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笑道:「他不是發瘋,他只是尋找能吃的東西。」

金大胖頓時感動道:「啊呀,還是阿峰了解我,哼哼,你們平時吃的一點也不少,哪裡知道我的苦心和追求,要不是我努力嘗試各種植物,怎麼可能有美味的食材!」

嗜虎感嘆道:「這人啊,只要專心某一件事,絕對可以做到頂級去。」


金大亞也感慨,說道:「他媽的,這孩子就是不務正業!」

雷星峰道:「總比什麼都不會要好,能吃會吃也是福氣,呵呵,我們可是沾光的。」

金大亞和嗜虎也承認,他們在家的時候,只要金大胖在,他們是不吃別人燒煮的食物,必須是金大胖的手藝才行,如果在外面,帶著的乾糧,大都是金大胖製作的,他就是雷星峰家的後勤官。

山區地勢險峻,森林茂密,夾雜著溪流亂石,一派原始風光,雷星峰說道:「估計這裡還是第一次有人進入,呵呵,不知道是誰將這個外世界的坐標貢獻出來的,倒是便宜了一大堆人。」

嗜虎道:「外世界的坐標很多,只要帶外人進入,很快就會流傳出去,估計這個外世界的擁有者,應該是被人坑了。」

雷星峰思索了一下,不由得點頭道:「很有可能,呵呵。」

秘門之間不但有競爭,而且還有戰爭,彼此之間競爭激烈,暗中的鬥爭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只是表面上還維持的不錯,這種坑人的事情,可說相當多,有這種事情毫不稀奇。

由於金大胖不能飛,所以四人走的相當輕鬆,速度也不快,就這麼一路下去,當然,這裡是沒有路的,雷星峰只是辨認方向,只要方向沒有錯,就一直向下走去。

翻過幾座山峰,礦沒有找到,倒是找不到不少珍奇植物,其中有一些是大家不認識的,但是卻有寶光,都被雷星峰一一挖掘出來。

金大胖爬到一座山峰頂,站在山頂,他放聲大吼:「哇哦……」

哇哦……哇哦……哦……哦……

迴音震蕩,金大胖顯得有些興奮,他又吼道:「哈!嘿!」

哈……嘿……

雷星峰跟著上了山峰頂,他說道:「胖子吼啥啊?」

黑鳥冒了一句:「胖子歡樂多!」

金大胖根本就沒有理會黑鳥,知道自己只要回嘴,那就有得鬧了,說道:「發泄一下,感覺很爽啊!」

金大亞和嗜虎也爬了上來,兩人站在山頂大石上遠眺。

雷星峰笑道:「我也來吼一嗓子……哦哦……」

金大亞和嗜虎也一起亂吼起來,一時間群山回蕩,全是他們吼叫的聲音。

黑鳥道:「一群神經病!」他忍不住吐槽,不過,這聲音也就他自己能夠聽到,萬一雷星峰不爽,他就慘了。

嘶吼了半天,幾人總算盡興,嘻嘻哈哈說笑,金大胖很是得意道:「我在不爽的時候,就會叫幾聲,很神奇的就會心情好起來,這裡吼,感覺有點不同,似乎更爽點,呵呵。」

雷星峰道:「的確不同,呵呵。」

黑鳥突然說道:「那裡有一個光點?有人打架嗎?」


沒人理會黑鳥,四人繼續閑扯。

黑鳥怒了,用力啄了一下雷星峰的耳朵,說道:「鳥說!那裡是不是在打架?嘎,不對,應該不是打架,那是一點光!」

雷星峰偏轉頭,說道:「你咬我?」

黑鳥頓時慫了,他唧唧歪歪道:「鳥沒有啊,鳥無辜啊……鳥只是告訴你……那裡有一點光亮!為啥不理鳥啊……嘎!」

雷星峰道:「哪裡?」

黑鳥伸出翅膀,翅膀尖端指向左側,說道:「那裡!那裡有一個光點,嘎,鳥看見了……」

雷星峰眯著眼睛,果然有一個光點閃亮,只是忽隱忽現的,這下他也好奇起來,說道:「咦,還真有一個光點……那是什麼玩意?」

金大亞在額頭上搭著手,仔細看了一會兒,說道:「是有點奇怪,怎麼會有亮點?」

嗜虎道:「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雷星峰笑道:「好,那就去看看,金叔,麻煩你背著胖子吧,呵呵。」

