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月痕的手突然停住了,莫雅一把抓住了那條烤魚,興奮的大叫了一聲,狠狠的在烤魚上咬了一口,香噴噴的烤魚伴隨着鹹澀的淚水一起進入了她的嘴裏。莫雅再次愣住了,左手無意識的撫在了嘴角,在那裏還掛着一滴鹹澀的淚水。直到這時莫雅才意識到自己哭了,這裏也不是當年的野貓酒吧,自己也不是當年的那個小貓了。莫雅的嘴裏嚼着烤魚卻委屈的一邊哭一邊小聲的含糊說道:

“老師,莫雅想你了!”

十一年前每當她手了傷或者委屈的時候都會找個地方偷偷的哭泣,嘴裏不斷的重複這句話。十多年中他重複了無數次這句話,可是雪月痕還是第一次聽到。她曾經無數次想獸神祈禱雪月痕在她說完的下一刻就會出現在她的面前,替她教訓那些讓她手委屈的傢伙,可是雪月痕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儘管如此她依然把這句話當成了希望。

雪月痕放下手中的酒杯淡淡的說道:

“當初告訴你用毒對付我是沒有用的你就是不聽,擬議爲鉤吻是萬能的嗎?無論什麼人都能毒死?告訴你的你就是不記得,沒告訴你的你倒是記了不少。”

莫雅一邊抽泣一邊像作錯了事的孩子一樣接受着雪月痕的訓斥,堂堂被無數人爲之傾倒的商業女王,刺客之中的驕傲此刻卻心甘情願的接受着雪月痕的訓斥。雪月痕的表情緩和了一點說道:

“坐吧。記得下次下毒的時候要看好時機,哪有在調酒的時候現場下毒的?而且我不是告訴過你有很多的東西原本沒有毒,可是當它們和某些特定的東西放在一起的時候就能產生劇毒的嗎?鉤吻雖然毒性最強,但畢竟它太出名了,也很好辨認。真要是防範的話是不會中毒的。”

莫雅乖乖的點了點頭,一邊抽泣一邊吃着手中的烤魚。雪月痕擡手在莫雅的額頭上彈了一下說道:


“哭什麼,有沒有說你作的不好。只是有寫地方有待改進罷了。雖然你的成績還達不到一個優秀的刺客的標準,但能從當年那個什麼也不懂的小丫頭成長成現在的樣子已經非常不錯了。而且你能想到用空間飾品作爲座標來使用傳送陣也是不錯的發現了,雖然消耗的能量大一些,但真麼說也能作到全世界到處跑了。而且能想到利用貓人族的體息非常接近,用幾個和自己的相貌差不多的貓女作爲替身以擾亂高手的探查的確是個不多的主意。能夠找到自己身爲貓人族很容易被發現的特點並找到了方法儘量的隱藏自己,可以說是你最大的成功。所以”

雪月痕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停“丁、當”兩聲,兩柄附滿了鬥氣的匕首已經刺在了雪月痕的胸口上。兩把匕首正喝死莫雅的那對準神器級的匕首殘風、殘月。原本附滿了聖位的鬥氣的準神器級別的匕首在飛射出去之後就算不能殺掉一箇中級神級高手也能讓高手重傷了。可是雪月痕是殭屍,再加上十一年走火入魔的時間內對肉身的淬鍊已經讓他的肉身超越了同級的王族巫族,還有雪月痕那一身變態的先天真氣,自然流轉之下產生的護體真氣也差不多可以抵擋莫雅的匕首了。

對於這兩把匕首的出現雪月痕和一旁的雲娜和白虎都沒有表現出驚訝,雪月痕把玩着殘風和殘月淡然的說道:

“刺殺的非常出色,先是以鉤吻作爲暗殺手段,可以說在一般情況下就是必死之局了,如果我中毒身亡就是任務成功。而鉤吻對我沒有任何作用你並不是很意外,但內心的變化讓你沒有一點破綻的坐在了我的對面,那時你並沒有想過要繼續刺殺。可是你很快就發現了我的漏洞,在沒有任何徵召的情況下下意識的將匕首扔了過來。沒有一點氣機上的變化,沒有一點殺氣,完全喝死下意識的抓住了一個機會。又是一個必死之局。不錯不錯。”

雪月痕隨手將手中的殘風和殘月一彈,兩把匕首齊根頂在了莫雅面前的桌子上,雪月痕淡淡的誇獎道:

