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不看好宋寶寶,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不幸福,但眼前這人是宋寶寶,省長的兒子。他沒有辦法,也沒有本事應付。

此時他只恨自己身在官場,不得不顧及這些。現在情況緊急,要是宋寶寶在他家出了什麼事,他擔不起這個責任。


陳天生撇了撇嘴,還不是國安局局長的時候都敢把雲南省長加省委處理掉,面對一個省長之子,陳天生還真是不會害怕什麼。

“我給面子伯父,放了你。”陳天生鬆手,但鬆寶寶卻沒有什麼感謝,反而是非常鄙夷的說道。

“你是不敢和我鬥。得罪了我,你在整個浙江省都混不下去。”

“哎呀呀,給點陽光就燦爛了。信不信我打你啊。”陳天生挽起手臂,準備打人的樣子。

這看得中年人又是一驚,連死的心都有了。今天壓根就不應該讓女兒帶什麼男朋友回來的。現在搞得,麻煩不斷。

“你除了打人還會什麼?”宋寶寶一點都不怕,直視着陳天生。

“那麼你呢,你又會什麼。”陳天生放下手,看着這個傻逼。

“我把你趕出浙江。”宋寶寶面無表情。

“哈哈哈,笑話很好笑,你老子是省長吧。等着。”說完陳天生就開始拿出手機,拔通了國安局的電話。

“喂,幫我接浙江省長的電話。”陳天生囂張的說着。

宋寶寶和中年人一愣,難道眼前這是什麼牛人不成。很快,衆人又否定了。牛人怎麼可能挽起手臂打人,這是多麼的不顧形象。

大家都認爲陳天生在裝逼,而國安局那邊也幫陳天生接通了電話。

“宋玉是吧,你兒子說把我趕出浙江,你怎麼看啊?” 宋玉是浙江省最新的省長,本來他認爲,作爲一個三線的官員,最多混上一個副級就謝天謝地了。哪知道驚喜臨門。

二代官員因爲站錯隊,被一線等人臨退一弄,全部下臺。理所當然的,三線官員全部上位。

當上了省長後,宋玉也知道,自己這個省長並沒有多大的勢力來着,看着帝魂的後臺堅硬,加上其中央關係厲害,所以就眼巴巴地跑了過去,合作。

那時候怎麼說楊風也是南方國安局局長,不比北方國安強勢,但人家起碼是一號的人啊。於是合作達成,宋玉的政途也在穩步上升。

最後得知,北方國安局的局長也被帝魂的創始人拿下了,宋玉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站位問題。

好運氣總是陪伴着他,兒子遇到了一個愛慕的女人,難得的是他看起來也很滿意,於是就下了死命令非要林風兒做他媳婦。

宋寶寶也給力,威逼利誘終於把林風兒的老爸拿下,宋寶寶那是個高興,和宋玉說了一聲就跑過來提親了。

宋玉還在高興自己兒子娶得一個好老婆,雖然這個手段有點不好,但難得有一個兒子喜歡的,自己看着也不錯的媳婦,就是不好,也認了。

自己是省長,偶爾做一件事,沒什麼。

誰知道,這次竟然被國安打電話了,並且還是北方國安局局長。那不就是帝魂的老大來電話麼。

宋玉那是個驚慌,一問,靠,那小子不是去提親的麼,怎麼得罪這位爺了。

不用猜,肯定是這個局長看上了林風兒,而自己的兒子剛好碰槍口了。不行不行,連忙討好一句,說今天之內一定給陳天生一個答覆,才掛了電話。

“裝模作樣的傢伙,我老爸的電話是你等市井之徒可以接通?”宋寶寶鄙視,這陳天生就一無賴樣,真以爲他是什麼牛逼人士麼。

“陳先生,我看在你是客人的份上,才容許你留下。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無禮,那麼就別怪我趕人了。”中年人也有些生氣了。很明顯,他也是不相信陳天生是什麼牛人。

祝遠笑眯眯地看着這一切,他知道今天把老大帶來是帶對了。不然自己一個人,還真有可能被趕出去的。

即使是帝魂的頭號戰將,一樣沒有辦法鎮住一個省長,但老大卻可以。

林風兒那是一個擔心,她並不知道這些,只知道祝遠兩兄弟都是窮人,打工的。江湖義氣可能有,但在這些官員面前,什麼都是浮雲的。


在林風兒思考着怎麼應對自己老爸的時候,宋寶寶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再然後就是看到他臉色不斷的變化,最後狠狠地看了一眼陳天生,就轉身離開。

怎麼回事?

