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那時的猿皇並不明白那一套套是武技,但處於本能的猿皇也能明白自己能夠將這些掌握,那麼自己再次面對那惡獸美利堅就不會落得個不得不同歸於盡的下場。

到的最後,也就是在猿皇將那一套套武技記住之時,腦海中突然響起了一道滄桑的聲音。

「小猴子,天火我已經將我的武技全部傳授給你了,封存在你的識海之中。」

這光影突然停下武動武技,平靜的站在那裡,語氣滄桑,面容憔悴。

「哎。」

只見這道光影說完這句,竟然化作一股青煙,瞬間消失在猿皇的夢中。

「嗯?」

也就是這個時候,不知道沉睡多久的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突然磚醒。

一聲夢囈出口,然後只見這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睜開自己的大眼睛,四處掃視幾眼。

「咦?」

睡的迷迷糊糊的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看著眼前這陌生的場景感覺甚是奇怪。

不過片刻之間他便想起了一切。

「天火前輩!」

這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想到了那將自己從死亡中就回來的天火。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活動一下四肢,一股強大的力量回蕩在自己的身體裡面。

「這!!!」

突然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口中發出難以置信的語氣!


「我,我!我為什麼時候實力這麼弱了!!!!!!」

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急得大叫,然後急忙不斷的大喊天火前輩。

「吵死了!」

就在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之後,他口中的天火前輩終於再次出現在他的身後,然後一臉無奈的看著眼前跳燥的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破有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一巴掌拍在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身上。

「嘭。。。。」

這看似平和的一巴掌輕輕的打在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的身上,只見這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應聲而飛,然後落在遠處的地面之上。

「這???」

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被拍了一巴掌,在那一巴掌落在自己身上之時,自己感覺絕對比自己以前的力量要強大!

但是這樣的一巴掌拍中自己,自己僅僅只是飛起一段距離,身上一點傷害都沒有!

如何能夠不讓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心頭震驚!


所以這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直直的盯著眼前的白色身影,渴望的神色掛滿整個面龐。

爆寵驕妻,老婆你放肆狂! 小猴子,感覺到了吧!」

白色身影很享受小猴子這種目光,於是抬手示意眼前的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跟著自己進入小木屋,一邊不斷的向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解釋道。

「給你服用的可是我最重要的是丹藥,叫做重生丹,是一種可以洗去你身體內的雜質,然後讓你的資質重生,變得更為強大的丹藥。」

說著這白色身影咿呀一聲推開了小木屋。

只見裡面一張小床,一個椅子,一張桌子,還有桌子上擺放的三個玉鑒,一個戒指。

想到這裡,猿皇輕輕撫摸下自己手指上的納戒,然後精神之力探入其中。

「出!」

猿皇一聲大喝, 資本巨頭

「終於又用到你了!」猿皇一聲輕語,然後將這煉器爐放在那張桌子之上。

取出事先拿來的那塊黑色的石頭,然後猿皇盤坐在小床之上!

也就是猿皇盤坐在小床之上時,一股藍色的氣流瞬間將猿皇整個身體包裹住。

也就是這個時候,猿皇的思維不得不回到百年多前。

暖妻真愛 ,然後繼續說道:「你現在實力也只是將級一階初期而已,境界必死你原本的帥級一階中期要差的很多,不過你現在的這資質,想要回到那個強度,輕而易舉,但為了你的未來,我不希望你那麼早成為帥級一階初期。」

「哦!」

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似懂非懂的回答了一句,不過這白色身影也不在意,繼續說道:「小猴子,我知道你不懂,不過等我給你交代完這裡的一切,你自己拿著那三個玉鑒,然後將自己的精神之力探入其中,就可以讀取裡面的信息了,那時候你應該就懂了。」

「我天火年少天資極差,處處被人恥辱,但我死不服輸,憑藉我的毅力和我的機遇,我最終成為了帝級強者,並且在僥倖之下得到了一個世界,也就是你呆的那個獸界,不過天道不公,我被人追殺,重傷將死,無奈之下跳進認為必死巨型黑洞,結果出現在了這裡,雖然沒死,可是也不知道這是哪裡,而且自己的傷勢更加嚴重,至死也沒有將這裡探索一下。」

這白色身影仰天看著小木屋的屋頂,臉上儘是無奈和遺憾之意。

想他一代強者,縱橫一方,卻落得如此後果,這叫他如何感到不無奈!

