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不由得笑了,他說道:「沒事的,我會控制,不讓你們處於危險境地的。」

兩人心不甘情不願的被雷星峰趕鴨子上架了,那是真不想去,這種鬼地方,當真有勁使不上,你都沒有見到一個敵人,就能被大陣殺的血雨漫天,死都不知道自己的死樣,太悲催了。

站在禁制邊緣,雷星峰道:「青岩大人,你負責記錄連續變化,元爺,你記錄另外一邊,讓其他禁制師也幫助記錄,不管有用沒用,大家都要出力。」

青岩點頭道:「沒問題,我來整合大家,沒人敢偷懶的。」

雷星峰開始指揮兩人行走的路線,前端已經測試過了,變化都已經顯露,但是中後段卻沒有檢測過,雷星峰給了風恆幾尊鋼鐵人偶獸,這才讓他們走入大陣,不過,這步伐和方位卻要雷星峰來指點,在前端,兩人都不能觸碰到禁制節點。

按照雷星峰的指點,兩人一絲不苟的行走,曲曲折折的走動,不時的雷星峰還發出指令,比如跳一步,比如蹲下身體,看的一幫修鍊者莫名其妙,都覺得很好笑。

但是青岩這些禁制師就不同了,青岩最先發現,他駭然道:「這是無觸碰的入陣方式啊,這太厲害了吧!」他深知進入禁制陣,想要不觸碰到禁制節點,真的是千難萬難,就算他自己布置的禁制,也做不到這種不觸碰禁制節點的前進方式。

很快,兩人都深入到兩百多米遠,整個大陣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變化,也就是說,兩人走了兩百多米,竟然沒有觸動大陣,這種手段當真是高明到了極點。

青岩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這是怎麼做到的?太神奇了!」

元爺苦笑一聲,都是禁制大師,雷星峰明顯比他強太多了,半晌,他想到一個問題,說道:「如果不觸動禁制,我們也看不到禁制的變化啊!」

雷星峰道:「很快,你們就會看到變化了。」

當兩人又走了十來米,雷星峰找到一個節點相對稀少的地方,這裡也是禁制的弱點,他說道:「好了,停在這裡不要亂動。」

風恆和大眼,聽到命令,立即老老實實的站住,根本就不敢有任何舉動。

雷星峰道:「風恆,向左轉身,只是轉身啊,別移動!」

風恆聞言立即左轉,面對雪山宮殿的方向,雷星峰道:「聽我的命令啊,扔出一尊鋼鐵人偶獸,能扔多遠就多遠,扔完了,你們兩人都蹲下身來,記住了嗎?」

雷星峰一點也不敢大意,他必須將指令說的明明白白,不能有絲毫差錯。

風恆心驚膽顫,說道:「記住了。」

雷星峰道:「好,開始吧!」

風恆一咬牙,猛地揮手,陡然間,鋼鐵人偶獸突然出現,隨即就被風恆拋了出去,這傢伙用了很大的勁力,那鋼鐵人偶獸,那麼重的東西,竟然被他扔出七八十米去。

轟!

沒等落地,大陣就開始急速運轉,當鋼鐵人偶獸落在地面的時候,身體上已經全是裂紋,那鋼鐵人偶獸,勉強走了兩步,龐大的禁制力量頓時爆發開來,絞殺力量暴漲,瞬間,鋼鐵人偶獸猶如沙子塑造般,一下子就坍塌下來。

風恆在扔出鋼鐵人偶獸的同時,就和大眼蹲了下來。

雷星峰清晰的看到禁制節點在瘋狂移動,順著鋼鐵人偶獸的方向移動,絞殺的力量也清楚的顯現出來。

青岩緊張的記錄著,一直等到禁制平息,由於風恆和大眼站位極其精準,讓大陣的波動無法發覺到兩人,因此兩人都沒有受到大陣的影響和威脅。

雷星峰大叫道:「都別動啊,就蹲著!頭低下點!」

兩人団著身體,一動也不敢動,耐心的等待著,兩人臉上都是汗水,那是被嚇出來的,哪怕他們已經是中級道君老祖,在禁制大陣中,也有一種極度的無力感。 風恆的任務就是不停的前進,然後停下,扔出鋼鐵人偶獸,等待大陣反應,雷星峰和青岩就扶著觀察和記錄大陣的變化,雙方配合的很好,兩人已經深入到五百米,風恆的輪藏空間中,也就剩下了一尊鋼鐵人偶獸,他們也走到了關鍵的地帶。

