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兒,你終於醒了!”

秦蕭走上前去,拉住了她的手。由於剛蛻變出來的人,是沒有衣服的,秦蕭趁着霧氣升騰、玄光閃耀的時候,爲她披上了自己的上衣,那是一件寬鬆的袍子。

“你是誰?”

黃鴛的記憶也被封塵,不免對秦蕭感到陌生,用袍子緊緊地裹住了自己的裸 體。

“鴛兒,我們來靈元界了,我們變成靈體了!我是秦蕭,我是你最好的朋友!”秦蕭拉着她的手,笑顏逐開。

“秦蕭,鴛兒?”黃鴛吶吶的說道。

顯然,她也把自己是誰給忘了。

秦蕭無奈地看了一眼老吳,老吳咳了一聲,緩緩說道:“大部分人,來到靈元界以後,記憶都會被牢牢地封塵,永遠都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只有你,是個列外!你不僅記得自己的名字,而且還記得好多往事!”

秦蕭看着黃鴛,心涼了一片,鴛兒可能永遠都不記得自己了,那該如何是好!

老吳又接着說道:“不過,有一部分人,還是會慢慢的回憶起往事的,這就要看他精神力量強弱了,因此,你不用過多的擔心!哎,我問一句,你們之前是什麼關係,感情很深嗎?”

“深?算是吧,黃鴛在原始大陸,只認識我一個人…”秦蕭吶吶的說道。

老吳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但是,眼前的黃鴛目光一閃,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

封塵記憶的枷鎖,好像已經被慢慢地衝破了!

突然,她大聲叫了起來:“秦公子,秦勇士?坦巴爾城的角鬥士?”她看了看自己新的軀體,走了幾步,又開始叫起來:“我是曲姑娘,秦公子,你還記得我,對嗎?”

秦蕭先是一愣,後來明白了,黃鴛的體內存在着兩個魂魄,一個是黃鴛本人的,另一個就是曲姑娘的,現在這個醒着的靈魂,自然是曲姑娘的。

秦蕭拉住她的手,笑道:“我當然記得你了,曲姑娘,我們進入天堂了!”

他們二人笑了起來,就在這時,老淫、靈玉身外的氣殼也炸響開來,引出玄光萬縷,引出一片霧氣。

老淫在原始大陸已經幾千歲了,如今到了靈元界蛻變新生以後,竟然變成了十六歲,秦蕭看着不禁大笑起來,心道,以後該叫他‘小淫’了。

但是當秦蕭的目光,掃到靈玉的時候,不禁打了一個冷戰。

別人蛻變出來,都是滿身的金光,而這個靈玉,竟然變成了一個黑人!一身的焦黑,而且臭氣漫天。

看來,靈元界的靈氣,也難以洗滌靈玉一身的糟粕之氣。

秦蕭最擔心的一點,那就是靈玉會記起往事,繼續跟自己作對!有劉威、劉武兄弟就夠自己頭疼的了,若是再加上這個靈玉,那自己在靈元界的生活,肯定比原始大陸還要曲折,佈滿血腥!


但讓秦蕭欣慰的是,靈玉顯然記不起往事了。

他一睜開眼,就拉着老吳、老黃的手問道:“我是誰,你們是誰,這是哪裏?……”

老黃見他渾身臭氣熏天,直接推開了他,而老吳微微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你叫無恨,姓寥,寥無恨!這裏是靈元界,一個不斷讓你進步的地方!”

“寥無恨,寥無恨…”靈玉放開老吳的手,不停地念叨起來。

老吳轉過頭,看了一眼老黃,兩人商量片刻後,各自帶走了兩個學員,進入霧靈學院。老黃選的是黃鴛、靈玉,老吳選的是秦蕭、老淫。

這個孵化場,只剩下那個禿頭悉達多了,直到現在,悉達多還沒結出靈嬰。他體內的氣息十分怪異,比靈玉身上的糟粕之氣還怪,估計靈元界的氣流,很難與他相融,他蛻變的過程,看樣子要無限延長了!