“完美的刺殺,可惜的是我這個刺殺對象有點超出了你的刺殺範圍。”

莫雅默默的收起了殘風和殘月,她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把殘風和殘月射出去,這完全是由她的本能驅使的,並不是她自己的意願。可是看樣子雪月痕對她的表現還非常的滿意。莫雅猶豫了一下想要說什麼,可是雲娜卻在她之前說道:

“剛纔木頭還在根我說你已經具備了一個優秀的刺客的潛質,可是還沒有一個刺客應有的心態。木頭不是曾經說過一個刺客想要成爲最優秀的此刻都要刺殺他的老師嗎?慈和最忌諱的就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攙雜進去個人的感情,刺殺自己的老師就是爲了可以剋制自己的感情對自己的束縛,只有這樣才能成爲最優秀的刺客。你克服了個人感情的束縛,所以你向最優秀的刺客又邁進了一步,邁出了最關鍵的一步。這可喝死木頭今天收穫的最好的東西啊。木頭,小雅送你這麼好的禮物了你是不是也應該有點表示啊?”

雪月痕輕輕的一笑隨手拿起血玉蕭在頭上輕輕的敲了敲說道:

“你是不是惦記起來我腦袋裏這點東西了?”

雲娜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又怎麼樣!小雅可是你的弟子,你腦袋裏那些東西又用不上,倒不如給小雅一點。哪怕只是一個斂息術也好啊。”

雪月痕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晚了點啊。 第十章 神子降 天象亂

“轟隆隆”一陣低沉的悶雷,遠遠的傳了過來,雪月痕轉頭看向了窗外,眉頭微微的鎖在了一起。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外面是一片晴空萬里的景象,而且雪月痕知道在他的風的範圍之內只有幾處大面積的雲雨區,可是沒有一片是在這附近的。晴空雷,而且可以肯定不是有誰使用的雷系魔法,因爲雪月痕已經可以肯定天下除了那幾個賴在這裏不肯回神界的神明還有那些不知道在哪個海溝裏游來游去的超神獸之外真的沒有誰的雷系魔法能讓他感到心神顫簌。雪月痕的眉頭越鎖越緊,雲娜關切的看着雪月痕,絲毫沒有發現她身下的白虎現在居然是躁動不安的。

雪月痕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幾百年都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波動的臉上卻顯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緊接着就見外面的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道道美麗的極光,儘管是在白天,但依然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那美麗的極光,極光不斷的變換着顏色。雲娜並沒有注意到雪月痕的緊張,而是被美麗的極光吸引跑到了窗口,可是雪月痕卻在她還沒有站穩的時候就將她拉了回來。

雲娜疑惑的問道:

“木頭,你幹什麼啊!”

雪月痕神色凝重的說道:

“《山海經•大荒經》中有記載,‘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乃明。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是燭九陰,是謂燭龍。’這你應該知道的吧。“

雲娜點了點頭說道:

“知道啊,你說的不就是燭龍嗎?傳說他威力極大,睜眼時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閉眼時天昏地暗,即是黑夜。燭龍的傳說我還是知道的啊。“

雪月痕冷淡的說道:

“傳說黃帝公孫軒轅氏的母親在山坡上假寐,見有燭龍從空而過,綿延不知幾許,後其孕而誕黃帝。燭龍是傳說只中的神獸,但它們並不是不存在的,而且它們存在的數量還不少。是神獸之中數量最多,分佈最廣的一種。儘管傳說之中燭龍的實力很強,但其實燭龍根本就沒有多強的實力,成年的燭龍也不過是相當於一個煉虛合道境界的高手罷了。不過燭龍有一個其他神獸所沒有的能力,他們可以感應天地間特殊的存在的誕生。每一次出現有可以影響一個時代的人的時候燭龍都會出現,而燭龍出現的唯一特徵就是極光。”

雲娜有些失望的擡頭看着天上的極光神獸她見了不少了,可是中國傳說之中的神獸卻根本就沒有見過。在她的印象之中神獸都應該是可以排山倒海的存在,可是她沒有想到傳說之中的神獸卻只有相當於煉虛合道的實力。儘管有些失望,但畢竟還是見到了中國傳說之中的神獸。雖然實力上差了一點,但能夠預示可以改變一個時代的人出現也的確不是簡單的神獸了,而且煉虛合道境界也勉強可以作到排山倒海的。


