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楚江和飛蓬的關係比四大天王要好。

「飛蓬將軍,別來無恙。」楚江也是一部走上前。

「不過這種守衛天門的事情應該不會讓飛蓬將軍而來,總不能是玉帝讓飛蓬將軍專門過來鎮守天門?」楚江問道。

飛蓬擺擺手。

「害,我是純粹無聊,不只是我,楊戩那個傢伙也是,他去鎮守東天門去了,他比我更慘,他那邊基本上沒啥人,我這邊還有人和我我說兩句。」飛蓬一副無所謂的說道。

不過,很快,飛蓬看到楚江身後的薛維。

「藍海仙友…偶不,薛判官,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飛蓬同樣給薛維打了一個招呼。

薛維咳嗽一下。

好傢夥,真的不虧是天庭街溜子,這又算是大型網友見面現場。

「見過飛蓬神將。」薛維對著飛蓬一抱拳。

在聊天群里可以嘻嘻哈哈,但是到了現實還是得遵守規矩。

人家可是神將!這不是鬧著玩的。

天庭的神將,這最起碼和是楚江一個段位的,自己就是一個小小的判官,誰敢和這種人物嘻嘻哈哈?

飛蓬擺擺手。

「不用和我這麼客氣,都是老熟人了,好了,寒暄就不寒暄了,待會我們有的是機會,這邊已經給你們東城地府安排好了在紫微宮,你們先去那裡安頓一下,我忙完了和楊戩那個傢伙去看望一下你們。」飛蓬說道。

楚江一抱拳。

「有勞神將。」

在天門放著一批批白色寶車。

每一輛寶車都有三匹獨角神馬牽扯。

那所散發的氣勢就讓人眼前一亮。

薛維悄然感知了一下,這每一匹神馬的境界都在六階妖獸!

好傢夥,真的不虧是天庭。

「你們就先過去吧,我還有別的事,你們可以熟悉熟悉天庭的環境,我們估計需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

楚江說罷便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薛維和楚霜寒互相一看,後者臉色微微一紅。

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坐在了一輛寶車之上,雖然薛維被無數美女圍繞,可是重新看到楚霜寒薛維還是被楚霜寒那精緻的面容給驚到。

剩下的人也很識時務,各自朝著紫微宮衝去。

霎時間,兩個人陷入了尷尬,畢竟很長一段時間不見面那氣氛著實有些微妙。

「那個,好久不見,沒想到你的境界竟然突破到了仙境,之前在黑淵荒的時候你還是六魂聚靈。」薛維笑道。

現在薛維還能清除的想到第一次見到楚霜寒的時候。

那時候楚霜寒喪失記憶的時候,但薛維怎麼知道那時候的唐穎是地府閻君的女兒楚霜寒呢?

楚霜寒笑了笑。

「自從在黑淵荒之後,我深受重傷直接借著那個機會進入了潛修,在閻君殿之後有一處魂池,那裡面蘊含著大量的靈力和靈魂氣息,父親直接將我安置在了那裡面,我能夠突破到仙境和魂池也有密不可分的聯繫。」

地府魂池?

薛維不禁感嘆,真的不虧是閻君的女兒,果然是背靠著閻君能夠掌握豐富的修鍊資源。

這可是常人感受不到的。

「薛維,我感覺到你變了。」

楚霜寒看著薛維的面龐突然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這次看到薛維之後,楚霜寒能夠感受到薛維確實變了。

除了那飛速增長的實力,包括氣息,心神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甚至能夠感受到薛維身上所散發的氣息竟然完全不弱於自己的父親。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是在這一年之中,薛維肯定也經歷了不少東西吧。

「哪裡變了?」薛維一愣。

楚霜寒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能夠感覺出來你變了,我想吃你做的飯了,還有機會嗎?」

楚霜寒的大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薛維。

薛維一頓。

當初楚霜寒還是唐穎的時候,那時候楚霜寒一直在薛維家裡,基本上全權都是薛維在照顧著。

只是似乎那一次之後,楚霜寒就在也沒吃過薛維做的飯。

「當然可以,我空間戒指里可是還封著不少的食材,不過我想,天庭的東西肯定會比人間更為美味。」

楚霜寒溫順的點點頭。

天庭一共有三十六天宮,七十二寶殿。

紫微宮在三十六天宮之中並不是太靠前。

不過薛維對於紫微宮來說還是很敏感的,畢竟自己體內可是還有一個紫薇天火的存在。

良久,薛維終於在前方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懸浮天宮。

紫金色的天宮在空中可是格外耀眼。

天宮門口有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呈六邊形,似乎這上面還蘊含著陣法。

獨角神馬緩緩的在廣場上停放之後,薛維和楚霜寒一起走了下去。

一道下面薛維不禁驚訝了,這裡面蘊含的靈力可是相當之多,尤其是這裡還有大量的宮女飛舞。

果然,神仙的生活就是如此美妙嗎?