在導師的帶領下,四個學員進入了霧靈學院。

這是秦蕭第一次進去,霧靈學院的面積很大,裏面亭臺樓榭應有盡有,樓宇殿堂坐落四方,花山樹海,一片綠蔭。

老吳,把秦蕭和老淫帶進了最偏僻的一個殿宇內,上面寫着,外院:一年級八班。

這裏的環境很差,那座殿宇也很破舊,裏面的桌椅全都缺胳膊少腿的。

“吳導師,外院是什麼意思?”秦蕭忍不住問道。

“唉,沒什麼特別,沒什麼特別,外院弟子跟內門弟子都一樣!只不過內門弟子都是寵族,而外院弟子都是外來族!”

老吳說完,把秦蕭領進了殿內,黃導師也帶着黃鴛和靈玉,進入了隔壁的一間殿內。


這一排殿閣,全部是外院,都是一年級的,有八個班級。

二年級的,則在後排的殿閣內。

而寵族們的內院,則在霧靈學院最豪華的地方,殿內金碧輝煌,殿外一片誘人景色。

霧靈學院總共八個年級,每個年級都分內外院,各自都有八個班。


但是六年級、七年級、八年級,卻只有一個班,而且人數特別少,都是內院弟子。這三個年級的學員,直接由副院長、以及院長親自教導,地位非常高,被稱爲核心班。

靈元界的學院,只有霧靈學院最大,學員最多、年級最多,直接由教皇統治掌管。其他的諸如神龍學院、火風學院、青花學院、府丹學院,都是三流學院,很少有人去那樣的學院潛修。

靈元界內,是沒有國家的,唯一的統治者就是教皇。

教皇,是所有人的皇帝,是所有人的主子!

雖然沒有國家,但是幫派衆多,大大小小的幫派好幾百個,靈元界所有的子民,要麼是教會中的人,要麼就是幫派中的人,不存在一個‘自由人’。

從霧靈學院畢業的精英,都會被教皇以及各門派搶奪,以鞏固加強各自的勢力。

一般,很少有學員會升到六年級,因爲六年級的課程實在是太複雜了,所以大部分都是從三年級、四年級、五年級就開始結業,加入幫派,開始闖入社會。

六年級以上的精英學員十分搶手,要是一個六年級的學員到了普通的幫派中,都能勝任舵主甚至是長老。

修完一年級,也就意味着完成了靈體一變,修完二年級也就意味着完成了靈體二變,以此類推…

雖然叫年級,但是並不是說,學員一年就能升一級,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特別是六年級以上的,有人花了上萬年時間,都無法晉升一級!

老淫帶領的八班,加上秦蕭和老淫,只有三十幾個學員。幾百年來,八班也是最差的,年級考覈中,八班若不墊底,那就是新聞了。

一個導師,同時會帶領五個班,一年級八班、二年級八班、三年級八班…只要是八班,全部由老吳接管,這也就意味着,秦蕭在五年級以前,自己的主任都會是老吳!

老吳這樣的導師,被稱爲‘主導師’,也就是主任,除了老吳以外,教導秦蕭他們的,還有其他的專業老師,分別講解純武學、陣法、精神力、位面空間玄域學、煉器學、煉丹學…等等等等…… 老吳習慣性的扣了扣鼻屎,清了清嗓子:

“娃兒們,從今天起,你們就是霧靈學院的正式學員了!你們都是從低等大陸晉升到靈元界的外來族,對這裏的情況很不熟悉,因此,我就向大家介紹一下靈元界,介紹一下霧靈學院!”

老吳喝了一口水,接着說道:

“靈元界,是高等大陸,是統治了數十個低等大陸的‘靈界’。從來到靈元界的第一天算起,你們由‘人’變爲了‘靈’,前世的記憶,你們也許會忘記,但那些事情,都已經不重要了、不值得去回憶了!”

老吳說的很高亢,很煽情,下面的學院給他鼓起了掌。

老吳點頭,接着臉色變得沉重了起來:

“在宇宙中,有很多的靈界,爲了爭奪空間界域以及源晶等等,這些靈界之間不斷地殺伐。我們的教皇,爲了選拔優秀的人才,培養武學精英,斥巨資,聘請各派的精武高手,成立了今天的霧靈學院。所以,你們個個責任重大,要努力地潛修,成爲棟樑之材,懂嗎?”