就在雲娜還在失望的時候大地一陣劇烈的抖動,沒有一點能量波動的引導,完全是大地自然的震動。雲娜馬上閃過一個念頭,地震了。在劇烈的震動之中雲娜感覺自己彷彿是要散架了,房屋在大地的抖動之中劇烈的晃動,但因爲有雪月痕的風的維持還沒有倒塌。雲娜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體驗大自然真正的威力,在她的印象之中排山倒海對於雪月痕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就算是頂級神獸也能作到引發天象的程度。可是今天當真正的面對自然形成的天象的時候雲娜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都是錯,儘管用法術引起的天象也能作到很大的破壞力,就像在海城的時候那條大海蛇引發的大海嘯一樣,破壞力驚人。可是那還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只要將其中引導的能量破除就沒有什麼威力了。可是自然形成的天象是渾然天成的,不是單單用人力就可以改變的事情。自然的力量給雲娜的感覺就像是後天和先天之間的區別,雲娜再一次的感覺到了天道的可怕。

地震平息之後沒多久莫雅匆匆的從外面跑了進來,她來這裏並不是因爲擔心雪月痕他們的安全,因爲在這個世界上能威脅到雪月痕他們的危險還真是不多見。莫雅急切的說道:

“老師,出大事了。”

雪月痕並沒有看莫雅,依然看着天空之中的極光,淡然的說道:

“說吧,聽聽看你的情報網帶來了什麼消息。”

莫雅點了下頭說道:

“剛剛得到的消息五大陸上幾乎在同時出現了極光,而且出現了很多反常的天氣情況,現在各地的災害不斷,箇中災害都顯現了出來。一直沉寂在森林深處的那些魔獸都跑了出來,開始肆意的攻擊,甚至有神獸和超神獸都出現了。”

雪月痕淡淡的點了下頭,雖然其他大陸的情況他不知道,但至少中央大陸上的現狀他還是很清楚的。在沒有偶任何有組織的抵抗的情況之下魔獸可以說是勢如破竹一般的在大陸上肆虐,至於原因雪月痕現在還不知道。這裏之所以沒有遭到襲擊一是因爲這裏距離魔獸的聚集地比較遙遠,還有就是有白虎這個神獸在這裏休息,有白虎在除了神獸以上的魔獸恐怕沒有那個沒收敢到這裏來的。至於那些神獸和超神獸,在這個時候它們也不想和白虎來一場較量,受了重傷回去呆着。


雪月痕緊鎖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嘴角掛起了一點神祕的微笑淡淡的說道:

“好強的法力啊,居然能矇蔽天機,看來要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吧。莫雅。你馬上發動你全部的情報網給我查,我倒是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本領,一出生就能來一個驚天動地,連燭龍都能引出來。”

莫雅直接回答道:

“老師,可以不用去查了,剛剛在極光出現的時候各大神殿就已經傳出了消息,說神子降臨了。 異世界的劍與魔法 。估計是各位主神在同一時間將自己的神子降了下來,不過具體哪一個王子是哪位主神的神子現在還不能確定。而且現在已經知道的主神只有九位,而自然主神並沒有降下神子。所以現在還有九位主神不知道是誰,也沒有小神殿宣稱自己的主神已經出現了。”

雪月痕的眼睛一亮玩味的說道:

“神子降臨嗎?各位主神好大的手筆啊!難怪能引起如此只大的天象變化呢!魔獸暴亂應該是獸神的傑作了吧!不過各位主神矇蔽天機要幹什麼呢?以他們的實力任何一個要單獨的矇蔽天機恐怕都是不可能的,應該是他們聯手才作到的吧。遊戲真的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雲娜皺着眉頭想了半天說道:

“木頭,你說他們會不會是爲了矇蔽精靈樹呢?精靈樹的存在原本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威脅,只是之前精靈樹並沒有插手他們之間的爭鬥,所以他們對精靈樹一直都處於一種戒備的狀態。而你又成爲了他們的擔憂,因爲精靈樹都稱呼你爲殿下,精靈族對你的態度也出奇的尊敬,這讓他們不得不爲了精靈樹這個特殊的存在而擔憂了。作爲主神應該是知道精靈樹是什麼特殊的存在,他們應該知道有精靈樹這個特殊的存在幫助你他們是不可能像以前那樣沒有顧慮的。爲了能夠在大戰之中不在最一開始就處於一個被動的位置他們才聯手矇蔽天機,希望可以矇蔽的住精靈樹的探查。”

