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琛宗道:「嗯,反正沒事,就在你們家過日子了,晚上再回去。」

雷星峰笑道:「我讓人找大胖過來。」他招手叫來在一邊的侍者吩咐了一句,片刻,金大胖就笑嘻嘻的走了出來,他來到桌邊,自己找了一張椅子坐下,笑道:「是風前輩叫我?」

雷星峰笑道:「是啊,小師叔嘴饞了,特意想要吃你燒的菜,才跑到這裡來的。」

金大胖十分機靈,而且他很會拍馬屁,說道:「哎呀,這可是我的榮幸,今天無論如何也要燒幾道好菜出來,孝敬一下前輩。」

風琛宗道:「就你嘴巴甜,呵呵,好,如果燒的好吃,有獎!」

金大胖十分利落道:「有獎?啊,太好了,胖子一定巴結了,讓前輩滿意,呵呵。」他不但人胖,而且皮厚之極。

風琛宗大笑,說道:「好,你去準備吧,今天我就不走了。」

金大胖起身道:「好嘞,都看我的!」他起身去做準備,若是填飽肚子,他當然不用準備,而要燒一些有特色好吃的菜肴,就必須要事先準備了。

金大亞嘆口氣,他說道:「這小子已經入魔了,以後修為增長很難。」他是金大胖的長輩,看著這傢伙沉迷在美食中,對於修鍊,那是有一天沒一天的,心裡忍不住有點著急。

雷星峰笑道:「各人各命,勸不來的,其實這樣也未必是壞事。」

金大亞搖頭,不過他不再說這個話題。

雷星峰說道:「小師叔,你的專屬外世界經營的怎麼樣了?」

風琛宗道:「就那樣,沒有驚喜,也沒有意外,四平八穩的,慢慢發展吧。」

雷星峰笑道:「小師叔,我給你一個建議。」

風琛宗道:「什麼建議?」

雷星峰說道:「派人學習去。」

風琛宗頓時好奇起來,他說道:「學習什麼?和誰學?」

雷星峰道:「這次入侵的事情你知道的吧,呵呵,就和那些入侵的人學習,他們擁有很多我們沒有的能力,尤其是組織能力,技術能力,還有製造工具的能力,我們都不具備,如果能夠學會他們一套,開發你的專屬世界,那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風琛宗道:「開發?我不用開發。」

雷星峰頓時無語了,心裡非常清楚,這就是觀念問題,修鍊者自給自足,的確是不用開發什麼,夠用就行了,但是想要壯大自己的實力,擁有海量的物資資源,擁有強大的開發能力,那比修鍊者關上門來自己發展不知道要強多少。

風琛宗笑道:「我現在要的不是開發,而是尋找更好的修鍊方式,更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阿峰,別想那些沒用的,如果我能夠晉級到道君,那些人都是土雞瓦狗,根本就不屑一顧。」

雷星峰知道說服不了風琛宗,不過他也只是提醒一下,既然他不重視,也就不再勸說。

風琛宗道:「知道這次為什麼不阻止他們入侵嗎?」

雷星峰點頭道:「知道一點。」


風琛宗笑道:「說說看。」

雷星峰看風琛宗一副長輩模樣,有點無奈道:「小師叔啊,我也知道不少情況的,呵呵,第一,他們和我們是同文同種,第二,他們也有修鍊者,第三,他們擁有我們的沒有製造業……」

風琛宗道:「呵呵,其實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你不知道。」

雷星峰道:「是什麼?」

……………………………………………………………………………………

第三天的雙更,老蕭繼續求票,求票。 風琛宗道:「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秘門幾乎所有的道君老祖都不在家,所以無人阻止對方開啟大型秘門,知道為什麼入侵者最後不敢殺戮我們這裡的人嗎?是因為有道君趕回來震懾了對方,只是震懾后,那個道君又急著離開了。」

雷星峰好奇道:「呃,老祖都不在?去哪裡了?」

風琛宗攤開手道:「這點我是真的不知道。」

雷星峰道:「好吧,小師叔,借用你的秘門……應該沒有啥問題吧?」他閑著難受,想要去外世界轉轉。

風琛宗笑道:「這個沒有問題,想去哪裡?」

雷星峰懶洋洋道:「我也不知道……小師叔啊,介紹一下怎麼樣?有什麼好地方沒有?」

風琛宗道:「你都不知道要去哪裡,問我……我就更加不知道了。」

金大亞說道:「要麼去……」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嗜虎跑了進來,他說道:「有消息傳回來,是你小妹的消息。」

