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雨,綜合戰力七萬一千點,等級:聖級中級。

“哇!七萬多點的戰力?我的戰力怎麼會提高的這麼快?”

韓雨感測了一下自己的實力,發現自己的戰力居然突破了七萬大關,已經算是聖級中級的高手了。

因爲修煉海洋訣的關係,韓雨發現自己的體內總有一股像水流一樣的東西在自己的體內旋轉。

不知道爲什麼,韓雨總是有一點點擔心。顧不得驚喜,他快速的出了山峯內洞,朝着外面的結界空間入口處行去。

來到外面空地之上,韓雨還沒來得及趕到結界入口處那裏,金鱗巨蟒小風與超神器小白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突然出現在韓雨面前的小風與小白把毫無準備的韓雨嚇了一跳。

“小風小白,你們怎麼突然出現啊?嚇了我一跳。”

小風看着韓雨道:“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海洋訣第一重練好了嗎?”

“練成了。”

“什麼???”

金鱗巨蟒小風顯得很吃驚,他問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你剛纔說你練成了?這是真的?你沒騙我?”

“你爲什麼覺得我這是騙你呢?”

韓雨不解的問道:“海洋訣第一重我是練成了啊!正好我還有一點問題要問你唻。”

“啊!?”

小風下意識的說道:“什麼問題?”

“哦,就是我感覺體內怎麼老是有一股像水流一樣的東西在身體內旋轉?”

“一股像水流一樣的東西在身體內旋轉???”

小風疑惑了,他把自己的手放在韓雨的身上感覺了一下後,臉色震驚地說道:“啊!你...你居然無意中把海洋訣的第二第三重的功法也融會貫通了,真是不簡單。而且我以前還沒發現,你居然是難得的親水之體,很適合修煉水的法則。真是太好了,這樣你練起海洋訣來就會事半功倍了。”

“什麼是親水之體啊?第一第二重海洋訣我也融會貫通了?可是我並沒有修煉海洋訣第二第三重啊!我只是練了第一重而已。”

對於小風的話,韓雨覺得有一點某明奇妙。

小風可沒這個感覺,他語氣激動地說道:“我知道你只修煉了海洋訣第一重,但是因爲你是親水之體,所以你修煉的第一重威力巨等於別人修煉海洋訣第二第三重的威力。也就是說,只要你在修煉下去,等你練到第二重的時候,就相當於第四第五重的實力了。照這樣下去,你的海洋訣每加深一重,你的實力就會在原有的基礎上成倍的往上翻。等到你把海洋訣修煉到最後一重,也就是第九重的時候,你感悟水系法則成功後,你就可以率先領悟水系法則的兩到三個玄奧,這無疑讓你的實力提到一個更高的層次。”

“等等,”

韓雨疑惑的問道:“小風,你剛剛所說的親水之體是什麼東西?有什麼作用?”

“啊?忘記說了。”

小風不好意思的摸摸頭道:“所謂的親水之體就是擁有天地間最容易修煉水系法則的身體,對一切水的感應會成千倍的增加。擁有親水之體的人,修煉任意帶有水的武功或者絕招都會很快成功。別人要花一年時間學習的東西,你只要一天或者幾天就可以學會了,而且你還比別人學的好學的精,這就是親水之體的好處。”

“啊!?這麼好?難道說我就是那個親水之體?”

韓雨對於小風說自己是親水之體的事感到不敢相信。旁邊的小白高興地說道:“韓雨,恭喜你啦,想不到你居然是這天地間少有的親水之體。未來你的水系法則一定能修煉到大圓滿境界,這可是很難得哦!”


“呵呵,小白你太誇獎了。”

韓雨謙虛的說道:“小白,水系大圓滿是什麼?”

“這個還不是你現在知道的,以後我再告訴你吧!”

見小白現在不想告訴自己,韓雨也沒有多問。他知道有些事情小白要告訴他的時候自會告訴他,不想告訴他的時候就是你再怎麼問也是沒用。

“韓雨,你現在的實力已經到了七萬一千點了,是時候去採七彩玉果了。你要是再不去的話,恐怕七彩玉果就會被別人拿走了。”金鱗巨蟒小風看着韓雨嚴肅道:“你去準備準備,馬上前往死亡谷吧!”

“咦?”

韓雨疑惑道:“小風,你怎麼一眼就看穿我的戰力?還有就是那個七彩玉果還有人也想得到?是什麼人呢?他居然能闖過死亡谷?”

“還沒闖過死亡谷呢,不過憑他們的實力闖過死亡谷七域還有有可能的。至於我能一眼看穿你的戰力嗎,很簡單,我的修爲比你高的多,能看穿你的戰力點數也不稀奇。”

“哦!也是!”