雪月痕淡然的一笑說道:

“這幫笨蛋,難道他們就不知道巫是不信天命的嗎?我們巫從來都是逆天而行的,根本就不擅長推演天機,他們就算是不矇蔽天機也是一樣的。而且他們要矇蔽的應該不是精靈樹,就算他們已經是主神了,但要想矇蔽精靈樹這個大巫還是不可能的。我想他們要矇蔽的是世人,讓世人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了。畢竟儘管我們巫和巫修並不擅長推延天機,但還有一種人叫占星士,他們對天象的變化還是非常敏感的。”

雲娜沒有說什麼對於占星士她並不是很瞭解,只知道他們很神祕,可以通過星相的變化推演出天機的變化,每當有大的事情發生之前都會有占星士的出現,他們會告訴人們即將發生的災難。對於這些神祕的人云娜掌握的資料很少,只知道他們是一羣非常特殊的人,不過已經很久沒有占星士的出現了。對於這些像算命先生一樣的人云娜一直都很感興趣,可是他們,神出鬼沒的,每次出現都沒有一點的徵兆,消失的也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就好像他們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樣,所以留下的痕跡很少。

在迷霧之森的時候雲娜曾經向精靈樹尋問過有關占星士的事情,可是每當提到占星士的時候精靈樹都會選擇閉口不談,或是轉移話題。無論雲娜怎麼努力精靈樹都不向她透露一點有關占星士的消息,也讓她對占星士更加充滿的期待。現在雪月痕又提起了占星士讓她越來越期待這些神祕的占星士的出現了。

莫雅有些猶豫的說道:

“老師,對於這些神祕的占星士恐怕現在沒有什麼指望了,從老師出現開始占星士就沒有出現過,現在是否還有占星士的存在已經是個很大的疑問了。而且面對主神,這些沒有一點自保能力的占星士實在是太弱小了,沒有人會爲了他們而去得罪主神的吧。”

雪月痕看着天空之中的極光淡淡的說道:

“誰說占星士就一定沒有自保的能力了?占星士最早是在衆神之戰開始之前很多年的事情了,從那時侯開始占星士就是一個非常稀少的職業,甚至連當時的職業工會之中都沒有占星士這個職業的認證。可是經過了這麼多年的衆神之戰的洗禮占星士不是依然流傳了下來了嗎?儘管他們最後一次出現已經是在兩百多年以前了,但一個沒有任何自保能力,在日常生活之中幾乎沒有一點作用的職業能在這麼多次的衆神之戰的洗禮之後依然存在的?也許占星士並不是什麼戰鬥職業,不能像劍士、魔法師、騎士、刺客、祭祀那樣衝鋒陷陣,但要說他們是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的我第一個不相信。對於他們我想還是不要加以評論的好。”

莫雅點了點頭,雪月痕打了個指響,血玉蕭在手上轉了幾次眼中顯現出一點興奮的色彩淡然的說道:

“既然主神們這麼給面子,連神子都派了下來參加遊戲了,那我也要好好的陪他們玩一下了。莫雅,你通過一切渠道將消息傳出去。就說我雪月痕正在考慮手一兩個神子當弟子,稍微教導一下打發無聊的時間。如果誰有興趣的話二十年之內聯繫你就可以了,我會親自**一下這些神子的。戰爭嘛,有點對手纔是最有意思的。你儘量的收集資質還比較好的孤兒,將他們訓練成爲刺客。質量上不許要很高,任務的成功率可以達到五成以上就可以了。但要記住一點種族上一定要全面,不能只單一發展貓人刺客,否則的話對你們貓人族可是要產生很大的威脅的。畢竟誰也不希望一個非常危險的種族存在,會趁着你們現在還很弱小將你們清除的。而且種族多了以後可以更加完美的進行刺殺,在完成任務上要比你現在單一的使用貓人強上很多。二十年之後我希望可以看到一個龐大的遍佈整個世界的殺手組織,普及的程度不比現在的這些工會小多少。還有,你也要慢慢的退到幕後了,你已經擁有一個優秀的刺客應有的潛質了,要突破成爲優秀的刺客需要的是冷靜的總結經驗,不斷的挑戰自己的極限。現在普通的刺殺對你的成長几乎沒有什麼好處了,你明白了嗎?”

