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陣陣濃濃的肉香味飄散開來,在空氣中漫延,飄進到山洞裡。

不出蕭易所料,隨著這股致命的肉香味飄進山洞裡,原本雜亂中刻意壓制下來的寂靜山洞裡,突然響起了各種聲音。男人的嘶吼聲,小孩的哭叫聲,混雜在一起。

「都給我安靜!」

眼見吵鬧聲越來越大,陡然一聲巨大的喝斥響了起來,壓制了所有的聲音。不過可惜的是,這聲喝斥僅是讓吵鬧停止了一秒而已,旋即又恢復到混雜。而且這一聲怒吼,不僅沒起到效果,反而加大了矛盾。

在烤肉香味的刺激下,山洞裡的人在吵鬧過後,所有人立即不顧一切地向著山洞外沖了出來。

「你們瘋了!他們是一群惡魔!會殺死你們的,這些香味就是我們人的肉香啊……」

之前的喝斥聲已然變成了咆哮,只是依舊沒起到效果,爭吵聲中矛盾激化。站在空地上的蕭易,便看見一群人衝到面前。不過等真正看清楚他們的情況后,蕭易不禁有些傻眼。

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群衣不蔽體,彷彿街邊的乞丐,頭髮篷亂,有些人身上所穿的,僅是夠將關鍵部位擋住不露光罷了。他們猛一衝出來,飄散在空氣中的肉香,立即被一種混雜著數種臭味而成的惡臭給淹沒。

僅憑這一點,就可以知曉他們的生活條件是多麼惡劣!

這些人看見蕭易,本來衝上來搶奪燒肉,但被蕭易無形中散發處的氣息一個壓迫,當即全都發愣地呆在原地,等待著他們預想中的屠殺到來。

當然,也有一些不怕死的,紅著眼睛死死地盯著架子上不斷翻烤著的兔肉,嘴裡口水不斷下落。

雙方對峙沒一會。

一個臉色蒼白,飢餓得體力不支地中年男子拿著把劣質鋼刀,從山洞裡跌跌撞撞跑出來,嘴巴里依舊不斷地重複喊著,「他們是惡魔!會殺了你們,吃你們的肉,不要上當,快點回來……」

只是他的喊話似乎沒什麼效果,衝出來的人要麼楞在原地,要麼雙眼通紅,緊盯著燒肉。

見著這一幕,蕭易頗為饒有興趣地望著中年男子,心中暗道,雖然不明白這群人怎麼回事,但這麼一大群人待在一起,沒有發生慘絕人寰的人吃人現象,要歸功在他的身上了!

看得出來,這個中年男子是一位相當有理智和能力的人,否則這五六十個倖存者也不可能聽從於他。

在蕭易打量中年男子的同時,中年男子也發現眼前的氣氛有些不對,略微怔了怔,旋即從慌亂中回過神來。

蕭易身上的氣息,雖然強大恐怖,但和之前那幫惡魔,完全不同。

當即,中年男子一喜,反應過來后,本是絕望的臉龐上立即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高聲喊道,「大人,請救救我們!」

隨著中年男子的大喊,這群衣不蔽體的村民,也終於看清楚其中地細節。當下,一個個拚命地叫喊道。

不過他們並沒有衝到蕭易前面,貿然衝上前去,只會送掉自己的性命而已。經歷過噩夢一樣的場景,他們對任何人都抱以警惕。

蕭易看眼裡,對中年男子開口道,「你……對,就是你!過來一下!」

聽得叫喚,中年男子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小跑到蕭易面前,恭敬道,「孫明見過大人!」

「孫明是吧?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躲在山洞裡?」蕭易淡然地問道。

聞言,孫明恭敬地回答道,「回大人,我們本是五家村的人。一個月前,一夥強盜突然襲擊村子,殺死、擄走了兩百來人。我們趁亂逃了出來,躲在山洞裡。為了防止被強盜抓走,就一直躲在山洞。」

「強盜?」蕭易沉吟,「強盜而已,你們也不至於一直躲在山洞不敢出來吧?」

孫明聞言,苦笑道,「大人有所不知,那貨強盜不知怎麼回事,喜歡吃人!」

「什麼?」蕭易眉宇一皺,身上散發出了淡淡的戾氣。

吃人?

一夥強盜居然敢吃人?他們真當他們是魔人?