雷星峰站起來,說道:「是什麼?」

嗜虎道:「聽說新發現了一個外世界,呵呵,很多人都過去了,這個坐標也公開了,阿峰,你若是想要去的話,可以去那裡,嗯,那個地方叫鱷梨沼澤,聽說風景很美。」

雷星峰道:「好,就去那裡,叫什麼來著……對了,鱷梨沼澤,除了風景好以外,還有什麼特別的嗎?資源如何?」

嗜虎道:「資源什麼的還不知道,比較特別的是那裡比較兇險,有幾種厲害的凶獸,實力不下八環九環真人,所以單人行動比較危險,需要多幾個人一起去。」

雷星峰笑道:「鷹叔還沒有回來,就我們三人一起去吧,小師叔去不去?」

風琛宗道:「去個屁啊,我他媽的要守家,你們全跑了,媽的,就我在家,很煩人的!」他極度不爽,忍不住開始咒罵起來。

雷星峰,金大亞和嗜虎都不停的笑,也難怪他抓狂,每個人都離開,就他守家,誰讓他是家裡最強的武力,沒有他鎮守秘藏空間可不行,無論什麼時候,家裡都需要一個真君級高手在,不但是要守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他的秘門,午陽和古奇離開,擁有和控制秘門的人,就剩下他一個,所以他必須留在家裡。


金大胖帶著幾個小弟,端著一盤盤的炒菜上來,其實現在還沒有到吃飯的時間,但是對於修鍊者而言,是完全無所謂,吃的時候,可以吃很多,不吃的話,幾天不吃也沒有關係,喝點水就行了。

所以他們吃飯,其實就是一個興趣,想要吃了,可以連續吃一天不帶停的,不想吃,三四天不吃,完全沒有問題,金大胖端著菜上來,雷星峰這才感覺到有點餓了,要知道上次吃飯,還是剛回來的時候,陪著雷暴吃了一頓,其他時間都忘記吃飯了。

這次金大胖搞了十幾個雷星峰前世熟悉的炒菜,還有就是類似的水煮魚之類的辣菜,還搞了十幾個叫花雞,都包著黃泥,外表烤的焦糊,金大胖的幾個手下,扒開硬了的黃泥,那股濃香飄出來,風琛宗都不淡定了,他嗅著鼻子,說道:「怎麼這麼香啊!」

雷星峰笑道:「哇,胖子,這個都搞出來啊!」

金大胖很是得意的說道:「是啊,是啊,以前聽你說過作法,呵呵,我試驗了幾次,的確是一個好辦法,不過,烤制的時間和火候很關鍵,還有配料也很重要啊,搞好了,真的棒極了。」

雷星峰拿起一隻剝好了的叫花雞,一口咬去,稍稍品味,他就眉歡眼笑道:「胖子,你他媽的是天才啊!」酥滑香嫩,鮮美之極,入口即化,這雞和前世的雞有很大的不同,是一種馴養的野雞,本身就是極品,馴養后更是不同凡響。

幾人別的菜都沒有動,一人拿著一隻雞狂吃,吃的滿嘴流油。

金大胖也坐下拿著一隻雞瘋狂啃吃,邊吃邊評論道:「這是最好的一種做法,可以最大保留雪芬雞的美味,而且雞肚子里我塞了不少蘑菇和調料,嘿嘿,絕對將香味留在肉中……」

風琛宗毫無形象吃的滿臉都是油,他一邊吃一邊誇讚道:「胖子啊,你讓我以後怎麼吃飯啊……每次到這裡來,回家總是幾天不吃東西,不是不想吃啊,是吃過你做的菜,再回家吃自家人燒的菜,什麼味道也沒有了,哎,胖子,你害人啊!」

金大胖很是得意道:「前輩,如果家裡吃的不舒服,就來這裡,我給你燒。」

風琛宗道:「不用叫前輩,太生分了,和阿峰一樣,叫我小師叔吧。」

雷星峰翻了一個白眼,很是鄙視了一把風琛宗,為了吃什麼都不顧了。

金大胖大喜,說道:「小師叔!」他停下手來,幫風琛宗又剝了一隻叫花雞,遞了過去,他說道:「這個要趁熱吃,冷了滋味就差遠了。」

風琛宗點頭道:「嗯,尤其是還燙著的時候吃,真是超級美味啊!」

金大胖小心的瞄了一眼雷星峰,一副做賊模樣。

雷星峰道:「什麼事?說!」

金大胖陪著笑,說道:「阿峰啊,你看……我想要找點食材,這次能不能跟著你一起去外世界?」

雷星峰愣了一下,說道:「你要去外世界?」

金大胖連聲道:「是啊,也許可以找到一些不錯的食材啊。」

雷星峰猶豫了一下,剛要答應,嗜虎插話道:「這次不行!」

金大胖頓時就急了,他已經看出雷星峰準備答應了,急道:「為什麼不行啊?我不會拖累大家的!」

嗜虎道:「這次去鱷梨沼澤相當兇險,你去了……誰保護你?」

金大胖看看金大亞,他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有金大亞保護他,緊接著嗜虎又說了一句,讓金大胖徹底絕望了,嗜虎說道:」你不會飛,鱷梨沼澤,根本就無法步行,地面上全是陷阱,不小心就會陷入其中,你還沒有到六環真身,怎麼去?「

雷星峰不由得笑了,說道:「胖子,還是多花點時間修鍊吧,你現在又不缺印環,可以快速晉級的啊。」

金大胖都要哭了,他說道:「不帶這麼打擊人的,唉,我距離六環還有一段距離,這些年我修鍊已經很快了,比我在進入秘門前,最少快幾倍啊……我很努力了!」

金大亞說道:「我來帶他,一直悶在家裡也不好。」畢竟是自己的晚輩,他也不想讓金大胖太失望,而且金大胖的潛力相當不錯,不是修鍊的潛力,而是拍馬屁的潛力,這傢伙在秘門中,如魚得水,就沒有人說他不好的,他是打算終老此地的,那就必須有人照應,還有什麼人比金大胖更適合?

