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如玉卻是撒嬌道:「我不管王叔,我差一點就死在唐宋的手裡,你一定要給我報仇。」

陳重恩道:「如玉,你先別著急,唐宋一會要死,不過我們得先等老祖他們過來再說。這次行動是三家聯合,當初說好了,得等白氏家族的人動手之後,我們才能夠動手。」

陳如玉不滿的道:「那他們怎麼還不過來啊?這白氏家族的人也不知道怎麼了,如此大張旗鼓的找安家的麻煩,難不成真的只是捧白家上位嗎?」

陳重恩和楚運常兩人默然,這件事情自然沒有那麼簡單。白氏家族如此大費周章的派出三大武宗高手,甚至其中還有武宗後期的大宗師萬里迢迢的跑到安山國來,只是為了扶白家上王位?

這也太扯了,堂堂五品大家族,怎麼可能看得上一個小小的王位。更何況白氏家族也沒有那個閑心。

至於說來接人,他們兩個更不信了。白氏家族要是連白陽這等貨色都可以列為重點人才,那也離滅亡不遠了。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另有目的,只是這個另有目的是什麼,他們兩個就不知道了,也不是他們可以懷疑猜測的。

白氏家族現在只是打安家的主意,你要是胡亂猜測懷疑,到時候人家把主意打到你頭上,你哭都來不及。

「不要胡說八道,如玉,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會給自己招來禍端的,知道嗎?」陳重恩語重心長的叮囑道。生怕陳如玉初生牛犢不怕虎,嘴裡沒個把門的亂說得罪了白氏家族的人,給陳家招來禍端。

陳如玉不滿的撇了撇嘴,只是一臉怨恨的盯著唐宋的方向,待看到唐宋與安素素兩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之時,心裡的忌妒之意更甚,恨不得立即殺死這兩個狗男女。

唐宋和安素素一起來到安茂松的面前,問道:「陛下,白家那兩個執事還在塔里嗎?」

安茂松點頭道:「一直都在,怎麼了?」

唐宋道:「沒什麼,我只是覺得在這關鍵的時刻,我們應該注意一下他們。」

安茂松點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剛剛也正在擔心他們會裡應外合,現在正是寶塔最虛弱的時候,我剛剛得到消息,你們之所以會被拋出來,就是因為秘境能量消耗過度,無法再支撐下去。這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事情,所以我們的處境很不妙。」

唐宋有些撓頭,這秘境能量消耗過度,會跟他有關係嗎?

安茂松繼續道:「我們之前考慮過白家會在秘境開啟結束之後向安家發難,可是卻沒料到他們居然還聯合了陳楚兩家。所以現在很被動,雖然因為我們提前知道了消息,所以已經作出了一些補救,可是難度太大了。對方現在有兩位武宗初期的高手,還有一位武宗後期的大宗師。」

「如果他們衝進塔里,把白玄章和白玄宏給救出來,那我們就完全沒有抵抗之力了。事實上,我們現在就已經沒有抵抗之力了。」

說話間,外面幾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地面之上,矗立於三方陣營的最前方。這三人,正是白玄越、楚如悔還有陳寶國。


三人一落地,白建明和楚運常還有陳重恩三人便上前,將情況說明了一下。特別是楚運常和陳重恩,將楚天鷹和陳如玉兩人的情況說了一下。


果然,兩家的老祖都沒有責怪兩人,反而還安慰了他們一番,讓他們放心,很快就可以了結此事,讓他們去了心魔。

白玄越聽了白建明的彙報之後,只是說了一句廢物,然後便不再理會白建明,讓白建明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尷尬之極。

白玄越打發了白建明,這才對安茂松朗聲道:「安家囚禁我白家的執事,不知道安王陛下準備什麼時候釋放他們啊?」

安茂松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他想到了白玄越會自己進去救人,卻沒想到他會光明正大的用這種手段。白玄越這麼說,是要坐實他們安家的不是嗎?

