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點頭道:「是啊,原來懲戒營殺人,的確不用償命。」

艾七打了一個寒噤,說道:「如果死的是我們,殺人的傢伙,估計也就這樣判決?」

幾個人頓時不說話了,從此他們心裡都有一個概念,那就是發生衝突,絕對要下死手,不然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帶他們出來的護衛說道:「懲戒營的規定你們應該清楚,自己找住宿的地方,自己尋找吃喝的東西,除了懲戒營的集合令外,其他就不用管了,嗯,對了,還有一點,不得出營區,這一帶隨便你們活動,就這樣了。」說著他就離開了。

~~~~~~~~~~~~~~~~~~~~~~~~~ 眼看著那幾個護衛走遠,雷星峰有點疑惑,說道:「奇怪,怎麼沒有封住秘門?」

巴斯霸,艾七和麻爺也驚訝起來,半晌,雷星峰突然明白了,他說道:「有意思,哈哈,有意思,我想……這事應該是錯過了!」

緊接著麻爺也反應過來,他說道:「剛入營地就打殺了一番,他們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封印,而到了這裡,他們以為我們早就被封印了……噓!這事千萬別提,不然被封住就慘了!」

巴斯霸,艾七和雷星峰都忍不住要笑,這誤會實在太奇妙了,要知道在這裡,可是沒有食物和水,想要得到估計很困難。

可是這事已經無法阻礙他們了,四人的秘門都沒有被封閉,那麼他們隨時都可以離開這裡,到別的大陸去,當然,除了雷星峰外,他們四人只能找附近的大陸,這需要探索。

雷星峰說道:「現在,我們需要一個住所,我的意見是找一個大一點的岩石,挖四個房間出來!」

巴斯霸道:「這個我不擅長,誰來找地方?」

艾七道:「一起找吧!」

麻爺道:「我們盡量到遠點的地方,搞好居住的地方,就布置禁制,嘿嘿,這樣就安全!」

巴斯霸和艾七頓時恍然,想要安全就布置禁制,在住所邊布置禁制,這樣就可以阻擋那些不懷好意的人,畢竟他們的實力還是弱了。

雷星峰道:「也好,這樣我們可以輪流外出,別人也發現不了。」

四人開始轉圈尋找合適的居住地點,他們不時的可以看到懲戒營中的囚徒,這裡沒有刑具束縛,也沒有行動限制,在營地中,你可以隨意行走,但是不能走出總營的範圍,當然這個範圍有點大,兩百多平方公里,而總營的囚徒不算多,不到十萬人。

可這裡實在是太荒蕪了,除了火山外,沒有植物和水,除了人就沒有活著的東西,尤其讓人難以忍耐的是酷熱的氣浪,乾燥之極的空氣,就算是修鍊者,也一樣非常難受。

四人很快就被幾個人擋住了,這是六個臉色極度憔悴的修鍊者,為首的是一個道君,邊上的五人都是天君級的修鍊者。

巴斯霸立即站到雷星峰前面,他沉聲道:「你們想要幹什麼?」

那個道君行了一個禮,說道:「實在抱歉了,我們沒有任何惡意,嗯,你們應該是剛來的吧?」

雷星峰奇道:「你怎麼知道?」

那人笑道:「在這裡居住一段時間,你就知道了,你們臉色白皙,衣著光鮮,一看就沒有吃過這裡的苦頭,因此一定是剛來的。」

雷星峰道:「對,我們的確是剛來的。」

那人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米加,這幾位都是我在這裡結交的朋友。」

雷星峰說道:「好吧,米加,你攔著我們,有什麼事?」

米加舔舔嘴唇,說道:「能給點水嗎?」

麻爺驚訝道:「你攔住我們,只是為了點水?」

米加點頭道:「是啊,給點水就行。」說著他拿出一個杯子,這杯子也不大,伸了過去。

雷星峰,巴斯霸,艾七,麻爺,四人徹底傻了眼,這舉動猶如要飯的一樣,臉上露出很謙恭的笑,眼裡全是希望和期待。

半晌,雷星峰才反應過來,他伸手制止艾七,不然他取出水壺,而是自己拿出一瓶水來,倒入米加手中的杯子。

米加就像是捧著一個無價之寶,含了一口水,然後小心的將杯子遞給身邊人,那個人也非常小心的喝了一小口,又遞給另一個人,一圈下來,那杯水又回到米加手中,看的雷星峰眼皮直跳,因為他發現,水杯中的水,也就下去淺淺的一層。

雷星峰突然反應過來,這裡不但是缺水,估計還缺食物。

米加又喝了一小口水,彷彿含著最美味的東西,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來。

雷星峰四人默默地站著,默默地看著,心裡當真是極度震撼,這可是道君級修鍊者!


