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幸帶着張珂敏回到了住宿,一路上十分安靜。

張珂敏安靜的挽着陳幸的手臂。

回到別墅後,陳幸認真的對張珂敏說道:“以後手機不準備靜音,不準關機!”

張珂敏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了,但是她很聽話的點點頭。

陳幸繼續說道:“有些事情還是讓你知道一點,不然你會有危險。”


張珂敏一聽陳幸要跟他重要事情,立刻十分認真的看着陳幸。

陳幸握住張珂敏滑嫩的雙手道:“李廣華不是好人,他害死了我前女友陶小娟,同時就在今天急診科一個護士也被害死,從樓頂扔下去了。”

張珂敏一愣,隨後問道:“什麼!這……”

陳幸繼續道:“我知道現在你很難明白,但是這就是事實。”

“急診科護士被害死是什麼意思?”張珂敏發出了心中的疑惑。

“之前我在急診科的時候看到一男人去騷擾那個護士,她叫王文玲,後來我知道是前男友,而且他一個大男人欺負女人,我看不過去,就揍了那個人一頓。”

說到這,陳幸嘆了口氣。

“我萬萬沒想到,王文玲喜歡上我,她和我表白過,但是我拒絕了,昨晚她再次約我去雲頂大廈樓頂,我沒有去,而會餐結束後,王文玲從樓頂掉了下來。”


張珂敏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啊了一聲。

“怎麼會這樣……”張珂敏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陳幸嘆道:“原本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我在現場附近看到了李廣華,他原本應該是坐牢了,但是現在卻被放出來了,我上網一查信息,原來有另外一個人和他長的一模一樣,給他頂罪了。”

張珂敏道:“不會吧,長相一樣就能去替?”

陳幸無奈道:“替罪的這個人有涉黑的背景,加強證詞,所以很快改判了,我現在懷疑李廣華有混黑的背景,所以以後我們一定要小心,下個科室我們一起實習,一會我讓尹飛幫我們去改。”

張珂敏一把抱緊陳幸道:“聽你的!”

陳幸撫摸着張珂敏秀髮,輕聲道:“放心,我不會讓我心愛的人再受傷!”

張珂敏點點頭道:“好,我相信你。”

世界上最動人的話不是我愛你,而是愛你的人對你說:我相信你。


很快陳幸搞定了實習輪科的問題,有關係在,很多事情都好辦理。

陳幸和張珂敏兩人一起去了胸外科輪科。

這裏是陳幸計劃好的,這裏科室非常累,一線的醫生也少,所以動手的機會非常多。

在實習的時候動手是最重要的,看一萬遍的視頻,頂不上親自動手做一次。

一大清早陳幸由李科帶着送去胸外科。

一般第一個科室去,是自己主動去,隨後你出科了,總住院會送你去下一個科室。

這是三陽中心醫院的傳統。

臨走時陳幸也確認了王文玲的死訊,昨晚周海洋醫生到場,現場確認了死亡後,屍體由法醫帶走。

而案件還在繼續追查中,不知道情況。

科室裏羅燕哭的最傷心,她見到陳幸後就破口大罵陳幸。

所有人勸都沒用,羅燕就認爲是陳幸害死王文玲,如果不是陳幸不答應王文玲,王文玲就不會死。

這一說法是沒有道理的,所有人都是明白的,現在羅燕只是在氣頭上,說的都是氣話。

陳幸也不和羅燕計較,有些事情不需要多說。

陳幸會記住這個仇,他一定會抓住李廣華的把柄。

李大海也和陳幸道別,短短的一週,讓他學習了很多,他非常感謝陳幸這個啓蒙老師,讓他有了端正的態度。

陳幸也鼓勵着李大海,做事要認真,要細心。對待患者一定要耐心,不能隨意輕視生命。

李科帶着陳幸朝着外科大樓的胸外科走去。

降臨異世

“聽說那個被抓的院長出來了,而且恢復了職位。”

“是啊!是啊!你不知道嗎?據說兇手另有其人, 極品特攻兵王 ,那個人是混道上的人。”

“原來如此,我就說李副院長,長的這麼帥,而且有錢,還有那麼多地位在,怎麼可能是兇手,可憐我們院長被關了半個月了。”

“好啦!好啦!我們別在這說了,萬一被人聽到了就不好了,以後別在領導背後說三道四。”

“知道啦!我們走吧!”

陳幸聽完了那兩人的對話,內心起伏不定,但是表面十分淡定。

“你說這事情居然是這樣的結局,真是沒想到啊。”李科突然冒出一句話。

陳幸知道是李科在說什麼,但是此時此刻他沒有心情迴應。

不一會已經來到胸外科,此時張珂敏也站在護士站那。

張珂敏看到陳幸非常興奮的衝他眨眼。

陳幸一開始心事重重,但是見到張珂敏那笑容後瞬間一掃而空。

李科帶着陳幸上前衝着護士問道。

“我是急診科總住院李科,請問你們胸外科總住院在哪?”

