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夢往身後看了一眼,卻沒看到半個人影,她頓時明白自己上當了,趕忙將頭扭回來,不過讓她快要氣炸的是,原來站在自己對面的我也不見了。

「東方遙你個混蛋,這一次我絕對要讓你從神社滾出去。」靈夢朝著天空大叫了一聲,**跺了一下腳,氣沖沖的回屋子裡去了。

進到客廳,看見還沒有醒過來的伊吹萃香,靈夢頓時氣不打一處出,這個傢伙,自己一再叮囑要她看好門,她倒喝了個醉醺醺,連別人跑進來了都不知道,害得自己吃了這麼大的虧。「這個沒用的傢伙。」靈夢不滿的瞪了眼伊吹萃香,非常鬱悶的進房間換衣服去了。

靈夢離開不久,神社旁邊的一堆草叢裡面忽然冒出了一個腦袋。

「Lucky,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這種事。」shè命丸文擦了一下頭上的汗水,剛才她可是緊張死了的,萬一被外面的那兩個人察覺到自己的存在的話,她可就麻煩大了,肯定會被殺人滅口的。

今天她本來是想來找東方遙商量一些事情的,可惜對方卻不在,她又不想就這樣回去,乾脆躲在一邊等他回來,卻沒意料到後面竟然會發生這麼意想不到的事情,實在讓她喜出望外。

「只不過,想不到靈夢竟然這麼大膽,穿成那樣就敢跑出來追趕東方大人。神社巫女赤身**追趕一名男子,想來大家一定會對這條新聞非常感興趣的。」shè命丸文望著手中的照相機,都快忍不住要笑出來了。「不過要不要把東方大人的名字寫進去呢?」她懊惱的想了一下,沒能做好決定,「算了,還是先回去再說吧!」得到這樣的素材,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即將它寫出來了。

shè命丸文輕輕一展雙翼,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博麗神社。

真是倒霉,盤腿坐在半空中,我心裡很是鬱悶的想著,實在想不到會遇到這檔子事,連我原本想要說的話都說不出來了。接下來該幹什麼呢?神社是不能回去了,不然半暴走的巫女肯定會將我大卸八塊的,至於其它地方,嗯,不如就去一趟紅魔館吧,順便去找一些跟建築有關的書,新家的落成還需要一些準備呢!

做好決定,我站起身體,朝著紅魔館迅速飛去。

沒用多久,我就飛到了紅魔館上空,降落到了地面,我漫步向大門走去。走到門口前,我卻很驚訝的發現紅美玲那個門衛竟然不在,真是令我覺得奇怪,以前每次來都會見到她站在這裡的——雖然都是睡著的狀態。這一次卻沒看到,難道是開溜了?

走進門去,我才發現原來紅美玲並沒有開溜,她此時手拿著一把洒水壺,正在庭院里給那些花花草草澆水呢!

「啊,東方大人你來了啊!」看到我走進來,紅美玲趕緊站了起來向我問候道。

「原來你在這裡啊,中國。」我點頭笑道,「我還以為你終於受不了女僕的暴力,逃走了呢!」

「怎麼會呢!」紅美玲尷尬的笑了下,說道,「咲夜小姐她可是很溫柔的,只是對我嚴肅了一點而已。」

「是嗎?」我不置可否地道。

這時候紅美玲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問道:「東方大人你這次來是幹什麼的?如果是找咲夜小姐的話她剛好不在,大小姐就在。」她可是知道的,沒有事情的話,我是不會跑來紅魔館的。