半晌,米加長長舒出口氣,說道:「好久,好久沒有喝過那麼甜的水了!」說著他將被子又遞給邊上的人。

雷星峰道:「米加,我們在尋找一個合適的駐地,你能不能幫我?」

米加毫不猶豫道:「沒有問題,這裡我住了十年,已經非常熟悉了。」

雷星峰道:「嗯,如果能夠找到讓我們滿意的駐地,我給你們足夠的水,嗯,還是食物。」

米加眼中放光,他說道:「真的?」

雷星峰道:「我沒有必要騙你。」

艾七道:「不過就是水啊,有什麼好騙的,真是奇怪了。」

雷星峰也不多說,隨手就拿出一個很大的木桶來,滿滿一桶水,這木桶相當於一個水缸大,專門用來儲水的,他說道:「這桶水送你!」

米加手都開始抖了,他說道:「好,好!」他迅速從木桶中打了一杯水,說道:「大家一起來喝一杯。」六個人圍著水桶,一人喝了一杯,米加才收起木桶,看得出他捨不得喝太多。

一人一杯水下去,很明顯六人臉色好看多了。

米加說道:「你們需要找什麼樣的駐地,是需要偏僻點的地方,還是要熱鬧點的地方?」

巴斯霸道:「偏僻點的地方,人越少越好,我們不希望有人打擾。」

米加道:「我知道了,請稍等,我們商量一下。」

和身邊五人商量了片刻,米加這才回身道:「我們知道一個地方,很荒涼,而且沒有人去,我帶你們去看看。」

雷星峰說道:「好,你帶路。」

有了本地修鍊者的帶領,雷星峰四人很快就來到地頭。

只是一眼,雷星峰就覺得很滿意,一座很大的岩石山,這岩石還是紅色的,不遠處就是一座火山,噴發著一縷縷的煙塵,周圍無比的荒涼,氣溫也相對要高很多。

米加道:「這裡基本上沒有人來,算是相對安靜的地方。」

雷星峰說道:「好,就是這裡,這一筐麵餅和肉給你!另外再給你一桶水。」

米加欣喜的收起,臨走的時候,他稍稍猶豫,最終還是來到雷星峰面前,說道:「你們是新來的,我也不想騙你們,這裡的食物和水,非常珍貴,可以換取很多珍貴的材料和各種好東西,食物和水,已經不是你們以前認為的不值錢東西了。」

雷星峰其實從剛才他們表現上,就明白了這個道理,在過天塹的時候,他就曾經吃過一次苦頭,那時候也是食物也水的問題,死了不知道多少人,他說道:「懲戒營不給食物和水?」

米加道:「給,怎麼不給,只是給的遠遠不夠,只能勉強度日,稍有差錯,就生不如死,所以在懲戒營,別的什麼都不值錢,甚至命都不值錢,但是食物和水,非常非常的緊張,是這裡的硬通貨,換什麼都可以。」


雷星峰點頭道:「我知道了,嗯,對了,等幾天,你再來一趟,我會找你辦點事情,當然,報酬還是食物和水!」

米加大喜過望,說道:「好,我會過來的!」

看著六人離開,艾七忍不住感慨道:「天啦,我差點也會這樣啊……太可怕了,當真是生不如死!」

雷星峰道:「別廢話了,在這塊巨型岩石上,開鑿住所,各自選擇一個點,自己挖吧!」

巴斯霸苦笑道:「竟然要親自挖洞,唉,挖吧!」

各自選擇了一個點,開始挖掘起來,四人中,以雷星峰的速度最快,他早就習慣挖礦了,挖這種岩石,一點挑戰性也沒有,直接用虛形大手,硬生生的揭開岩石,也就是片刻時間,他就已經開出一條通道來。

巴斯霸,艾七和麻爺就笨拙了,他們也用虛形大手,可是熟練程度為零,聲勢浩大,卻挖不出一個洞口來。

雷星峰挖掘的位置,距離地面大概三米左右,而他們三人都選擇高處,距離地面十米以上。

一路挖掘進去,很快雷星峰向左邊拐去,挖出一個房間來,不到半天時間,雷星峰就整理好了,一間十來平米的房間,一條長達六七米的通道。


等雷星峰出來,巴斯霸三人才挖掘進去不遠,而且一個比一個洞口大,雷星峰暫時沒有理會他們,而是開始布置禁制。

雷殺陣,防禦陣,形成一個複合型陣法,都是事先煉製的禁制構件,只要稍稍修改一下就可以使用。

環繞這座巨型岩石,陣法迅速成型。

這次布置禁制,雷星峰相當仔細,因為要在這裡居住三年時間,所以防護先做好。

巴斯霸,艾七和麻爺終於挖掘完畢,三人灰頭土臉的飛落下來,艾七道:「總算完成了,煩死我了,沒想到挖一個破洞還那麼吃力。」