雷星峰仔細觀察后,找到兩人站立的位置,將兩人調到那個位置站住,再次下令風恆扔出一尊鋼鐵人偶獸。

緊接著的一幕,就算雷星峰也驚呆了。

雷殺陣!竟然還複合了一個雷殺陣。

當鋼鐵人偶獸出現,一道粗大的雷電擊打在它身上的時候,雷星峰張大嘴巴,半晌都合不攏來。

青岩驚訝道:「雷殺?這是雷殺陣!」

這裡怎麼會有雷殺陣?

雷系向來就少,雷星峰進入明澤盟后,就沒有見過雷系的修鍊者,其實他是沒有見到低級修鍊者中的雷系屬性的人,主要雷系實在太難修鍊,能夠達到真人級就很不錯了,想要晉級到真君級就已經千難萬難了,晉級到道君級的也許有,但是雷星峰沒有見到,這裡的修鍊者可沒有磁暴山脈這種變態的修行地方。


雷系修鍊者還有一個巨大的缺陷,就是雷系的材料相對稀少,想要找到雷系材料,越是等級高,就越是困難。

突然看到雷殺陣,這玩意不是雷系的禁制師,根本就製作不出來,也就是說,這個遺迹中,曾經最少擁有一個高階的雷系修鍊者,並且還是禁制師,不然很難搞出一個雷殺陣來。

禁制總堂的禁制師,就無人能夠設計雷殺陣,雖然這個禁制殺陣很有名,但是想要設計出雷殺陣,那就必須是雷系修鍊者,這是因為雷系實在是太特殊了。

狂暴的閃電霹靂外加禁制絞殺的力量,那尊鋼鐵人偶獸還沒有落地,就已經化作顆粒,飄落到地面。

終於發現了最後隱匿的一個禁制陣,雷星峰和青岩都鬆口氣,只要找到所有的禁制陣,然後才能推測出整個複合禁制大陣的布局,以及大陣的禁制樞紐,這樣才能真正破陣。

等到整個大陣停止運轉,雷星峰指揮著兩人一點點退出。

青岩道:「記錄完整了嗎?」

雷星峰一邊分神指揮兩人向回走,一邊說道:「且等他們退回來再說吧。」

青岩點頭道:「好!」

元爺苦笑道:「我就沒有記下太多的禁制節點,變化實在太快了。」

青岩道:「這是你對這種複合型禁制大陣太過陌生的關係,其實,你不用記錄完整大陣的變化,記住一些局部就可以了。」


大約兩個小時后,風恆和大眼滿頭大汗的退了出來,兩人走出大陣后,彷彿就是從地獄中回來,腿都是軟的,那是被嚇得,坐在雪地中,兩人很久很久才緩過勁來。

風恆不停的搖頭,他說道:「真是嚇人,這種命都不在手中的感覺,實在是糟糕透頂啊!」

大眼兩隻手用力握緊,還能看到一絲顫動的跡象,他的手一直在哆嗦,說道:「真是刺激,我以為回不來了。」

雷星峰道:「只要聽從我的命令,就不會有事。」

風恆道:「我連一個字都不敢聽錯了!」

雷星峰忍不住呵呵直笑,能夠看到兩個道君老祖,還是中級道君老祖,被嚇成這模樣,他也夠自豪的了,禁制這玩意很奇妙,一個低級禁制也許沒有什麼,一個高級禁制也許道君老祖能夠應付,甚至能夠破解,但是一個複合型的禁制大陣,殺掉一個中級道君老祖,那是輕輕鬆鬆的事情,這就是禁制師為什麼地位崇高的原因,尤其是高階禁制師,更是如此,因為他們布置的大陣,可以大規模殺傷高階修鍊者,或者強悍的外族人。

