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久檸在那狼狽的樣子看在眼裡,然而卻沒有任何同情之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讓他嘗一嘗這些滋味兒!

「看到他們如此痛苦的模樣,你心中很得意吧,現在輪到了你自己就不知道是如何想的了……」

冷爺掙扎著想要站起來,然而卻發現自己的身子越來越無力,只能頹然地看著面前,這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卻絲毫沒有反抗的能力。

然而奇怪的是,雖然沒有力氣,他卻還能說出話來,只是勉勉強強並不大聲而已。

「你是官府的人?」

他第一反應就是這個除了官府的人,沒有人會專程過來打探這裡的底細。

「你可知道你們家的大人也是我家主子的好友,若是他知道了……你的前途也就不要想了!」

可是緊接著他想一想事情又有些不對勁,若是這人是官府的,那麼就更加不可能了,那一邊主子早就已經派人打點過了。

聞言顧久檸卻是一笑,沒有想到這人還是挺蠢的,一著急居然什麼底兒都給自己說出來了,還有這麼一出。

「看來你們家主子的手伸的還是挺長的嘛,我倒是想不到,就他那樣一個人,居然也能夠知道什麼叫做賄賂……」

第一次瞧見慕容華逕的時候還以為他是那種迂腐的書生,卻沒有想到居然還擅長和官府的人打交道,還能把人家給買通。

果真是應了那句話,有錢能使鬼推磨,不管是誰都抵擋不了金錢的誘惑……

聽他說話的語氣,看來適合自家主子認識了——冷爺第一反應就是這個當下也放寬了那麼一些心。

如果是主子的死對頭,那麼就沒有什麼是利益解決不了的問題,也不會將整件事情敗露。

想到這裡冷爺連忙開口:「不論你想要幹什麼,只要你找我們家主子,他可以給你很多好處,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此刻他的心中也是惱恨不一,萬萬沒有想到當了一輩子的螳螂,這一次卻讓這個麻雀給抓了。

他只是沒有想到這人居然如此的機靈,一開始的時候想著就算他知道了這件事情也沒有什麼關係,難不成這麼大個院子,這麼多的人,他還能讓他一個人跑了嗎?

只是這小子也實在是太邪門兒了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給自己下了毒,現在連半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又如何是好。

為今之計,只有和他迂迴,等到外面的人察覺出異樣進來查看,他尚且還有一些反抗的餘地。

「你是不是覺得只要有銀子就能解決這世上所有的事情?」顧久檸冷笑,這樣的話,她聽得實在是太多太多遍了。

「不管你是用銀子還是要地位,那怕是想要入官場,我們家主子都有門路給你尋!」

冷爺連連保證,看著對方眉眼鬆動,還以為自己說動了他,更加開心了

只是沒有想到,話音剛落,顧久檸卻是猛地上下兩步,一腳踹在了他的胸脯上,這力道沒有任何的留情,足足的下了力氣。

冷爺悶哼一聲,排山倒海的疼痛朝自己涌過來,讓他連吸氣抽氣都覺得倍加困難,他壓根就沒有想到自己會迎來這樣一擊。

見他這副模樣顧久檸展露出笑顏,模樣此刻看著並不出彩,可是看著他那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卻莫名的讓冷爺心驚膽戰。

「什麼身份地位,我可壓根就不在乎,我這個人有些重口味,就喜歡這個莫人最喜歡的就是讓人家生不如死的那些小玩意兒……」

說這話的時候,他就好像是在閑話家常,壓根就沒有意識到自己剛剛那一出是多麼的折磨人。

好半天冷爺才緩過神來,好不容易疼痛有那麼一點點的減輕,讓他有了說話的力氣,卻聽的他說了這麼一句話,當時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這人到底走的是什麼路數?壓根就不按套路出牌,他甚至有些懷疑自己能不能活到外面那群人發現有任何的異樣了。

「你……你放過我……我會……」劇烈的疼痛讓他斷斷續續的抽氣,這一句話幾乎花費了他所有的力氣,「我會給你想要的,不要殺我……」

什麼事情都沒有活著重要,眼下這個時候自保就已經是最大的困難了,他實在是猶豫不了那麼多了。

「是嗎?」顧久檸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力氣,也不用拐彎抹角,更不用浪費自己的力氣來一招嚴刑逼供。

