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小走進廚房.將魚拿出.抹上鹽和醬料.放在烤箱里烤著.不一會.香氣四溢.

她將魚端出.饅頭已端坐在了餐桌上:”幹什麼呢.還不快點.想餓死我嗎.”龍小小隻得加快了腳步.剛將手中的魚放下.門鈴便響了.打開門.門外站著的是紅雲.紅雲一身的白衣.臉上是溫柔的笑容:”小小.”

“咦.紅雲.你為何穿白衣.”龍小小問道.紅雲一臉的詫異:”我不是一直穿的白衣嗎.不穿白衣我還穿紅衣不成.紅色太奔放了.我駕馭不了.”紅雲說完有些羞澀的笑了.龍小小有些奇怪.是啊.紅雲不穿白衣穿什麼.不過她總覺得今日的紅雲怪怪的.

龍小小幫紅雲泡了茶.多烤了條魚端出來.紅雲才悠悠的嘆了口氣:”小小.你知道白原吧.”龍小小點點頭.就是那龍族長老的兒子.

“他今日竟向爹爹提親.娶我的妹妹紅蝶.”紅雲神情有些哀怨:”那紅蝶有什麼好的.不過是個庶女.居然能得了白原的喜歡.”.

“你喜歡那白原.一副文弱書生樣.有什麼好的.”龍小小說道.”誰…誰說我喜歡他了.我…我只是說說而已.””是是是.你不喜歡他.”龍小小壞笑著.紅雲的臉瞬間紅了大半.

與紅雲說了幾句后.她便起身離開.白裙隨著走動搖曳.活像一朵白蓮花.(這不是罵人.這不是罵人.這不是罵人.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待紅雲走後.饅頭早已在它自己的窩內睡著.判官從門外走了進來.龍小小有些詫異的看著他:”今日這麼早就下班了.””對呀.看見我不高興嗎.”判官笑的露出一口白牙.”今日想我了嗎.嗯.”判官一手撐著牆.將龍小小圈進手臂內:”磨人的小妖精.什麼時候與我成親.”判官灼熱的氣息噴在龍小小的頸間.她只覺得有些起雞皮疙瘩.

她訕訕的笑了笑.退出了判官的手臂:”先吃飯…”判官的眼神一直追隨著她:”我比較想先吃你…”龍小小臉紅了紅:”你今日怎麼這般露骨.””我往日也是這般模樣啊.你是怎麼了.小小.”判官奇怪的問道.

龍小小拍了拍腦袋.她是怎麼了.

“我今日承包了一個魚塘.”判官一邊吃著魚一邊說道.”承包魚塘做什麼.”判官聞言想了想:”不知道.可以弄一個溫泉.我們一起泡泡還不錯.嗯.”判官說著嘴角便掛上了一個壞笑.惹得龍小小又紅了臉.

吃過飯.判官便又去忙他的了.龍小小看天色尚早.便打算出去走走.剛一出門.便看見青蘿手持一瓶深紅煙霧走過.看見龍小小后.竟紅了臉.有些扭捏的打招呼:”小小.晚上好.”

龍小小笑著點了點頭:”青蘿.又去澆花嗎.”青蘿點了點頭.露出一個靦腆的笑容.

“反正我無事.與你一同去看看.””好.”兩人同路.一時無話.

青蘿時不時拿眼偷看龍小小.龍小小發現時.他又立刻轉過頭去.臉上飄過一絲紅雲.

“青蘿.你有何事就告訴我.”反覆幾次之後.龍小小不禁說道.青蘿聞言臉更紅了.搖了搖頭:”無事.只是覺得你今日挺好看的.”龍小小愣了愣.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他是在誇她:”你今日是怎麼了.居然誇我.你平日里不都…不都…””不都如何.”青蘿疑惑的問道.龍小小想了半天.也覺得沒有想到應該是何樣.

索性也不再想.與青蘿走到了曼珠沙華田.一朵朵火紅的曼珠沙華開的妖嬈.花朵在風中搖曳.見到了青蘿.便開始搔首弄姿.龍小小看著覺得似乎曾看到過這個場景.