唐宋上前兩步,直接面對白玄越,道:「白長老,白玄章和白玄宏兩人夜入安山武院,企圖不軌,安家沒有殺了他們,只是將他們兩個囚禁於高塔之中,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白玄越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很快便鬆了開來,道:「小子,任你巧舌如簧,也改變不了你們囚禁白氏家族執事的事實。你們安家這是在挑釁白氏家族的尊嚴,你們是在挑釁五品大家族的怒火!」

唐宋嗤笑一聲,道:「真是好大的帽子啊,不過白長老,你這麼做白氏家族知道嗎?」

白玄越一愣,什麼意思,來的時候,族中長者說了,此行一切由自己做主,他們在意的只是結果。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自己被唐宋給耍了,因為唐宋的臉上掛滿了得意的笑容。臉色頓時完全陰沉了下來,一股子氣勢散發開來。道:「安茂松,你們安家現在難道由一個外姓人來作主了嗎?給我一句痛快話,把我白家的執事放出來,然後安家之人跪在地上磕頭陪罪,不然你們就等著承受白氏家族的怒火吧。」

這樣苛刻的條件,擺明了是不讓安家接受了。

所以安茂松很乾脆的拒絕了,安家人,可以站著死,但是絕對不能跪著生。這是安山老王傳下來的家族信念。

「白長老,這件事情的是非曲直,你心裡是最清楚的。我們安家人從來都不主動去挑釁別人,但是也不會任由別人欺負,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是如此。白家兩位執事我們可以請出來,但是我們安家絕對不會為此事道歉!這件事情,我們安家占著理,我們是絕對不會屈服的。」

白玄越笑了,他要的就是這種結果。道:「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道理,拳頭大,就是道理,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沒有強大的實力,就要縮回去,既然你們安家這麼喜歡出頭,那我就成全你。」

安茂松道:「白長老,你終於露出了你的本來面目了,你們萬里迢迢的從盤龍帝都到我們安山國這偏遠的地方來,不就是為了現在嗎?」

白玄越心裡雖然意外,但是也沒有多少驚訝。安家居然已經猜到了他們的來意,那麼就沒有必要演戲了。這次的任務已經進行到了最後,只差臨門一腳,把寶塔拿走,就算是成功了。

他有這個自信,在這個時候,整個安山國,甚至周圍三國之中,沒有人能夠阻止他拿走寶塔。就算消息傳出去又如何?誰能趕得及呢? 唐宋笑道:「終於把狐狸尾巴露出來了,白玄越,不是我說你,貪圖人家的寶物就明說。這樣拐彎抹角的,既想當婊子,又要立牌坊,我是真看不起你們白氏家族,什麼五品大家族,全他媽都是狗屁!」

「只不過是一群強取豪奪的土匪罷了,白玄越,一大把年紀,你還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一番惡毒的言語直刺激得白玄越渾身發抖,怒吼道:「小雜種,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武宗後期大宗師的氣勢暴發出來,一股無比恐怖的靈識威壓向唐宋掃了過去。唐宋一個小小的武靈初期武者,正常情況下,白玄越一個靈識威壓,就能夠讓他靈魂受到重創,失去戰鬥意志。

就是高境界與低境界之間的差距。

可是唐宋的靈識強度,絲毫不比武宗後期的武者差,甚至還要超出許多。所以白玄越對他的靈識威壓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嗯?」白玄越毫無影響的站在那裡,臉上卻掛著嘲諷的笑容,白玄越徹底的怒了。道:「小雜種,你將為你的行動付出慘痛的代價。」

唐宋淡淡的道:「我等著你!」

三生輪迴秘法啟動,三大武靈境的靈魂融合在一起,唐宋的氣勢在飆升,戰鬥在飛速提升之中。不過眨眼功夫,便已經飆升到了武宗大圓滿之境。

一瞬間,驚呆了所有的人,亮瞎了所有人的鈦合金狗眼。明明是一個武靈初期的武者,怎麼可能瞬間就飆升到武宗大圓滿之境,這不科學。

白玄越也很是吃驚,雖然天才都有一些不可預知的能力,越級戰鬥對他們來說都是常事。可是一個武靈初期的武者瞬間將戰力飆升到武宗大圓滿,這跨度是不是太大了?

不過武宗大圓滿的戰力在白玄越眼裡不算什麼,只要沒有武宗大圓滿的意境,他就不怕。

他可是領悟了七層法則意境的武宗後期大宗師,只有意境及不上他,他都可以碾壓,戰力的高低,有的時候也只是一個象徵而已。

可是當唐宋的身上傳來一陣陣屬於法則意境的波動之時,白玄越就認真了起來了,臉色凝重的盯著唐宋,有些問題他需要重新的思考一下。

唐宋只是一個武靈初期的武者,這個時期的武者,是靈識剛剛凝聚,還很脆弱的時候,根本沒有更多的精力去參悟法則意境。

可是現在,唐宋卻做到了,這代表什麼?

