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睜大了眼睛,憑藉秦陽現在的實力,除非用那杆雪亮佩劍,否則是斷然沒有能力破壞這世界的樹木的。

但現在,它居然看到秦陽憑藉散發烏光的手指,戳穿了樹木!

秦陽也回過神來,不由得大喜。

他從鹿的本命招式中看到了一絲靈感,終於是模仿了很久,一遍遍熟悉,將那靈感結合到了武技的指法中。


而且這指法並未讓他失望。那烏光堅不可摧,就算戳穿了樹木,他的指頭也並未感受到絲毫疼痛。

“阿巴阿巴!”

鹿跑過來,不斷大叫,問秦陽感受如何?

“從未有過的強大感受。”秦陽回答道。

鹿站起比劃,告訴秦陽,他還差的遠呢,不要因爲一點小成就高傲自滿,能做到這樣的人比比皆是。

比劃完後,鹿還是很激動的圍着秦陽轉圈,時不時的瞅向他的手指。


秦陽暗暗好笑,這死鹿勸他穩定心態,自己卻是比他還要激動。 山頂之上,白霧裊繞,一隻鹿圍繞着一個人不斷轉圈,似是看到了什麼新奇的事。

“行了,別轉了。不就是學會了你的本命招式,至於這麼好奇嗎?”

秦陽被轉的頭暈,忍不住開口道。

鹿停下,心中還是驚歎不已,不過面色上,卻是露出一副鄙夷。

秦陽這時候才感受到陣陣餓意,練習武技本就會加快體力消耗,何況練習了整整半天。

拿起揹包,秦陽頓時驚呆:“死鹿,我的吃食呢?”

鹿站起來,拍了拍肚皮,意思是全在這裏面了。還巴塔兩下嘴,意思是,還沒吃飽,得再來點。

“死鹿,我和你拼了!”秦陽滿臉悲憤的撲上去。

最後,秦陽只好拿着佩劍去割肉。上次返回地星的時候,留下的狼肉還在呢。

也虧得是這些野獸不凡,肉放了這麼多天還沒有壞。

晚間涼風習習,空地上,一簇篝火靠着肉塊。

秦陽撕下一塊後,一邊的鹿也在叫喚,秦陽暗罵一聲,還是撕下一塊遞給它。

第二日,秦陽修煉完後,要求鹿展示一下將覺醒果實轉化爲煙霧的能力。

鹿卻告訴秦陽,這是它體內自己產生過的能量,除非再給它一顆果實,不然沒法展示。

不得已,秦陽放棄了學會這一能力的想法,轉而提上佩劍,進入森林。

森林裏野獸繁多,秦陽戰鬥一天,直到黃昏,才提着劍返回。

對此,秦陽也產生了一個問題,這片森林到底有多大,他沿着一個方向前進了一天,也沒有看到任何邊境。

甚至懷疑,這片森林是不是無窮大?

夜間,秦陽詢問鹿這個問題。

鹿告訴他,不是無窮大,這片森林都是屬於一個勢力的。

秦陽問是什麼勢力。


鹿只在地上花了一個標記,看起來像是北斗七星,告訴他這就是這個勢力。

秦陽心中驚歎,不再問了,這是一個龐大的勢力,最好不好招惹。以後在森林裏磨練,要小心一些。

第二天,秦陽修煉完之後,便準備撤離了。

剛要和鹿打招呼,卻看到鹿猛然起身,耳朵豎起,警戒異常。

秦陽心裏一驚,能讓鹿無比的警惕的東西,會是什麼?

鹿擺了一個姿勢,示意秦陽不要說話,然後向着一邊下山。

秦陽趕緊跟上。

半山腰的草叢裏,秦陽和鹿悄悄的探出頭,前方正有一支小隊,五個人,有男有女,皆是青春靚麗。

秦陽眼神一凝。

對方每個人的衣服上,都畫着一個類似北斗七星的標記。正是昨日鹿告訴秦陽的。

不出意外,這應該是那個大勢力的人。

“師兄,爲何我感覺附近的野獸稀少了很多?”其中一人開口,帶着疑惑。

“嘿呀!肯定是被師兄的氣息嚇跑了唄,要知道師兄可是外門弟子中的佼佼者,這後山的普通野獸,豈能不懼?”另一人開口,拍了個馬屁。

秦陽心中略驚,對方說這是後山?

這龐大的山脈只是對方勢力的一座後山,那這勢力又該有多強大?