「是的,大人。」孫明悲哀的點頭,「我的兒子和妻子,就被他們當場殺了吃掉。」

蕭易沉默。

半響,看了眼乞丐一樣的一群人,開口道,「這麼說來,你們這一個月來,就是靠著這些東西過活?」

在每個乞丐的手裡,各自抓著大小不一的樹皮。

孫明見狀,露出一抹苦笑,強忍住眼睛不看向地上散發出香味的烤肉,咽了口水,道,「大人說的不錯,我們從村裡逃出來地時候,根本沒帶什麼食物。」

「嗯。」蕭易點了點頭,目光掃視了幾眼這群衣不蔽體,恍如乞丐般的倖存者,略微沉吟,繼續問道,「那你又為什麼選擇留下來呢?別忘了,靠這些草根樹皮樹葉充饑,根本不是長久之計,用不了多久,你們都會餓死在這裡!」

「這……」孫明一隻手捂住「咕咕」叫的肚子,面露尷尬,聽得蕭易的話后,頓時苦笑道,「大人說的我也知道。草根樹葉只能抵擋一陣子,可是出村的道路,已經被堵死了。我們根本沒辦法離開。」

蕭易沉吟,半響,開口道,「我知道了,大家都是朋友,這些燒肉就送給你們吧。」

說著,讓出烤肉架旁邊的位置。

孫明當下感動的淚眼模糊,強忍住不讓淚水掉下來,猛然跪倒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感激道,「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起來吧。等你吃完了,帶我去見見那貨強盜。我倒要看看,他們怎麼個『吃』法!」蕭易冷然道。

「啊……」孫明一呆,不過隨即,咬牙道,「是,大人!」

然後,站起來,招呼夥伴過來吃烤肉。

不過,僧多肉少,幾隻野兔根本不夠分。



幾十個人,每個人分到手裡的一塊肉,沒幾下就進了肚子,並有滋有味吃到連手指間地肉末也要舔個乾淨!

當然,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就在今天早上,他們還吃著草根樹皮,此時卻吃著烤肉,每個人彷彿從地獄上升到了天堂。

野兔肉很快分完。

孫明讓村民回到洞里躲藏,他則帶著蕭易前往強盜聚集的村口半山腰上。

兩人順著小道一路前行,沒多久就到達目的地。不過讓蕭易意外地是,直到他們走到山腳下了,也沒有發現一個放哨的強盜?

看出蕭易臉上的疑惑,孫明忙開口說道,「大人放心,那些強盜確定在山上,知道方圓幾十里沒什麼威脅,自然而然也不會在山腳這樣的地方安置哨兵。」

「是嗎?」蕭易略微遲疑。

聞言,孫明眼皮跳了跳,沒有說什麼,一個人率先往山頂爬去。蕭易跟在後面。

兩人往上行走,直到快要抵達山頂的時候,才發現在一處突出的峭壁上,布置了一個簡易的哨所,兩名身著爛布條的哨兵一人手持大刀,一人手持弓箭,懶散的閑聊著。

看到這一幕,蕭易打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幾個跳彈間,沒入了比人高的草叢中,在不使草叢搖晃的情況下,緩慢而又快速地向著哨所潛去。一直到達哨所的正下方,上面的兩個看守哨兵也沒有一絲髮覺。

蕭易站立哨所正下方,抬頭看了幾眼頭頂來回行走的兩人。心中冷笑一聲,雙手猛然抓著岩石地突出點,陡然發力,整個人借著力道彈躍而起,飛騰至半空中,曝光在兩名哨兵的眼前。

旋即在兩人愕然的目光下,傲月劍憑空顯現,劍芒閃過,兩顆頭顱立即拋飛而起。

噗!噗!


無頭的軀體,脖頸處噴出了大股大股鮮血,飆升至半空。

這一連串動作一氣呵成,彷彿演練了無數遍,直到死去兩名哨兵也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隱藏在草叢中的孫明看傻了眼,蕭易出手迅速,不帶半點感情。尤其是那把劍,僅是顯現片刻便消失不見。

他是怎麼做到的?

孫明先是震驚,繼而狂喜!蕭易越強大,消滅強盜的希望也就越大!

向著孫明做了個手勢,蕭易不做停頓,徑直往山頂飛奔而上。似乎驗證孫明的話,哨所過後,就沒有人把守各個要道。蕭易輕鬆地來到了山頂平台,只是映入眼帘的一幕,卻震撼了蕭易的心靈。

山頂上是一個略為平坦的草地。在草地的邊緣地帶,有一面四五米高的岩石峭壁。一條山水從岩石峭壁間地一個縫隙里流了出來,在平坦的草地中間,形成了一個天然的水池。

這本是一處人間仙境,可是此時呈現在蕭易眼中的,彷彿來自十八層地獄里才會有的場景。

就見那口水池的邊上,架著幾口大鐵鍋,在鐵鍋下面是熊熊大火。

蕭易隱藏在暗處,運起目力仔細看去,能清楚地看到大鍋中放著一塊塊零碎的肉塊,在沸水中不斷翻滾。

上下翻騰的肉塊中,一個「肉塊」尤其顯眼,那竟然是一個七八歲小女孩的頭顱!!!