這唐宋要麼是一個絕世天才,要麼就是修鍊了逆天的功法或者武技,他知道,有些逆天的功法和武技,都有幫助武者領悟法則意境的功能。品級越高的功法武技,這種功能就越強大。


不論是哪一種,白玄越都對唐宋的領悟能力感到敬佩。就算給你一部天神修鍊的神級功法,如果沒有逆天的領悟能力,你也看不懂。

所以唐宋是一個領悟能力超絕的天才,是不會有錯的。

這樣的天才如果出在白家,白玄越會很喜歡,非常的喜歡,就算是給他當私人保鏢,他都願意干。因為這代表他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就算只是他的保鏢,得到的好處也會非常的多。

可是現在,唐宋是他的敵人,所以必須要在唐宋成長起來之前,將他扼殺。只是白玄越還不肯定,這附近是否有唐宋的那個神秘師父潛伏著。

所以一定要不著痕迹,一次性將唐宋擊殺,讓他的師父也沒有救援的機會。

想到這裡,白玄越暗暗提起真元,法則意境開到了極限。一股股波動從他身上傳來,如同波滔洶湧一般的一波接著一波,讓人彷彿置身於海洋之中,居然是水屬性法則意境。

連唐宋都有些意外,這白玄越居然參悟的是水屬性法則意境,這可真是意外啊!水屬性法則意境,可以助長他的雷屬性法則意境,簡直就是搭檔啊!

「驚滔駭浪!」白玄越一聲大喝,一巴掌向唐宋拍了過來。可是在唐宋的眼裡,那已經不是一隻巴掌,而是一片海洋,翻滾著無盡的浪滔,向唐宋滾滾而來。他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大海。

唐宋大吃一驚,將力量提升到極限,無數雷霆在他的身上閃爍,一**恐怖的毀滅氣息散發開來,讓周邊的人都自動退出數百米才重新站定。


兩個人打鬥的附近千米之內,已經沒有一個人能夠站定了。

「奔雷拳第八式!」唐宋大喝一聲,一拳搗出,向那片大海轟擊過去。

轟!

唐宋倒飛出去,口噴鮮血不止。

白玄越搖頭道:「唐宋,你雖然是天縱之才,有武宗大圓滿的戰力,可是你領悟的法則意境終究太少了。只不過是三成的法則意境,如何能夠抵得過我的七成法則意境?」

「唐宋,你太愚蠢了,如果我是你,我就會一直韜光養晦的成長下去,不會在這個時候出頭。以你的天賦,日後成就不可限量,就算是成長為封皇稱帝的強者,也是有可能的。不過現在不可能了,因為你是我的敵人,所以我不會讓你成長下去的。」

唐宋冷哼一聲,道:「哦,是嗎?既然單一的法則意境奈何不了你,那你就嘗嘗我的融合意境的威力吧。」

「融合意境?」白玄越笑了,道:「唐宋,我真不知道是該說你天真好,還是狂妄好?你知道修鍊到什麼境界才有可能領悟多種法則意境嗎?更別提融合意境,那是真靈大陸神一般存在的強者,才有可能觸及的境界,你這是要笑死我嗎?」

唐宋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靈海之中,三大意境同時呈現,開始融合,這一次,唐宋並沒有讓水火意境先融合,而是先把水法則意境跟雷法則意境融合。

上一次在秘境之中,差點就靈魂重創,所以這一次他吸取了教訓,絕對不能融合出一個可以跟雷法則意境分庭抗禮的融合意境出來。

很順利,水法則意境融入了雷法則意境之中,威能頓時飆升了數十倍不止,直接將雷法則意境的威力提升到了五成還多。

白玄越看著唐宋閉眼,也沒有攻擊,他倒要看看,唐宋所說的意境融合到底是怎麼回事。事實上,他找心眼裡不相信這是真的,要不然就太逆天了。

但是他又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就沒有直接出手。

千米之外的觀眾都有些傻眼了,怎麼就打了一下就停下了,難不成他們之間正在用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戰鬥?

