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有財嘆了口氣。

「你這臭小子真是太不爭氣了,浪費了一顆珍貴的銀靈果……」

身為姐姐的婉兒,不由數落起這個不爭氣的弟弟來。

「哎哎……」

陳有財不禁肥臉發窘,一顆珍貴的銀靈果就這樣打水漂了,他也感到很愧疚。

「好了婉兒,不要再責怪有財了,他是九重武徒想要突破一個大境界,本就非常困難的事情,那顆銀靈果也沒有浪費掉,果汁能量還存在他體內,以後會慢慢顯出效果的。」

葉秋笑着勸說道。

婉兒很聽話地點了點頭,便也沒再數落陳有財了。

她深情地看了葉秋一眼,雖然沒在言語上表達出來,但他心中對於剛才葉秋將銀靈果送給陳有財的行為,頗為感動。

婉兒知道,那是因為葉秋愛她,所以愛屋及烏,才願意將珍貴無比的銀靈果送給她弟弟。

接下來。

婉兒和彭天麻也各吃了一顆青靈果。

青靈果雖是最低級的靈果,但裏面的靈力能量也是相當的狂暴,所以婉兒和彭天麻各吃了一顆之後便也作罷,不敢再吃了。

「秋哥,你咋不吃靈果啊?」

見葉秋沒有吃靈果,婉兒幾人不解地問道。

「昨天我一下子吃了八顆銀靈果,身體裏面還儲存着很多果汁能量,等我體內那些能量完全消化掉之後,再吃了。」

葉秋說道。

婉兒四人釋疑地點了點頭。

「葉秋,祝賀你能成為了今年的武狀元。」

這時方誌遠行上前來,由衷的祝賀道。

葉秋友好地一笑,問道:「方誌遠,你的傷情怎樣了?」

「我已經吃過了療傷葯丹,現在已無啥大礙了。」

方誌遠苦笑着回了一句,想起先前在賽場上被葉秋打的鮮血狂噴,他心中不禁感慨,這個年齡比自己小四五歲的少年真是戰力逆天,實在太恐怖了!「葉秋,我先前就說過,要和你結交為友,你不介意結交我這個實力比你低的人吧?」

方誌遠問道。

「說哪裏話呢,志遠兄,能與你做朋友,我葉秋感到很榮幸。」

葉秋也很欣賞方誌遠,此人膽魄過人,實力不俗,所以樂意和他結交為友。

「哈哈,好,葉秋兄弟,曾經往後咱們就是朋友了。」

方誌遠高興地大笑道。

半個小時之後。

包括葉秋幾人在內的近十萬名學員,在兩名監考官的帶領下,順着一道巨大的結界之門,進入了內院裏面。

進入內院后。

其他人被內院的導師帶去安排住宿。

葉秋,婉兒,彭天麻,方誌遠,以及其他四十多名在大賽上進入了五十強的學員,則被那兩名監考官帶進了一座宮殿裏。

兩名監考官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叫葉秋等一眾學員在宮殿裏等著,然後便出去了。

「那兩個監考官把咱們帶到這裏幹嘛?」

人群皆是大惑不解。

方誌遠看了一眼臉現疑惑的葉秋,婉兒,彭天麻三人,說道:「葉秋兄弟,你們有所不知,咱們這些在大賽中進入五十強的學員都有特殊待遇,等下會有內院的長老來這裏收咱們為徒。」

「哦?竟然有這等好事。」

葉秋,靖兒,彭天麻,三人聞言都很高興,又好奇地問道,「志遠兄,你怎麼知道這種事?」

「我大哥和二哥都在內院裏,我經常跟他們書信往來,所以我自然知道此事。」

方誌遠笑着回答道。

「原來如此。」

葉秋三人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這時眾人突然神色一凝,只見九名老者從宮殿大門外走了進來,他們一個個氣息渾厚,修為不低,全是高階武師。