金大亞背起金大胖,說道:「我這是自討苦吃啊。」

金大胖頓時不好意思起來,他說道:「麻煩了,唉,都怪我不會飛。」


金大亞道:「算了,別說這個沒用的,走吧!」他搶先飛了出去,向著光點急速飛行。

雷星峰和嗜虎跟著飛去,兩人的好奇心一點也不差。

黑鳥還在表功:「哇嘎,都是鳥先發現的,這是鳥的功勞,誰也搶不走的……嘎,鳥有一雙犀利的小眼睛,可以看到很遠的寶貝,嘎嘎,嘎嘎嘎!」

嗜虎道:「這傢伙最近似乎開始呱噪起來了。」

雷星峰嘆口氣道:「是啊,不停的得瑟,都不知道他哪來那麼好感覺。」

黑鳥氣急敗壞,可是他又不敢招惹雷星峰,一肚子火氣就朝著嗜虎亂髮:「什麼叫呱噪,嘎,你才呱噪,你們全家都呱噪,你!呱噪!呱噪!嘎!」

雷星峰忍不住笑了,嗜虎也搖頭笑道:「這小東西,脾氣還挺大的。」兩人對黑鳥都是一個態度,這黑鳥就像是孩子一樣,喜歡和人對著干,不過,無聊的時候,逗弄一下他,其實是一種樂趣,免得旅途枯燥。

黑鳥要知道兩人是這種想法,估計又要抓狂了,見嗜虎沒有反駁他,頓時又得意起來:「鳥脾氣當然大!哼哼,怕了吧?怕了就不許再說鳥了!」

一路狂飆,很快四人就趕到閃光點。

這是一片斷崖,高大約九百米,寬只有一千多米,約等於一個方形,最讓人吃驚的是,這片斷崖上端,出現一塊類似鏡子的東西,極其平整,這塊猶如鏡子的平面,高約十米,寬約三十多米,外形並不規則,彷彿在崖壁上磨出來的。

雷星峰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鏡像,還有身邊的金大亞和金大胖,身後的嗜虎,肩膀上的黑鳥,他說道:「我勒個擦的,這裡怎麼會有一面如此巨大的鏡子?」

金大胖揮動雙手道:「太厲害了,這是誰幹的?」

金大亞罵道:「別他媽的亂動!再動……我把你扔下去!」

金大胖頓時老實了,他只是太激動了,可沒有打算惹金大亞。

嗜虎道:「這是人為的嗎?」

雷星峰道:「你們等等,我靠近了看。」說著他飛了過去,懸停在鏡面前。

這面鏡子實在是太清晰了,比雷星峰前世的玻璃鏡子還要清晰,而且平整度讓人難以置信,雷星峰完全無法理解,這要多大的實力才能將這麼大一面鏡子嵌在崖壁上,這幾乎就不可能,至於天然形成的,別開玩笑了,天然形成一面如此平滑清晰的鏡子?