青岩將手中的星蟒錄遞給雷星峰,說道:「我記錄下來的變化,你來補充!」

雷星峰接過星蟒錄,對於雷殺陣的變化,青岩記錄的極少,這是因為他對雷殺陣不熟悉,雷星峰說道:「好,只要將雷殺陣的變化記錄后,我們就可以開始推測了。」

元爺也記錄的一些變化,只是看得出來,他記錄的只是硬性的變化,這種記錄一看就知道,他根本就不理解這個大陣,而青岩記錄的水平明顯就高多了,有些關鍵的地方,都標識出來,兩者水準,一目了然,天差地別。

雷星峰也不多說,開始快速標識和記錄,每記錄一次,他對這個複合型禁制大陣就理解一分,由於上次也破解了一個複合型禁制大陣,對於這樣的禁制,他已經摸索出一些規律。

兩人推算的昏天黑地,這個禁制大陣相當複雜,他們的工作就像是雷星峰前世見到的逆推工程,反向尋找禁制樞紐,這個工作量有點大,直到德馬帶著人過來,兩人還在討論著。

德馬來到兩人面前,說道:「怎麼樣?有眉目了嗎?」

青岩道:「快了,就快好了,這玩意有點複雜,我們快成了。」

元爺在邊上插不上話,他心裡很有點自卑,都是禁制大師,差距怎麼這麼大?他心裡相當服氣雷星峰的禁制學識,在他看來,雷星峰不比青岩大人差,很多時候,青岩也要聽雷星峰的推斷。

又討論了幾句,雷星峰起身道:「德馬大人,這次要你幫忙了,對了,還有青木大人也要幫忙。」

德馬和青木點頭答應,這種破陣的事情,是絕對少不了他們插手的,誰讓他們實力最強,修為最高。

青岩道:「按照這條線路,應該可以找到禁制樞紐。」

雷星峰笑道:「是啊,我也推算出,就這幾個地方,一定有!」

德馬說道:「我們怎麼幫忙?」

雷星峰道:「德馬大人,青木大人,還有我,三人進入禁制大陣,也就是說,破陣就我們三人。」

德馬驚訝道:「就我們三人?」

青岩說道:「是的,大人,其他人進去就是找死,兩位大人進去,足以保護阿峰了,讓阿峰來破陣,只要能夠抵達準確的位置,他就可以破陣。」

德馬笑道:「好吧,好吧,青木老弟,看來明澤盟沒人了,要我們兩個長老親自動手啊!」

青木也笑道:「這樣功勞不是更大嘛,哈哈,那就陪著小傢伙走一趟吧。」

雷星峰說道:「一旦破陣,我也不知道裡面會冒出什麼東西來,最好在禁制外,我們再布置一個禁制,這樣可以緩和衝擊,有時間做準備。」

德馬鼓掌道:「對啊,這個想法好,青木老弟,你怎麼看?」

兩個長老帶來的人,可不是懲戒營的炮灰,死一個都會引起一些麻煩,上次探查,死了不少人,就讓德馬和青岩心痛的要命了,回去有一堆麻煩事,明澤盟總部的人,死一個就是很大的事情了。

所以雷星峰的建議立即得到兩位長老的稱讚,有了禁制大陣,那麼無論從遺迹中出來什麼,都有禁制來阻擋,這就避免了大規模的戰鬥,有了極大的迴旋餘地。


德馬說道:「儘管布陣,所有的材料都是明澤盟總部出!」這點他一點也不小氣。

青岩眼裡閃過一絲喜悅,德馬的承諾,意味著他可以得到很多以前想要卻得不到的材料,這種好事,再來幾件也是值得的。

雷星峰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原本他打算用上次獲取的禁制大陣,重新布置一下,逆轉方向就可以了,現在看來,要重新布置一個禁制大陣,而且是以青岩為主,他倒是沒有爭取,反正好處青岩一個人是吃不下的,肯定會分潤自己一部分。

