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問道:「大師,你有什麼辦法讓他們忘掉前世的記憶嗎?」

筱風沉思了一會兒,說道:「據民間傳說,人死之後,在過奈何橋的時候,都要喝一碗孟婆湯,忘了前世和舊情。偶爾也有人被遺漏,在初生的時候,就會開口說話,把父母親嚇得要死。遇到這種情況,做父母的就會找來黑狗血、黑雞血讓嬰兒喝下去。這樣,嬰兒照樣可以忘了前世。」

聽筱風大師這麼一說,郝仁頓時放心了:「黑狗、黑雞好找得很,我們待會兒就下山找這樣的狗和雞!」

筱風大師笑道:「民間傳說只是傳說,有多大的效果很難說。不過,老衲這裡還有一個佛經記載,你要不要聽!」

郝仁當然不會拂了老和尚的好意:「大師有什麼忠告儘管說,我們一家都洗耳恭聽!」

筱風大師說道:「據《迦樓羅經》記載,西域阿難國有一個王子,因為出去打獵時,射死了一個懷著孕的梅花鹿。那梅花鹿肚子里的小鹿還沒有生出來就死了。小鹿記恨之下,就投胎報仇,它先是投胎做狗,卻被王子烹食。接著又投胎做猴子,又被王子射殺。它再投胎成獅子,卻被王子命令部下射死。短短的十五年裡,他投胎九次,卻都死於王子之手。在小鹿第十次投胎成人報仇的時候,我佛釋迦牟尼看不下去了,就找來龍、鳳凰、麒麟、貔貅四大靈獸的血,餵給小鹿吃下去。從此,小鹿就成了王子最寵愛的人,終其一生,他們都很友好。」

郝仁笑道:「大師,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找龍、鳳凰、麒麟和貔貅的鮮血來給他們吃下去!」

筱風大師有點不好意思,他覺得這事的難度太大了,這世間哪還有什麼龍、鳳凰、麒麟、貔貅?他說道:「你先找一些黑狗、黑雞來試試,如果不行,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老衲可以為令公子、小姐念上九十九天的《拜懺經》,應該可以消除他們心中的業果!」

郝仁點了點頭:「那就謝謝大師了。我們先要回家看看,找幾隻黑狗、黑雞!」

筱風大師雙手合什:「阿彌陀佛,請恕老衲不遠送了!」

「大師,你留步!」郝仁向筱風鞠了個躬。寒煙和宣萱她們也都揮手作別。

出了弘法寺的山門,上了自家的轎車,宣萱問郝仁道:「哥哥,你覺得大師的法子怎麼樣?」

郝仁笑道:「黑狗、黑雞不太靠譜,倒是龍、鳳凰、麒麟、貔貅可以試試!」 嘩啦!

震人心魄的巨響,在半空潮水一般傳來。

龍牙形的真氣,連連刺入光壁,勢如破竹!

光壁如同無數層琉璃,布滿裂紋,裂隙越來越大,大片金光,從裡面滲透出來,眼看就要爆炸。

秦逸連連催動真氣,體內六百蛟龍,首尾交接,爆發萬丈光芒。

足足上億的符咒、身法,在此刻,進入秦逸腦海。

眨眼功夫,秦逸福臨心至,一套拳法,深深烙入腦海,瞬間就融會貫通,好像已經練習了無數遍似的。

「龍牙利爪第一式,破滅!」

秦逸眸中,星辰綻放,一拳轟出。

澎湃的真氣,瞬間沸騰,燃燒,帶著焚滅諸仙神佛的霸絕味道。

砰!

搖搖欲墜的金色光芒,炸成齏粉。

滾盪的威勢,在半空彷彿流星爆炸,恢宏無比,震撼無比,天空都彷彿要被擊穿,層層氣浪,彷彿一隻大手,從半空,狠狠拍下。

轟!

地面上數千幢房屋,被拍成碎片,阡陌交通,全部粉碎。

「本命金丹!大日如龍!」胸口刺痛,讓黎雨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連連長嘯,不斷揮動手中長劍。

一枚金丹,像是花骨朵,從他腦後,緩緩升起。

金色光芒,普照萬丈。

空中澎湃的氣浪,頓時瀰漫出一股,安寧祥和的味道。

一朵朵金色的蓮花,在空中,緩緩綻放,點點細碎光芒,匯聚成河,給人一種,正大光明的感覺。

洛珞一連射出數十顆炮彈,流星一般,奔向黎雨。

但是他腦後金丹光芒一指,數十顆炮彈,一下子全被擊穿,當空炸成齏粉。

盛雪在擊殺了十多個炎徒境界的守衛后,此刻更是連黎雨百丈範圍,都無法進入。


秦逸冷冷望著黎雨的方向,腦海中還在不斷有信息湧出。

四周擠壓而來的金光,彷彿鋼筋鐵板,厚重如山,都沒有讓他,有一絲分神。

「破滅!」

「吞月!」

「降世!」

黑蛟破宙勁中的三種殺招,幾個眨眼功夫,就將數億個身法、招式,深深印在秦逸腦中。

半空龍牙形的真氣上,數不盡的符籙,如雨點落下。

被四周金光壓制的秦逸,突然全身爆發出,山呼海嘯的氣勢。

「嗯?」黎雨心神一亂。

原本以為,本命金丹一出,必然可以絞殺對方。


但是此刻,秦逸全身爆發出的氣浪,節節攀升,如同海水漲潮,好大威猛,勢不可擋!

