨便抓一個,祝你好運。”凌雪妍隨意的掃了一眼,發現確實看不到以後,隨意的伸出纖纖玉手抓了一個。

那褐色的木球到得她的手中後,一層薄薄的光膜消失,露出了裏面漆黑的大字,這個大字,讓凌雪妍面龐迅速升起了一絲微笑,讓唐凱的臉色瞬間變成了苦瓜。

歐陽露捂住小嘴輕輕笑道:“呀,竟然是一號,運氣還真是不一般的好啊。”

凌雪妍雪白的小手似乎將褐色的木球都映亮了,連帶着那兩個漆黑的大字都閃現出了一絲光輝:壹號!

“得了吧,連你都尋我開心。”唐凱一臉鬱悶。

“多好,早去早結束。”凌雪妍實在是忍不住笑意,露出了潔白的牙齒,再度讓一些人神魂顛倒了。

“你今早肯定沒洗手!我聞聞!”唐凱突然伸出鹹豬手,閃電一樣迅速的抓住了凌雪妍的玉手放到了鼻子下面,深深地吸了一口,又一臉迷醉道:“洗了,怎麼還是臭臭的呢?嗯,不過嘛,彈性倒是不錯,又軟又嫩。”

凌雪妍怔了一下,才猛然反應過來,羞惱無比的使勁拽出了自己的手掌,光潔的面頰被通紅的顏色迅猛的佔據了,她對着唐凱,揚手就是一巴掌。

“色狼,我打死你,竟敢佔老孃便宜!!”


“稟告大小姐,我先去也!”

卻不想唐凱比猴還快,“出溜”一下就衝出了貴賓席,站在了其中一個黑色擂臺的中央,風騷無比的向她揮了揮手,送了個飛吻,拉手、飛吻兩個動作,陡然間讓整個競技場上空都瀰漫了一股猩紅的殺意。

“登徒子,今天你必死無疑!”就在唐凱剛剛站到擂臺上的那一刻,一道氣勢洶洶的身影帶着強烈的音爆飛速衝了過來。

唐凱淡淡地瞄了他一眼,而後嬉笑的看了看猶自羞惱的凌雪妍,得意地向她展示那如閃電般快捷的鹹豬手,然後隨意的伸出了另一隻手,恰好在那廝飛來的當口,硬生生的頂住了他的腦門:

“我看,你怎麼來的,還是怎麼回去吧!”

“嗖!”

“砰!”

貴賓席上,一個身影以比去時更快的速度,如同閃電般,轟然撞進了華貴的座椅之中…… 不只是關豹朦圈,薛禮心中也朦圈。

什麼關武聖,真沒聽說過呀!

“關豹,本少代你家祖宗,好好教教你做人的道理,讓你曉得世界之大,

能人異士無所不在。稍有點實力就妄自尊大、爲所欲爲,不把天下人放在眼裏。”

哼!

關豹一聲冷哼。

“老子有實力,囂張、狂妄了,你能咋的?”

杜荷搖搖頭。

真是無知無敵呀!

“老典,去痛扁那個關豹一頓,給本少狠狠打,讓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遵命!”

典韋也不騎絕影,跳下馬背,朝着關豹殺上去。

關豹看到典韋提着雙戟撲上來,也抽出大刀,朝典韋狠狠劈出一刀。

嘭!

短戟與青龍偃月刀相碰擊,發出巨大聲響。

音波遠遠傳播出去,一圈圈盪漾開來。

實力稍弱的,馬上遭到重創。

強悍的內勁通過青龍偃月刀,進入關豹手臂,再進入體內,震得對方五臟移位。

一口老血忍不住,吐了出來。

典韋則絲毫不動,沒受其影響。

高下一目瞭然。

關豹此時徹底震撼!

從沒想過典韋會有如此強悍的身手,雙臂震得麻木不仁,差點青龍偃月刀掉落地上。

“上!大家一起上!”

關豹心中知道打不過典韋,馬上下令,讓其手下出手,一定要滅了杜荷等三人。

得到關豹命令,一羣混混、地皮紛紛抽出兵器,朝着杜荷、薛禮、典韋三人殺上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