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琰在吊睛白虎獸屍體旁邊撓撓頭,道:“也是啊,看來只能烤着吃了!”

“臭流氓,你怎麼生火?”

“哈——”雲琰張口噴火,把白虎獸的毛燒了個乾淨,澹子晴無話可說,這不僅是一個流氓,還是一個變態。

景秀兒笑臉盈盈,看着澹子晴和雲琰這對冤家。雖然想到自己到了二十歲就會離開人世,只有五年能活在世上了,難免有些傷感和憂鬱。

但是看到雲琰活蹦亂跳的在那拿着個紅彤彤的赤焰劍,把白虎獸大卸八塊的時候,她覺得這是值得的。

如果赤焰劍會說話,此刻一定會罵娘,堂堂一件神器,竟被這貨拿來切虎肉。

這還沒完, 軍少的天才小嬌妻 ,切起來不順手,乾脆注入了傳承之力,赤焰劍變得灼熱滾燙,散發紅光,關鍵是高溫加鋒利的劍刃,就可以遊刃有餘的切割虎肉了。

三兩下架起燒烤架,拿削了皮的樹枝串起一塊塊虎肉,雲琰一口火焰噴在柴火堆上,火焰熊熊燃燒,比正常生起的火看上去還猛烈幾分,烤起虎肉來十分迅速。

“傳承之力真是妙用無窮啊。”雲琰感嘆。

原本對於雲琰的冒犯很生氣的澹子晴,在虎肉香飄起之後便抵擋不住美食的誘惑,和景秀兒一起走到了燒烤架旁。

兩人畢竟一天沒吃東西了,中間爲了救雲琰也消耗了很多,此刻都很沒有形象的吞了口口水。

————————

今天看到下週的推薦出來了,依然會有推薦,而且還是三處,吼吼~希望大家看完給個評論或者鮮花,加入書架收藏以後看更方便,不要吝嗇,點一下收藏哦~ “烤老虎肉,我最愛吃~”雲琰掏出幾瓶孜然和胡椒粉,洋洋灑灑,哼着小曲,在月色之下,山丘之上燒烤着虎肉,晚風吹來好不愜意。

雖然很不想靠近這個臭流氓,但是澹子晴還是禁不住五臟廟的本能,被食物吸引着不能自拔。

“雲哥,你出門還帶着這些?”景秀兒指着地上的瓶瓶罐罐道。

雲琰笑道:“出門在外,總不能老是吃壓縮餅乾吧,那太難吃了,燒烤纔是最佳選擇啊,作料放在空間戒指裏也不佔地方,就帶着唄。”

“說的也是。”景秀兒淺笑嫣然,看着現在精神煥發的雲琰,她心裏由衷的開心,大眼睛笑成了月牙狀。

“兩位客官,要辣嗎?”雲琰陰陽怪氣的學店小二的口吻問道,拿着胡椒粉的瓶子晃了晃。

“我,我不要。”澹子晴眼睛看着別的地方,小聲說道,好像很不情願吃雲琰做的東西。

雲琰也不介意她這麼不待見自己,在他心裏,澹子晴已經上升成了救命恩人的地位,只是他並不想把那種感激的模樣露在臉上。

“老闆,我要微辣。”景秀兒很配合雲琰,學着客戶的語氣微笑說道。

“好嘞!”雲琰倒是很進入角色,盡心盡力的給兩位姑娘切肉、燒烤、翻烤架、掌握火候,忙的不亦樂乎。

終於,香噴噴的烤虎肉大功告成了,配上雲琰隨身攜帶的作料,色香味俱全,好一道豐盛的晚餐。

一人遞去一串烤肉,雲琰纔給自己忙活起來。

“怎麼樣,好吃嗎?”雲琰期待的看着景秀兒。

景秀兒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紅脣上油光閃閃,雖然很餓,但是吃東西還是得保持矜持的,“嗯!好吃!”

從景秀兒這獲得了肯定的答案,雲琰很滿意,感覺自己燒烤的手藝又進步了,轉而又問了下澹子晴。

澹子晴輕輕的咀嚼着虎肉,嘴脣上連油都看不見,名族出身,吃相就顯得更加莊重了。

俗話說,吃人嘴軟,雖然很不想搭理這個流氓,但是還是得應付一下,“還行。”

不過這個答案雲琰也很滿意了,以澹子晴那高傲的性格,沒給差評就是好評了,雲琰心裏美滋滋的,自己也算是無師自通了一門手藝,技多不壓身嘛。

不一會兒,自己的那份也做好了,雲琰大口大口的啃起來,他可不需要注意什麼形象,怎麼痛快怎麼來。

“唔唔唔,好好吃啊,我真佩服我自己啊!”