見他艱難地點頭,顧久檸這才開口:「那不如你就先告訴我……那些箱子裡面到底藏了些什麼東西吧?」

半晌,不出顧久檸意料,對方猶豫許久,支支吾吾的始終沒有開口。

看來這人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他嘴硬不開口,顧久檸也不慌,只是若無其事的蹲下去瞧著他那滿身的落魄,嘴角揚起愉悅的弧度。

「你應該知道,我既然有能力讓你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就有能力讓你承受更大的痛苦。」

一邊說著,她一邊從懷裡取出一個藥瓶,才剛打開蓋子,一股刺鼻的味道就朝他們湧來。

冷爺頓時皺了眉,求生的本能讓他下意識的想要遠離這個東西,腦子裡只有一個聲音——這東西要他的命!

「不……不要……」

他極力掙扎想要往後退,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可是就這樣努力了半天也沒有任何的效果。

這東西的味道的確不好聞,就連顧久檸的有些人受不了,於是又蓋上了蓋子,只不過見他這副模樣她還是很滿意的。

把這個東西做出來可花費了她不少力氣,當初還把戒指里的還魂草給偷了出來,差點讓容墨給發現了呢……

其實這個東西也就是為了滿足顧久檸的惡趣味,做好之後她也用不出去,更不會去用,於是就扔到了戒指里的一個角落,讓它生了灰塵。

沒有想到今日居然在這裡起了作用,看來老天爺都註定了要有這一招,自然就不要浪費了。

「跟你好好說話你不聽,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第七百一十六章招供

將東西塞進他嘴裡,藥效很快,冷爺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生變化。

這樣的痛苦絕對不是他這樣的人可以忍受得了的,為了製作這個葯,顧久檸也是花費了不少力氣的,這一次怎麼也要徹底地試探試探,這葯的藥性究竟如何。


「看來效果還不錯,很快你就會感受到比這還要更痛苦千倍萬倍的感覺。」顧久檸滿意地看著地上那人的臉色,這幅樣子像極了一個惡魔。

冷爺沒有想到對方只是往自己嘴裡塞了一個不知道叫什麼東西的藥丸,居然就讓自己的痛苦直接加劇。

如果說剛才的痛苦只是讓他無言,那麼現在他便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蝕骨的疼痛席捲而來,讓他壓根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整個人都僵直著身子,好像隨便動一動就會有千萬條蟲子在啃咬自己的身體一樣。

「呃……」他徹底沒有了說話的力氣,就連發出一些聲音也是因為身體的反應而已,壓根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雖然模樣看起來很慘,但是顧久檸並不擔心人會死,自己做的要自己心裡清楚的很,這個要純粹就是讓他感受一下痛苦而已,絕對不會死掉的。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的感覺只會越來越清楚,人也不會直接痛的,暈死過去,疼痛越劇烈,他的人就越清醒。

冷爺滿眼紅色的血絲,青筋暴起,那眼珠子彷彿都要從眼眶裡面跳出,樣子實在是可怖至極。

「現在這樣的疼痛還能忍受得了吧?」顧久檸緩緩的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卑微的像一條蛆一樣的人。

「不過很快你會更加清楚這葯的威力,如果你再給我拐彎抹角的話,我只會讓你更加痛苦的活著……」

此時此刻冷爺才感覺到了這藥丸的驚悚之處,他恨不得自己直接痛死過去,但是卻發現自己越來越清楚,甚至連對方說什麼話都能夠清楚的傳達自己的耳朵里。

「呃……呃……」他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著,也不知道是在點頭還是在搖頭。

到此處,顧久檸覺著這懲罰也已經差不多了,這才封住了他的穴道,暫時關閉了他的五識,雖然藥效還在進行著,但是他此時所承受的痛苦也沒有那麼劇烈。

當所有的痛苦都如潮水般散去的時候,冷月一口氣差點沒有緩過來,像是乾涸的土壤遇到了生命之泉一樣瘋狂的吸著。

他仍舊沒有什麼力氣,但好在這些痛苦和之前的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此時也能稍微緩一緩。

但是他保證這樣的痛苦他絕對不要再承受一次了!

「你也別怪我,我是看你方才腦子有些不清醒,說話都含含糊糊拐彎抹角的,所以才想要給你提個醒。」顧久檸說的雲淡風輕,看到模樣就好像在談論著外頭的風景一樣自然。

可是他就是這副樣子了,也就越發感覺到心驚膽戰,他萬萬沒有想到面前這個人居然如此恐怖!