麻爺道:「只要能夠休息就好,又不是休閑別墅,我覺得夠住下就行了!」這傢伙就挖了一個洞,沒有房間的概念。

巴斯霸要好點,也不過是挖了一個大一點洞,三人看著雷星峰布置禁制,心裡倒是安定下來,有了禁制,最少可以保命了。

第二天,雷星峰又檢查了一遍複合禁制,然後啟動了一下,看了一下整個禁制的節點,滿意的點頭道:「好了,就這樣吧,另外,老巴子,大嘴,麻爺,我自己通道也布置了一個殺陣,你們沒事別進去啊,嘿嘿,到時候吃了虧,可別怪我沒有提醒。」

艾七道:「給我也布置一個!」 雷星峰道:「沒了,就準備了一套,如果你要布置,也可以,給我材料!」

艾七頓時泄了氣,他說道:「我,我在這裡,到哪裡去搞材料?」

雷星峰攤開雙手道:「那就沒有辦法了,對了,外面的禁制很強,待會兒我給你們禁制牌,千萬別觸動禁制,如果我不在的話,你們就危險了,那可是禁制殺陣,很厲害的。」

巴斯霸道:「放心吧,我才沒有那麼傻。」

其實雷殺陣的中樞在雷星峰的住所中,不啟動是不會觸發的,能夠觸發的是防禦禁制,他可不想什麼人都能進來。

給了巴斯霸,麻爺和艾七,每人一塊禁制牌,雷星峰說道:「我先離開這裡,過一天才回來。」

艾七道:「好吧,你先回去,等你回來,我們再商量,另外,再提醒一句啊,我住的地方被禁制了,如果貿然進去,會被雷劈的。」他的心態很放鬆,秘門沒有被封閉,那麼隨時可以離開,他心裡反而不著急了。

其他人並不知道雷星峰是回鏡之界,而是以為他通過秘門到別的大陸,所以這次雷星峰走的光明正大。

從房間離開了血色大陸,雷星峰進入鏡之界。

午陽等人都在家中院子里,雷星峰出來后,午陽招手,讓他進入木棚坐下,說道:「環晶礦基本上挖乾淨了,還有一些零碎的品質不高的環晶,我讓他們都放棄了。」


雷星峰道:「對,必須放棄了,就算還有環晶礦也要放棄了,那裡已經被擱置了,為了這個礦,我被明澤盟的執法堂抓了。」

午陽頓時一驚,說道:「什麼?」

古奇,雷暴,高野等人也露出驚訝的神情。

雷星峰將前前後後發生的事情仔細的敘說了一遍,午陽鬆口氣,他說道:「如果是這樣的,那就在血色大陸等三年吧,我還以為你是逃回來的,明澤盟……我們必須要利用啊。」

雷星峰點頭道:「是啊,要不然我也不會乖乖去血色大陸的懲戒營,還好不是死鋒營。」

雷暴道:「反正可以隨時回來,那就不用愁了。」

午陽道:「嗯,只要和鏡之界能夠溝通,那麼無論到哪裡都無所謂,隨時都可以回來,別說三年了,就算三十年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雷星峰道:「別啊,三十年,就算我能夠回來,也受不了,那個鬼地方,酷熱荒涼,還到處都是火山,煙霧騰騰,沒有食物和水,真是可怕的地方,難為明澤盟是怎麼找到這樣惡劣的地方。」

高野道:「很正常,既然是懲戒營,那就不是一個享福的地方。」

雷星峰道:「且不管那裡,祖師爺,兩個礦的人,都撤回來了吧?」


午陽道:「上一個礦區的人都撤回來了,環晶礦還留了兩個人,不過,他們並不是在挖掘礦石,而是挖掘一條地下通道,我們這裡隨時可以替換,已經挖了很長的通道了。」

雷星峰思索了一下,說道:「你們想要礦區的礦?」

環晶礦是一個大礦脈的衍生礦,真正的礦脈彙集點可不在那裡,距離差不多有幾十公里,挖掘一條幾十公里的礦道,進入大礦脈,是午陽他們的決定,雷星峰笑道:「方位對不對?」

午陽笑道:「放心吧,我們只要找到礦,順著礦脈挖過去就行了,嘿嘿。」

雷星峰點頭道:「要小心點,明澤盟最近有點亂,尤其是涉及到幾個大家族的爭鬥,就連我也牽連進去了,還好我是小人物,暫時問題不大。」

雷暴道:「自己小心吧,實在不行,就回來,這個世界很大,離開明澤盟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明澤盟還是需要利用的,他們擁有太多的資源,也有很多我們需要的東西,離開的話,靠我們自己發展,困難很大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