“呵呵,慢點吃,別噎着了。”景秀兒提醒道。

用餐時間,難免閒聊,期間景秀兒便提起了他們此行是要去南邊尋寶,一直不加入話題的澹子晴竟然開口了,“你們也去尋寶?那種網上的謠傳你們也信,真是活該遭遇今天的劫難。”

“網上謠傳?”兩人不解,明明是從左成華那裏敲詐來的藏寶圖,怎麼成了網上謠傳。

澹子晴簡單的說明了一下,表示近幾個月網上一直流傳着一張藏寶圖,是用奇怪的符號寫的,但是有人能認識,做了翻譯,藏寶圖所指地點正是南海某處。


一開始只是普通人之間的談資,畢竟再有錢再有權的普通人,也不會真的就去尋寶,他們沒法修煉,一出城就等於去給進化生命加餐,只有修士才能在城外世界生存。

但是後來這件事傳到了修士圈子裏,便有一些閒來無事,心懷奇遇幻想的年輕一輩出海尋寶去了。

有人帶頭,就有人跟隨,出海尋寶的人越來越多,但是都是年輕一代,熱血上頭,夢想着獲得機緣,老一輩人是不屑於參與的。

地球上哪些地方還有機緣,對於老輩人來說都很清楚,這種在網絡上流傳的消息根本不可信。成年人畢竟思想穩重成熟,不會貿貿然就浪費時間去尋什麼寶。

隨着時間推移,出海尋寶的人也沒有傳出什麼好消息,大家就更加相信這只不過是一個惡作劇了。

但是總還有不死心的人,爲了機緣,願意去撞一撞運氣,何況這何嘗不是一種鍛鍊。

“搞了半天,這破藏寶圖已經人手一份了?”雲琰看着手上這份原版的藏寶圖,氣的牙根直癢癢,狠狠的撕下一大口虎腿肉,大口的吞嚥着。

“一定是那個左成華在網上散佈的消息,這張圖一開始只有他有,真是不怕死,如果真的有寶藏,他這樣散佈消息是要被學院制裁的!”

但是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人家已經這麼做了,並且還在學院裏過得好好的,看來並沒有涉及隱祕。

可是那片葉子狀的圖形,和上面的符號還是讓雲琰很在意,這八九不離十就是在指示一塊傳承石。

傳承石,傳承者,傳承之力。這些詞語經常在雲琰夢裏來回環繞,像是要給他什麼暗示,但是卻只能給雲琰帶來苦惱。

莫名其妙的在太行山脈那個山谷裏被炎神石挑中了,成爲了一名能使用傳承之力的傳承者。

傳承之力如此強大,在第一次完全失控的時候甚至能把雲琰的修爲拉昇到王階,而且傳承之力還壓制一切力量,在戰鬥中佔盡優勢。

但這種種的一切,沒有讓雲琰覺得是場大機緣,反而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問號在他心裏盤旋,爲什麼選擇自己?傳承者只是一個稱呼嗎?有沒有什麼宿命和歸宿?

最大的問號是,天下不止一顆傳承石,也就是說還會有傳承者出現,傳承石造就傳承者,那傳承石又是誰造的,目的是什麼?

雲琰現在已經是一名傳承者了,他相信命運是公平的,傳承石給自己帶來了實力,可是卻沒有從自己這裏拿走什麼,這讓他很不安。

他很想找到下一顆傳承石,也許能獲得解開這一切的線索。

“寶藏似乎是假的,雲哥,我們還要去嗎?”景秀兒吃飽了,放下烤肉,問道。

“去!”雲琰猛然站起,把烤虎腿一扔,有些激動的說道:“當然要去,如果沒有,就當是去旅遊!如果有,就算全天下的天才都來爭奪,我也能虎口奪食!”

“好,雲哥真棒!”景秀兒拍掌叫好,神情宛如一個小粉絲看見了偶像。

澹子晴嗤之以鼻,冷冷的說道:“飛蛾撲火,你以爲你重傷了華族的那個老頭子就天下無敵了嗎?天榜上面的人傑不知道多少,挑戰這種老一輩的王階很多人都能做到。”


雲琰微笑,露出一口大白牙,“那我就要做天榜第一,橫掃年輕一代!”

景秀兒再次叫好,澹子晴已經懶得去理這個自大鬼了。

袖口內有一道黃符閃現光芒,澹子晴連忙取出,笑逐顏開,心裏想着一定是家族要來接自己了。

可是打開黃符,上面顯示的字卻是:

“晴兒,爲父修爲跌落至元嬰期,族內長老一致同意要犧牲你的新月幻體來換回我的修爲!”

“爲父不忍自斷女兒前程,你千萬不要回家族,千萬不要回中庸城!在外暫且躲避一陣,等爲父傷勢恢復,定能說服長老們,再接你回家!”

“爲父傷勢無礙,你不要擔心,我犧牲了大乘期的修爲保下性命,我很安全,你莫要因爲擔心父親的傷勢而貿然回家。現在家族對你來說是一處險地,你若回來,將會失去體質,終生不能修煉,切記切記!”