韓雨點點頭表示明白。而旁邊的小白卻是看不過去了,他對着金鱗巨蟒小風怒斥道:“金鱗巨蟒,你仗着自己的修爲高就這兒拽啊?這個世上除了修爲高能看穿對方的戰力指數外,好像還有一種方法可以讓實力不管多少的都可以看穿比自己戰力高的或低的戰力點數的吧?”

聽到小白這麼一說,韓雨的目光便落向了小風身上,他語氣有點小激動地問道:“小風,小白說的是真的嗎?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自身戰力低的人可以看穿比自己戰力高的對手呢?”

“這個嗎?”

小風沉思了一下道:“韓雨,本來這個法術我是不想告訴你的,因爲這是水神當年無意中在一個世外高人的遺蹟裏發現的。水神水恆貴當時也沒有把這個法術交給我,後來還是我偷偷偷學的。既然你想學習的話,那我就教你好了。不過事先先提醒你,這個法術比小白所說的另一種方法不知好了N倍。但是他雖好,不過也不能無限制的探查比自己高了N倍戰力的對手。”

小白被小風這麼一說明顯吊起了胃口,“金鱗巨蟒,你所說的那個水神水恆貴在以爲世外高人遺蹟裏所得到的法術到底是什麼?我倒要看看這個法術到底有何突出之處。”

“哼!”

小風冷哼一聲道:“到時自會給你看清楚。你剛剛所說的另一種方法是不是探查術?可以探查比自己戰力高或低的對手的實力。雖說這個探查術不錯,但是要是探查比自己戰力高的對手,只要對方稍微一反抗,你自身就有可能會身受內傷。這個探查術好雖好,就是不能探查比自己高兩倍以上的對手。但是我接下來要教韓雨的法術則不然,他可以無盡的探查對手的戰力,只要對手的實力不比韓雨本身高出N倍的話,韓雨皆可探出。”

“這麼厲害?真的假的?你該不會是在忽悠吧?”

小白一臉的不相信,看着小風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個騙子。


金鱗巨蟒小風被小白這個眼神看的氣的差點吐血,他翻了翻白眼道:“廢話!要是不厲害我會拿出來教給韓雨?你這個傢伙就是以小人之心奪君子之腹。”

“好了好了。”小白擺擺手道:“你也別廢話這麼多了,趕快把你的法術教給韓雨吧!”

小風也不再廢話,他看着韓雨說道:“韓雨,現在我就將這個法術的法訣印入你的腦海裏。”

“好的,那就多謝小風了。”韓雨微笑着朝小風點着頭。

見韓雨已經做好準備,小風雙手朝韓雨頭頂虛按,一道白光立馬進入韓雨的腦海中。一道道字出現在韓雨的腦海中,“戰力讀取,發動時只要心裏想着對方的戰力是多少就可以了,需要心靈之力方可發動。”

“心靈之力?這是什麼東西?”

看着腦海中浮現的字句,韓雨自然而然的問出了聲。

“心靈之力?”

超神器小白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韓雨,什麼心靈之力啊?你說的是什麼呀?”

“啊?”被小白這麼一問,韓雨注意力才從腦海中的字句中回過神來,他看着小白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什麼是心靈之力,只是小風剛纔教我的法術的口訣中就有這個心靈之力,上面說的法術必須要用這個心靈之力纔可以發動。”

“啊?這是什麼屌法術?”

小白道:“小風,你是不是沒有更好的方法,所以就亂編一個名詞在什麼你說的法術裏面來忽悠我們啊?”

“你放屁。”


小風怒道:“我是那樣的巨蟒嗎?所謂的心靈之力就是內心的力量。這個說起來有點虛幻,解釋起來又特別的麻煩。簡單的來說吧!想要發動這個法術,韓雨你必須要將海洋訣轉換成心靈之力,這樣就OK了。”

“海洋訣轉換成心靈之力?怎麼轉換?”

對於小風所說的轉換,韓雨壓根就是不明白。

“這個說起來也是麻煩。”

金鱗巨蟒小風拍頭說道:“心靈之力是精神力的一種,也算是精神力的一大應用。所以你要是沒有心靈之力的話,用精神力也是可以的,每個人都是有精神力的。不過要是用精神裏發動剛剛我教你的法術的話,使用的精神力會多一點,要是用心靈之力的話,基本上不浪費一絲多餘的戰力。”

“而海洋訣之所以可以轉換成心靈之力,那是因爲你有親水之體。親水之體可以幫你快速的將海洋訣轉換成心靈之力,不過你要是發動我剛纔教你的法術的話,直接用海洋訣法訣也是可以的。這個心靈之力對於我們這個界位面來說還是一個謎,我也不能很好的解釋給你聽,大概的就是你內心所發的力量吧!”

“啊?這麼複雜?”韓雨小白異口同聲。

“廢話!要是不復雜,我早就有心靈之力呢。”小風高傲道:“告訴你們,心靈之力戰鬥起來絲毫不必戰力來的差。”

“真的?”韓雨不確定地問道。

“我會騙你嗎?”小白反問道,“好了,哈與,你去準備準備,今天就出發吧!”