“懂了!”學員齊聲說道。

“導師,您的鼻屎掉到水杯裏了…”一個學員低聲喊了一句,引得一片鬨堂大笑。

“別胡鬧!”老吳拍了拍桌子。

他又喝了一口水,巴紮了一下嘴:“嗯,是鹹了點…”

嚥下水,老吳又道:“霧靈學院是‘拜神教會’的直屬學院,比其他的學院高出不是一個檔次,身爲霧靈學院的弟子,你們都應該感到驕傲,都應該感到一種優越感!”

下面響起一片掌聲,吹口哨的聲音。

混亂中,秦蕭用手戳了戳一旁的老淫,笑道::“喂,老淫,你知道我是誰嗎,你記得自己多大了嗎?”

老淫不停地搖頭。

“老淫,我們在原始大陸認識的!在原始大陸,你是我的奴才,天天給我洗腳、提鞋什麼的,所以,來到這裏,我們的身份不能變,該洗腳還是要洗腳!”

老淫先是一臉驚愕,稍後反應了過來:“胡說,我記得在原始大陸,我是皇帝,你是太監!”

秦蕭吐了吐舌頭,不再理他了。

老吳接着說道:“我是你們的主任,從一年級到五年,都是你們的主任!大家有什麼事,以後儘管找我!好了,下一節課,是戴雪導師的課,她將測試你們‘靈根’的優劣,大家再見,十五分鐘以後,戴雪老師就來。”


老吳一走,男學員立即議論了起來:

“戴雪?是不是個女導師啊,她長得怎麼樣?”

“聽說是女導師裏面最漂亮的…”

“哎,你們知道霧靈學院的校花嗎?”

“是那個叫櫻盈的吧,我聽說是她!放學後去看看,她在三年級二班!”



議論聲此起彼伏,三十個人的班級亂哄哄的。

秦蕭打量起了自己身邊的學員,同桌是一個胖子,年齡看上去大自己好多,別人大多都是十六歲,但他看上去有二十多歲的樣子,估計是留級生。他唯一的習慣就是吃零食,無論是課堂上還是下課以後,嘎嘎的嚼個不停,還不停的說:“靈元界的東西就是好吃,比水月大陸的強多了…”

秦蕭忍不住問道:“喂,今年,是第幾年了?”

“我留級留了五年。”

他一點都不害臊,癡癡地笑了一下,還遞給了秦蕭一塊鳳凰肉:“你吃不吃,很香的!”

秦蕭搖了搖頭,又往身後看了看,身後坐着的,是一個小女生,看上去十分的老實,一直不與其他人說話,模樣倒是很俊俏,但爲免有點冷豔。

秦蕭的右邊自然是老淫了,這個傢伙眼神一直很迷茫,也許,他是記起一點前塵往事了,知道自己在原始大陸已經三千多歲了,而來到這裏後,突然變成了十六歲,心裏難免有點不敢接受現實。

咚!

十多分鐘的課間休息時間,一會就過去了,上課的鐘聲響起來了。

鐘聲洪亮,不輸雷音,每個年級、每個班都能清楚地聽到。

教室內安靜了下來。

都在等待着戴雪老師的出現。

先是飄進來一股香味,接着傳來了噠噠的腳步聲,一個顏貌無雙的女導師飄飄的走進了教室。

她很高,很纖細,短裙的下面,是兩條修長的玉腿。

短裙、上衣的材料,不是絲綢、也不是纖維,而是用一顆顆細小的寶石,像魚鱗一般鑲嵌起來的,看上去珠光閃閃,光彩奪目。

櫻盈是校花,黃鴛蛻變之後也很漂亮。但她們二人,都是花季雨季的青澀之美,而這個戴雪導師,則是成熟之後的風韻之美,氣質之美,深厚的武學涵養之美…

戴雪,是最美的女子。

除了這句俗氣的話以外,秦蕭和其它學員,想不出第二句話來形容戴雪了。

靈界的人,年齡都很奇怪,除了像秦蕭這樣的少年,其他的人都是青年、中年,在靈元界,你絕對找不出一個老年人。而戴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然而她的真實年齡,沒有一個人能猜得出。

就像老淫一樣,在原始大陸都已經三千多歲了,來到靈元界後,卻只有十六歲。

戴雪站在講臺上,衝着學員們微微一笑。

一笑,銷人魂,一笑,融化了三十名學院的心。

一笑,春風來,一笑,百花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