雷星峰忍不住伸手觸摸,瞬間,他的心就顫抖了一下,因為他的手指沒有接觸到任何實質的東西,而是一指穿過了鏡面,那鏡面彷彿就不存在。

「這不可能!」

雷星峰的手已經完全伸入鏡面中,當然,他沒有感覺到什麼危險,手指的感覺還在,不過沒有觸及任何東西,和伸在空氣中沒有什麼不同。

雷星峰不由得大叫道:「快過來!」

金大亞背著金大胖飛了過來,說道:「怎麼?」

嗜虎也跟著過來,雷星峰道:「這不是鏡面,好像是光幕!」

「光幕?什麼玩意?」

嗜虎不太理解,他伸手摸去,驚訝道:「咦,什麼也沒有?」

金大亞也試著摸去,同樣駭然道:「這是什麼玩意?」

嗜虎稍稍向前了一點,將整個胳膊都伸了進去,他說道:「沒有東西阻隔……要不要我進去探查一下?」

雷星峰猶豫了一下,他說道:「一點點試驗,對了,拿一根繩索系在腰上,萬一不對,我們可以拉你回來。」

嗜虎點頭道:「好!」

雷星峰拿出一根繩索來,系在嗜虎的腰上,說道:「你來試試。」

瞬息間,嗜虎就沒入鏡面中,那根繩索的一端還握在雷星峰的手裡。

金大亞和金大胖死死盯著那根還在晃動的繩索,兩人眼裡都透出一絲擔憂,雷星峰不停的放出繩索,片刻工夫,嗜虎退了出來,他說道:「可以進去,應該沒有什麼危險。」

雷星峰收回繩索,說道:「我們進去!」

四人直接就沒入古怪的鏡面,當四人進入鏡面后,整個鏡面陡然收縮了一半,自然雷星峰四人沒有看到,他們進入了鏡面,第一眼感覺,這裡就是一個山洞,而且這個山洞不算大,順著山洞通道先前,大約百米后,一個弧形的彎路出現。

順著彎道過去,剛剛轉過去,四人又看到一面鏡子,由於還在洞中,所以這面鏡子非常的昏暗,四人的身影在鏡子中也顯得模糊不清.

……………………

求票哦。 金大亞道:「這裡又出來一面鏡子……難道也和剛才的鏡子一樣,可以穿過去?」

嗜虎道:「我覺得應該可以!」

金大胖笑道:「去看看就知道了,這裡除了這面奇怪的鏡子外,似乎也沒有別的什麼東西了。」

這面鏡子是一個細長條,橫著洞穴的底部,長達百米,高卻只有一米到兩米,是一條長長的鏡子,外形一樣不規則,非常奇怪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

嗜虎道:「我去探路!」

雷星峰道:「看一下就回來,不要久留。」

嗜虎找到最高的地方,身體逐漸浮了起來,離地一尺的時候,這才向著鏡面靠近,果然,身體一點點侵入鏡面,很快就飛了出去,嗜虎很小心,生怕鏡子外面是崖壁,這要是傻乎乎一腳踏出,估計就會栽下去。

也就幾息時間,嗜虎就退了回來,他的臉色很是古怪。

雷星峰問道:「怎麼了?」

金大亞好奇道:「有什麼?」

嗜虎有點迷惘道:「不是我們停留的世界,似乎是另外一個世界,好奇怪……」

既然沒有危險,雷星峰直接就沖了過去,迅速穿過鏡面,金大亞和金大胖也跟著沖了出去,嗜虎苦笑一聲,也跟著出去。

雷星峰衝出鏡面,抬眼看去,不由得呆住了。

灰色的天空,身後是一堵巨大的岩壁,自己出來的地方,就是一條漆黑的裂縫,深不可測,這裡竟然看不到任何色彩,就像是突然來到黑白世界中,鼻子嗅到一股淡淡的腥味,無數枝幹遒勁的枯樹,彷彿枯骨一般透出詭異。

地面的泥土中,透出點點白骨。

非常壓抑的世界,四人全都呆住了,一個個回頭看來時的地方,那是黑色的裂縫,雷星峰道:「等一下!」他掉頭向回飛去,直接撲入裂縫中,很快他又回來。

雷星峰說道:「沒錯,這道裂縫就是回去的路。」

嗜虎道:「我做一個標記,免得到時候回不去。」

金大亞道:「若不是從裡面出來,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一條通道,他奶奶的,這是什麼地方?」

雷星峰幾人不知道,他們進入這個世界后,外面崖壁上的鏡面就消失不見了。

金大胖都是閑的興緻勃勃,他說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只要有這條退路,我們就不用擔心,不行就回去嘛。」

金大亞道:「嗯,大胖,你在這裡守著,等我們回來。」

金大胖頓時苦了臉,他說道:「這個……這個我還是跟著大家一起吧,一個人在這裡,心裡寒寒的。」

黑鳥道:「膽小鬼!」

金大胖道:「要麼你陪我?」

黑鳥頓時炸了,他說道:「陪你個屁啊,嘎,鳥才不陪你!嘎嘎!」其實他心裡也怕,這地方詭異無比。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