澹子晴的笑臉定格,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父親是一家之主,可是現在受傷修爲跌落,竟被家族裏的高層逼迫着要犧牲女兒來換來修爲,好穩住澹家在天下的地位。

人心醜惡,在這個時候可見一斑,一族之人,卻要相殘。

澹子晴不是一個愚孝之人,就算知道父親現在在家族裏一定面對着重重壓力,可她也不會傻到爲了家族地位,爲了父親回到巔峯修爲而斷送自己的一生。

這也不是她的父親願意看到的,只怕她現在回去,會逼的父親背叛家族。

真氣一閃而過,黃符化爲飛灰。飄散的青煙猶如澹子晴此刻飄忽的心情。

但是待到青煙散去,澹子晴已經堅定了心底的信念:我要自己修煉到大乘期,獨掌家族,讓家族裏再沒有人可以逼迫父親分毫!

澹子晴的目光時常是冰冷的,此刻更顯無情,心底的意念令她平添了幾分成熟,淡淡的開口道:“既然你們要去,我也一起去好了。”

“嗯?”

雲琰正和景秀兒有說有笑,一個牛皮吹破了天,一個一臉崇拜,好不愉快,聽到澹子晴這話,雲琰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我說,我也要去尋寶!”澹子晴特地站起來,用嚴肅的口吻說道。

雲琰掏了掏耳朵,佯裝掏出一塊耳屎吹到了一邊,“我沒聽錯吧,你不是不屑尋寶麼,而且你要跟我同行?我哎,臭流氓?”


澹子晴真覺得自己和這個傢伙命裏犯衝,他一張口,就火上心頭,“你……好,那我就自己去!”

說着就要御劍飛走了,景秀兒連忙拉住了她,兩人一起救了雲琰,心中已經把澹子晴當成了一份子,景秀兒知道雲琰心裏也把澹子晴當成了朋友,只是他不善於表達這些人與人之間純樸的情感。

“子晴,別較真,雲哥和你開玩笑呢,你能同行,我們開心還來不及呢!多一個人多個照應,再說你要去尋寶,又沒打印那份藏寶圖,怎麼認識路呢。”

景秀兒身上有一種親和力,可以讓人溫和下來,澹子晴聽勸之後火氣消了很多,坐在一邊不言語,隨後開始運功打坐,以修煉做休息,徹底不去理雲琰。

雲琰撇撇嘴,嘀咕道:“大小姐,真是難伺候。”

“別說啦,你的嘴有時候也是不饒人,子晴畢竟是大家族的小姐嘛,有點脾氣很正常啊,關鍵人家是你救命恩人,你得讓着她點。”景秀兒溫柔的說道。

雲琰嘿嘿一笑,仰頭躺倒,分分鐘就傳出了呼嚕聲,睡得分外香甜。

景秀兒坐在雲琰身旁,一邊是噼啪作響的篝火,默默的注視着沉沉睡去的雲琰,就這樣,心裏都覺得很幸福了。

不知不覺,景秀兒也坐在那裏睡着了。

月去日升,晨光普照大地,新的一天到來了。

三人一一醒來,既然目標已經很明確了,也沒有什麼廢話好說了,雲琰御劍帶着景秀兒,澹子晴則是自己御劍,一紅一紫兩道流光劃過這片山林,向着南方飛去。

——————————

歡迎加入讀者q u n:492590342(好像不給留號碼呀,不知道會不會被審覈,嘿嘿) 舊紀元時的華夏國南海,這一處當年爭議頻繁的海域,如今再也沒有什麼國家來搶奪了,就連國家這個概念都已經在地球上消失了,何來爭議呢。

如今統治南海的是數不清的海洋進化生命,他們當中有些甚至進化的可以上岸生存,時常出沒在南海的島嶼和海礁之上。

很少有修士會離開北半球的範圍,去靠南的地方冒險。

因爲如今的人類主要都居住在北半球的七大主城和衆多小城市之中,這就意味着王級高手,聖級大能均是坐鎮在這些城市附近。

有這些人類強者定居北半球,北半球的進化生命明顯的比赤道附近和南半球的進化生命弱上一個層次,因爲一旦出現進化層數過高的進化生命,這些大能一定會出面,如果不能降服,便誅殺。

一般情況下,進化生命都不會屈服人類的,他們對人類似乎有種很根深蒂固的仇恨,所以北半球大多數強大的進化生命都被人類消滅掉了。


但是有一類進化生命在西方卻是被當成了寶貝,甚至有專門的組織培養——西方蜥蜴龍,由此衍生了地球上的一大修煉派系,龍騎士。

這段時間,南海明顯變的比以往熱鬧多了,時不時有飛梭在這片海域飛過,大大小小的都有,這些修士的飛梭飛的不快,一個個都像在找些什麼似的。

“又看見一艘沒見過的飛梭,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啊。”伍荷嘟着嘴,不開心。

一天下來,她和羅淼、沐習在這片靠近南沙羣島的海域搜索了很久,按照地圖上的指示,就在這裏附近了,但是並沒有發現什麼藏寶地,倒是同樣來尋寶的修士飛梭發現了不少。


這些飛梭裏的修士看年紀明顯都是不到二十歲,或者二十出頭的年輕修士,也只有年輕人才會有這份熱情,孜孜不倦的尋寶尋機緣。

“伍荷妹妹不用擔心,如果有寶藏的話,我一定趕走這些雜鳥,把寶藏雙手奉上!”陳義心獻媚的聲音在飛梭的通訊器上響起。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