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楓落地,看向目瞪口呆的老道,眼中突然升騰起一種叫做玩味的東西。

“你想不想重新變回少年身,你想不想拿回自己的天賦,你想不想他的記憶重新迴歸?我說的是他全部的記憶。”

白衣少年的話語宛如地獄深淵裏惡魔耳語者,可是被騙過一次的老道依然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相信。

因爲他已經一無所有,便是無所畏懼。

大不了就一了百了唄。

“交易完成。”霧楓打了個響指,冥冥中似有東西被牽引而來。


兩道白光將老道和沉劍生籠罩。

僅是片刻,沉劍生便從白光中走出,他曾經抱着的劍已經消失,因爲他就是那把劍。

鋒利的眸子中彷彿蘊含着無窮劍意,在他周身都有劍意在流轉,如果靠近他,很可能會被其劍之靈域傷害。

不過在對上霧楓那似笑非笑的眸子時,沉劍生偏開了頭,不敢與其對手。

他終究不再是那把不會思考的劍,而是沉劍生,他是有思想的一把劍,趨利避害還是有的。

“主……師父,他怎麼樣。”

“他很好,喏,這不出來了。”虎王盯着一張正太臉湊了過來,很是熟練的替石源回答了沉劍生的話。

果不其然,在白光中,有一道人形輪廓漸漸勾勒了出來。 少年黑髮束冠,劍眉星目,毫無瑕疵的面容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

僅僅是沐浴在白色光輝中,他就展現出了世界中心的特性。

因爲整個內地都在爲他的迴歸而感到激動與興奮。

虛無中的規則鎖鏈偷偷垂下一道霞光,將至籠罩,爲其施加庇護。

此刻的他不再是老道,而是內地天才臣無極。

沉劍生看到自己的主人從白光中重現,不由得眼眶溼潤了,曾經爲劍靈,沒有太多情感,只能爲主而戰。

現在,他有了人類的情感,懂得了這種感覺叫做忠誠。

“乖徒兒?老朽現在是不是比你帥呀。”一開口老道那味就回來了。

儘管變帥了,但是老道的性格沒有改變。

沉劍生原本還感動的稀里嘩啦,結果老道的一句話出來,他面色就變得特別嚴肅,看向霧楓道:“您能把他那些無關緊要的記憶給刪掉嗎?我不想他被歲月侵染,不求上進。”

很顯然,靈閔劍劍靈開始嫌棄自己的主人了。

“孽徒!你是在嫌棄爲師嗎?我……”老道瞪着眸子似乎很生氣,但卻並未阻止霧楓接下來的動作。

霧楓擡起手,一道白光鑽入到老道眉心,僅僅片刻,老道原本犯二的氣質便消失,轉換成了一種沉穩和霸氣。

“他還記得一切,只不過他現在的狀態就像是在最失落的時候看到未來發生的一切,而並非親身經歷。”沉劍生驚訝於霧楓的能力,這種力量與神靈還有何種區別嗎?

“靈閔劍。”抹去了歲月,少年孤寂與落寞中依然還有嚮往希望的動力。

“主人,好久不見。”沉劍生變成了一把劍,落入少年手中。

少年持劍而立,亦如當年。

時間彷彿回到了從前,這些年的煎熬與鄙視都似乎沒有過。

那個沉迷酒肉的人,終於重新握住了手中的劍,真正站了起來。

別說什麼靠別人恢復自信。

沒有真正體會過被踩入泥裏幾十年,你永遠無法想象那種於絕望中無力掙扎的恐怖,那已經不是對意志的煎熬,那是對人性的泯滅,那是對昔日性格的全盤否定。

幸運的是,他又站了起來。

“多謝!”千言萬語都無法報答石源的這次幫助。

若非遇到了他,老道依然還是那個老道,於紅塵中沉淪,於無聲中逝去,或許在未來老壽山上會有長老感嘆,曾經他們這個小山頭也是出過一個天才,只可惜那天才最後遲暮,沒有綻放應有的光彩。

現在,臣無極又有了無限可能。

少年目光堅毅,他做出了一個很大膽的決定。

單膝跪地,他向霧楓低下了頭。

本已毫無希望,可眼前的人卻給了他新的生命,他想不到任何能報答對方的方式,唯有臣服。

“餓了。虎王走吧。”

白衣少年轉身便朝着無眠城而去。

臣無極有些愣神,他握着靈閔劍不知道該怎麼做。

是去還是留?

“主人,快追上去,帶路!”

