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蒼宇拔出插在熊眼睛裏面的匕首道:“這頭熊太大了,全部運回去有點困難,我們把它切開,拿點好東西回去晚上加菜。”

龍蒼宇他們回到基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回去之後龍蒼宇找到七教官給龍俠好好治了一下傷,結果被七教官狠狠的批了一頓,說他們不自量力,要是把性命丟在畜生手裏,那狼穴的名聲就都被你們毀了,結果龍蒼宇他們幾個被罰晚上負重十公里。

傍晚的時候幾個人一起烤了一頓美味的熊掌,一身的疲憊一掃而空,吃完了飯龍俠和龍霸被特批先養傷,剩下的幾個還得繼續訓練負重十公里。

幾個教官在旁邊一邊吃着他們帶回來的熊肉一邊看着他們幾個訓練,龍笑邊跑邊罵道:“你看那幾個傢伙吃的那個香,早知道就給他們下點毒,我讓他們吃,拼死帶回來的肉就這麼給糟蹋了,我們還得挨罰,我咒你們噎死啊!”

龍蒼宇看着龍笑喋喋不休的埋怨笑道:“三妹,你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呢?”

龍笑撇了幾個教官一眼道:“我一看那幾個冷血動物吃着我們辛苦打回來的肉,我就生氣,簡直氣死我了。”

龍蒼宇陰險一笑道:“讓他們吃吧,最好多吃點有他們好受的。”

龍笑一聽疑惑道:“爲什麼啊!難道你們做了什麼手腳?”


一旁的龍影湊過來壓低聲音道:“剛纔我在七教官的藥房裏偷了點瀉藥,嘻嘻。”

龍笑一愣隨即哈哈一笑道:“七妹可真有你的。”最後結果可想而知啊!不到半個小時幾個教官開始一趟接着一趟的往廁所跑,那叫一個速度。 夜深了幾個人結束了十公里負重以後都回去睡了,龍蒼宇卻不敢睡,因爲就快到半夜了,他還要到老頭那裏去,現在身中劇毒他也不敢耽擱十一點半的時候起身穿好衣服一個人偷偷奔老頭的小院而去。

來到老頭的房間龍蒼宇看見那老頭還像白天一樣在那裏坐着,沒有絲毫的動彈,這讓他不禁感嘆這傢伙的定力不是一般的強悍啊!慢慢走近老頭道:“我來了,給我解藥。”

老頭緩緩睜開眼睛道:“你倒是很準時啊!想要解藥不忙,你把這上面寫的東西全給我背下來我就給你解藥。”

伸手接過老頭遞過來的一張紙看了看,上面有大概二百多個字,卻是深奧異常,隱晦難懂。不過區區二百字還難不倒他。於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深吸一口氣開始了枯燥乏味的背書,只是他越背越覺得奇怪,這裏面的內容和易經有太多的相似之處,但是理解起來卻很難,這不禁讓他來了興趣,不懂的地方就情不自禁的問旁邊的老頭,老頭也不藏着哪裏不懂就給他講哪裏。

不得不承認龍蒼宇的悟性很高,這可能與他從小熟讀易經有不小的關係,當初龍嘯元讓一個八歲的孩子讀易經的時候遭到過家裏人的反對但是龍嘯元依然堅持別人也不好多說什麼,現在看來爺爺似乎很有先見之明呢!

等到龍蒼宇全部弄懂的時候已經兩個小時過去了,猛然間想起自己中毒的事,趕緊回頭問道:“老頭你還沒給我解藥呢!”

老頭呵呵一笑道:“你剛纔學的東西就是解藥,只要你每天這個時間堅持不懈的跟着我學,那麼你體內的毒自然可以化解。你若是不信明天晚上可以不來試試,看看會不會毒發,時間不早了今天就到這裏,你走吧!”說完老頭閉上眼睛又進入了老僧入定的狀態不在理會他。

龍蒼宇還想說什麼但是看老頭閉着眼睛的樣子還是放棄了搖了搖頭退了出去。他實在不明白就背了這區區二百多個字的古文就能解毒,他甚至懷疑他被這個來歷不明的老頭耍了,他就不信這些古文能當解藥用,可能根本就沒有中毒都是老頭在騙自己,於是他決定明天晚上不來了。

第二天一早,龍蒼宇去看了看龍俠和龍霸的傷勢,結果還好不是很嚴重加上七教官得醫術確實是很高明,而且基地設施都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所以龍霸已經可以歸隊訓練了,龍俠因爲傷了骨頭還要休息兩天。

中午的時候兄弟幾個正在訓練場上每個人揹着十公斤的負重做俯臥撐,做不夠一千個就沒有午飯,兄弟幾個一邊做一邊用怨毒的眼神盯着一旁看着他們的幾個教官。

更慘無人道的是當他們終於做完的時候幾個教官拎着一袋饅頭過來道:“一分鐘解決,”而他們幾個竟然每人拿着一塊烤肉在那裏啃,氣的龍蒼宇兩個眼睛直冒火,可是也沒有辦法,只能望天興嘆,沒有天理啊!