看到唐宋閉上眼睛,他們心裡更加的認定是這麼回事了。

轟!唐宋靈海之中,火法則意境終於融入了雷法則意境之中。頓時,好道閃電標誌粗壯了十倍不止,直接將雷法則意境的威能提升到了將近八成。

一股無匹的威勢在唐宋的身上散發,向四周輻散開去,因為這畢竟不是他自身修領悟出來的意境,所以不能完全的掌控,不讓氣息外泄。

白玄越感受到唐宋身上突然間菜發出來的恐怖氣息,頓時有些慌了,心裡吃驚的疑問道:「難不成這個小傢伙還真的領悟了意境融合?」

「這不可能!」就算是領悟多種意境,也只有封皇強者才開始涉獵,融合意境,那是只有傳說中的高手才有可能辦到的事情。一個小小的武靈武者,怎麼可能做到?

「這是假的,這一定是假的!」白玄越有些瘋狂了,唐宋這一招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所以白玄越率先出手,不能再讓唐宋再這樣繼續下去了。

「滔天巨浪!」白玄越一出手,便是絕招,一片驚天巨浪向唐宋卷了過去。就算是一座小城池,也要在這驚天巨浪之中覆滅。

周圍的人再次狂退,地面被這驚天的威能給捲走了一層,混合在白玄越的意境攻擊之中,遮天蔽日,一副世界末日來臨的模樣。

「奔雷拳第九式!」唐宋平喝一聲,一拳輕輕的擊出。可是卻將威勢驚人,如同大海將整個世界吞滅的滔天意境給破的乾乾淨淨。

轟!

一拳直接擊在白玄越的胸口之上,白玄越身體倒飛了出去,砸了地上,鮮血狂噴。一隻手撐著想要起身,可是卻失敗了,只能半躺在地上。眼神渙散,嘴裡喃喃的道:「不可能,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唐宋走到白玄越的面前,道:「怎麼樣,我做到了嗎?」為了能夠堅持得更久一些,唐宋將三生輪迴秘法啟動之後,特意將戰鬥力壓制在武宗大圓滿。他也知道,沒有意境加持,就算戰力再高,也不可能打過白玄越,還不如以戰力來換取時間。

融合意境的使用,讓他對意境的理解再一次的上升了一個台階,特別是雷法則意境,更是如此。他相信此戰過後,他在法則意境上的領悟會更進一步。

「你不是人,你絕對不是人!」白玄越理智都快要崩潰了,意境融合這樣逆天的事情,居然出現在一個武靈境武者身上,說出去,人家都只會說他瘋了,哪裡有人肯相信。

「不管我是不是你,反正今天過後,你就不是人了!」唐宋淡淡的說完,直接一拳將白玄越的心脈給打暴,對於想要自己性命的敵人,唐宋從來都不會手軟。

更何況是在今天這個特殊的場合,如果不幹掉白玄越,又如何震懾住其他人? 現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白家的人就不用說了,在他們眼中天人一般的白長老,居然死了,而且還是被唐宋給殺死的,光明正大的給殺死的。

楚國和陳國的人也都驚呆了,這一次與白家合作,最大的原因就是白玄越找到了他們,親口許出了承諾。他們眼看既然有白氏家族的高手出手,完全就是白撿的便宜,何樂而不為?可是現在,白玄越卻死了,那他們怎麼辦?

安家的人也都呆了,唐宋秘境之中出來突然間變成一個武靈境高手,就已經讓他們吃驚了。這唐宋的天賦和運氣也太好了,居然連續作出了突破。

可是現在,他們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們寧願唐宋的師父從天而降,然後將白玄越擊殺,也不願意相信眼睛看到的這一切。

這一切都太虛幻了,虛幻得他們都不敢相信的眼睛了。

可是整個廣場一片狼藉,彷彿二十幾級颱風過境一般,慘烈到不忍直視。中心的地方,更是有一個二十多米的大坑出現在那裡。

毫無氣息的白玄越躺在那裡,更是狠狠的衝擊著他們的視覺。

楚天鷹懵了,陳如玉痴了。這個變態的唐宋,原本以為他只是一個武靈初期的武者,就算戰力高點,也最多能夠和武靈中期的武者戰鬥。所以他們很囂張的叫自己的王叔幹掉唐宋,可是現在,武宗後期的白氏家族的長老,反而被他幹掉了。

這要是讓王叔上,豈不是去送死?

就算是陳楚兩國的武宗高手,此刻也有些麻木了。剛剛那一幕,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對他們的衝擊太大了。武宗後期的武者交手就已經產生如此巨大的破壞力,這要是封皇稱帝的強者打鬥,豈不是要天翻地覆,山河崩裂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