莫雅鄭重的點了下頭,雪月痕看了她一眼說道:

“去吧。我馬上要往矮人的聚集地趕了,開戰的時候沒有趁手的兵器也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還要拜託他們幫一下忙。之後我會去龍島,看一下龍族現在具體的實力情況,估計一下在大戰之中他們的影響力,然後我會直接趕往冥王峯。也許我的計劃可能會因爲什麼事情而被打亂,但現在的計劃就是這樣,以你的情報網應該可以很輕易的掌握我的行蹤。如果有時間的話你給獸王帶個口信,就說他的境界應該已經足夠了,之所以沒有突破成爲高級神級高手就是以爲沒有時間靜修。如果靜修一下的話應該很快就能成爲高級神級高手,順便告訴他一句話,‘欲速則不達。’不要太追求進境,否則將會適得其反。”

莫雅轉身走了出去,在轉身的時候雲娜看到在莫雅的眼角閃動着的淚光。雲娜小聲的對雪月痕說道:

“木頭,你是不是有些逼的太狠了?一下子給小雅下了這麼多的任務對她實在是有些太多了!光是組建一個龐大的殺手組織就不是二十年的時間可以完成的。“

雪月痕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有什麼辦法,主神們已經有些等不及了,連神子都降了下來,難道留給我的時間還多嗎?這些神子要成長起來至少要二十年的時間,而各個神殿之中可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爲了他們而奉獻出自己已經掌握在手中的權利的。如果我不放出話來的話恐怕不出十天這些神子就要被神殿接走,然後正在某些‘意外’之中重傷或者是死亡。然後就是他們相互指責那些有仇怨的神殿,開始他們所謂的聖戰。我要爲自己爭取時間,能安穩一天我的實力增長就能快一點。等到我擁有了可以自保的能力的時候我就不會在意自己是否會捲進這場大戰了。而且這些神子是我教導出來的,等到真的開戰的時候他們真的會爲了那些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面的‘父神’或是‘母神’而跟我作對嗎?“

雲娜有些不滿的瞪了雪月痕一眼說道:

“木頭,你學壞了。你現在是越來越陰險了,已經學會了算計別人了。甚至能想出讓人家的兒女去對付父母這種陰險的方法來!雖然這的確是個好辦法,但這個方法實在是太陰險了。”

雪月痕握住血玉蕭輕輕的揮了一下說道:

“你真以爲那些神子是主神的兒子嗎?他們不過是主神選擇出來的代言罷了,就像骨頭他們是死神在這裏的代言一樣。不過是他們在出生的時候被那些主神打上了一個標籤,進行了一下洗禮罷了。對於他們我想主神們根本就是把他們當成了棋子罷了。”

雲娜翻了個白眼給雪月痕轉身坐在了白虎的背上,對雪月痕說道:

“走吧。不管你怎麼陰險都是個木頭,能想出來做不出來的。”

雪月痕一陣鬱悶,雲娜實在是太瞭解他了,居然連他不會真的實施都知道。 第十一章 重錘王的重錘

“叮叮噹噹………茲……噹噹噹當………”雲娜坐在白虎的背上看着下面一片紅火的打鐵場面,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人一起鍛造呢!以前看到有人鍛造武器也不過是一兩個一起幹罷了,而現在在下面有十幾萬的矮人在一起鍛造。十幾萬不斷的揮舞着鐵錘的矮人,還有幾十萬在旁邊幫忙的地精。在她的資料之中地精和矮人幾乎是從來都沒有分開過的兩個種族,兩個種族的平均身高都只有一米五左右,但卻是製造武器的大行家。精靈族擅長鍛造,只要是金屬他們就有辦法將它鍛造成武器,而且他們的火焰鬥氣是火系鬥氣之中的異類,不但威力強大,而且有幫助火焰提升溫度的能力,所以每一個優秀的矮人大師都是優秀的戰士。大陸上的金屬武器基本都是由矮人鑄造出來的。

而地精卻沒有矮人那麼好的實力,他們天生不能修煉鬥氣和魔法,但他們心靈手巧,而且精通鍊金術,可以說是一個靠頭腦來吃飯的種族。地精的機關還有他們製造出來的法杖都是精品,很少有其他種族能超越他們。而且地精對於礦物非常敏感,這讓他們成爲了最好的礦工,可以爲愛人提供遠遠不斷的礦石來鍛造武器。兩個種族互惠互利的生活了不知多少年,因爲他們是五大陸上最大的武器供應商所以一般是不會有人去隨意的招惹他們的。

