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崢這種神奇的沖脈速度,讓一些武者感到恐懼,甚至想要殺掉雲崢。

「怕什麼?就算他沖脈成功又如何,不過是強氣境界而已,我們這麼多罡氣,還用怕他!」

「對!我們攻擊他,不要怕殺了他,隨便攻擊。這樣,可以拖延他沖脈速度!」

於是,二十幾個武者,開始在雲崢身上,釋放罡氣。雲崢的身體,立刻被刺穿,千瘡百孔。

雲崢不怕受傷,他的沖脈速度,也沒有受到影響。十條經脈齊頭並進,終於十脈貫通。雲崢一躍成為強氣境界,並且是強氣巔峰。

「給我開!」

沖脈成功之後,雲崢猛然爆發,將強氣境界的力量,完全展現出來。此刻的他,比剛才強大的何止十倍。猛地爆發,根本不怕經脈受傷,雲崢體內迸發出難以估計的強大力量。

「不好!我抓不住他了!」

「好強的力量,進攻!」

二十六個罡氣武者,竟然有些無法壓制雲崢。雲崢的實力,強大到了這種地步。這些人心中也是驚訝,立刻放出真氣,攻擊雲崢。

然而,這都是徒勞的。雲崢不惜真氣的反抗,產生巨大的力量,罡氣武者漸漸有些壓制不住他了。

「滾開吧!」

雲崢怒吼著,將剛剛修復的強氣境丹田,再次自爆。強氣的自爆,比鍛氣來的更猛烈。雲崢剛剛轉化成的強氣真氣,立刻沸騰起來。

轟!

強大的力量衝擊而開,二十六個罡氣武者,不受控制,全都被巨大的力量沖開。他們不能再控制雲崢,雲崢直接從他們之間衝出來。

「受死吧!」

雲崢怒吼著,對著一個人打出一拳。

「黑雲壓城,烏雲蓋天!」

雲崢左手黑雲壓城,右手烏雲蓋天,兩招雲破驚天拳一起打出。此時他貫通四十脈,能夠使用雲破驚天拳的三招。


「可惡!」那名武者,立刻反擊,用罡氣迎上雲崢。

砰!兩人對撞,罡氣肆意飛舞,廢石被打的亂飛。

這一次,雲崢又被打飛了。不過,雲崢受傷並不嚴重。並且,那名罡氣武者,竟然也被雲崢打的接連後退。

「再來!雷雲震世!」

轟隆隆的悶雷響起,雲崢這一拳,帶著雷霆萬鈞的力量,再次攻上那名武者。那罡氣武者大驚,強自提起真氣,迎擊雲崢。轟隆一聲大響,結局出人意料。這一次,雲崢竟然沒退。而那名罡氣武者,卻被雲崢直接打飛出去。

那名武者臉色非常難看,體內真氣受到撞擊,有些運行不暢。

「哈哈,死吧!」雲崢大笑著,再次衝上去,要乘勝追擊殺掉這人。

「住手!」

其他被雲崢沖開的武者,立刻趕上來,從四面對雲崢展開攻擊,圍魏救趙,解救那名武者。

「不用著急,你們都要死!」

雲崢怡然不懼,笑著面對他們,雙拳使出雲破驚天拳,接住兩個人的攻擊。

十幾個罡氣武者的攻擊落在雲崢身上,雲崢如同破布一樣被打飛。而那兩名與雲崢對掌的人,卻是連連後退。

「好強的真氣!他的真氣總量和精純程度,好像比我們都要厲害,如果他有罡氣,輕易就可以擊殺我們!」

一個罡氣武者驚呼。

雲崢再次衝上來,一邊攻擊,一邊大吼著:「沒有罡氣,我也能殺你們!」

轟隆隆的真氣對撞聲音,不時的響起。雲崢毫不畏懼的,一次次與敵人對撞。他一次次被打飛,身受重傷。不過,雲崢一點也不怕。這裡有無盡的精氣,隨便雲崢揮霍。

同時,雲崢每一次攻擊,都用上全部的真氣,所以可以產生無與倫比的殺傷力。至於真氣的消耗,雲崢完全不用考慮。

轟轟轟……

接連有武者,被雲崢轟退。他們被雲崢打一下,就會真氣不暢。如果被雲崢連續不停的攻擊三次,就可能被擊殺。這些罡氣武者,簡直受到了驚嚇。雲崢太強了,如果不是他們人多,現在就有喪命的可能。即使如此,很多人在巨大的衝擊力下,經脈也受到重傷,體內臟器隱隱作痛。

而雲崢,如果不是有廢石礦脈,以他這種打發,早死了幾百次了。但是,雲崢就是這樣有恃無恐!