“師弟師妹莫要放鬆戒備,遇到此番其情況,定然是有強大野獸盤踞附近,這才使得其餘野獸不敢靠近。”爲首的人道,看起來,他就是衆人說的師兄。

隨後,幾人登山,頓時大爲驚訝。

“師兄快看,這麼大的狼,還有一隻禽類。”

其中一人看到山頂的獸屍,驚呼。

跟在幾人後方的秦陽心裏也一驚,那是沒有處理掉的獸屍,不過應該發現不了什麼問題。

“兩隻野獸都是可以盤踞一方的存在,居然同時被斬殺在此。”

爲首的師兄來到獸屍前查看。

“而且看其屍體,應該是被當做肉食吃掉了。”師兄又道。

“戒備起來,查看一下這山上有什麼。”師兄說道。

幾人開始查看,秦陽和鹿則悄悄撤退出去。


山腳下,一人一鹿對立。

“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勢力弟子?”秦陽問。

鹿揮舞蹄子,告訴秦陽確實如此。

“現在怎麼辦?”秦陽再問道。

鹿撇了他一眼,還能咋辦,當然是不要招惹,躲開爲妙。

秦陽心裏難辦,馬上就要中午了,破壁進度條快充能完畢了,他還準備回地星。

這鹿跟着他,不適合擺脫啊。

忽然一個弟子喊道:


“師兄,這邊有動靜!”

而這弟子所指着的位置,正是秦陽和鹿所在的位置。

秦陽大驚,臥槽,這都被發現了。

當即,其餘弟子就圍了上來,組合成一個圈,包圍了二人所在灌木叢。

“大家都小心,等會兒一同出手,不管是什麼,先擊殺了再說。”爲首的師兄指着灌木叢,開口道。

躲在灌木叢內的秦陽心裏帶起了慌亂,完蛋了,要被發現了。

“殺!”

師兄開口,衆弟子一同破開灌木,看向中間。

“師兄,這什麼也沒有啊。”一個弟子撓頭。

“可能是看錯了,都小心些。”師兄道。

隨即,衆弟子散開。

地星,秦陽的房間內。

秦陽微微喘氣,還好關鍵的時候可以破壁了,終於是沒有被發現。

不過看向身後,秦陽就一陣腦袋大,這死鹿也被帶過來了!

關鍵時刻,秦陽還是沒有拋棄下鹿,抓住它一隻角,一同拽了過來。

此刻的鹿,正瞪着眼睛,好奇的打量四周。

它太驚奇了,面前這個人類有瞬間轉移?還是空間穿越?

它揮舞蹄子,問秦陽:這地方是哪裏?

秦陽先不回答,他腦袋疼,不過帶過來就帶過來吧,正巧這死鹿的實力挺高,做個勞動力也挺好。

“我先跟你說明,既然來了我的地盤,你就要聽我的,懂嗎?”秦陽指着鹿鼻子,告誡道。

他很擔憂鹿來了地星之後作妖。要知道這死鹿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出乎他的意料,鹿居然很認同的點了點頭。

秦陽鬆了口氣,認同就好。

接着,他將鹿帶到窗戶邊,指着院子的籬笆,道:“外面很危險,所以沒事不要出這個籬笆,明白嗎?”

鹿又是點頭,它對這裏的一切都很好奇,所以決定先聽秦陽的。

秦陽又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鹿亂跑,這傢伙太有靈性了,萬一被人家當做開啓靈智的野獸,少不得要被那些大勢力抓去。

就算鹿實力很強,但那些大勢力底蘊也很豐厚。

秦陽又道:“你這幾天先待在屋子裏,千萬不要隨便露頭,過幾天我帶你去個好地方,保證大有驚喜。”

秦陽想到了山中那顆棗子,估摸着時間,也有可能成熟了。

正好鹿來了,借用鹿的實力,他有信心在野獸羣裏走一遭。

接着,秦陽給鹿安排了一個房間,並且告訴它廁所的使用方法,以及生活常識,比如不要把蹄子伸入插座。

鹿哼哼唧唧的表示明白了,秦陽心中爲它默默祈禱,希望這死鹿不會事後去嘗試。

安排好後,秦陽從冰箱裏拿出食物,開始烹飪午餐。

鹿跟了過來,它對一切都很好奇,比如煤氣竈,電磁爐。

看了一會兒,它雖然不知道機械原理,卻看懂了秦陽是在做吃的,叫喚着讓秦陽給他也來一份。

秦陽當然沒忘記它的份量,這死鹿每次吃的賊多,而且酷愛吃肉。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