青蘿上前.溫柔的撫摸著曼珠沙華.花朵在他手下戰慄.他便滿意的笑了笑.隨即將手中的瓶子打開.倒出深紅的煙霧.花朵們嗅到了煙霧的味道.開始騷亂起來.一朵朵都伸長了脖子等待.倒出的煙霧被青蘿控在手中.他的嘴裡念念有詞.只見手中的煙霧開始沸騰.接著便化成顆狀一顆顆的彈入花朵們的口中.

花朵們吃的心滿意足.更加的在青蘿周圍搖頭晃腦.青蘿一臉寵溺的笑容:”這些花兒就像是我的孩子.看著自己的孩子在自己身邊茁壯成長.是世間最幸福的事情.”龍小小看著這樣溫柔的青蘿.覺得有些…有些噁心…說不上為什麼.


回去的路上.碰到了閻王.閻王一臉的嚴肅認真.與兩人說了幾句話便要離開.閻王夫人在他身邊.打扮的花枝招展.說話間犀利無比. 還碰到了面容清冷.無限耍酷的小黑小白.

“你好.””再見.”兩人說話簡單幹練.面無表情.鬼差們說起陰司中的大人們.最怕的便是那小黑小白了.人送黑面雙俠.龍小小聽著不知為何很想笑.

最後.龍小小一個人走回宿舍.她總覺得今日有什麼不對.可是一切都似乎是按照正常的軌道走的.她的宿舍門口站著一個身姿窈窕的女子.聽見聲響后回過頭.竟是青鸞.

“小小.你可回來了.我等了你好久呢.”青鸞的聲音輕快.臉色含笑.”你等我做什麼.”龍小小的面色有些冷.”你說什麼呢.小小.你忘了嗎.昨日你叫我來的呀.”青鸞親熱的拉過她的手.

龍小小疑惑.什麼時候叫了她.”走吧.判官大哥還在裡面等著我們呢.”說完便熟門熟路的走了進去.龍小小總覺得彆扭.

“你們回來了.”判官從屋子裡出來.腰上還圍著一條可愛的圍裙.手上拿著鍋鏟.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模樣.

“是你將青鸞叫來的.”龍小小問道.判官眨了眨眼:”不是你讓她過來商量婚期的嗎.””什麼婚期.”龍小小疑惑.她的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她與我的婚期啊.青鸞嫁與我做妾.待我娶了她.再與你行大婚之禮.畢竟.你才是我的正妻.”判官笑著說道.青鸞面色微紅.上前挽住判官的手臂.兩人朝著龍小小笑的甜蜜.

龍小小腦子裡轟的一聲.許多畫面湧入了她的腦袋.

她終於明白是哪裡不對了.饅頭不會說話.紅雲不會是那樣憤世嫉俗柔柔弱弱的模樣.青蘿也沒有那樣溫柔靦腆.閻王也不是那般嚴肅.閻王夫人要溫柔許多.判官也決不可能一副霸道總裁的樣子.更不可能讓她和青鸞一同嫁與他.

這一瞬間.龍小小的頭腦便清楚了.她清楚的記得一切.包括青鸞的陰謀.

眼前的場景和人漸漸模糊.歸於一片黑暗.黑暗中有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想不到還被你突破了.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去不好嗎.”是一個老婦人的聲音.龍小小聽著十分的不舒服.”我為何要無聲無息的死去.倒是你.何時鑽入了我的夢境之中.差一點便將我騙過去了.”龍小小憤憤的說道.

“哼.老身是夢魔.自然能無聲無息的鑽入你的夢境.我倒是沒想到.你一個小丫頭.功夫還不弱.我派出的低等級的夢魔都被你殺死了.還得老身親自出馬.”那老婦人冷哼一聲說道.

龍小小想了半晌.她什麼時候殺死了夢魔.她如何不知道.

“你能告訴老身你是如何識破這個夢境的嗎.”那老婦人突然說道.”你錯就錯在不該讓青鸞也嫁給判官.不管在哪裡.我信奉的都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哼.小小年紀.倒喜歡想些不切實際的東西.男人.哪裡有不偷腥的.”那老婦人的聲音有些激動.

“既然我給你安排的溫柔死法你不接受.那就只好用別的法子了.”說完.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待她漸漸走了出來.才發現是紅雲.只不過是一身白衣.龍小小心中瞬間清明.這是夢境.紅雲手持一把長劍.便朝著龍小小襲來.雖然知道這是夢境.但面對著自己的朋友還是有些下不了手.


