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吧。”

隨着一聲渾厚有力的聲音,而且緩緩地睜開眼睛,然後合上了書頁。

“父王,你怎麼來了,你是來看雪兒的嗎?”

“還是說父王是來這邊看書的,書店裏的書可真是極其強大,雪兒經過這幾日的研究,終於又領悟了一些。”

聽到這句話,敖潤臉上露出了笑容,但是心裏卻極爲嫉妒。

雖說這是自己的女兒,可這書店也太偏心了吧,他在書店裏砸下的寶物可能已經可以堆積成山了,但是卻沒有獲得任何機緣。

“店主既然如此的話,那小王也看一段時間的書吧。”說罷,敖潤又從懷裏取出寶物。

這西海不是很窮嗎?可是他取出的寶物卻一次比一次貴重,很明顯,這個老龍王爲了來看書,肯定也去做了一些不可言說的是。

“哇父王,這冰山雪蓮這麼大一個,你是從哪裏拿的,據說這可是非常難尋的寶物,有起死回生之效。”

“但女兒記得我們龍宮裏好像沒有這種寶物吧。”

聽到敖雪的話,敖潤臉色鐵青。

“哈哈,西海龍王不必拘謹,在我這裏只認寶物不認人,不管你是從何得來的寶物來到我書店,大羅神仙也搶不走。”

“這寶物極其難尋,龍王可以在此看書六十日,希望這六十日內,龍王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

敖雪聽聞此處,不可思議的看着敖潤:“父王不是真的吧,難道你到現在都沒有觸發任何機緣嗎?我們龍族應該沒有這麼黑纔對啊。”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敖潤真的不知道這個還是不是他的女兒。

這真是幹啥啥不行,拆臺第一名。

“二公主不知,你父王這是在尋求機會積攢運氣呢,待他日機緣爆發拍,你父王所獲得的機緣肯定是所有人當中最爲萬衆矚目的。”

林凡看到了敖潤難堪,所以故意想出這樣一句話來給老龍王下臺。

“店主所言極是,你一個小女娃娃懂什麼?不知道小不忍則亂大謀嗎?”敖潤一臉不屑,然後就坐到座位上,開始打開書卷。

敖雪站在原地思索着,真的可以積攢運氣嗎?爲什麼自己獲得機緣的時候,神不知鬼不覺,甚至自己都根本沒有法控制。

不過既然店主也這樣說,也就沒多想走出了書店。

這書店真是越來越熱鬧了,林凡心裏也比較欣慰,現在書店最起碼都能保持有一個人在看書,不會像以前一樣,整整一年時間書店都是空着的。

照這樣趨勢下去用不了多久,書店就會變得人滿爲患,到時林凡就打算開分店。 看別人觀書還是比較有意思的,但是看着敖潤觀書就沒什麼意思。

因爲結果顯而易見都不用去想,這西海老龍王這輩子恐怕是很難再獲得機緣。

是林凡像往常一樣坐在書店門口,閉上眼睛開始觀察這四大神州內有趣之事。

花果山水簾洞內

那六耳獼猴已經被孫悟空關在此處兩月了,整天無所事事,除了自己和自己說話之外,就是欺負一下小猴子,也沒有別的事情可做。

在這期間他也嘗試過要逃跑,可是每一次都被孫悟空給逮回來了。

對於六耳獼猴來說很是無奈,這孫悟空不殺自己也就算了,可這比死了還要難受,非得說要收自己爲徒。

此刻孫悟空閉目凝神,身上的那層屏障更加顯而易見,甚至可以以肉眼看見。

看着孫悟空日記變得更加強大,六耳獼猴知道要想逃出這裏幾乎無望。

就在這時,孫悟空突然睜開眼睛,臉色變得鐵青,似乎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不好,師傅要出事了。”


原來孫悟空在剛纔修煉的時候,腦海中突然傳來了唐僧的聲音。

這個聲音就是唐僧平常遇到困難之時纔會發出的聲音:“悟空,悟空。”

也不知道是自己太緊張,還是因爲太關心唐僧的安危,孫悟空想都沒想,腦海裏第一反應就是唐僧出師了。

在離行之前,唐僧曾說過要去東土大唐進行傳教,可是唐僧現在已經成佛了,是什麼樣的威脅才能夠威脅到他呢?

