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周家的我,來到了黃小娜奶奶的病房,剛打開門就看到了正在削平果的黃小娜,還有精神狀態已經好了不少的老奶奶。“班長大人,我可以進來嗎?”

黃小娜還沒來得及說話,老奶奶便熱情地說道:“來來來,小夥子,這邊坐。我都還沒好好感謝你呢,要不是你,我這條老命估計就不保了。小娜,還不快點過來,謝謝奶奶的救命恩人?”

“老奶奶言重了,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顆葡萄嘛,作爲一個三好學生,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哈哈,小夥子這人品,槓槓的。”

“老奶奶,手給我一下,我給您把把脈。”

“小夥子你還懂醫術啊?”

“略懂、略懂。”

“哦,我想起來了,我出車禍的時候,好像是你給了什麼藥我吃,醫生說幸虧有一股藥力護住了我的內臟,不然就撐不到醫院了。”

“哦,您說那個啊,那是我們家祖傳的內傷藥,效果應該還是不錯的。您現在身體已經好多了,再過一個星期就能活蹦亂跳了,再活個三四十年都不成問題。”

“小夥子你就別哄我老人家了,我的身體我還是很瞭解的,估計也沒幾年可活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小孫女,她從小就和我相依爲命,我要是哪天走了,她…”

黃小娜眼睛一紅,一把抱住了奶奶的手臂,哭喊道:“奶奶。”

我一看氣氛不對,連忙說道:“老奶奶,我可沒有騙您啊,您現在的身體再活個四五十年真不是什麼難事,您要相信我啊。”

老奶奶摸了摸黃小娜的頭,說道:“好好好,我相信你,奶奶我肯定會長命百歲的。現在也這麼晚了,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我也該睡覺了。”

兩人離開醫院後,我便拖着黃小娜的小手,說道:“我送你回家吧。”

“你給我撒手,我跟你很熟嗎?這手是可以亂牽的嗎?別以爲你救了我奶奶就可以亂來啊。”

“咱們都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了,牽個小手,那不是天經地義的嘛。”

“誰跟你是男女朋友了,快點,撒手。”

“我就不,走吧,我送你回家。這大冬天的,又這麼晚,你一個人回去我不放心。”

“你在我身邊我更不放心。”

“我保證只是送你回家,然後就走,絕對不幹別的。”

黃小娜剛開始還一直想甩開我的手,可當她發現怎麼甩都甩不掉的時候,也就放棄抵抗了,任由我拖着。

兩人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來到了一個破破爛爛的小房子面前,黃小娜轉過身說道:“我家到了,你現在可以放心了吧,再見。”

我心裏忽然一陣酸楚感傳來,親不自禁地抱住了黃小娜,說道:“你從小就在這裏長大嗎?”

“有什麼問題嗎?這裏挺好的啊,有瓦遮頭、有牀可睡。”

“你是爲了省錢才每天都吃壓縮餅乾的吧。”


“沒有啊,我覺得餅乾挺好的啊,又方便又省時間。”

“你這麼用功讀書是爲了拿獎學金吧。”

“我…”

“你已經承受得夠多了,以後,我來給你分擔吧。”

“我不需要你的憐憫。”

“這不是憐憫,這是我作爲你男朋友的義務,再說,我不缺錢。”


“我不需要你的錢。”

我左手一用力,把黃小娜整個人抱了起來,右手託着她的頭,用力地吻了過去。

黃小娜一邊大哭一邊用力推開我,可一切都是徒勞,不一會兒也漸漸放棄了抵抗。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處男了,趁着現在黃小娜意亂情迷,直奔她的閨房而去。

我兩的衣物越來越少,我把黃小娜撲倒在牀,深情地望着她的雙眼,輕聲道:“黃小娜,我愛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讓我名正言順地照顧你一輩子,好嗎?”

黃小娜感受着我熾熱的懷抱、霸道的氣息、深情的凝望,意亂情迷之下回了句:“嗯。” 經過一夜的翻雲覆雨,黃小娜完成了從女孩到女人的完美脫變,此刻的她,正躺在我的胸膛上伸着懶腰。

我睜開雙眼,看着眼前這個嬌滴滴的小蘿莉,翻過身子,說道:“娘子,還來嗎?”

初嘗禁果的黃小娜不光體會到雙修的美妙,還在我魄力的滋潤下變得龍精虎猛,用手指劃了劃我壯實的胸膛,嗔道:“哼,從來只有累死的牛,就沒有耕壞的田,來就來,誰怕誰?”