果然,青岩道:「阿峰,我這裡有一個現成的禁制陣,還差一點點就完成了,我們一起?」

雷星峰笑道:「好。」

青岩拿出一堆已經煉製好的禁制構件,他笑道:「還差幾件禁制構件,就不用你幫忙了,我來煉製一下就成了,等會兒布置大陣的時候,你和元爺一起來幫忙就好了。」

雷星峰道:「沒問題,能夠將這個禁制大陣的圖給我看看嗎?」

青岩遞給雷星峰一頁星蟒錄,笑道:「這是我閑暇時候設計的,也算一個複合型禁制陣了,威力不算很大,但是用來遲滯攻擊是極好的。」

雷星峰走到一邊去閱讀,這個複合禁制不算複雜,和眼前的大陣相比可就差多了,不過威力還算好,這不是一個絞殺陣法,主要的功能就是青岩所說的,用來遲滯敵人,應該很好用。

片刻,雷星峰就將整個陣法記在腦海中,這種陣法只要按照對禁制的理解,就很容易記憶下來,其中有一些小技巧,對於雷星峰很有點啟發作用,隨著見識的增加,接觸的禁制越多,雷星峰對禁制的理解也就越深。

很快,青岩就將最後幾件禁制構件煉製出來,青岩,雷星峰,元爺分配了一下任務,三人開始迅速布置禁制陣。

這種按照圖紙布置禁制的任務很容易,雷星峰帶著幾個禁制師,幫著一起布陣。 三人帶著一幫禁制師,大約花費了半天不到的時間,就將整個禁制大陣布置完畢,所有的人都退到禁制中站在合適的位置上等待。

雷星峰這才和德馬、青木兩人,重新來到禁制邊緣。

青岩已經回去主持後面的禁制大陣了,所有的人都在大陣中,只有雷星峰三人還留在遺迹禁制的邊緣。

德馬說道:「怎麼行動?我聽你的!」


青木也說道:「你說怎麼搞吧?」

雷星峰道:「先跟著我進入禁制中,我需要你們的保護,一旦禁制發動,你們必須要阻擋禁制的絞殺力量,護住我,讓我來破陣。」

德馬道:「好吧,我會保護好你的。」

雷星峰道:「好,我們進去!」他帶頭向著禁制中走去,沒有辦法,只有用他的辦法,才能獲取完整的禁制構件和禁制樞紐,順帶著也就破了這個禁制大陣,這算是他特有的破陣方式。

德馬和青木對視一眼,兩人跟著雷星峰走入禁制中,雷星峰說道:「跟著我走,腳步一樣,動作一樣。」這個講究就是為了不去觸碰禁制節點,以免引起禁制大陣的反應。

在整個禁制中,禁制節點是看不到的,可雷星峰有著一雙變態的眼睛,所以他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這就給了他一個極好的機會,讓他可以不觸碰或者少觸碰禁制節點的機會,一般而言,接觸幾個禁制節點,並不會觸動禁制,若是多了,就會引起禁制的劇烈反應,也就是所謂的臨界點,只要不超過禁制的臨界點,那麼理論上說,就可以在禁制中行動。

雷星峰非常的小心,他還要協調身後對禁制不懂的兩個大高手,不止是他不能接觸禁制節點,德馬和青木也同樣不能接觸禁制節點,目前他需要抵達的是,他算計出來的一個禁制樞紐所在的位置,這是一條曲曲折折的路,如果他看不到禁制節點,是不可能抵達這個位置的。

在青岩眼中,雷星峰等三人的行動簡直精準到了極點,進入一百多米后,依舊左穿右繞,似乎根本就不受禁制大陣的影響,這種本事,他自認做不到,實在是太厲害了,他都想不通雷星峰為什麼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一般而言,在禁制中,若是你擁有設計禁制的人給出的禁制牌,才會接觸到禁制節點,而不會觸發,也不會受到攻擊,但是沒有禁制牌的情況下,竟然也能做到不觸髮禁制,這手段的確高明到了極點。

眼看著三人越來越遠,青岩忍不住搖頭,元爺說道:「青岩大人,我做不到這種程度,簡直不可思議!」

青岩道:「我也做不到,所以不用喪氣,這應該是阿峰特有的技藝。」

元爺道:「若是我擁有這種手段,我就可以成為禁制宗師了,太神奇了。」

青岩道:「厲害,有下去一百多米了,禁制紋絲不動!」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