全場除了祝遠,腦海裏都有一個疑問。大家同時看着陳天生。難道這個傢伙真的聯繫到了省長?

陳天生笑了笑,走過來拍了拍祝遠的肩膀,低聲說。

“我能做的就做到這裏了。接下來怎麼解釋就是你的事了。我看這個小子肯定不會輕易罷休,我得去處理一下。”

“嗯,謝謝老大了。”祝遠說道。

陳天生笑了笑,看了所有人一眼,在看着中年人的時候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也轉身離開。

中年人卻是全身冒着冷汗,剛剛陳天生那一眼的氣勢,竟然讓他以爲見到了主席。

雖然只是杭州市副市長,但當年主席南下的時候,他也是有幸陪同的。更是體會到了主席那種不怒自威的氣勢,那是上位者獨有的氣勢。

難道說這個人真的不簡單?中年人疑惑了。他直覺認爲,自己女兒這個男朋友的大哥,肯定不是普通人。

這時候,中年人看祝遠的眼神不同了。現在也就只有林風兒一個人還在愣住的。

宋寶寶回到來家。剛纔他接到了自己老爸的電話,直接讓他回家說事,他根本沒辦法拒絕,最後只好回來。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着老爸這麼着急是幹什麼,隨後又想到陳天生那個電話。又擔心不會真的是什麼牛逼人物吧。

不知不覺中,已經回到了家裏。宋寶寶把車停好,一進去就看到了宋玉一臉嚴肅的坐在那裏。

“爸,有什麼事嗎。”宋寶寶忐忑不安的說道。

“剛剛你去見了什麼人。”宋玉問道。

“我就是去林風兒家提親啊。”宋寶寶以爲宋玉問的是他剛剛是不是和朋友們出去。

“在提親過程有沒有遇到什麼人。”宋玉知道宋寶寶是誤會了,所以仍然問道。

“有一個無知小子竟然向林風兒提親。”說完,宋寶寶就把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地說給了宋玉聽,後者臉色直接一沉,他終於知道哪裏得罪這個北方國安局局長了。

那個無知小子的大哥應該就是陳天生了,想不到竟然這樣碰上了,難道是自己的好運用完了麼。

“爸,是不是我得罪了個什麼人。”本來宋寶寶還不相信陳天生是什麼牛人的。可是現在看到自己老爸的樣子,他知道這次是:emoji:走眼了。

“確實是一個厲害的人。北方國安局局長,帝魂的幕後人。”宋玉解釋。

“啊。”宋寶寶當然知道這些意味着什麼。自己老爸能坐穩這個位置,還是依靠帝魂的呢。現在自己竟然得罪他。

“老爸,那麼我們怎麼辦。不如服軟吧,無論是國安局還是帝魂都不是我們可以得罪的啊。”宋寶寶着急的說道。

宋玉恨欣慰,自己的兒子也不是一個單純的富二代,都知道爲家裏着想了。

“怕什麼。現在中央準備政鬥,我們最多就是離開一號陣形到林老那邊。怎麼說我也坐穩了這個省長,那麼我就是一個重要的籌碼,相信他們還不敢得罪我呢。”