雲娜注意到那些愛人手中的錘子的材料都是不同的,有的是黑帖的,有的是精鐵的,還有很少的一部分的錘子的材料她根本就不認識。不過看的寶貝多了也知道那些絕對是煉製法器的好材料。用煉製法器的好材料來做錘子,也不得不說矮人族實在是太富有了。

不過雪月痕的注意力並不在下面,而是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山谷之中,在那裏他感覺到了十幾個超越了聖位的存在,其中有六個初級神級高手和兩個中級神級高手。十幾個人在激烈的討論着什麼,不過因爲他們說的不是五大陸的通用語所以雪月痕是一句也聽不懂。

當白虎飛到小谷上方的時候大吼了一聲,緊接着小谷之中的那些高手就作出了反映。一個身材異常魁梧的老矮人一把抓起自己身邊打鐵用的錘子看也不看的想白虎的方向扔了過去,“嗚~”的一聲,錘子掛着風聲向白虎砸了過來。錘子鄰近的時候雪月痕清晰的感覺到了錘子上附帶的恐怖的鬥氣,渾厚的鬥氣甚至連穆虎在和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都不一定能擁有,一箇中級神級高手擁有如此渾厚的鬥氣也足夠這個矮人驕傲的了。

白虎輕飄飄的向旁邊一閃,雪月痕隨手接住了非過來的錘子。剛剛接手的時候雪月痕感覺到錘子上所附帶的巨力險些樣錘子從他的手中脫飛出去。雪月痕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鐵錘,雖然跟破同的鐵匠打鐵的錘子一樣大小,可是就是這一個小小的錘子卻有將近兩萬斤的重量,普通人不要說使用,就是搬動這個錘子恐怕都是天方夜譚的事情。而這個老矮人不但能使用它,還能如此輕鬆的將它準確無誤的扔到這裏來,這不僅僅需要龐大的力量上的支持,還要有驚人的控制能力。單論力量的話雪月痕自認就算在來上幾百個這樣的矮人也不是自己的對手,可是要論對力量的控制的話雪月痕知道自己就算再練上十年也不是這個老矮人的對手。白虎對於身上突然加了獎金兩萬斤的重量一時間沒有適應過來,身體往下沉了一下才反映過來。對此白虎感覺到顏面大失,大聲的咆哮了一聲。

雪月痕淡然的一笑在白虎的身上拍了一下然後朗聲說道:

“矮人王重錘王雷閣•奧丁閣下還真是熱情好客啊!我雪月痕不過剛剛到,閣下就將自己打鐵用的錘子送過來給我欣賞,現在欣賞完了,還給閣下好了。”


說完之後雪月痕隨手將錘子按遠路扔了回去,這一次錘子上附帶着淡淡的青光,速度比飛過來的時候快了十幾倍,卻沒有帶起一點的風聲。“嘭”的一聲悶響錘子落在了剛纔放着的位置,稍微有了一點偏差。但沒有人注意這一點偏差,那個錘子按照飛行軌跡直接砸進了地面之中,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直徑有兩尺左右不知有多深的大洞。

聽到雪月痕的話原本在忙碌之中的矮人和地精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擡頭看着天空之中的雪月痕他們,小谷之中的十幾個老矮人同時站了起來,矮人王重錘王雷閣•奧丁閣擡起頭高聲說道:

“青眼修羅雪月痕閣下嗎?我們昨天剛剛得到的消息,說閣下有可能要來拜訪我們,沒想到今天閣下就已經到了,閣下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快啊。一天的時間穿越了中央大陸和比蒙大陸之間的海峽,繞過神斷山脈到達這裏。難怪閣下的弟子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刺殺任何人了。”

雪月痕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的一笑,白虎緩緩的從空中降下,不過爲了故意製造氣勢白虎沒扇一下翅膀都會產生一陣狂風。再狂風之中矮人們的爐火都不斷的搖曳,甚至有一些修爲比較低的矮人的爐火已經被白虎帶起的狂風吹滅了。當白虎落地時最後一道狂風也向周圍肆虐開了。白虎帶起的狂風對那些矮人並沒有什麼影響,畢竟只要是想學鍛造,矮人就必須要修煉鬥氣,無論是男是女都要修煉火焰鬥氣,所以白虎帶起的狂風對他們並沒有什麼影響。可是那些地精就沒有那麼幸運了,畢竟他們天生不能修煉魔法和鬥氣,雖然身體並不是很柔弱,可是白虎是神獸,在神獸的面前他們這比較強壯的身體跟一根火柴沒有什麼區別。幾十萬的地精被保護帶起的狂風吹的東倒西歪,有不少倒黴的地精甚至受了輕傷。