“你下不了手.你便會死.要知道.眼前的一切.皆是幻境.讓我看看你這些天學習的結果.”天師的聲音突然傳來.龍小小心中一片清明.手中也幻出一把長劍.與紅雲正面對上.

不消片刻.紅雲便被龍小小一劍砍倒在地.身軀消失不見.”哼.想不到.你如此心狠手辣.自己的朋友都下的去手.”老婦人恨恨的說道.龍小小有些無語.難道說要站著等她砍才叫仁慈嗎.

“那你試試幾個一起吧.”黑暗中便出來了三個人影:青蘿、小黑和小白.青蘿一臉的害羞.小黑小白則冷哼一聲.三人齊齊沖來.龍小小將這幾天學到的功法發揮的淋漓盡致.竟與三人也纏鬥在了一起.

不消片刻.三人也敗下陣來.黑魔沒有再說話.直接一揮手.閻王和他的夫人便出現了.兩人配合的天衣無縫.龍小小一時竟占不了上風.果然.閻王就是閻王.即使是冒牌的.也比較牛.

龍小小靈機一動.大喊一聲:”哎呀.有美女在洗澡.”果然.閻王轉過頭四處張望起來.一旁的閻王夫人氣的不輕.揪著他的耳朵就開罵.龍小小自然有機可乘.將兩人打倒在地.此時.她卻是要謝謝閻王的好色.才讓她險勝一局.

“哼.投機取巧.””不管是不是取巧.只要保住命就好.”龍小小絲毫不在意黑魔的嘲諷.

見龍小小不在意.黑魔冷笑一聲:”你不會每次都這樣好運.”說著再次放出一人.卻是紅衣的判官.判官見到龍小小.眼裡有些驚喜:”小小.我不娶青鸞了.你同我回去.”龍小小心頭一震.這老太婆.倒是很會抓住她的弱點.

“你不是我的判官.”龍小小冷眼說道.”小小.你在說什麼.我如何不是你的判官了.當初也是你提議我娶青鸞.我自然遵從你的意見.如今.你又來怪我.”龍小小聽完很想笑.這夢魔確實厲害.塑造的人物有血有肉有靈魂.不過.卻是個渣男.她的判官是不可能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事.

“廢話少說.速戰速決.”龍小小話一出.判官的神情便變了.一張俊臉被扭曲了.還帶著一絲冷笑.

兩人都在一起.身形都極快.判官藉機靠近龍小小的身體.一把攬住她的腰.深情的看著她.這時候還在跟她演.龍小小不由得佩服起他的敬業.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判官嘴裡輕輕吟出這一句.龍小小眼中一頓.那判官以為有效.還未來得及高興.一把長劍便穿透了他的胸膛.他不敢置信的望著龍小小:”為什麼.”龍小小冷笑:”你裝什麼不好.裝B,遭雷劈.”

將幾人都除去后.黑魔沉默了一會.龍小小也不急.慢慢的等著.

“看來你不僅心狠手辣.還冷酷無情.”老婦人說道.龍小小笑了笑.不置可否.


“小小.””小小.你在做什麼.”兩個聲音響起.龍小小有些僵硬的轉過頭.是她的父母.自然是當初的模樣.

“小小.快到媽媽這兒來.”龍媽媽溫柔的說道.一瞬間.便將龍小小的眼淚勾了出來.她是真的想父母了.

“小小.爸爸媽媽知道你很累了.快來吧.和爸爸媽媽在一起.我們一家人還想以前一樣在一起.多好.”龍爸爸也和藹的說道.


多好啊.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她不自覺的在腦子裡想象出了那樣的畫面.心中都柔軟了幾分.

龍小小不自覺的點了點頭.邁步向父母走去.黑魔在黑暗中嘴角勾勒出一絲陰狠的笑容.

待龍小小走進.原本和藹的龍媽媽突然從懷中抽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向龍小小.她躲避不及.匕首正刺中心窩.

而天師殿.正沉睡的龍小小突然吐出一口鮮血.天師眉頭微皺.匆匆趕來的萌萌眼裡也湧出了淚水.小心翼翼的問道:”大伯.娘親會有事嗎.”天師沉默了許久.才慢慢道:”不會有事.你娘親一定不會有事.”萌萌淚眼蒙蒙的點了點頭.