轟!

又是一次對撞,一個罡氣武者,口中突然噴出一灘鮮血。

「好!」雲崢眼睛一亮,露出大喜的神色,立刻再向這個武者發起攻擊。

「救我!」這武者恐懼無比,慌亂無措的求救。

「住手!」

其他武者,立刻聯手對雲崢發起攻擊,想要救援那人。然而,雲崢這次沒有管其他的攻擊,留給他們一個後背,毅然決然的對那名武者打出一拳。

砰!砰!

兩次撞擊的聲音,第一聲,是雲崢打中那名吐血的武者。第二聲,是雲崢被打飛。

轟隆!雲崢的雲破驚天真氣,轟入那名罡氣武者體內,將他半邊身子轟爛。那名武者沒有雲崢恢復的能力,慘叫著,帶著不甘死去,眼睛瞪得老大,顯然是死不瞑目。


而這次,雲崢也被打的身體破碎,幾乎變成兩截。不過,雲崢不會死亡。

終於死了一個人,其他武者看著死者的屍體,有些難以接受。他們揉了揉眼睛,還在懷疑自己的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夢中。

「不用懷疑!」雲崢修復好傷勢,一步一步走上來,淺笑著說道:「下一個死的,就是你!」

「雷雲震世!」

雲崢再次出擊,對最弱一人攻擊。其他人立刻還擊,繼續圍攻雲崢。可是,他們已經怕了。出手已經不再毫無保留了,氣勢不再一往無前了,招式不再有攻無守了。

他們膽怯了,圍攻雲崢的時候,還留有餘地,隨時準備撤退。

而雲崢,依然是一往無前,拼了命的攻擊。裂縫之下,廢石紛飛,雲崢在二十幾個罡氣武者之間,來回穿梭。他只是強氣境界,和這麼多罡氣武者戰鬥,戰爭的場面卻是雲崢完全佔上風,有些壓著對手打的感覺。

所有的武者,心中駭然。這雲崢成長太快了,不過是一會的功夫,受壓制的反而是他們了。

而另一邊,一直沒有戰鬥的王安俊,卻開始有動作了。 那王安俊,不是加入戰鬥。他竟然沿著大裂縫的廢石壁,開始往上面攀爬。目的,赫然是要逃跑,離開這裡。


「王安俊,你哪裡逃!」雲崢大叫一聲,直接捨棄這邊的對手,沖著王安俊追去。

王安俊發現戰鬥形勢不妙,真氣不能持久的他,就想逃跑。同時,他覺得雲崢能夠不怕受傷,真氣源源不絕,原因就是雲崢在廢石礦脈上。所以他想離開這裡,就會變得安全。

不過,雲崢一直關注著他。王安俊可謂是雲崢最恨的人,雲崢怎麼可能讓他逃跑。

一招雷雲震世打過去,雲崢身法,出手速度,力量,都不比罡氣境界高手弱,只是雲崢沒有罡氣而已。王安俊不得不迎戰雲崢,與雲崢對攻兩下,從廢石壁上掉了下來。不過王安俊好歹是都靈郡最強,雲崢一時半會也殺不了他。