應該就是來這裏收徒的內院長老了。

那九名老者進入宮殿後,掃了一眼眾人,然後向人群介紹了一下他們的身份,果然是內院的長老,來此的目的,正是要挑選徒弟。

人群聞言都很高興,成為這些長老的徒弟后,以後在武道上就可以得到他們的指點了,不僅可以跟着他們學武道知識,更重要的是有了靠山,以後在內院就不用擔心被人欺負了。

不過葉秋是個例外,他攜帶着一個神奇的系統,還掌握了太古霸王訣,無需跟任何人學徒,他修為也能快速增長。

當然。

葉秋也不排斥跟這些長老們學徒,因為跟着他們學徒,說不定能夠學到實用的武道知識和武技。

他和人群一樣,耐心地等待着這些長老們的挑選。

「這個孩子的資質好,我要了。」

「這個學員的資質也很不錯,你們誰也別跟我爭了,就把他就讓給我吧。」

「行,那小子就讓給你了好了好,但是這個得歸我……」

那些長老好似挑豬仔一般,在人群中扒拉着挑選徒弟。

不過有一名瘦臉長老卻沒進入人群中挑選徒弟,而是站在一邊袖手旁觀。

對於那瘦臉老者不挑選徒弟的反常行為,其他的長老也不意外,更沒有叫他過來一起挑選,似乎他們之間達成了一種默契。

此外令葉秋感到費解的是,有多名長老走過來問了一下他和方誌遠的姓名之後,便搖頭離開了。

為何?難道是自己和方誌遠這兩個實力最強的學員,被那瘦臉長老內定了的?「有點兒意思。」

葉秋搖頭一笑,沒再糾結這個問題了。

「胡長老,這個葉秋是我的丈夫,你能否將他一起收下呢?」

婉兒突然開口說道,卻是一名姓胡的長老要選她當徒弟,她希望胡長老也能將葉秋一起收下。

胡長老看了一眼葉秋,然後又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的瘦臉長老,搖頭道:「葉秋這孩子資質奇佳,但我不敢收下他。」

「為何?」

婉兒不解地問道。

其他人也費解,胡長老竟然不敢收葉秋為徒。

「呵呵,因為葉秋和方誌遠乃是我魯強內定了的徒弟。」

這時,那瘦臉長老呵呵笑道。

人群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葉秋和方誌遠早已被那名叫魯強的長老內定了。

「胡長老,既然你不敢收下葉秋,那麼很抱歉了,我不能當你的徒弟,因為我要跟我丈夫葉秋在一起。」

婉兒認真的說道。 時間流逝,【守護卡薩納爾】的房間列表中,越來越多的N5房消失,隨之則有N5通關失敗的玩家跳出來,出聲抱怨N5太難。

不知不覺,「遊戲中」N5房就只剩下了四個,三個是「大神房」,一個是「隨便來」。

這四個遊戲房間開始遊戲的時間差不多,大量玩家討論著究竟哪一個會先失敗。

周南這裏,小魚人已經刷到了第九波,當3000隻小魚人刷完之後,魚人首領鯊利翁就登場了。

他扛着深海三叉戟跟在嗜血小魚人身後,那模樣霸氣十足,妥妥壓軸BOSS的即視感。

「準備火力全開!」周南此時高喊。

「收到,我的大石頭一點魔法還沒用呢,要不我讓它上去群個怪?可憋死我了!」

【離大譜】振臂高呼道。

「隨意,別太浪費魔法!」

「好的!進擊吧,大石頭!」

【離大譜】便就指揮花崗岩傀儡轟格斯脫離堵門隊伍。

那花崗岩傀儡大步上前,迎接上蜂擁而至的嗜血小魚人,很快就被團團包圍,頭上冒出密集的傷害數字。

突然,這二層樓高的石頭人猛得右腳一踏,轟的一聲,地面震動,在它頭上冒出「雷霆踐踏」四個大字,而周身五米之內,密密麻麻的傷害數字冒起,組成了一個標準的紅色圓環。

那些傷害數字,全是「-1000」!

「卧槽,太離譜了,藍卡就是藍卡,這花崗岩傀儡一腳踩死了多少小魚人?一百個有了吧?」

【狹路相逢跑得快】騎在蒸汽瘋牛上發出感嘆,他想往前衝鋒一波,又有些不敢。

「無腦啊無腦,這就體現不出技術,非我輩追求。」

【女武神林芸】卻扛着深海三叉戟後退了,他自知扛不住魚人首領鯊利翁的橫掃八方,自然要躲到安全位置。

周南也感嘆花崗岩傀厲害,要是他魔法無限,那還了得?

「可惜了,這花崗岩傀儡要是能在競技場火力無限模式下無限魔法無限技能,那就厲害了……藍卡尚且如此,更厲害的紫卡、橙卡該如何?我的黑卡還不行啊。」

周南嘀咕了一句,他此時倒也不召喚火龜滅霸了,看起來清小怪不需要它出馬,還是等著打老鯊的時候再召喚,那時滅霸從天而降,還能給老鯊來點眩暈。

而很快的,嗜血小魚人被清理了七七八八,那魚人鯊利翁衝過來,周南高喝一聲「集火」,【離大譜】就迫不及待的控制花崗岩傀儡向魚人首領鯊利翁發動【眩暈投擲】技能。

嗡!一塊磨盤那麼大的石頭向魚人首領鯊利翁當頭砸下!

「-1500!」

「眩暈3秒!」

那魚人首領鯊利翁立刻就被砸得頭上冒星星,他耷拉着鯊魚腦袋,擱那原地搖晃。

「-30」

「-30」

「-30……」

密密麻麻的傷害數字從其頭頂冒了出來,二十六座英熊哨塔和三座英勇哨塔已經開始對魚人首領鯊利翁進行集火。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