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周怎麼會爭搶這條項鍊?”

“你們仔細聽,這樣聲音可不像是齊周的。”

議論聲不停鑽入肖一山的耳朵裏。

他暴怒的捏緊了桌子的邊緣,又一次舉起了牌子,“六百萬!”

計劃得逞了!

我勾脣一笑,“七百萬!”

“操!你他媽的敢跟我爭?!”肖一山暴怒的聲音在包間裏響了起來。


“肖少,咱們不能再繼續加價了!您現在差的價格已經遠遠的超乎了董事長所給的預算了。”

旁邊的助理提醒肖一山。

可是,肖一山現在已經處於極度暴怒的狀態裏,根本聽不進去助理所說的話。

“七百五十萬!”

肖一山又一次舉起了拍賣的牌子。

“八百萬!”

我在繼續的加着價格。

“八百五十萬!”

肖一山眼神逐漸變得猩紅。

助理已經慌亂了。

八百五十萬,已經遠遠的超乎了預算呢,而且這條項鍊雖然具有收藏價值,但是根本不值那麼多錢,五百萬就已經是封頂了。

“九百萬!”我又舉起了牌子。

“一千萬!”肖一山嘶吼出聲。

夠了。

我放下了手中的牌子。

主持人的棒槌也順序落下。

“一千萬,成交!”


棒槌聲的響起,讓肖一山恢復了理智。

他慌了。

因爲,這條項鍊足足比預料之中的貴了一倍!

而且,肖光榮這一次給他的預算僅僅只有五百萬!

超出了整整一倍!

肖一山害怕了。

他的額頭上瞬間就滴落出了幾粒冷汗。

“嘖,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小子這麼腹黑?”

齊周在一邊調侃着我。

我沒有回答。

其實,肖一山如果沒有一而再再而三的觸及我的底線,我根本不會用這樣的方法針對他。

“誰?!對面的人到底是誰?!”

肖一山瘋了似的吵着助理大吼。

“肖少,對面的包間是齊周的,所以就算剛纔喊出來的價格不是齊周本人,也一定是經過了他的允許的。”

助理面色蒼白。

他突然很後悔,爲什麼偏偏接了這份差事!

“齊周?!”

肖一山砸碎了桌面上的杯子,“不可能!齊周根本沒有理由針對我!”

肖一山現在已經陷入了瘋狂之中,所以壓根就沒有注意到,本來坐在身旁一連喜悅的葉倩倩,此時已經徹底的白了臉色。

因爲,因爲倩倩覺得剛纔喊出拍賣價格的聲音太像陳驍的了!

不,準確點來說這跟陳驍的聲音簡直一模一樣,沒有任何的差別!

難道對面包間裏面的人真的是齊周和陳驍?!

可是,一個司機怎麼會有這樣的身份跟齊週一起參加這樣的拍賣會,又怎麼可能會有這個資格能喊價?!

葉倩倩不敢再想下去。

她害怕接觸到真相。

而我已經跟齊周離開了。

因爲知道肖一山一定會暴露的想要查清楚我的身份,所以在拍漫眼鏡成功了的時候,我就不打算留下來了。

齊周也沒有想要繼續留下的心思,跟着我一同離開了。

我知道,肖一山這一次的逞強,一定會讓肖光榮和恨的罰他一頓,而且,肖家,一定會暫時陷入困難之中。

雖然困難的時間也許很短,但是,我的目的總歸是達到了的。 果然,第二天,肖一山被處罰了的事情又一次的傳了出來。

而且據說這一次的懲罰可不小。

肖一山被限定了短期消費,估計這段時間都不能再蹦躂了。

當週舒滿臉興奮的跟我說這件事時,我只是瞭然的點了點頭。

這是在預料之內的事,肖家拿出了這一千萬,可都是肖光榮兜裏的錢。

肖市集團可不會拿出這筆錢。

“哎?你怎麼也不高興一下?肖一山可是直接就被限制了消費,估計他這段時間都不能出現在你面前了。”

周舒勾住了我的手臂。

她身上傳來的淡淡香味鑽入我的鼻尖,嬌軟的聲音讓我恍惚了一下。

周舒平時老是表現出來一副很大大咧咧的模樣,像這麼小女人的模樣很少出現。

“你怎麼了?怎麼不回答我的問題?”

周舒歪了歪頭。

“沒什麼。”

我回過神來,搖了搖頭,“他不能蹦躂,那就要小心葉倩倩了。”

周舒一愣,忽然鬆手問道,“你 ……還喜歡葉倩倩嗎?”

她似乎有些緊張,脣瓣緊抿着。

“不喜歡了。”

我神情認真,“她既然已經選擇出賣她自己,那我跟她之前也早就已經沒有關係了。”

不過,我心裏其實還是有些擔心。

我在拍賣會上雖然僞裝了聲音,但是跟我接觸久的人一定可以聽得出來。

我離開的時候注意到了葉倩倩震驚的臉色。

她很有可能已經猜到了,激怒肖一山的人是我。

不過,我現在暫時不想告訴周舒這件事情。

在周舒這裏又呆了一會兒,我就離開了。

齊周那邊又給我派了個任務。

他要帶我去見一個在軍區的老熟人。

就在我駕駛勞斯萊斯準備離開醫院的時候,後面一輛車吸引了我注意力。


我透過車的後視鏡,看見了坐在後座上的葉倩倩。

她是想要跟蹤我?

看來,她果然懷疑在拍賣會上激怒肖一山的那個人就是我。


葉倩倩是個很聰明的女人,我並不意外她的懷疑。

不過,我得甩掉她。

我加快了速度,原本需要半個小時車程的路線,被我縮短了一半。

而我也成功的甩開了葉倩倩,接到了齊周。

“我這次帶你見的人,身份不簡單,跟他接觸對你有益無害,以後我死了他也能夠多照顧你一點。”

齊周坐在後座語重心長的道,“陳驍,我知道你現在已經很成熟了,但是我這心裏啊,總歸放不下。”

我知道齊周的擔憂。

他的身體似乎一天不如一天了。

我沒有多說,按照導航,到了指定位置。

我跟在齊周身後。

這個地方是個有名的談話場地,裏面的隱祕性極強,都是用包間隔開的。

而且這裏的包間價值不菲,普通人根本就無法走得進來,所以,要是沒有一定的財力,還真是無法在這邊定下包間。

據齊周所說,那個老熟人似乎身份還不簡單。

推開包間的門,映入眼簾的就是坐在裏側的一個老人。

老人身穿迷彩服,旁邊坐着一個十七八的小姑娘。

小姑娘梳着馬尾辮,看起來很乖巧。

不過,那雙靈動的眼睛卻不停轉悠着,看來也是個不安分的主,只是模樣顯得乖巧而已。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