“真的?”宋寶寶眼前一亮,這樣不就是說自己還可以強行把林風兒搶過來了。

“當然,這浙江又不是他們家的。林老和周家都在浙江。他們只能討好我,否則我一改變立場,那麼主席他們也會大傷元神。”宋玉眼神冰冷。

“哈哈哈,宋省長說得好啊。” 一個年輕人拍着手掌從外面走了進來,後面還跟着幾個黑西裝。

宋玉眼神一冷,這是**裸的侮辱來着。一個省長的家說進就進,面子往哪放。

“是你!”宋寶寶吃驚地看着這個年輕人。

“他是誰?”宋玉問旁邊的兒子。

“他就是陳天生。”宋寶寶說道,剛剛經過他父親的一番分析,對於陳天生他已經沒有絲毫的害怕。想動我?你還要討好我呢。

“哈哈,剛纔你們的分析很不錯。要是一個省長突然叛離,對於我們着實是個**煩。”陳天生笑道。

“所以你就來討好?”宋寶寶冷笑,他已經思考待會怎麼爲難這個傢伙了。

“嗯,討好。請你們喝茶。當然,是去紀委那裏喝。”陳天生笑眯眯地說道。

從剛剛和宋玉通完話,他就知道這個答覆是不可能有了。不然早已經在電話裏向他保證。

陳天生知道,這是宋玉翅膀硬了,要飛了。再仔細想想,中央的局勢,那麼宋玉的依靠就出來了。

添亂!爲老舅這邊添亂。

一個省長,剛剛升上來的省長,平時或者沒什麼威脅,但要是政鬥開始,那麼省長無疑就是個核武器,破壞力驚人。

陳天生不得不防,最後經過深思,最後的辦法還是把他拿下來,趁現在還可以動,那麼就動了吧。

於是立即讓國安局和紀委合作,查找宋玉的犯罪證據。

浙江是帝魂的地盤,也就是陳天生的老巢。這裏的紀委自然也是一號的人而不是林家那邊的。很快,證據就出來了。

陳天生一刻也沒有停留,立即趕了過來,在宋家父子還來不及行動的時候控制了起來。


“你憑什麼讓我去紀委。”宋玉氣得火冒三丈,這邊剛剛討論出飯否,你立即就趕過來了,玩人麼。“我是省級,要調查,也只能是中央派人來調查。”

“呵呵,我們北方國安和南方國安聯名合作調查你,加上浙江軍區的簽名,那麼我們就等同於中央的調查令。當地的紀委只是配合一下而已。”

陳天生笑眯眯地把一切說完,“不用多久,你就能移交中央紀委處,他們會處理好一切。”

宋玉頹廢了,他知道自己這是載了。確實南北方國安的聯合行動,還有當地軍區的簽名,要一個省長配合調查還真不是一件難事。

但這個一但配合調查,自己就百分百不能出來了。輸了,全部都輸了。

“帝魂能助你上來,一樣可以把你拉下去。因爲他後面站着的,是這個國家。”陳天生笑眯眯地說了一句,然後一聲令下,“全部帶走。”黑西裝直接壓人。

“不對,你們應該討好我們,林風兒是我的。”

大起大落之下,宋寶寶直接瘋狂了。他拼命掙扎,只不過這些可是高手,一個公子哥的掙扎?哼,戰鬥力不足五的渣。

事情塵埃落定,浙江省的省長由一個副省長擔任。當然,這個副省長是帝魂的絕對朋友。

陳天生的行動當然沒有瞞過中央大佬,在趙常青詢問過後,覺得沒有做錯,於是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而在宋玉被雙規的消息傳出後,林風兒的父親也受到了升遷,副的變成了正。這時候即使再笨,也看得出是陳天生幹了。祝遠的定親安排下來,兩方都其樂融融。

“浙江難拿下。”林老看着眼前兩個年輕人說道。

“小烈留下來,小宏跟我去北京。楚雄那邊已經同意。陳家和周家要開一次會議。”林老說道。

說完,沒有理會兩人的臉色,直接起身離開。

陳家和周家開會,會議竟然不需要我的參與。

陳明烈氣惱,他當然明白林老的意思。這次會議肯定是商量以後的方向。按道理來說就是大會議,無關人士是不能參與的。

自己竟然是無關人士。陳家繼承人的身份根本就是沒有用。 天師請留步 ,自己就是個渣!

陳明烈知道生氣也沒有用。該留下的還是留下。該去的還是會去,自己現在發脾氣沒有絲毫用處。

周宏笑眯眯地看了一眼陳明烈,這個富二代已經不足以給他威脅。陳家繼承人?呵呵,陳家能不能存活下去,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周家和林家早有約定,事情成功之後,將會全力把陳家除去。所以說周宏看不起陳明烈。

但陳明烈卻一直把周宏當成年輕一代的對手。周宏對此除了不屑,還是不屑。

年輕一代能做自己對手的,也就只有陳天生一個。這個百般超自己一點點的傢伙。周宏想道。

“咳,那個陳明烈,我先走了。你好好呆在浙江吧。”說完周宏起身離開。

侮辱,**裸的侮辱。陳明烈生氣,只可惜生氣沒用。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