來不及思索,孫悟空拿着手中的金箍棒看了一眼六耳獼猴冷冷的說一句:“小猴子給俺,老孫在此處好好呆着,要是俺老孫回來見你不在,被我抓到之日有你好受的。”

說完孫悟空召喚金斗雲,便離開了水簾洞。

機會來了,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雖然說孫悟空一個筋斗能翻十萬八千里,但既然是唐僧叫去的,那一時半會兒是回不來的。

這唐僧可是三界中最煩的人。

想到指數六耳獼猴,立刻拿出擎天柱,打破了屏障,衝出水簾洞。

因爲他和孫悟空長得極爲相似,所以這一路上並沒有一個妖怪認出他是六耳獼猴。

林凡看到此處搖晃腦袋:“看來大聖想要教化這隻猴子,還需一些時日才行。”


本來林凡是想繼續看東土大唐唐僧那邊的情況,畢竟唐僧也是自己的客戶之一,不過已經許久沒來書店了。

可又想到唐僧嘰嘰喳喳的唸經,煩個不停,所以搖了搖頭,看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只見在十萬大山中有一山峯之上,一隻巨大黑犬像人形一般盤坐修煉。

這不是哮天犬嗎?

哮天犬自離開書店之後,並沒有想着要回到二郎真君那裏,畢竟他在天庭已經受夠了氣,吃不飽不說,還整天被呼來喝去,討不到半點好處。

現在既然已經獲得了萬獸之王的傳承,那哮天犬寧願在夏季當個妖王,也不寧願回到天上而去。

只不過哮天犬所獲得傳承不能以人形修煉,只能以真身修煉。只是這個樣子,確實挺滑稽的,一隻狗卻學着人的樣子坐了起來。

只見一股股紅色氣流不斷的鑽入哮天犬的眉心哮天犬身體開始不斷顫抖,他的毛髮迅速長長,爪子也變得比之前更加尖銳 。

用了片刻,哮天犬緩緩睜開眼睛,眼睛中紅光射出,所射到之處可說是寸草不生,一切生靈被紅光照射下,都會慢慢化爲烏有。

“哈哈,沒有想到我哮天犬有朝一日也能有如此強大之機緣。”

“也不知道敖順什麼時候來,他和我說很快就會到達此處與我會合。”

說完這句話哮天犬慢慢化爲人型,只不過眼神變得伶俐了,和之前判若兩人。

而那眼睛裏寫滿了貪婪,鼻子也不斷的在秀着,在書中萬獸之王。是有着可尋一切寶物的靈敏嗅覺,看來哮天犬連這項技能能也繼承了。

林凡無奈的搖搖頭,這敖順加上哮天犬,兩人組成了黃金組合,也不知道讓這兩人來看書,是對還是錯。

這三屆或許會因爲兩城大亂,不過也不錯,在這平凡乏味的生活中,有這兩人做出一些荒誕之事,也可以作爲生活的調味劑。

真別說林凡挺期待兩人合作一起下墓。

到時就可以又多出一本新書,西遊鬼吹燈。

同一時間在十萬大山深處盤絲洞內,春三十娘不斷的在詢問着白晶晶。

“妹妹你有和店主說了嗎,我可以去看書嗎?”

“姐姐你放心吧,我和店主說了,店主他人很好,他說只要你帶寶物就可以前去。”

聽到這句話,三十娘十分興奮,跳到一邊,露出了它八隻爪子,似乎是在跳舞。

不過一想到保護他,又想這店主能夠看上的寶物要什麼樣呢,難道就她的鳳鳴劍也能算得上寶物嗎?

自然算不上,她和白晶晶肯定是不同的,白晶晶是店主選中的人,而她是白晶晶舉薦的人。

“妹妹你可知道店長都需要什麼樣子的寶物?”