這不知道從何處而來的毒藥是一回事,他所表現出來的樣子又是另外一回事,這二者結合在一起,面前這個人就像是地獄的阿修羅!

「我……我說……」

如果說方才還有一絲猶豫的話,那麼此刻冷爺不敢再有半點的遲疑。

因為他知道,如果說自己不配合的話,面前這個人絕對會毫不猶豫的要了自己的性命——上了他或許才是最好的結局,最怕的就是讓他承受方塔的那些痛苦。

他的聲音雖然小,但顧久檸也正好聽見,這才滿意點頭:「你慢慢說,我有的是時間……」

外頭驕陽似火,今日天氣很不錯,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仍舊獃獃地站在外頭,甚至連眼珠子都不怎麼轉一下。

看的仔細一些的話,一定可以發現他們的異樣,所以說他們都直挺挺的站在那裡守著門,但是哪怕有飛蟲飛到了他們的臉上,眼睛里,也不見他們動一下。

這世界上沒有哪一件事情是絕對的,只要有心變可以挽回……

一出好戲正在上演,而遠處這齣戲的主角卻還是由然自得,並沒有發現危險正在悄然而至……

「老爺,夫人讓您過去一趟,說是有要事要說……」

大堂之內,淡青色的簾帳垂地。

步步陷情:將軍請繞行 ,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深。

無論這其中經歷了什麼,這一些賬本上的數字也清楚的告訴自己這些天的努力並沒有任何白費。

聽到下人來報,他這才從那一桌子的書本之上抬起頭來,眼圈下面有些烏青,看起來也是一夜未眠。

不過他神色當中雖然有些疲態,但是眼中的精光卻是越發的盛氣,只問道:「夫人可說是何事?」

這些天生意十分的繁忙,夫人知道自己這樣操勞,雖然這雞湯一盆一盆的往這裡端,但是輕易也不會過來打擾的。

「夫人不曾說明,只是說有要緊事,希望老爺您趕緊過去看一下。」下人回道。

既然是夫人找自己過去,慕容華逕自然沒有猶豫,放下手中的賬本,匆匆的便趕了過去。

這院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走到羅月的院子並不用花費太長的時間。

在此之前他早就有意將這院子重新修整一番,哪怕是讓這院子看起來更加氣派一些也好。

眼下生意越做越大,這麼小的院子更加襯托不了他的身份了,顯得格外的小家子氣。

一邊走,慕容華逕一邊想著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等過些日子閑下來了一定要尋一個風水好的地方,重新再建一所宅子。

夫人跟著他一起吃苦,這麼多年總算是有了過好日子的苗頭了,可不能苦了她。

這府中上上下下誰人不知道,老爺對夫人一向是疼愛有加,這院子雖說並不大,但是最好的一所就是給夫人居住的。


還沒有過去,慕容華逕就已經聽到了院子裡頭的歡聲笑語,當下眼中的笑意更深,腳步也不自覺地加快。 第七百一十七章院落之景

「夫人。」朝著不遠處坐著的那一方安靜的身影,慕容華逕溫柔的叫了一聲,眼中儘是寵溺。

這個女人彷彿有著無盡的魔力,叫人壓根就拒絕不了。

羅月對待下人一向寬和,雖然她喜歡安靜,但是這伺候的一群丫鬟鬧來鬧去的,他看了也歡喜,並不會太管教著。

聽到慕容華逕的聲音,羅月臉上也露出歡喜的笑容來,站起來示意一旁的下人先下去,這才笑臉盈盈地地迎上去。


「夫君來了。」她的聲音柔弱似無骨,便叫任何一個男人聽了也連骨頭都酥了。

見到站起來,慕容華逕趕忙過去扶住他的腰身,那細弱的腰肢好似沒有,他更加說收緊了力道。

「夫人身子不適,不用過來,好好休息就是了。」一邊說著他還一邊看了一旁的下人,有些不悅的呵斥道,「知道夫人身子不是還這般鬧騰,是越發沒有規矩了!」

「夫君不要怪他們,是我覺得有些煩悶了,便讓他們說些笑話給我聽一聽。」羅月笑著示意慕容華逕坐下來,拍拍他的手。

聽她這樣說,慕容華逕這才緩和了神色,只是仍舊不免多說幾句:「你性子溫和,若是不強硬一些的話,怎麼管教的了這一院子的人?」

不過他也不願意自家夫人平日里有太多的火氣,所以這樣的事情交給他來做就好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