眼前的這一幕,徹底震撼了蕭易的內心。儘管心底深處知曉人類的劣根性,在面臨生存的考驗時,會使人做出瘋狂的舉動。

可當真正親眼看見人吃人的一幕,爆發在眼皮底下。蕭易還是不能原諒他們的所作所為。

這是身為同類的人,不是雞鴨魚肉等畜生!

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況是人?

靈敏的耳力,讓蕭易能夠輕易地聽到在大鐵鍋邊上,幾名看著火候的壯年漢子所談論的話語。他們居然在交流品味人肉的美妙體會?!而且不時的發出笑聲,顯得他們的心情是如此地暢快。

惡魔!

… 只有魔窟里的惡魔,才能做出這種事來!

對於魔人來說。

人族的肉身非常美味!

這點,從四大王朝,每一屆進入魔窟的狩獵武者死亡方式里,就能看出來。

他們基本都是死無全屍!

連肉帶骨頭,啃成了渣!

興許是大鐵鍋中的肉塊已經煮熟,一個滿臉粗獷臉上有著一條刀疤的壯漢站了起來,移動腳步走到大鐵鍋旁邊,拿起一把鐵勾,翻弄著鍋裡面的肉塊。

隨便攪了幾下,便從鍋裡面勾出一塊似乎是女人的胸脯肉,湊到嘴邊吹了吹熱氣,然後一張嘴就將那挺立的乳/頭撕咬下來,一邊吃一邊發出「嘖嘖……」的美味讚歎聲。

旁邊的幾個壯漢則是哈哈大笑,一臉猙獰,整個場面彷彿惡鬼在進食。

這一幕場景,簡直堪比魔窟里的屍山,讓隱藏在暗處的蕭易下意識握緊手中傲月劍,因為用力過渡,進而微微地顫抖,發出輕微的低鳴嗡聲響。

眼前的這些人,竟將吃人當成一種享受,或者說是一種藝術!

雖說在滄瀾大陸的歷史記載中,災荒之年,也有吃人事件發生。可是那種吃人,與眼前的相比起來,簡直成了善良!

蕭易心底的怒火瞬間點燃,轟然炸裂開來。元府內的本命元液,瘋狂轉動,提供龐大的本命元氣,流淌至全身上下。所過之處,每一個細胞、每一條血管、每一根經脈都沸騰起來。

「咻!——」

恍若一道閃電,在空中驟然綻放。

蕭易的身形自暗處驟然疾射而出,三四十米的距離,僅是眨眼的時間,就已經竄到了那名臉上有著刀疤的壯漢面前。

「唰!!!」

不待這名壯漢有所反應,傲月劍夾帶恐怖氣勢,嗚呼地呼嘯聲中,恨狠地劈了下去。天級神兵,施展開時產生的鋒芒,直接從壯漢的頭頂劈下,壯漢龐大的身軀瞬間被劈成兩半。

直到死,壯漢的嘴巴依舊保持咀嚼姿勢,微微張開的嘴巴里,露出滿嘴的肉碎。愕然的臉龐上,滿是不解之情。他想不通,蕭易到底是從哪衝出來的?

「噗嗤!——」

劈成兩半的軀體,鮮血頓時飛濺而出。蕭易不做停頓,腳下移動,身形再次鬼魅般的顯現而出。僅是在空氣中留下一條殘影,待再次出現時,已然到了剩下幾個壯漢的面前。

「人渣!你們要為你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都給我去死!」大吼聲中,蕭易如狼撲進了羊群,傲月劍揮舞的似雪花,手起劍落。

「唰!唰!唰!」爭鳴聲響中,剩下的幾個壯漢身體眨眼間被切成了碎塊。

「敵襲!!!」

壯漢的慘叫聲,終於驚動不遠處山洞裡的人,整個山洞立即沸騰起來,無數拿著削尖的兵器的強盜從山洞裡似洪水般涌了出來。

他們跑出來的同時,大聲喊叫道,「在哪?在哪?又有不怕死的送肉上門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