這天晚上龍蒼宇又準時來到了老頭的房間,他是不敢偷懶了昨天因爲不信老頭的話結果半夜痛的他死去活來,全身上下就像有幾萬根針在刺一樣,最後活活痛暈過去了,所以自從那次之後,龍蒼宇徹底相信老頭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敢偷懶了。

與往常一樣老頭又給了他一張紙上面還是二百多個字,龍蒼宇現在已經順手,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就顯得得心應手了,一個小時就背完了二百字的古文。

龍蒼宇不解的看着老頭問道:“你每天讓我學的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爲什麼我不背就會毒發,你到底用了什麼妖法反正我是不相信我身上的毒是靠學這個東西解的。”

老頭微微一笑伸出一隻手輕輕一握,放在桌子上的一個水杯啪的一聲被捏成粉碎。龍蒼宇大驚,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張着嘴說不出話來。老頭道:“怎麼樣?這功夫你想不想學啊!”

龍蒼宇茫然的點了點頭,隨後反應過來又使勁的點了點頭。老頭接着道:“這就是我們華夏傳承了幾千年的奇門遁甲之術,奇門遁甲是以易經八卦爲基礎,結合星相曆法、天文地理、八門九星、陰陽五行、三奇六儀等要素爲一體的一門奇術,但是我教給你的東西是我多年來的修習的精要所在,裏面包含着幻術,身法,和一些高深的結印。最重要的是可以提升你的思想,只要你的精神,思想達到一個境界那麼你的實力自然會突飛猛進。這奇門遁甲是中國最玄奧的奇術,只要略通一二便可以翻手爲雲,歷史上的諸葛孔明,徐茂公,劉伯溫等人都是奇門遁甲的大成者,他們最終都成了什麼人物不用我給你講了吧。至於你身上的毒是怎麼回事,我還不能告訴你,等你到了一定的境界,自然就會懂了。”

聽到這裏龍蒼宇已經明白老人是想讓他繼承衣鉢,所以把畢生所學整理出來讓他學習,龍蒼宇知道這個老人年輕時候一定是個叱吒風雲的人物,只是不知爲何會雙腿殘疾,落到現在這步田地,想來也是遭人暗算吧,不然憑藉老人這一身的奇術世界上也定是少有敵手。

龍蒼宇不是一個不知好歹的人而且這樣的機遇更是千載難逢於是站起身恭敬的老人跪下道:“您收我爲徒吧,我一定努力學習,將您這門奇術傳承下去。”老人閉着眼睛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點了點頭,孺子可教也。

自此以後龍蒼宇白天和幾個兄弟延續着殘酷的訓練半夜就去老人那裏學習他的奇術,雖然很累但是自從跟着老人學習以後感覺自己的精神越來越好,每天只需要睡兩三個小時就足夠了,第二天照樣精神飽滿,察覺的自己的變化以後,他對老頭師傅愈加的崇拜。



不過對於有些事卻是愈加的好奇比如老人的雙腿是如何斷的,想來憑藉這一身奇術普天之下又有什麼地方去不得,又有誰能夠打斷他的一雙腿。這樣看來如果老人的這雙腿真的是被別人廢的,那麼這個人的實力一定到了登峯造極的地步。

對於這個問題不止一次的追問師傅可是每一次老人都搖頭不語。雖然感到迷惑不解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師傅不想說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會說的。

隨着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對於老人的瞭解也愈來愈深,他想說的話你不聽他也會說,他想做的事天王老子也攔不住。這種性格說起來和龍蒼宇還是有幾分相似的,家族少爺的生活使他養成了說一不二的性格,或許龍家的人都差不多。

有些時候龍蒼宇都在想或許冥冥中自有安排,自己和老人相見從而成爲師徒,學習他一身的奇術。這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是上天的安排。與佛有緣即使紅塵萬丈最終也會遁入空門。可能我就是與師傅有緣即使在不同的國度最終還是遇見。 這一天,天氣很好,萬里無雲已經十六歲的龍蒼宇長成一個無可挑剔的帥哥,繼承了許夢溪和龍天河的優良基因站在那裏帥得掉渣。

此時龍大帥哥躺在草坪上嘴裏叼了跟小草愜意的閉着眼睛曬着太陽,七教官站在他旁邊一直看着他不說話,過了一會龍蒼宇睜開眼睛坐起來道:“看什麼啊美女,沒見過帥哥啊!”

七教官撇了撇嘴沒說話。龍蒼宇笑呵呵的站起來問道:“美女咱倆在一起將近六年了,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可否透露一下?”