龍小小退後一步.拔出手中的匕首.眼淚還含在眼眶內沒有掉下來.她看向父母.父母又恢復了那副和藹的模樣.她的聲音有些顫抖:”為什麼.”龍爸爸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小小.爸爸媽媽已經去世了.你只有離開人世才能永遠的陪著我們啊.””是啊.小小.媽媽好寂寞.好孤單.你快來陪我們吧.”龍小小捂著傷口.苦笑著.她的確對不起父母.

耳邊卻突然傳來了萌萌的聲音:”娘親.萌萌在等你回來.”父母喝孟婆湯之前的話也歷歷在目.要好好活下去.

龍小小再次睜眼.眼裡已是一片冷清.她揮出刀.沒有絲毫猶豫的將面前的兩個人砍倒.並準確的在黑暗中捕捉到了一絲氣息.她將刀往那個方向丟去.果然聽到了哎喲一聲.周圍的黑暗散去.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個老婦人.眼窩很深.鼻子很尖.嘴唇薄薄的抿著.

看起來就如同一般的老人.但龍小小知道.不能將她看做一般老人.尤其是她的那些手段.殘忍噁心.龍小小眼中此時藏不住的冷意.居然拿她的父母做文章.她絕不能忍.

“我真沒想到你能走到這一步.”老婦人背著手說道.”誰派你來的.”龍小小問道.”這一點老身自然是不能同你說的.反正.要你的命便是了.這麼久了.老身出手.例無虛發.你倒是個例外.我還真有些不忍心殺你了.” 老婦人說完便陰測測的笑了笑.笑的龍小小一陣的起雞皮疙瘩.”你這老太婆.可不要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龍小小皺著眉說道.”我的取向可是正常的.”黑魔聞言差一點沒有一口老血噴出來.她的惜才之心被這樣曲解.

一向沉穩的老臉上也露出一絲怒氣:”哼.待會老身看你還怎麼嘴硬.”說完五指握成爪.朝著龍小小撲了過來.龍小小心中一陣冷笑.要的就是激怒你.

她站著不動.等著黑魔的到來.眨眼的功夫.黑魔已到了身前.龍小小嘴角微勾.身形一動.整個人竟消失不見.接著.無數個龍小小將黑魔困在中間.黑魔愣了愣.但很快恢復常態.不屑的哼道:”雕蟲小技.”

邊說著.邊朝著一個方向猛撲5過去.卻只抓了了虛空的影子.她的神色大驚.怎麼會…

龍小小藏在暗處.冷笑的看著她.這是她新學來的招式.不怕被她拆穿.

黑魔很快沉穩下來.手中捏起訣.嘴裡念念有詞.很快.一道道黑劍射向四周的龍小小.最終龍小小盡數消失.現場一絲痕迹也未留下.黑魔開始放下了輕視.表情逐漸凝重起來.面上卻不動聲色.

“小丫頭.我倒是小看了你.你這一招竟不是尋常的千影術.”龍小小聞言笑了笑:”那是當然.若是尋常的.怕早就成刺蝟了.”她的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飄來.另黑魔無法捕捉到她的位置.

龍小小知道黑魔是在誘她說話.也沒有任何懼怕.這一招她對天師用過.直到最後一次天師也未發現她的蹤跡.所以她十分有自信.

黑魔尋了一會.也未尋到什麼.不禁有些火大.隨即四處亂大.龍小小見時機成熟.便跳出來對著黑魔便是一掌.黑魔防備不及.正中心口.不一會.便斷了氣.

而床上的龍小小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印入眼帘的便是淚眼蒙蒙的萌萌和端坐在一旁的天師.

她強撐著坐起來.胸口處一陣疼痛.”你先別忙著起來.你與黑魔交手中受了內傷.”天師的聲音傳來.”是啊.娘親.你別急著起來.剛剛你還吐了一口血呢.萌萌心疼死了.”龍小小笑著摸了摸萌萌的頭髮:”娘親沒事.”

“那老婦人是黑魔.”龍小小冷聲問道.天師點了點頭.”哼.如此太便宜她了.竟敢拿我父母做文章.”天師聞言沒有開口.