我搖了搖頭,答道:「不是,我今天是避難來的。」

避難?紅美玲頭上冒出了一大堆的問號,不明白我究竟是在說什麼,不過她也並沒有多問。

「長得都挺不錯呢!」我蹲下來,望著那些花朵,心裡卻在思量今後是不是在房屋周圍也種上一些奇花異草。

「是啊,我們都很認真的照料它們的。」紅美玲舉起手中的洒水壺,又開始了自己的工作。

「沒錯,像這種東西一不照料的話很容易就會變成雜草了的。」園林雖然我沒管理過,但盆栽倒鼓搗過不少,很多都是一段時間沒看管,就變成了一盆雜草了。

「對哦對哦!」紅美玲對我的話是大為同意,「我就經常要跟咲夜小姐一起整理這裡呢!」

「嗯。」我伸手撥了撥那些花,正想說話,一陣腳步聲傳來,我和紅美玲轉頭望去,只見一個頭上戴著一頂奇怪帽子的藍發少女走了過來。

時間要回到十幾分鐘前。

「給我站住,你們這兩個可惡的小鬼。」上白澤慧音起勁的追趕著琪露諾和芙蘭朵露兩人,這兩個小鬼,剛才竟然趁自己不注意,偷偷的溜了出來。被她發現之後,還乾脆跑掉了。覺得生氣了的上白澤慧音立刻就追了出來。

不過很可惜,經常在紅魔館裡面四處亂竄的琪露諾跟芙蘭朵露對這裡熟悉度可比她這個工作時間還不是很久的家教要高多了,上白澤慧音沒追出多遠,就連她們的影子都看不見了。

「可惡,跑到哪裡去了?」站在一個岔口,上白澤慧音扭頭四處張望,不知道該往哪裡追了。

「慧、慧音老師,要我去把琪露諾她們找回來嗎?」米斯蒂婭氣喘吁吁的追上了她,剛才所有人都走了,她也沒辦法再呆下去了。

上白澤慧音望了她一眼,又想了想,開口道:「不用了,反正時間也不早,我也是時候該走了。不過你告訴她們兩個一聲,下次再敢這樣話,我就要她們好看。」

「嗯,知道了,我一定會告訴她們的。」米斯蒂婭點頭道,「要我送你出去嗎?」

「不用了,你去找她們兩個吧!」上白澤慧音拒絕了她的好意,來這裡的次數也不少了,出去的路她還是認得的。

「那我先走一步了。再見了,慧音老師。」米斯蒂婭向她揮了揮手,跑進了一條走廊裡面。

「再見,不要跑得那麼急。」上白澤慧音也揮手道。看見米斯蒂婭的身影消失了,她才轉身往原路返回。

出到門口,上白澤慧音卻很驚奇的發現紅美玲正和一個她從來沒見過的男子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談論這些什麼。

是誰呢?望著那名男子,她心裡不禁泛起了疑惑。 第六十集當老師是很辛苦的,特別是學生不聽話的時候

看到是上白澤慧音,紅美玲趕緊打了個招呼,「慧音老師,這麼早就走了嗎?」她知道對方每天中午都會離開,回去給村子里的孩子們上課的,不過今天好像早了一點。

「嗯。」上白澤慧音點了點頭,「見到蕾米莉亞的時候幫我告一聲別。」

「我知道了,我會替你轉告的。」紅美玲答道。



望著上白澤慧音,我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她,可是卻一時想不起來。

「這位是?」上白澤慧音這時把目光轉向了我,走近一看,現在她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確實不認識對方。

紅美玲剛想開口,我卻先一步說道:「你好像遇到了什麼麻煩事了。」看她的神sè,好像並不怎麼高興。

「啊,嗯,沒什麼,只是學生不聽話,有些煩惱而已。」上白澤慧音愣了一下,才答道。

「哦,是這樣啊!」原來她就是給⑨她們上課的家教啊!「當老師就是這樣的了,肯定會遇到調皮的學生的。」

「是啊是啊,村子里就有幾個小鬼特別調皮,老是惹我生氣。」上白澤慧音不停點頭道,對於我能理解她的遭遇,她覺得很是高興。

「不過你不能因為這樣就再也不管他們了,也不可以懲罰他們,那樣只會讓他們更加反感而已。」怎麼說我也當過老師的,這些事還是懂的。

「原來如此。」上白澤慧音頓時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幾個被自己懲罰過的學生會越來越不聽話了的。「咦,這麼說來,難道你也當過老師?」她忽然想到了什麼,疑惑地道。

「嗯,確實當過一段時間。」在人界的時候,由於一時興起,我試過去做很多的工作,當老師就是其中之一。

「那真的是太好了。」聽說我也是老師,上白澤慧音不禁大為高興,想不到能在這裡遇到跟自己一樣的人。「只不過真的很可惜呢!」她抬頭看了眼天sè,遺憾地道,「我現在要走了。」她可不想村裡那群學生等太久,萬一他們又偷溜了的話就麻煩了。