雪月痕輕飄飄的從白虎的身上飄下,雖然沒有什麼仙風鶴古卻也有點出塵的韻味。雪月痕修煉的畢竟是道家的功法,就算是以殺入道也超脫不了道家的本質,所以雪月痕身上多多少少的帶有一點出塵的韻味。雪月痕的目光在幾個老矮人的身上掃了一圈,最後居然看到了那個在威爾士城遇到的老矮人,不過現在他已經是中級聖位高手了。雪月痕嘴角浮現出一點微笑淡淡的說道:

“好久不見了,看來十多年來你也進步了不少啊。那個小傢伙也有準聖位了啊!看來火系的魔晶是沒有少吃啊!稍微**一下成爲聖位高手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了。”

聽到雪月痕提起他們老矮人的臉色有些發白,當年他不怕雪月痕,因爲他知道有貝隆大公爵在雪月痕也要給些面子不能真殺了他孫子。可是現在當年那個可以和貝隆大公爵打成平手的雪月痕已經成了超越神級而且連精靈樹都要尊稱爲殿下的特殊存在,不要說殺他的孫子,就是滅了整個矮人族恐怕也沒有人會說什麼的吧。

雪月痕表現的非常平淡,但他表現的越是平淡就越讓人感覺到心驚肉跳。十多年前在一瞬間橫跨大半個動大陸的殺戮,幾天前覆蓋了中央大陸五分之四的蕭聲,這一切都證明了雪月痕的實力。雪月痕爲人一直都很低調,但,每一次他出手都能引起一場驚濤駭浪。

雪月痕看了一眼那把錘子砸出的大洞淡然的說道:

“不淺啊!居然一下子砸進去幾百米,而且一點損傷都沒有,不愧是重錘王雷閣•奧丁的錘子。聽說雷閣•奧丁閣下曾經打造出過神器是嗎?”

雷閣•奧丁的臉上掛起了一點驕傲的神色傲然的說道:

“那是,我雷閣•奧丁曾經打造出過十一件神器!雖然每一件都是現在高手們夢寐以求的極品!不過很可惜的是我的能力只能鍛造出初級神器來,要是等我到了高級神級就能鍛造出中級神器了!只可惜這麼多年了一直都沒有突破。”

雲娜不耐煩的大叫道:

“你們兩個別在這裏繞彎子了好不好?有話就直接說出來!繞來繞去的你們不煩啊!我知道你們的境界高,不出意外的話都能作到永生不滅。可是你們也要考慮一下我的肚子吧!我可是從昨天開始就沒有吃過東西的啊!”

雪月痕和雷閣•奧丁的臉上同時顯現出一點尷尬的神色,雪月痕的恐怖是天下盡人皆知的,同樣雪月痕的弱點也是天下盡人皆知的。超越了神級的存在中只有雪月痕一個是在外面行走的,而且脾氣非常不好,可是天下要說能拉住雪月痕的就只有雲娜了。從一個剛剛踏進高級劍士級別的小女孩開始雲娜就一直緊緊的牽着雪月痕的鼻子走,就好像是給一頭莽牛戴上了一個鼻環一樣,無論力氣多大,脾氣多暴躁,只要雲娜輕輕的一牽就一定會安靜下來。所以在評價雲娜的時候人們給出的評價是一個善良卻又比雪月痕還要危險的存在。惹到雪月痕的話有一個雲娜可以拉着他,只要不是很過分,保命的機率還是很大的。可是惹到雲娜的話你將面對的是憤怒的雪月痕、白虎還有神出鬼沒的莫雅,單單白虎這隻血統最高貴的初級神獸就不是一般的中級神級高手敢輕易面對的。

雪月痕有些尷尬的一笑淡然的說道:

“既然已經有人等不及了那就直接說好了,我要你爲我鍛造一件兵器,一件我要求的兵器,樣圖我會給你,費用我會提供,至於材料無希望可以是和你的錘子一樣的材料。”

雷閣•奧丁有些爲難的說道:

“閣下就不能降低一點要求嗎?如果閣下可以降低一點要求的話我想鍛造出初級神器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的。閣下只要能降低一點要求我願意爲閣下鍛造出最好的低級神器來。”

雪月痕微微的皺了下眉頭冷淡的說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