不過當身處紫微宮的時候,薛維能夠明顯感受到一種很特別的熟悉感。

紫微宮,紫薇天火,紫薇大帝,難道這其中有必要的聯繫嗎?

「小紫,這紫微宮和你有沒有什麼關係?」薛維不禁問道。

一直在薛維體內的紫薇天火睜開了眼。

「說有也有,說沒有也沒有,我是直接在誕生在太古時期的紫微星之中,那時候殺伐之力是最為強盛的,現在紫微宮是對應紫薇星宿而建造,所以能夠感應到紫微星宿的力量,與我也算是對應,或者說,其實我的力量和這裡算是本源,不過我的力量更為強橫。」紫薇天火解釋了一下。

原來如此,薛維不禁恍然。

那豈不是說,如果在這裡修鍊的話,那不是事半功倍嗎?

「你可以這麼理解,這裡本身靈力就很充足,不過你還是悠著點比較好,這裡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會被發現,並不是每個神仙都是好人。」

。 「是味道嗎?

也是,這也沒辦法。

畢竟人肉味道什麼的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很難模擬出來。」

唐淵一臉平靜,他毫不在意的說道。

在他的身上竟然沒有一點傷口。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

唐淵看著地上,那被咬掉腦袋渾身冒著血液的屍體——自己的屍體。

他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

啪——

哪是什麼唐淵呀?

竟然是一具之前襲擊唐淵的死屍,竟然在不知道什麼時候給替換了。

唐淵轉過身來,他也不管這惡靈到底有沒有智慧,是否能夠聽懂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

「你的展現出來的力量很有意思,操控屍體和附身。

恐怕,當時在那個小巷子里,你是附在那個紅鞋子上來讓它自由移動的吧。

這麼看的話,你並不具備隱形的能力。

也是,如果你有的話,也不需要這麼複雜的附身來攻擊我了。」

惡靈圍繞著唐淵,左右徘徊著想要尋找合適的時機,她的眼神冰冷而殘忍。

唐淵對此完全無視,他繼續開口。

「你知道你什麼時候暴露的么?

在我賽給你鞋子的時候,我當時嗅了一口氣,怎麼說呢,你身上惡靈味道實在是太濃厚了。

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就懷疑你了,再加上那些死屍和紅裙女人的表現出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一點。

所以我斷定,你應該還隱藏在一邊,伺機而動。

而這個教室里除了那些屍體之外,也就剩下在我身旁的你了……」

唐淵腳步移動,微微側身躲開一記那惡靈的爪擊,他嘴巴不停。

「……你為什麼不用那個把我帶到這裡的空間能力?

是不願意……還是不能。」

他用一種肯定的語氣,右手隨意在空中一甩,砰的一道兇狠的斬擊,轟飛了惡靈。

那惡靈的軀體在地上翻滾著,連續撞碎了兩張桌子,然後直直的撞在牆上,發出啪嘰一聲又彈掉在了地上。

她的腰側留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巨大刀傷。

那惡靈齜牙咧嘴,表現的毫不在意。

她用手往那傷口上一抹,那道鮮血淋漓的傷口,竟然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

唐淵眉頭一挑。

是超速再生?還是不死之身?

又是一道超音速的斬擊,一道更大的傷口出現在了那惡靈的胸口上。

唐淵這一次仔細觀察這道傷口。

只見那道傷口在不過短短的兩三秒的時間裡,就已經全部癒合,看不出一絲問題。

竟然恢復的這麼快?!

噌——

他看著惡靈再次的撲來,黑色的指甲在空中閃著幽光。

唐淵快速變向,他的身體自然旋轉,腰腹向內收縮,腳下用力,一個跳起躲開這一記爪擊的同時,右手自上而下的一記手刀。

一個30厘米多長的骨刃從小臂的外側皮肉中彈出,唐淵對準惡靈的後頸,就是向下一砍。

咔——

鮮血四濺,那頭顱打著旋飛了出去。

落地的唐淵還不及鬆口氣。

那沒有頭顱的屍體,便突然扭轉腰身,用另一隻爪子,在空中猛的一劃。

撕——拉——

唐淵瞳孔微縮,足下輕點,一記后翻單膝落地。

他把右臂抬在面前,看著那上面留下的三道血痕,他心裡一動,那三道綻開的皮肉便緊緊的貼合在一起。

與此同時,那惡靈找到自己的腦袋,把自己被斬掉的腦袋撿起來,就那麼往頭上一放。

咯吱!

那面龐上的雙眼靈活的眨了眨,然後把雙手按住腦袋兩側,180度向後一轉。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