「哎,算了,你坐上這床,這可是我最好的寶物之一,現在都留給你了。」

這白色身影指著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讓他坐上小床,然後自己則是走到一旁,一屁股坐在椅子之上。


「嗡。。。」

「這???」

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剛坐在床上,瞬間一股藍色的氣體便將它整個身體包裹住。

然後這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瞬間感覺自己的靈魂清晰了許多,思考速度也快了幾分,就連內力的運轉也快了幾分。

所以這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吃驚的看著坐在椅子之上的白色身影,等待著他的回答。

「這是用菩提樹的枝條所造的,具有安神凝氣,提高悟性,加速修鍊的功效,要是在菩提樹下,別說是這點功效,就是立地成道都是可以的。」

這白色身影驕傲的看了一眼吃驚的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然後將放在桌子上的三個玉鑒其中一個扔給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繼續說道。

「小猴子,我這道靈魂印記存在不了多久了,過幾天就要消失了,你自己好好看,明天我教你我的看家本領。」

說完這白色身影便消失在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眼中,化作一股青煙,瞬間消失。

而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也是將精神之力探入到手中的玉鑒之中,瞬間一斷斷文字出現在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的識海之中。

《天火通記》

這赫然是記錄天火一聲的玉鑒,其中更是將天火擁有的一切告訴了這隻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甚至連獸界的秘密也告訴了他。

而用了一夜才看完通記的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在之後幾天便跟著白色身影學習武技,學習功法。

直到最後那白色身影徹底消失,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痛哭流涕。

其中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和你知道了自己在霧谷之時的那塊奇怪的石頭是什麼,那霧谷為何不允許外界的烈火獸入內。

因為那奇怪的石頭便是獸界的界石,而霧谷的禁制更是他為了保護界石而設置的禁制。

而且這界石為什麼不放在納戒之中!

一方面是方面天火剛剛得到這個獸界不久,界石還不待煉化,便收到追殺。

所以這天火前輩起初想要保護獸界,並且防止他人得到界石,並且煉化的緣故,才將它放進霧谷之中的,同時他又為了防止有什麼煉化了界石,讓自己辛苦得到的世界為他人塗做嫁衣,所以擺設下禁制。

後來自己將死,他也懶得取出來,而是留了一道靈魂印記,等待有緣人,然後將自己的畢生所學傳授給他,並且將得到界石作為一種考驗,才改了禁制,留給後人。

同時令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鬱悶的是,在天火前輩交給自己畢生所學之前,曾經讓他用生命起誓,在沒有得到界石之前,不得動用他的武技,一方面是為了不讓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動用自己的武技輕易取勝並且驕傲自滿,從而印象以後得成就。

另一方面天火前輩還想著讓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根據自己的武技創造屬於自己的武技,也只有屬於自己的武技,才最適合自己。

「哎,天火師傅,您的苦心小猴子明白,可是如今我成了皇級強者,得到了界石,這樣成為帝級也快了,而你卻不在了,可惜呀。」

這是盤坐在小床之上,被藍色包裹住的猿皇停止了回憶,然後看了一眼椅子,眼中好像看到了那道白色的身影坐在那裡,笑呵呵的看著自己修鍊。

「天火師傅,你知道嗎,幫我得到界石的小子,和你有幾分相似呢,而且他也姓天,一身白色的勁裝,遠遠望去和你的背影很像,而且我一見到他就有一股莫名的好感,但是我就是不知道他和你有沒有關係。」


猿皇想到這裡,突然沖著門外的墓碑自言自語說道天豐。

語氣中不僅有遺憾之色,還有更多的讚賞之色!