「破滅!」

秦逸一拳轟出,龍牙利爪的真氣,加速一樣,轟的一聲,將黎雨四周的金色光壁,全都破得粉碎。

「吞月!」

再一拳揮出,天地日月,都有種被秦逸,拿捏在手的味道。

真氣狂潮,在半空如滾油般被點燃,呼啦一聲,鋪天蔽日的火焰,彷彿千軍萬馬,奔騰殺戮,緊隨殺戮金身,狠狠切在黎雨和海龍城氣運連接的地方。

咔嚓!


天空大地,同時一震,接著陷入死寂。

所有的聲響,彷彿都被阻隔開來。

黎雨的臉色,變得慘白,眼中滿是憤怒、驚懼。

他和海龍城之間氣運的連接,像是接通天地的山峰一樣,轟然倒地。

連接一斷,他的氣勢、力量,頓時飛速下降。

四周涌動的金色海潮,也變得稀薄。

「我殺了你!」黎雨張口怒吼,「大日如龍劍!」

金色劍芒,刺破萬古,浩浩蕩蕩,恢宏近百丈,朝著秦逸,當頭斬下。

天地日月,乾坤陰陽,都彷彿要被她破成兩半!

「鬼音嘶吼!」

秦逸張口長嘯。

數十個慘綠色的「死」字,砰砰巨響,爆射而出,在金色光劍上,撞得粉碎。

一粒粒碎末,在半空炸開,每一粒碎末,裡面都蘊含無數魔頭,鬼怪。

數不清的妖魔鬼怪,齊齊厲聲咆哮,聲波比之前,要一下子強上了十倍!

轟!

黎雨身體一顫,血肉神魂,幾乎被震得分離。

四周地面,全部裂開,層層塌陷。

秦逸當空一步,腳步聲轟鳴,向前越過百丈,電光火石,眨眼之間,就到黎雨面前。

「降世!」

一拳轟出,陰風慘烈,彷彿上古魔頭,降臨世間,捲起無數慘嚎嘶吼,日月星辰,都被染得墨黑,牛鬼蛇神,齊齊湧出。

金色光芒中朵朵蓮花,成片炸碎,潰不成軍。

黎雨連連後退,胸口撕裂般劇痛,五臟六腑,彷彿絞成一團,稍一遲疑,就會被絞成肉泥!

秦逸步步緊逼,每一步踏前,都越過百丈,一腳踏下,金色海洋,崩潰塌陷,四周蓮花,一些炸碎,一些還沒有盛開,就迅速枯萎。

秦逸伸手,凌空一抓。

乾坤陰陽,彷彿都在瞬間濃縮。

黎雨心神一震,仰頭望去,頭頂本命金丹,竟然正在一寸寸朝秦逸的方向,移動過去。

「你休想!就算是斷開和海龍城的連接,以我超越你六個層次的實力,殺你簡直易如反掌!」黎雨圓瞪雙目,一聲怒喝,全部真氣,滾滾蕩蕩,從金丹里呼嘯而出,凝聚在劍芒上。

原本幾近奔潰的劍芒,再次爆發出琉璃般的色彩,光暈堆疊,撕裂長空。

「你不是想知道蕭無法去了哪裡嗎?」秦逸的冷笑,遠遠傳來,一個字一個字,雷霆戰鼓一般,敲打在黎雨心頭。

「他的境界,是炎士境界第八層,比你還要高出兩層。但是他連本命金丹都沒有來得及施展,就被我斬殺!」

「什麼!」黎雨目瞪口呆,「你說謊!」

「你自己下去問他吧!」秦逸伸手一抓,帝恨戟上,血色翻攪,彷彿鮮血海洋中,一頭怒獸,咆哮而出,龐大的身軀,足以傾覆一座海島。

砰!

帝恨戟和大日如龍劍,在半空碰撞,光芒萬丈,如烈日驕陽。

「你境界不如……」黎雨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秦逸,詭異一笑。

他眼睜睜看著秦逸,將一大把紫霞碧元丹,倒入口中。

秦逸的真氣,再次爆燃!

像是點燃的炸藥,一下子炸開!

周圍數十丈內的空氣,都被炸得粉碎,大片塌陷,發出雷鳴炸響。

「天子槍法!」

秦逸一聲長嘯,無數道血光,從他手中,奔射而出,龍蛇起陸,日月無光,將黎雨逼得連連後退,手中長劍不斷震顫,光芒忽明忽暗,彷彿隨時都會湮滅。

「破滅!」

「吞月!」

「降世!」

秦逸一拋戰戟,三拳緊隨而至,彷彿一個巨大漩渦,越轉越快,吸力堪比黑洞,將黎雨吞沒其中。

黎雨連連抵擋,手忙腳亂,本命金丹的光芒,都被狠狠壓制,絲毫沒有之前從容模樣。

「殺戮金身!」

猛然秦逸一聲厲喝,讓黎雨一個分神,背後殺意凌冽。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