“可我也不知道無眠城在哪裏……”臣無極對老道的記憶已經開始選擇性遺忘,他已經記不清很多東西了。


“我知道,快追上去呀師父。”沉劍生都急得開始叫師父了,以前他還覺得主人這樣是真誠率直,現在他覺得主人是真的傻。

虎王耳朵動了動,問道:“人類小子,你這是在欲擒故縱嗎?”

敖羽也變成了人形,他帶了個帽子遮住龍角,疑惑地看向比自己還小一號的小正太虎王,不解問道:“虎大哥,他好像不是石源。”

wWW⊙тt kдn⊙¢ ○

在敖羽的感知裏,霧楓就是一股霧氣,沒有固定的形狀。

“多嘴,我怎麼跟你說的,不要……”

虎王剛說到一半,就被霧楓打斷了:“小龍呀,你過來。”

敖羽渾身都顫了顫,頭上的帽子都歪了,那隻被啃過的九彩色龍角又露了出來。

“您……找我有什麼事。”敖羽徹底從冬眠的影響中清醒,這時候他才感受到慌張。

“到我盤裏來。”

“我…”

“進去。”

被暴力扔進石盤中的敖羽,發現七彩鳳凰已經虛的厲害,四仰八叉躺在中心石頭旁喘息。


一股奇異的能量拴住敖羽,讓其現出真身。

七彩神龍敖羽本能察覺不妙,想要掙脫這種能量束縛,因爲他發現這種能量並不強。

“你敢掙脫一個試試,”

石源毫無情緒的聲音響起,這聲音比什麼束縛都管用。

敖羽不動了,他忽然感覺喉嚨裏堵着什麼東西,想要噴出來。

然後他就接了鳳凰的班,開始狂噴自己的生命之炎。

這就是燃燒自己,成全石源。

敖羽都快絕望了,他不是火龍呀,爲何現在要噴火,而且噴出來的都是生命。

虎王覺得有時候賣賣萌還是可以接受的,這都是爲了生存呀。

臣無極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跑到兩人前面帶路。

在沉劍生的帶路下,在夜晚來臨之際,無眠城到了。

月明星稀,一座繁榮的巨城突兀矗立在三人面前。

城內燈火通明,似乎正在舉行什麼很大的活動。

實際也是如此,據說無眠城的城主夫人誕下了第一個繼承人,此時正在舉辦盛大的全城狂歡。

“好香哇。”

白衣身影化作了霧氣直接消失了。

虎王無奈之下,只能跟上臣無極。

臣無極面色嚴肅的對上無眠城的守衛,雙方已經有了幾分劍拔弩張的感覺。

虎王頂着一張正太臉,插在雙方中間道:“大家冷靜一下,我們只是過路的旅客,沒不要這樣敵視吧。”

“全體警戒,他們身上有霧都惡靈的氣息。”

數百黑鎧守衛衝出,將兩人團團包圍。

“霧都惡靈,殺!”


沒有多餘廢話,雙方戰鬥一觸即發。

臣無極本就不喜歡廢話,他屬於那種能動手絕對不交涉的人。

劍出鞘,光無痕。

一道環形劍芒衝出,削掉了一圈士兵。

小正太虎王趴在地上,他現在還有些懵逼呢?

怎麼就打起來了?

一點準備都沒有。

鏗鏘之聲不絕於耳,鮮血伴隨黑氣衝出,士兵的肉身雖然倒下,但是黑氣組成的人形之靈卻還衝殺着。

“這是什麼玩意?”虎王驚得縮了縮身體,他現在可是很弱的,石源不讓他變成人形,很多能力都不能用。

虎王現在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小孩,手無縛雞之力的那種。

“人類,你可要保護好我,我若是被打殺了,石源小子不會放過你的。”

虎王都快哭了,他變成小孩已經欲哭無淚,現在更是成爲了拖油瓶,若是鴕鳥,他估計已經把頭埋進地裏沒臉見虎了。


“聽說肉經歷驚嚇後,會變得更勁道。”石源漫步在屋檐上,感受着全城的歡樂,手裏拿着不知道那裏來的一條烤羊腿正在啃。

“好吃,這裏的東西果然都是美味,而且營養程度也很高。”比起萬靈天空城的食物可好多了呀。

石源沒發現,在他身後,始終跟着一個黑影。

或許他早就發現了,只是並未理睬。

“虎王呀,等我再次醒來,你們都會變成祭品,相處這數日,你也應該發現了吧,我終究是邪非正。”白衣少年滿嘴流油,不知何時手裏已經多了一根雞腿。

“這就是城主府?”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