雷星峰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由金叔負責吧。」

金大胖喜出望外,興奮道:「太好了,我一定不會拖累大家!」

風琛宗其實心裡也想出去,在家裡除了修鍊,當真什麼事都沒有,心裡真是很煩悶的,不過,他想了一下還是算了,如果一定要去,也沒有人會阻擋,可他現在是當家人,畢竟還是有責任在身。

化煩惱為食量,風琛宗一口氣吃了五隻叫花雞,這種叫花雞和雷星峰前世的叫花雞有很大的不同,首先是體積不同,雪芬雞一隻就有十一二斤重,一隻雞就頂前世幾隻,五隻雪芬雞烤制的叫花雞,一口氣吃掉,就算風琛宗也有點膩味了。

伸手接過一塊熱毛巾,擦臉擦手,風琛宗繼續大吃。

金大胖指揮手下,不停的拿出各種精緻的食物,還將雷星峰放在他那裡的魚人酒拿出幾瓶來,都是精品魚人酒。

雷星峰笑道:「喂,胖子,拿我的酒做人情啊!」

金大胖道:「都是自己人,有什麼做人情的!」這話倒是乾脆,說的雷星峰啞口無言。

風琛宗哈哈大笑,他說道:「沒錯,都是自己人,有什麼人情不人情的,好!大胖說的好,哈哈。」

眾人說笑間,一頓飯吃的賓主盡歡。

……

第二天,雷星峰,金大亞,嗜虎和金大胖來到了風琛宗的家。

風琛宗的秘門在後堂,架設的美輪美奐,這是風琛宗的核心地,安排了幾個九環真人守護,對於風琛宗而言,此地是他的根本,至於體內的秘門,是必須依賴此地做根本才能成立。

簡單的說了幾句,雷星峰問風琛宗需要多少印環,風琛宗笑道:「這次就送你了,不用你花費印環,不過,這事也就到此為止,不用到處說,明白嗎?」

雷星峰心裡很清楚,風琛宗這是送自己好處,幾次外出,他靠著自己掙到了不少好處,因此他也不介意花費一些印環加深彼此關係。

金大胖在家裡可是早就知道,去一趟外世界要花費不少印環,這印環數目,讓他都感覺吃不消,雖然他也有固定的收入,而且雷星峰很大方,給手下的印環相當多,但是一次耗費十幾甚至二十幾印環,讓他乍舌不已,他可付不起這麼高的印環。 他到現在也不過存下五十多枚印環,按照同階別的修鍊者而言,金大胖絕對是大富翁了,可是和九環真人相比,卻窮極了,如果和和人拼湊著去外世界,這點印環,只能去兩三次,若是去的遠的,也許一次就沒有了。


當然,這次他是不用付印環了,就算風琛宗要求他們付費,雷星峰也會包攬所有的費用。

風琛宗獲取了坐標,迅速調整了一下,笑道:「這地方,我以後也會去,你們去探路也不錯,記住了,遇上危險,立即發送信號,我會趕去的,另外,時間上要注意點,別停留太久了。」

雷星峰點頭道:「沒問題。」他知道,一旦他們幾人過去,風琛宗就徹底不能離開了,他必須守在秘門附近,一旦有事,他才能幫上忙,這也是自家的秘門才有這個待遇,如果借用別的秘門,可沒有那麼好的事情,必須要約定時間,不然,人家才不會管你死活。

這就是有秘門的好處了,擁有長輩和師門,就有人看護,不怕別人的壓制和欺負。

風琛宗開啟秘門,雷星峰笑道:「我們走,小師叔,謝了!」


幾人接連不斷的走入秘門,瞬間幾人就進入了鱷梨沼澤。

看著身後的秘門消失,金大胖好奇的四處張望,金大亞背著金大胖,說道:「向哪裡去?」

雷星峰扭頭看去,不由得笑出聲來,金大亞可不胖,相反有點瘦弱,可是金大胖絕對肥碩,要命的是金大亞還背著金大胖,那就是一個小瘦子背著一座山的感覺。

嗜虎也忍不住笑了,他說道:「大胖,我都不忍心啊!」


金大胖不解道:「什麼意思?」

雷星峰也道:「是啊,是啊,太……太讓人……不忍心了,哈哈,哈哈哈哈!」

金大亞反應過來,他沒好氣道:「金大胖,你要減肥了,媽的,背著你一個大胖子飛行,這不是折磨人嘛!」

金大胖低頭看自家長輩,頓時紅了臉,他也沒有想到這個問題,沒想到金大亞那麼瘦弱,他說道:「要不放我下來?」

金大亞罵道:「混蛋,放下你……你會飛嗎?你這麼一個大胖子,落到地上,就陷下去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