“這麼快?那我去見一下紫依可以嗎?”

“紫依那小丫頭正在修煉我給她的玄玉訣,現在正在修煉期間,纔剛修煉不久而已。你以爲誰都向你一樣?海洋訣第一重只花了兩天的時間就練成了。”

“啊?我只修煉了兩天的時間?這麼說我豈不是在兩天的時間內戰力上升了差不多兩萬點?這....這好像有點不可能吧?”韓雨對於自己修煉兩天時間長了差不多兩萬多點的戰力有點不敢相信。

“你以爲海洋訣是什麼爛法訣嗎?能列爲無上修神法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好了,你再不去死亡谷去把七彩玉果拿來,到時候就被別人拿走了。”

“啊――知道了。那麼小白小風,紫依就麻煩你們照顧啦,我走啦。”

“什麼叫做紫依就麻煩我們照顧啦?”小白不悅地說道:“我是要和你一起去的,你一個人我還真是不太放心。正好這兩天我的實力也長了不少,就由我與你一起去吧!”

“真的啊?那太好了。”韓雨高興地說道:“小風,紫依就麻煩你照顧了,我和小白很快就會回來的。再見了。”

“嗯!我送你們出去。”

小風大手一揮,韓雨與小白便唰的消失不見了。下一刻,兩人便出現在望月湖的上方。 出現在望月湖上方,韓雨獨自傲立在空中,現在的他已經有御空飛行的能力了,這是戰力達到六萬六千點自然而然順帶的技能。也就是說,想要御空飛行,實力就必須達到六萬六千點才行,也就是聖級中級。這樣的實力才能支持御空飛行是所消耗的力量。

而和韓雨一起出來的小白因爲實力沒到的關係,(也就是他的等級還沒到三級形態——仙元PK令,不能幻化成人形。)一出結界空間它就變成了令牌的模樣。

沒等韓雨說什麼,它已經自己進入韓雨的意識空間去了。在韓雨的意識海洋裏,小白可憐巴巴地說道:“哎!真是可憐啦!實力沒達到仙元PK令,一出了結界空間就恢復成原始形態,真是鬱悶啊!”

韓雨聽後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意識傳音道:“好了小白,你就別抱怨了,等你的實力漲上來的時候,你不就可以隨意的幻化成形了嗎?”

“話是這麼說,但是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達到三級形態唻!唉!真急。”小白無奈地抱怨道。

就在韓雨準備在說些什麼的時候,金鱗巨蟒小風的聲音從結界空間裏傳入韓雨與小白的耳中:你們兩個別在那裏廢話了,趕快去死亡谷,那些人快闖過外域了。

“啊?這麼快?好的,我們馬上就去。”

韓雨答應了一聲,然後看準方向,戰力運轉,朝着死亡谷飛身而去。

死亡谷外圍七域之一的外域,此時獨孤博已經發現了貓靈的真身。只見獨孤博一個瞬間加速,人已經跨越千米距離,一下子出現在一隻貓靈對面,還沒等這個貓靈反應過來,獨孤博一掌已經轟了出去。

“喵――”

被轟出去的貓靈發出一聲悲哀的嚎叫,接着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剛剛還無數的貓靈一個接着一個慢慢消失了。

等到被獨孤博打飛出去的貓靈再次站起來的時候,原本已經成千上萬只的貓靈消失的一個不剩。

看着這一幕,肖付帥等人是佩服不已。張小龍更是不濟,看着獨孤博的眼神中充滿了敬畏。“哇!好厲害,這個就是極限級高手的實力嗎?我決定了,以後就以他做偶像了。”

肖付帥馬俊等人:@#¥%&8×~~~

看着此時的張小龍,衆人都是很無語。

歐陽長風與司徒浪兩人回到獨孤博的身邊,司徒浪道:“獨孤兄真是實力強勁,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將這個貓靈的真身給逼了出來。小弟我真是佩服啊!”

旁邊的歐陽長風雖然沒說什麼,但是他看着獨孤博的眼神明顯的帶着不服氣。看樣子這三人的感情未必就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好,中間還是存在着一點小矛盾的。

獨孤博看着已經現行的貓靈,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外域貓靈,我看你還是放我們過去吧!就你現在的實力是阻止不了我們進死亡谷的。”

“喵――”

還是一聲貓叫,接着貓靈便從衆人的視線中消失了。

司徒浪一見貓靈消失,立馬緊張的戒備起來,“獨孤兄,歐陽兄,小心啊!這個貓靈的速度很快啊!”

“不用擔心,你也不用小心了。”獨孤博非常冷漠的說道:“那隻外域貓靈已經走了。”

“走了?”司徒浪一陣不解。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