“黑魔是夢魔中最厲害的存在.你能打敗她已是不易.不要多想.好好休息.今晚的賞月會就不必去了.”今晚.看天色還未亮.看來此時應當是凌晨了.”不.我要去.”龍小小斬釘截鐵的說道.黑魔臨死前口中吐露了一個青字.想必這件事和青鸞脫不了干係.她得去看看.青鸞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一想到夢境中青鸞與判官的場景.她就無名火起.更加的堅信是青鸞在背後搗鬼.搶了她的名頭不說.還要趕盡殺絕.實在太可惡了.

“對了.我還得通知香雲閣的嬌娘.她們一定很擔心.”龍小小下意識的說到.天師靜靜的盯著她.直到龍小小覺得心中有些忐忑.她才記起天師是不是知道香雲閣與她的關係.當下訕訕的笑著:”我是說.我在香雲閣出的事.她們一定會自責的.””放心吧.我已派人知會她們了.”天師淡淡的說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們先走了.”

天師將守了一夜的萌萌帶走.也吩咐人不許打擾.讓龍小小好好休息.由於她之前睡多了.如今也睡不著了.便躺在床上想著今日的夢境.夢境中那麼多的問題.她身在其中如何就看不出來呢.

天漸漸的明了.一早.門外便響起了兔兔的聲音:”龍姐姐.你起來了嗎.”龍小小趕忙應到:”起了起了.”遂才想起了今日答應給兔兔做的月餅.

趕緊穿衣起來.門口兔兔正與萌萌在一處.兔兔好奇的圍著萌萌轉了好幾圈.”你是誰.怎麼平日沒有見過.”萌萌很是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女孩.答道:”我是萌萌.”兔兔隨即笑道:”萌萌.兔兔喜歡你.”

龍小小一出門便見到兩個小傢伙玩的不亦樂乎.兔兔和萌萌今日都穿的十分的可愛.兔兔一身的大紅唐裝.萌萌則穿著小西服.看起來帥氣無比.她的臉上也不自覺的掛著笑容.今日是中秋.她想起了前不久和判官的約定.中秋一同出去旅遊.現在看來是不成了.

她的眸子暗了暗.深吸一口氣.臉上重新掛上笑容.兔兔和萌萌同時看到了她.一同涌了上來.”龍姐姐.””娘親.”萌萌叫完.兔兔便詫異的盯著他:”萌萌.你的娘親居然是龍姐姐.”萌萌點了點頭.兔兔嘟著嘴.看看兩人.覺得自己莫名有些委屈.龍小小一手抱起萌萌.一手攬過兔兔.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臉:”怎麼啦.兔兔.””龍姐姐.你有了萌萌這麼可愛的兒子.會不會就不喜歡兔兔了.”兔兔的聲音有些委屈.

“怎麼會呢.兔兔.龍姐姐喜歡你們兩是一樣多的.”龍小小說完.兔兔又想了想.似乎是這麼回事.隨即又高興了起來.

龍小小帶著兩人去往嫦娥的廣寒宮.廣寒宮內一如既往的冷.但明顯布置了一番.一些紅色的裝飾點綴其中.也有不一樣的美感.

吳老二在門口的玉桌旁坐著.臉色有些沮喪.見到龍小小后勉強打了招呼.龍小小笑著回了.正要離開.卻被叫住:”龍姑娘請留步.”龍小小轉過身.看著吳老二.

“在下不知做錯了什麼.讓娥娥如此厭惡我.”他的聲音有些低落.他從一旁的玉桌上拿出一個花紋複雜的盒子.打開盒子.裡面竟是一塊塊精緻的月餅.月餅上還印著些字體.無非是我愛娥娥之類的.龍小小不禁滿頭黑線.這吳老二還真是無時無刻不在表達他的愛意.

“娥娥今日雖收下了.但嘗過一塊就還給我了.還十分委婉的讓我今後別再送了.”吳老二從盒中拿出一個月餅遞給龍小小.龍小小接過嘗了嘗.額…這個味道.實在是…”請問這是什麼餡的.””有香辣腐乳餡.還有韭菜餡的.因為不知道娥娥喜歡哪一種.我便都做了些.”