剛起牀的兩人又是一場你死我活的大戰,終於在傍晚時分,黃小娜敗下陣來,求饒道:“我,我不行了,饒了我吧。”

“叫我一聲夫君,我就饒了你。”我邪邪一笑。

“夫君,饒了人家吧,要死了。”

“乖娘子,如你所願。”

“累死我了,夫君,你怎麼這麼厲害?”

“因爲你夫君我天賦異稟啊哈哈。”

“我上輩子肯定是造了什麼孽,上天要賜你這麼一個天賦。”

“你上輩子肯定是虧欠了我,所以這輩子來還債的,嘿嘿。”


“額,我也有這種感覺額,這就是命嗎?。在我最美的年紀,遇到你,算我倒黴。”

“哈哈,等會兒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見誰啊?神神祕祕的。”

“去了你就知道了,來,穿衣服,走着。”

“你轉過身去。”

“怎麼你們女人都這樣,都老夫老妻了,還害羞。”

“等等,好像哪裏不對,爲什麼你要說你們?快說,除了我,你還看過多少女孩子換衣服?”

“今晚的月色真不錯啊,你慢慢穿,我出去看看月亮。”

“你別跑,把話給我說清楚,臭王偉。”

我連哄帶騙,把黃小娜帶回了家,一開門就看到了身披浴袍的蘇曉媚,兩女先是驚訝地看着對方,然後轉過頭憤怒地盯着我。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赤魄後期的我會在0.01秒的時間裏被轟殺至渣,訕訕一笑:“哈哈,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的老婆,蘇曉媚,這也是我的老婆,黃小娜。你們之前應該就認識了,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要相親相愛啊,哈哈。”

黃小娜走到蘇曉媚身邊,和蘇曉媚一同伸出右腳,把我踹出了別墅大門,轟的一聲把門給關了。我知道這兩段戀情若是相互隱瞞,對兩女都不公平,所以早死晚死都得死,乾脆早點攤牌。

我一邊拍門一邊喊道:“娘子,開門啊,別把我一個人丟在外面,外面好冷啊。皮卡丘,快過來幫我開門。”

還在屋裏睡大覺,消化體內鬼魂的皮卡丘聽到我的呼喊,屁顛屁顛地蹦下來,正打算給我開門。沒想到,快到門口的時候,眼前一花,就被兩女一同抱了起來。

“哇,好可愛的小狗啊,王偉什麼時候還養了這麼一隻萌寵啊,我都不知道。”

“對啊對啊,好萌啊。”

皮卡丘怒道:“怎麼又把我當小狗了,你們這些女人,真的是頭髮長見識短。我可是天底下獨一無二的上古靈獸,皮卡丘,丘爺。想當年…”

“哇,居然還會講話,太逗了,還上古奇獸呢,分明就是一隻沒有耳朵、沒有尾巴的大頭柯基。”

“對對對,我在網上聽說,現在有不少高科技人造寵物犬,可以口吐人言的,沒想到王偉也養了一隻。”

“等等,我怎麼聽這小狗說,還有其他女人把它當成小狗啊?”

“對額,小狗,我問你,我是不是還帶過其它女孩子來過這裏。”

皮卡丘掙扎道:“你把我放下來我就告訴你。”

“好,快說,他是不是還有別的女人。”

“上次來這裏的那個女人啊,那姿色嘖嘖嘖,用你們人類的審美標準去看,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髮長膚白小臉蛋,豐乳肥臀大長腿,比你們這兩個小丫頭成熟迷人多了,王偉光是遠遠看着就流過好幾次鼻血呢,我跟你講啊…”

話癆皮卡丘把我跟張老師的所有曖昧事情都爆了出來,連我對張老師的稱呼都爆了,反正該爆的也爆了,不該爆的也爆了,這次我估計是真的爆了。

兩女聽完皮卡丘的一番爆料,怒氣衝衝地踹開了別墅大門,一人一邊扭着我的耳朵,拖進了別墅,異口同聲地怒道:“說,除了我們兩個,你是不是還和張老師有一腿?”

我一聽到“張老師”這三個字,就知道要糟,冷汗直冒,求饒道:“兩位娘子,我錯了,都怪我當初年少氣盛,一時沒把持住,釀成了大禍。我發誓,除了你們三個,我真的沒有別的女人了。”

蘇曉媚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怒道:“可以啊王偉,追我的時候一副蠢萌蠢萌的樣子,沒想到肚子裏的壞水滿滿滴啊。一腳踏三船,虧你做的出來,你這個大色狼,今晚你給我睡一樓大廳,不許上二樓,聽到了嗎?”