「這小子叫做天豐,天賦和實力都很強大,比起我不知道強大多少,我感覺要是我們處在同階,全力施展實力,我無法成為他十招之敵。」

說著猿皇竟然將自己和天豐做起了比較,這要是被正在吸取靈魂之晶的天豐聽到,絕對會難以置信的看著猿皇,尤其是現在猿皇表現得那副感情之狀。

「小猴子,在我徹底消失之前,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猿皇記得那百年多前那道白色身影最後告訴自己的一件事。

心頭不免出現一股感動之色。

「我之所以那麼多天資強大的人,魔獸,烈火獸不遠而是選擇你,那就是因為你重情重義,能夠為了兄弟而死,而我一輩子最想念的就是我那死去的好友,他是為了我而死的。」

說著那白色身影似乎哭了,流出了眼淚,可惜他只是一道靈魂印記,無法表達感情,更沒有眼淚。

「納戒之中有他的東西,關於煉器的,你也修行下吧,算是為了我懷念那位好友。」

同時這白色身影更是將最後一件事告訴那時的鐵臂猿猴模樣的烈火獸說道:「你記住,如果你將來能夠去到我的世界,不到帝級三階巔峰,千萬不完輕易在他人面前使用我教你的一切,防止那群老傢伙對你出手!」

「天火師傅,你到最後還是為了我著想,而我卻沒辦法救活你,甚至連你的世界都無法到達。」

想到這裡,猿皇目光之中終於堅定起來,看著眼前的煉器爐,調整好自己的氣息,終於開始煉器? 而就在猿皇準備開始煉製靈器之時,外面的天色也是剛剛有些蒙蒙亮時,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從睡眠中驚醒,敏銳的嗅覺讓他能夠聞到四周的一切,不過這會竟然沒有在空氣中捕捉到猿皇的味道。

所以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爬出洞穴,然後奪命狂奔,一口氣跑到一個瀑布邊緣,竄入水中,然後在水中玩樂。

而就在此時,他背後一群鐵臂猿猴剛剛來到瀑布的位置,卻在一瞬間感受到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這個大傢伙的消息。

然後看到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在裡面玩樂,其中一頭鐵臂猿猴急忙上前大叫一聲。

「八歧大人,這裡可不能玩樂,這後面是!」

這鐵臂猿猴說著,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不耐煩的看了一眼這頭鐵臂猿猴,然後不在意的回答了一句:「有什麼?」

而這頭鐵臂猿猴也是緊張的說道:「後面是保存猴兒酒的洞穴!」

「哦?」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向後使用精神之力,向後探查,只見瀑布背後是一個空曠的洞穴,裡面還有不少猿皇的私人珍藏,食物,水源一應俱全,而且更有一個巨大的石質池子,裡面一池子散發著靈氣和酒香的液體裝的滿滿的。

「吸溜。。。」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嗅覺極度靈敏,自然感覺到這正是昨天猿皇拿給自己喝的那種酒,自己也是極為喜歡。

所以只見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不耐煩的從瀑布里爬了出來,然後爬到一旁,說道:「真是麻煩,事情真多!」

這才第一天,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竟然就感覺到這裡事情特別多,特別麻煩,所以心中出現了想出去的念頭。

「謝謝八歧大人體諒,我這裡有一些猴兒酒,希望大人能夠笑納。」

這隻鐵臂猿猴也不是傻子,明顯的感覺到了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煩躁,生怕惹火了他,自己被猿皇懲罰,又在方才見到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對猴兒酒的酒香有反應,所以急忙將自己身上的猴兒酒找出來,然後獻給他,希望他不生氣。


「哦?好說好說。」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