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浩然點頭:“這沒什麼奇怪的,林絕得到了我的認可,完美的認可。”

“新月社已經對世家出手了,首當其衝的,就是林絕。江浮沉一直都有稱霸京城的野心,這一點你是知道的。都這個時候了,你這老傢伙也該站出來,給林絕撐腰了。”

園主夫人語氣很平淡。

關浩然突然一笑:“你總是以冷漠的語氣說着心裏最關心的事,這一點我倒是瞭解的。呵呵,林絕的事你還挺操心的嘛。”

“你什麼意思?”


向來冷靜的園主夫人,這時居然對着關浩然露出了殺氣。

關浩然毫不在乎,反而笑道:“你知道我什麼意思,丫頭,你瞞得了其他人,瞞不了我,你這麼多年古井不波的心,動搖了。”

園主夫人不爲人知的心跳加速。

“你喜歡林絕,是吧?”

關浩然一語道破。

園主夫人臉上蒙面的紗巾無風掉落,露出絕美的容顏。

穿成八零福氣包 ,看着關浩然說不出話來。

“我是過來人,比你更懂你的內心。”

關浩然隨意一笑:“你或許自己都沒察覺自己的心思,你去吧,江浮沉的事,我知道了。新月社,也該被抹殺了。”

“哦對了,如果你想和林絕在一起,你兩的輩分還真不好算。到時候,你可要和林絕一樣,叫我一聲爺爺。”

關浩然笑得居然很爲老不尊。

“你休想。”

園主夫人像個小女兒一樣怒道。

“林絕和我兒子是結拜兄弟,等於也是我的兒子,但他實際是和我家雲兒一個輩分。你既然喜歡林絕,夫唱婦隨,你總該要和林絕一樣稱呼我吧?”

關浩然心情大好,笑咪咪道。

“老東西。”

園主夫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直接破口大罵。


關浩然當沒聽到,哈哈大笑。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你居然還會對男子動心,這是好事。”

園主夫人咬牙切齒,想動手教訓這老頭,但是她知道,自己是自討苦吃。

打不過。

“老東西,老東西,老東西……”

打不過,那就只能動口不動手了。

園主夫人離開後,關天絕一臉震驚的走了出來。

“你今天看到和聽到的,都不要說一個字,爛在心裏。”

關浩然看了一眼關天絕,叮囑道。

關天絕忍不住問道:“父親,夫人她是來自北方?”

關浩然露出回憶的神色:“是啊,她本是北方大地的人,一個遙遠又強大的地方出來的。”

“難怪京城,查不到夫人的底細。”

關天絕這才釋然。

御藥園在京城是一個崛起不久的勢力,不足五十年。

但卻是關天絕動用身份也無法查探到的,久而久之,許多人都將御藥園當作京城本地的勢力。

“真是令人不敢置信,園主夫人這般奇女子,居然喜歡上了林絕。”

關天絕感慨又覺得很不是滋味:“可是,夫人和林絕的身份和年紀,也相差得太大了吧。”

關浩然瞥了一眼兒子,道:“園主夫人年紀算起來,要比你小個幾歲,比林絕也大不了多少。你那點小心思我知道,你從前暗戀過她吧?”

關天絕臉色大變,紅着一張臉:“父親,這你怎麼也知道?”

關浩然哼道:“我就你一個兒子,你想什麼我會不知道?不過你如今已經不是少年,你和青竹之間,註定你也只能單相思。”

關天絕黯然道:“是啊,即便我如今當上了關家家主,在這京城,也是一等一人物。但面對園主夫人,我還是會自慚形穢。”


“但是,令我從始至終都沒想到的是,她,居然會喜歡一個比自己小,還不喜歡她的人。我知道園主夫人的驕傲,這世界上,能被她看上的男人少之又少,只是,這個人是林絕,讓我奇怪又不奇怪。”

關天絕一口氣說了這麼多,才覺得心頭舒坦了些。


“林絕,配得上她的喜歡。”

關浩然悵然道:“我在京城蟄伏這麼多年,與北方一直在無形的對峙着,卻從未找到涉足北方的一點機會,哪怕是一點啊,都沒有。”

穿越獸世:獸夫,乖乖听話 ,時刻都在預謀着南下。盧家就是最好的列子,公然想在我京城開枝散葉,成立又一個世家,我可曾說過什麼?”