「沒關係,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我肯定地道,幻想鄉這麼小,無論走到哪裡都很容易碰到的。

「嗯,說的也是呢!」上白澤慧音頓時放下了心懷來,「今後你來人間之里的話,請務必到一趟我開的寺子屋,我有許多問題想要向你討教一下呢!」


「有空的話我會去的。」我還沒見過生存在幻想鄉裡面的人類的生活是怎樣的呢(靈夢幾個不算),有時間的話一定要去參觀一次才行。

「那麼,我先告辭了。」上白澤慧音對我鞠了一躬,轉身離開了。

「一路慢走啊!」紅美玲在她身後不停的揮手告別。

真沒想到今天會碰到這麼讓人高興的事啊!上白澤慧音滿心歡喜的想著,回去一定要說給妹紅聽才行。

「咦,不對。」她突然停下了腳步,「幻想鄉除了我之外,應該沒有其他人當老師了啊?」還有的就是對於剛才那名男子,她確實是一點印象也沒有,剛才一時興奮,她都忘記這件事了,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幻想鄉的歷史沒有她不知道的。除非,上白澤慧音的腦海里閃起了一個念頭,除非對方並不是幻想鄉里的人。不過這也有問題,假如他是從外界來的話,應該很快就會被神社的巫女帶出去的,不可能還呆在這裡。看剛才紅美玲對他的態度,好像跟對方很熟悉的樣子,而且,非常的恭敬。

究竟,這段時間幻想鄉發生了些什麼事了啊?抬頭望著天空,上白澤慧音不禁深鎖起了眉頭。

看著上白澤慧音的身影消失不見,我也打算去忙自己的事了。

「好了,我也進去先了。」我雙手搭在背後,向紅魔館裡面走去。

「需要我帶路嗎?」紅美玲在我身後喊道。

「不用了,你做好自己的事吧!不然女僕又會以為你在偷懶了的。」經常被芙蘭朵露拉著在紅魔館里轉悠,我對館內的結構比這裡的大多數人都還要熟悉呢!

「呃,」沒想到我會這樣說,紅美玲不禁驚愕了一下,「那請慢走啊!」

我揮了揮手,邁進大門去了。

站在原地的紅美玲發了一下楞,才突然回過神來,她使勁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工作工作。」

「喂,美玲。」紅美玲剛開始工作沒多久,就被人叫住了。她抬頭望去,叫她的原來是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陽台上的蕾米莉亞。

「有什麼事嗎?大小姐。」紅美玲趕忙停了下來,問道。

「嗯,咲夜還沒回來嗎!」蕾米莉亞趴在陽台的圍欄上,漫不經心地問道。

「那個,還沒有呢!不過應該也快了吧。」紅美玲想了一下,才回答道。

「是這樣啊!」蕾米莉亞頓時有了jīng神,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問道:「嗯,對了,美玲,剛才慧音好像走了?」

「是的,她還讓我替她向你道別呢!」紅美玲回道。

「今天早了一點啊!肯定是芙蘭又不聽話,惹慧音生氣了。」對於自己妹妹的行為,蕾米莉亞還是知道一些的,本來以她的個xìng,就根本不可能安分得了。「要去說一下她才行。」蕾米莉亞轉身就要去找芙蘭朵露。

「哦,對了,東方大人也來了。」紅美玲記起東方遙的事,趕緊補充道。

「什麼?」蕾米莉亞的腳步猛然停住,轉頭望著她道,「你怎麼不早說。」說完她瞪了紅美玲一眼,急匆匆的跑進屋裡去了。

紅美玲抓了抓頭,歪著腦袋想了很久,都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裡做錯了。

進入紅魔館,我就直朝著巴瓦魯圖書館走去。走到門口,我卻發現大門被關得緊緊的,正想上去敲門,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往後退了幾步。