李科剛剛問完,一旁消化內科總住院王偉就回答他了。

“不知道,這袁大路不知道死哪裏去了。”

李科疑道:“都八點半了,沒道理啊?護士也不知道?”

王偉搖頭道:“他們科昨晚發聲了大事情。”

李科低聲道:“什麼事?”

在別人科裏討論別人科的事情有點不道德,但是李科也禁不住好奇。

王偉同李科走到一邊低聲道:“昨天啊!他們科裏面試新醫生,結果嚴恆主任不滿意,沒有要,這下總住院就不開心了,原本加袁大路一共就三個醫生,輪流管理胸外科重症監護室,他們每年沒有機會回家,已經五年了,袁大路實在受不了這個壓力了。”

李科道:“那幹嘛不收那個新人?技術差可以培養啊!”

王偉低聲道:“誰說不是嗎?但是據說嚴恆主任之前見過那個醫生,去年實習的時候在我們醫院,當時一個女患者就診,一不小心嘔吐到那個醫生身上,那個醫生就氣的讓那女患者滾!結果這一幕被下班路過的嚴恆主任看到了。”

李科聽到這終於明白了,這人的品德確實有問題。

“難怪嚴主任不想要那個醫生啊!”李科嘆道。

“可是那個醫生硬件不錯啊!南湖醫科大畢業,全校第一名。”王偉解釋着。

“哎!醫德不行,硬件再好也沒用。”李科連連搖頭。

王偉道:“可是袁大路就悲劇了,今年繼續當總住院,講師沒資格參加。”

李科驚訝道:“今年的通知不是發了嗎?袁大路不是可以參加評選講師?”

王偉搖頭道:“嚴恆主任說了,重症監護室不能缺人,當上講師後就沒時間在重症監護室工作,所以給取消了。”

陳幸在一旁把兩人談話都聽了進去,他也忍不住爲這個袁大路可惜,醫院能參加講師評選是很難得的機會。

這時候陳幸突然聞到一股酒味,他天生嗅覺敏銳,這酒味雖然很淡,但是他相信找到源頭一定是個酒氣沖天的地方。

陳幸順着味道慢慢靠近,而李科也注意到陳幸。

“怎麼了?”

“我聞到一股酒味!”

ωwш⊙ тtκan⊙ ¢○

李科大驚,在醫院患者不可能喝酒,那肯定就是醫護人員了,這可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李科立馬上前,跟了過去。

張珂敏也跟在身後。

終於一行人來到了值班室門口,而這時候不需要陳幸說話,因爲所有人都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酒味。 陳幸皺起眉頭指着門說道:“這是胸外科值班室嗎?”

李科點點頭道:“看樣子就是了,誰有……”

李科後半句的鑰匙還沒說出來,卻看到陳幸咔嚓一下推開了門。

瞬間一股濃郁的酒味和一股臭味傳來。

所有人都捏着鼻子,張珂敏受不了的後退幾步。

陳幸率先走了進去,卻發現一個身穿白大褂卻躺在地上喃喃自語的男人。

李科同王偉同時發出聲音:“袁大路!!”

只見這個袁大路翻了個身子舒服的打了一個嗝。

這個讓嗝讓衆人一陣想吐,張珂敏實在受不了這個味道,退了出去。

李科上前搖着袁大路的身子喊道:“嘿,醒醒!醒醒啊!袁大路!”

袁大路並沒有理會,這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陳幸看到了,是嚴恆主任。


衆人立刻喊道:“嚴主任好!”

嚴恆臉色鐵青,看着地面上的袁大路。

這時候袁大路翻了個身子,像做夢一樣喃喃自語:“嚴恆你個臭脾氣,你這個狗骨頭!高考最差分數……”

衆人聽到這一句都忍俊不禁,但是看到嚴恆在場,又強忍着不敢笑。

嚴恆鐵着臉看了看袁大路,隨後對李科說道:“麻煩你們了,把他弄醒,等會安排實習生,我還有手術先上臺了。”

李科點頭道:“是,主任。”

嚴恆再次看了一眼袁大路,隨後無奈的嘆了口氣走了。

李科這時候再次拍了拍袁大路的肩膀喊道:“醒醒啦!都幾點了,袁大路快起牀!來實習醫生了!”

袁大路這時候終於從地面上坐了起來,伸了個懶腰,一臉沒睡醒的表情,迷茫的注視着衆人。

“誰呀!媽的,打擾老子睡覺!”袁大路非常不滿意的喊着。

李科笑道:“臭小子,來實習醫生了,還不去幹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