關浩然身上一股凜冽的氣勢沖天而起:“我爲什麼沉默?就是因爲北方死死壓住了京城的氣運,讓我這個唯一的九品強者不得動彈分毫。直到林絕的出現,才讓我看到希望。徹底斷絕北方對我京城的覬覦,我的希望,就只能寄託在林絕身上,你現在明白,我爲什麼一直都器重他嗎?”

乍聞驚天祕密的關天絕全身呆滯,喃喃道:“父親,你的意思是,林絕是我們京城,與北方博弈的希望?”

“對,林絕是京城的希望。”

關浩然望着關天絕,深深道:“你是我的兒子,你也當爲京城這片土地而戰,去吧,去幫助林絕。兒子,不要怕和林絕比,你並不差,只是天命如此。”

關天絕深深點頭:“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想承認而已。林絕,我一直都比不過他,或者說,連和他比的資格都沒有。但是,我關天絕,依然不會放棄,會一直努力追趕。”

“這纔是我關浩然的兒子,去吧,林絕需要你。”

關浩然臉色沉了下來,冷聲道:“第一步,就先從新月社開始吧。剷除這個京城的毒瘤,聽從林絕的調遣,和他好好打好關係,將來你統治關家,林絕將是你的依靠。”

“好,父親你的話,我牢牢記住,聽林絕的。”

宋先生的情有獨鍾 ,何等的驕傲。

這一刻,他的驕傲,願意爲林絕臣服。

特別是知道園主夫人的心也在林絕身上時,他就徹底的清醒了。

林絕,是他追趕的目標。

一個需要豪門之主去追趕的目標,遠在天邊。 新別墅中,林絕還在沉睡。

但呼吸和臉色都正常了。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寸步不離。

“夫人,林絕他什麼時候會醒來?”

蘇若雅不太放心,林絕一日不醒,她就忍不住擔心。

納蘭玉珠握着林絕的一隻手,也望向園主夫人。

園主夫人瞥了一眼納蘭玉珠握着林絕的手,說道:“放心,很快就會醒,他體內的內傷痊癒得很快,林大師的體質,真是非同一般。”

“夫人,你回去休息吧,這裏我們守着就行。”

納蘭玉珠道。

園主夫人已經陪她們守了一晚上,聯想起夫人的地位,實在是不應該。

“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就也跟着守會兒吧。”

園主夫人儘量表現得雲淡風輕。

以她的輩分,在這裏守着林絕,還是在林絕的兩位紅顏知己都在的情況下,實在是有些令人浮想聯翩。

“林大師的情況還不穩定,我在這裏也是爲了以防萬一。”

園主夫人又加了一句,真怕這兩個妮子想歪了。

蘇若雅突然看着園主夫人,笑了一下:“夫人,說來人家還沒見過你長什麼樣呢?你的面紗能摘了,讓我們看一下嗎?”

“不行。”

園主夫人立刻不答應了。


“夫人別呀,這裏又沒有別人,你就讓我們看一下嘛,肯定很美。”

納蘭玉珠也笑着勸道。

三個女人都是非常漂亮的,雖然都是好朋友,但誰都對自己無比的自信,甚至帶着傲嬌。

園主夫人的容貌,蘇若雅和納蘭玉珠除了好奇之外,其實還存了一點小心思。

那就是比較。

女人的直覺是非常可怕的,園主夫人留下來堅持要照顧林絕,就讓兩人嗅到了不一樣的味道。

因此兩女不約而同,都一致對外。

打算先看看園主夫人長得如何,如果長得好,那不好意思,林絕就只能兩個來照顧。

夫人您就請回去休息吧。

這個想法雖然很無禮,但涉及到自己的男人,蘇若雅和納蘭玉珠就管不了太多了。

園主夫人白眼了半天兩女,有些猶豫。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想比較,她又何嘗不是想比較。

特別是在林絕面前,她的美貌,更是不容許她退縮。

“既然你們想看,那我就給你們看一下,但是,只此一次。”

不得不說,園主夫人的威嚴還是挺重的。

因此聽她居然答應了,納蘭玉珠和蘇若雅都感到驚喜,忙點頭:“好,我們不會說出去的。”

園主夫人輕輕摘下面紗,露出絕美的容顏。

蘇若雅看呆了:“夫人,你真是太好看了,爲啥還要帶面紗啊,這樣的美麗,就該露出來啊。”

“夫人,你如果讓人看見你的美貌,保證追求者排滿京城的大街小巷。”

納蘭玉珠美眸盯着,這樣的美貌,她這個大美女也是喜歡的。

美女其實也會惺惺相惜嘛。

“哼,我發過誓,要是有男人看到我的樣子,就會殺了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