白晶晶動了動,隨後一笑:“姐姐放心吧,這寶物很很快就會有了。”

“而且絕對能夠讓我們姐妹倆在書店內住上小半年。”

看白晶晶那信心滿滿的樣子,春三十年就知道一定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妹妹你不會又想惹出什麼岔子吧?上次你突然說要當這十萬大山的妖王,可把姐姐我給擔心壞了,這次你可別再有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他們倆相依爲命,春三十娘可不想白晶晶出什麼事情。

“姐姐我打算過一段時日就帶領十萬大山妖族,進軍南瞻部洲。”白晶晶將手中的劍隨手一揮,指向了南瞻部洲的方向。

“啊,什麼妹妹,你瘋了呀?”

“放心吧姐姐妹妹現在雖然實力並沒有提升多少但是我獲得了上古三大妖皇的傳承,一般的妖王是奈何不了妹妹的。”

白晶晶從心裏一直都想要統一妖族,而現在她終於可以一步一步的去實行她的計劃,讓妖族統一讓四大部洲的妖族擰成一根繩。 林凡在觀察着四大神州有趣之事的同時,卻不知天庭也在觀察此事。

此時玉帝端坐於凌霄寶殿之上,心裏無比焦急。

“千里眼,讓你看了這麼久,可有什麼收穫?”

自從上次得知書店的存在,再加上孫悟空突然之間獲得強大的造化,此時讓玉皇大帝坐立不安,想必這世間還有比三清更爲強大的存在。

“玉帝,屬下確實看到了一些關於那個書店的事情。”

“書店的主人好像是一個年輕人,而且據我近日觀察書店內有龍族頻繁出入,特別是敖潤和他的女兒敖雪。”

“另外書店當中現還有一人,正是前段時間統一十萬大山的小妖白晶晶。”

聽到白晶晶三個字,玉皇大帝愣了一下。

這個女妖實在太可怕了,他知道白晶晶的事情之後,他就早已派下天兵前去捉拿,可是每一次前去都是無功而返,甚至回來的天兵天將都發了狂,日思夜想都念着白晶晶的名字。

如此強大實力的女妖,居然是在這書店中獲得機緣的,怪不得他看敖潤的實力似乎現在已經比敖廣更勝一籌,達到了金丹後期。

“那可有看到那妖猴?不!有沒有看到鬥戰勝佛經過。”

其實玉帝千不怕萬不怕,他就怕那隻猴子去書店之後獲得一些神通,隨後又想起這些年被天庭所支配的事情。

到時再來一次大鬧天宮,依現在猴子的實力加上神通,就算是如來佛祖恐怕也有些難以對付,而且再加上書店那位撐腰,如來佛祖應該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玉帝,並沒有發現鬥戰勝佛蹤跡,鬥戰勝佛此時正在東土大唐與唐僧一起傳教。”

聽完千里眼說的話之後,玉帝緊閉雙眼,隨後他暗中決定,一定要去找如來佛祖談一談,畢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好了,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千里眼剛剛離開了凌霄寶殿,玉帝立刻看向天穹,隨即變成一條金色大龍,穿梭在天地當中。

頓時中,三界的天地都開始散發着金光,如同閃現祥物一樣。

片刻之後玉皇大帝終於來到了靈山,但他並沒有去靈山腳下,而是直接前往西天如來處。

“玉帝此次前來,不知有何事相商?”此刻的如來佛祖端坐於大殿之上,而臺下一百零八個羅漢以及四十位神佛,都是疑惑地看着玉皇大帝。

“佛祖此事非同小可,現你靈山腳下有一書店,不知佛祖可有知曉。”

如來佛祖緊閉雙眼,面容微笑,點了點頭:“這事我早已知曉,那書店之主來歷不凡,而且現如今好像也是渡世救人,不知玉帝爲何會關心起我靈山之事?”

“佛祖你有所不知,現如今那書店之主在不斷邀請種族、龍族、妖族、以及之前的鬥戰勝佛,都曾去書店受過恩惠。”

“不僅如此,去過書店的衆妖或者是仙族,都會獲得強大機緣,實力大增,現在鬥戰勝佛已經和往日大不如同。”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