「嘭」,圖書館的大門忽然碎了開來,無數破碎的木塊四散飛了出來,有一些還差一點打中了我。緊接著,兩道人影從破開的洞口裡竄了出來。

人影迅速向我跑過來,在她們經過我身旁的時候,我雙手往兩邊一伸,把她們逮住了。

「你們兩個小鬼頭,不會又闖什麼禍了吧?」我把抓在手中的兩個傢伙提到了面前,問道。

「遙哥哥(師父)!」從裡面跑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芙蘭朵露和琪露諾兩人。看到是我,她們頓時大為高興。

「給,給我站住。」接著走出來的卻是帕秋莉,看她氣喘吁吁的,看來追得夠嗆的。不過她跑得太快,沒有留意腳下,正好踩中了一根碎木頭,腳一滑,頓時面朝下倒了下去。「姆Q。」帕秋莉伸著兩手趴倒在了地上。

「帕秋莉大人。」遲來了一步的小惡魔看到她跌倒了,趕忙跑過來將她扶了起來。

「你這是幹什麼?月亮頭。」我抓著芙蘭朵露兩個走到她旁邊,向她問道。

「不要這樣叫我。」正被小惡魔幫忙拍去身上的灰塵的帕秋莉扭頭瞪了我一眼,氣呼呼的道:「要問就問你手上那兩個傢伙。」

「都是帕琪你的錯,一直追著我們不放。」被我抓著的芙蘭朵露揮著小拳頭,不滿的叫道。

「你還敢說。」帕秋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要不是你們兩個小鬼把圖書館弄得亂七八糟,我會這麼生氣嗎?」

原來如此。我搖了搖頭,將芙蘭朵露她們放了下來,說道:「你們兩個怎麼又惹麻煩了啊!」剛剛才有一個老師對我發了怨言,這一轉頭她們又弄出亂子了。

看見我好像不高興了,琪露諾和芙蘭朵露兩個的頭不禁低了下來。

我伸手摸了摸她們的小腦袋,道:「好了,去向月亮頭道個歉吧!」

天機圖騰 ,一起向她磕頭道歉道:「對不起啊!月亮頭。」

本來對兩人能夠認錯感到很高興的帕秋莉在聽完之後,頓時變得十分生氣了,大聲喊道:「你們三個,是不是故意在耍我啊?」

「好了,」完全無視她的不滿,我拍了拍手掌對芙蘭朵露兩個道,「既然已經道過謙了,那就沒問題了。」

兩人立即跑過來,滿臉喜sè的摟住了我。

望著面前擁作一團的三個人,帕秋莉頓時感到一陣無語。她看著開了個洞的大門,眉頭不禁皺了起來。開口道:「妹妹大人你不可以再隨便破壞家裡的東西了,不然蕾咪會生氣的。」

看來芙蘭朵露又使用了她那種可怕的能力了啊!剛才我就是感到一股熟悉的感覺傳來,才會突然後退的。我輕撫著芙蘭朵露的頭,說道:「她說的沒錯,小不點,你確實不可以再用那種力量了。想想如果你抱住一個人的時候,不小心用了那種能力,那她可就會變得跟這扇大門一樣,變得四分五裂了。」

「嗯,我知道了。」見我神sè不像在開玩笑,芙蘭朵露趕緊答應了。不過很快她又露出了笑臉,腦袋在我懷裡蹭了蹭,說道:「那我以後就只抱遙哥哥一個人好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聽到她這麼說我頓時苦笑不得了,「難道你連自己的姐姐都不抱嗎?」

「對哦!」芙蘭朵露咬著手指,開始迷惑起來了。「如果姐姐也能和遙哥哥跟地下室那塊奇怪的石頭一樣,不害怕我的能力就好了。」她很是鬱悶地說道。

嗯,奇怪的石頭?我把目光轉向了她,問道:「什麼石頭,說的詳細一點。」

「就是以前關過我的那個地下室啊!裡面有一塊黑乎乎的石頭,那塊石頭很硬的,不管我怎麼使勁都弄不碎它。」芙蘭朵露神sè不悅的道,雖然對於蕾米莉亞關過自己的事她已經不再介懷了,不過對於那個漆黑一片的房間,她還是有著不少的怨氣的。

聽著她的話我的眼睛不禁眯了起來,看來那塊連芙蘭朵露都破壞不了的石頭很有些來歷啊!要去看看才行。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