龍小小這算是知道為什麼嫦娥拒絕了.她還算善良.說話委婉.這月餅實在太難吃了.這不是傳說中的黑暗料理嗎.龍小小一時不知如何安慰吳老二.最後只說:”吳先生還請自己先嘗嘗吧.”說完.帶著兔兔和萌萌離開.兔兔離開時還戀戀不捨的望著那盒月餅.腐乳餡誒.聽起來好像很好吃…

龍小小走出很遠.還能聽到吳老二的嘔吐聲.想必是自己吃過了.

一進到大殿中.便看見嫦娥正素手揉著些麵粉.臉上還沾了些許.看起來有些滑稽.但依然掩飾不了她的美.

看見龍小小后.嫦娥的臉上帶了些笑意.忙吩咐侍女為她端上熱茶.

“你今日還要自己做月餅嗎.”龍小小問道.”是啊.每年我都得做一些月餅.撒向人間.為人類祈福.企盼合家團圓.”原來這便是嫦娥的工作.

“咦.這個孩子是誰.”嫦娥指著萌萌問道.龍小小笑著答道:”是我的兒子.”嫦娥臉上露出些驚訝:”想不到小小你如此年輕.便有了孩子.”話雖這樣說.臉上卻沒有歧視.”孩子的父親是誰.”龍小小有些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嫦娥聞言一臉的憤怒:”孩子的父親也太不負責任了.丟下你和孩子.你一個人將他拉扯大.實在是辛苦.太可憐了.”龍小小笑了笑.其實她並未出什麼力.而且是最近才知道自己有一個而已.不過她的心中一片溫暖.這便是朋友吧.不管如何.都為你說話.即使她不記得她了.

揉好麵粉后.嫦娥吩咐侍女拿了一盒子的金粉來.龍小小好奇的看著.只見她將金粉灑在麵粉上.白色的麵粉瞬間就渡上了一層金色.就如同普通的月餅一般.只不過表面光滑.沒有刻字.她將月餅做好.便來到外面的一口井旁.龍小小看過這口井.卻都沒有在意.聽嫦娥說.這口井便是通往人間的通道.

嫦娥將月餅一一撒向井內.月餅在空中閃了閃光.便飛向各個地方.”希望今年在外的遊子也能平安歸家.”嫦娥柔聲說道.

兔兔和萌萌早已對這些活動不耐煩了.他們想早一點吃到月餅.便不停的沖著龍小小撒嬌賣萌.龍小小招架不住.只得開始了.

侍女們拿來揉好的麵粉.倒也省了許多的事.嫦娥說.她是祈福.所以得親自揉面.而龍小小則不必.

萌萌和兔兔端著凳子做到桌子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龍小小的動作. 不消片刻.龍小小便做好了幾塊月餅.色澤金黃.香氣宜人.剛剛出鍋.萌萌和兔兔就迫不及待的一人一塊吃了起來.吃的心滿意足.”其實兔兔還是想嘗一嘗那腐乳餡的月餅呢.””萌萌想嘗一嘗韭菜餡的.”兩個孩子邊吃邊討論著.

龍小小與嫦娥相視一笑.她們兩人坐在一旁品茶.嫦娥嘗了龍小小的月餅.眼裡一亮:”小小.你的月餅做的真是太好吃了.到底是如何做的.””其實也就是月餅里放些糖沙和青梅.陪起來吃便十分爽口.甜而不膩.”嫦娥吃了一點便放下了.拿出帕子擦了擦嘴.動作優雅美麗.

“今夜的賞月會.你會去參加嗎.”龍小小問道.”自然會的.每年的賞月會我都定會舞上一曲的.”嫦娥跳舞.那場景一定十分的好看.

龍小小看著嫦娥.那如水做的美人.臉上染上一絲淡淡的愁緒.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為何嘆氣.””我只是想起了我從前的情郎.”嫦娥說道.顯然是已經將龍小小當做了好朋友.

“情郎.”龍小小確實聽過傳說.在很早很早以前.因為後羿射日立了功.受到百姓的尊敬和愛戴.不久.后羿娶了個美麗善良的妻子.名叫嫦娥.人們都羨慕這對郎才女貌的恩愛夫妻.

一天.后羿到昆崙山訪友求道.遇到王母娘娘.便向王母求得一包不死葯.據說.服下此葯.能即刻升天成仙.然而.后羿捨不得撇下妻子.只好暫時把不死葯交給嫦娥珍藏.嫦娥將葯藏進梳妝台的百寶匣里.不料被蓬蒙看到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