“姐姐,咱們走,不理這個大色狼了。”黃小娜牽起蘇曉媚的手,就往二樓房間走去,順手還把皮卡丘給抱走了,留下我孤零零一個在客廳中凌亂。

看着兩女一同進了臥室,我鬆了口氣,用意念傳話給皮卡丘,說道:“丘哥,你怎麼把我和張老師的事也告訴她們兩了啊,你知不知道,剛纔她們兩多嚇人啊。”

皮卡丘被強行抱走,掙脫又掙脫不開,也只好認命了,用意念回道:“你又沒跟我講,我怎麼知道這個不能說呢,有什麼不能講的,你要跟我講啊。”

“最近你經常一個人跑出去抓鬼,我回家都見不到你,再加上最近沉迷雙修,所以就把這事給忘了。”

“反正早晚都得說,乾脆我來幫你開口吧,不用感謝我,助人爲快樂之本嘛。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小子女人緣還挺好的嘛,這纔多久,就整了3個女朋友回來,還告別了處男生涯,不錯不錯,有丘爺我當年一半的風采。”

“哪裏哪裏,和丘哥比起來,小弟我那是小巫見大巫、關公面前耍大雕啊。希望丘哥能在我這兩個女朋友面前多美言幾句,待他日碰到美女鬼獸,我必定竭盡全力,助丘哥早日抱得美獸歸。”

“哈哈,就憑你丘爺我這三千寸不爛之舌,搞掂這兩個小丫頭易如反掌,包在我身上吧。”

兩女關上房門之後,氣氛就慢慢地變得有點尷尬了,兩人既是校友,又是情敵,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兩女愛我愛得那麼深,現在生米也已經煮成稀飯了,估計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如今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一致對外,守護這份被分成了幾份的愛。

兩人一邊蹂躪皮卡丘,一邊逼它說出我和張老師之間的種種往事,正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皮卡丘又再詳細地說了一遍我和張老師的種種往事,說到了我兩的相識相愛,說到了我悲慘的身世。一番添油加醋,把我說得要多可憐有多可憐,真的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啊。

然後又說到我自幼就只知道練功,以至於走火入魔,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和慾望,若是再受到巨大打擊的話,恐怕就命不久矣了。還勸兩女要和睦相處,相親相愛,多給我一點愛,千萬別離開我,以免我傷心過度、一命嗚呼。

在皮卡丘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下,兩女的眼淚嘩嘩就往下掉,小心臟隱隱作痛着。聽着聽着,最後實在聽不下去了,便來到了大廳之中,一同撲倒我懷裏,嗷嗷大哭。

我還在大廳修煉,突然就被兩女撲倒在地,一臉懵嗶地看着二樓的皮卡丘。皮卡丘的聲音在我腦海裏響起:“丘哥只能幫你到這兒了,今晚好好表現,我就不打擾你們雙修了,抓鬼去咯。”

兩女在我懷裏哭了好久才停下來,哽咽道:“夫君,你一個人承受着這麼多痛苦,怎麼不跟我們說。”

“傻瓜,我心裏這點苦算什麼,只要每天能和你們說說笑笑,再多的苦,我也能承受。”

“我們…現在…”

“雖然我的這個想法很無恥,但我是真的希望,你們兩個都能留在我身邊,可以嗎?”

“其實啊,我們都能感覺出來的,你是深愛着我們三人的。你絕非寡情薄意之人,恰恰相反,你是一個情深義重的男人。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了,咋們這輩子啊,估計都要賴着你咯。”

“真的可以嗎?你們不會怪我…”

“我們商量過了,雖然對你一腳踏三船的這種行爲表示強烈的譴責,但是我們又怎麼捨得離開你呢,笨蛋。”

“你們…”

“哎…愛情本來就是讓人盲目的,若是礙於世俗偏見而放棄,這份愛情也未免太不堪一擊了。”

“我王偉何德何能,竟得你們這般深愛,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啊。”

“嗯…聽皮卡丘說,你需求那麼厲害是因爲走火入魔對吧,怪不得晚上的時候老是吃不飽,不如以後就讓我和姐姐一同伺候你吧。”

“娘子,你們…”

“以後蘇姐姐就是我姐姐,咱們就是一家人,好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