「過來救我!」王安俊不敢大肆消耗真氣,呼喚他的手下求救。

孫軍等人,立刻衝上來,營救王安俊。而趁此機會,王安俊立刻脫身,再次往裂縫之外攀爬。

「對!我們快離開這裡。沒了這些廢石,這雲崢神奇的能力就不能施展,他就會被打回原形,到時候一定不是我們的對手!」

黃家家主,通過王安俊的行為,得到啟示,立刻號召他的手下,也往廢石壁上攀爬。孫李洪三家武者,也很快意識到,不再攻擊雲崢,跟在黃家身後,爬上廢石壁。

只剩下孫軍六人圍攻雲崢,他們感覺有些吃力,繼續下去甚至有可能被雲崢殺掉。但是他們無法脫身,雲崢一個打六個,將他們全部纏住。

正當孫軍等人絕望時,雲崢忽然跳開,不管他們六人,也爬上廢石壁。雲崢的速度,可比那些武者快速的多。他立刻追上第一個武者。

「哈哈,孤身一人,看你怎麼逃!雲破驚天,死吧!」

雲崢一拳打出去,又是全力出手。現在,罡氣武者對於雲崢,只有罡氣的優勢。而在這廢石礦脈中,罡氣優勢有發揮不了作用。單對單,這些武者沒有一個是雲崢的對手。

那武者不得不迎擊,第一拳就被打的真氣失控。而緊接著,雲崢的第二拳襲來。

「不!」

那武者不甘大吼,最終被雲崢轟碎身體,鮮血和內臟齊飛,半邊身子變成碎沫,死的不能再死。

其他武者大駭,更快的往上面攀爬。可是,這個裂縫非常之深。玉質的廢石,又非常堅硬,滑溜,不好攀爬。而雲崢直接吸收廢石的精氣,就能製造攀爬的平台,速度比這些人快太多。三兩下,雲崢又追上一人。

「嘿嘿,去死!」

雲崢二話不說,一拳襲來。這個武者大驚,擋住一擊之後,第二擊完全無法抵擋,被雲崢一拳打下去,沒有死亡,卻也身受重傷。

緊接著,雲崢如同清潔污垢的抹布,在光潔的廢石壁上,來回穿梭。他每來到一個武者身邊,就有一個人死亡,或者掉下去。而在這廢石壁上,武者們無法聯合在一起,只能獨自面對雲崢。所以完全不是雲崢的對手,與雲崢相遇就絕對要遭劫。

本來他們是想逃跑,結果給雲崢形成各個擊破的機會,轉瞬間死去三人,受傷七人。

不過片刻,已經有十個罡氣武者被雲崢打下去。還在牆上的九人,卻只攀爬到裂縫的一半。而最快的王安俊,已經到了三分之二的地方,還有三分之一,就能脫離廢石礦脈所在的地方。

雲崢這時,忽然加速,快速向上,碰到其他罡氣武者,完全不理他們。越過之後,直追王安俊。


「呵呵呵哈哈哈……王安俊,你逃不掉的!」雲崢的笑,很是快意,可是在王安俊聽來,簡直比惡魔的笑聲還恐怖。他低頭一看,雲崢竟然離他只有幾丈遠的距離,很快就能追上。

「你們,快攔住他啊!」王安俊嚇得面無人色,對黃孫李洪四大家主說道。

黃孫李洪四大家主簡直想抽王安俊,讓他們幫他攔住雲崢,那不是找死嗎?

而雲崢不理他們,一躍來到王安俊身邊,毫不猶豫就是一拳打上來。

「下去吧!」

轟!王安俊被迫接住雲崢這一拳,再一次被雲崢打下去。而打下王安俊之後,雲崢又去找廢石壁上的其他八人。這八人也算是乾脆,看到雲崢下來,想也不想直接跳下去。

在下面,還可以圍攻,還可以相互照應。在廢石壁上面對雲崢,不是死就是傷。兩相對比,逃跑已經無望,只能跳下去拚死一搏了。

雲崢也跳下去,哈哈大笑著展開攻擊。每攻擊一次,雲崢的心中,都是那麼快意舒暢。這些雲家的敵人,害死那麼多雲家子弟。雲崢對他們恨之入骨,只有送他們去死,才能告慰死去的雲家兒郎。

幾次激烈的碰撞,雲崢殺掉七個受傷的罡氣武者。他自己也傷了十幾次。不過最後,他還是會完好如初,再次悍不畏死的衝上去。

「慢著!」黃家家主大喊,「我們可以商量,我們投降,只要你放我們一條生路,你想要什麼我都能給你!」

「是的,」孫家家主說道:「我們的家族內,有無邊的寶藏,蘊氣石,益氣丹,想要多少有多少。還有各種武功秘籍,真氣心法。我們家族的女子,有幾個貌美如花,也可以送給你。」

「放過我們吧,我們之間,並沒有多麼大的仇恨。那些人,都是王安俊殺的!」李家家主說道。

「你們……」王安俊大怒。

洪家家主打斷他,說道:「我們可以幫你殺掉王安俊,只要你饒過我們的性命,整個都靈郡就都是你的了!」

「哈哈哈哈……」

雲崢仰天長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你們想投降?」

「你們想活命?」


「我死去的族人怎麼辦?」

「他們的仇,怎麼雪盡?」

「你們想收買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