七教官二話沒說回身就是一記飛腳,龍蒼宇輕輕一閃順手就把七教官的腳抓在手裏,嘿嘿一笑又低頭聞了聞道:“沒想到,你天天打打殺殺的這小腳還挺香呢?告不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七教官腳上一用力,掙脫了龍蒼宇的手道:“你想知道打贏我再說。”

話音未落犀利的掌風已經落在他的胸口,龍蒼宇一臉的邪笑道:“話是你說的,不可反悔哦。”

嘴上說着人已向後飄去避開七教官的掌風之後剛想反擊,不想七教官已經欺身近前手腳紛飛攻勢猶如狂風暴雨般就壓了過來,這回他算是領教了什麼是中國功夫,什麼大洪拳,小洪拳,八卦掌,太極拳,唐家彈腿,大力金剛腿,各種招全都往他身上招呼,龍蒼宇一陣忙乎最後還是躲閃不急被一腳踹在胸口蹬出五米多遠。

龍蒼宇揉着胸口站起來大叫道:“喂,你個母夜叉,這是什麼玩意亂七八糟的,一點套路都沒有,在說了以前我怎麼不知道你會這麼多功夫,你還跟我藏私啊你。”

七教官一笑道:“少廢話這就不行了,你的敵人會跟你講什麼套路嗎?如果我是你的敵人現在已經拿着一把刀刺在你的胸口了,你這些廢話只能留着跟閻王說了,接招。”

七教官快如閃電一記犀利的劈腿就砸了下來,眼看砸在龍蒼宇身上卻不想居然砸在了一個虛影上,龍蒼宇站在遠處滿臉的得意:“美女怎麼樣,剛纔跟你開了個玩笑,現在我要用真功夫了,打輸了可別哭鼻子。”說完囂張的擺出了一個詠春拳的起手式。

七教官神色稍稍有些凝重氣運丹田也擺出了詠春拳的起手式,詠春拳是以拳、橋、膀、腕、指、掌以及獨特巧妙的身法著稱,憑藉肌膚靈敏的感覺,發揮寸勁傷敵。

龍蒼宇深吸一口氣,身形如電便與七教官戰在一處,詠春拳的招式都很漂亮,所以兩人的比武就像武俠電影一樣,兩人肩對肩,拳對拳,腳對腳,你來我往對拆了上百招也未分勝負。

七教官忽然出了一個破綻,龍蒼宇瞬間一指點在七教官肩頭,卻不想腳下被七教官一腳踩個實誠,龍蒼宇哇一聲差點哭出來,七教官可沒給他機會,腳步側移,繞到他身後緊接着一拳打在他的後背上。

龍蒼宇後背吃痛一彎腰的時候七教官又是一腳踹了過來本以爲這一腳就不讓他站起來了,沒想到龍蒼宇彎下腰原地一個空翻躲過這一腳的一瞬間伸出二指在七教官的腳裸處一點翻身落地,七教官見一腳踢空剛要出第二腳忽然腳上一麻,身形不穩,頓時摔到在地。

龍蒼宇哈哈一笑道:“美女服不服!你以爲你故意露個破綻就能騙到我?嘿嘿,太小看我了,我這點穴的功夫怎麼樣,點的還夠準吧!”

七教官在腳上揉了揉推拿了幾下站起來道:“還不錯從今以後我不教你了。”

龍蒼宇一聽道:“哎呦,怎麼啦,不至於這麼小氣吧,不就點了你一下嗎,大不了我在讓你點回來。”

七教官苦笑道:“什麼小氣,我教你的點穴和詠春拳你都已經練到火候,我沒有別的可以教你了。”

龍蒼宇一愣道:“不對啊!你剛纔明明會那麼多功夫的,那一大堆拳法你都用出來了,你現在說你不會?”

“那些拳法都是花架子,你要是看看書也能耍幾招,那是我平時沒事的時候自己看着書學的,根本就沒有體會到那些拳法的精髓,我拿什麼教你。”七教官拍拍身上的灰塵,整個人都放鬆下來。

龍蒼宇一聽鬱悶道:“我還以爲你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呢,不過你不教我了誰教我,總不能把我扔在這裏沒人管了吧。”

七教官白了他一眼道:“怎麼你還打算一輩子呆在這裏啊!我這裏你已經過關,等你贏了其他教官你就可以離開了。”

龍蒼宇忽然道:“你是最後一個了,其他教官昨天我已經贏了。不只是我自己贏了,龍笑,龍俠他們也已經通過了考試。”

七教官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驚訝,只是淡淡道:“那我恭喜你們結束了魔鬼的生活,沒別的事我先走了,後會無期了。”七教官起身就走。

“慢着,”龍蒼宇在後面叫道:“你叫什麼名字?”

七教官沒有回頭邊走邊道:“宋漣漪。”

龍蒼宇看着她的背影自言自語:“相信我們會在見面的。”

等他叼着根草晃晃蕩蕩往回走的時候,龍影迎面跑過來拉着他胳膊嚴肅道:“大哥你怎麼在這啊!我找你一圈了,天狼讓我們過去見他。”

龍蒼宇摸摸龍影的小腦袋帶着幾分寵溺道:“好,我們這就去,你知不知道什麼事?”

“我怎麼知道!剛剛出去抓蛇了,回來的時候二哥告訴我的,我就來找你了。”

天狼居住的小樓裏,此時他面色凝重,龍蒼宇他們進來以後天狼讓他們坐下說道:“據可靠消息,美國特種部隊黑虎第三部隊的一隻小分隊大概二十幾個人正在向我們基地靠近,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是不是針對我們,都絕不能讓他們走出叢林,根據我們的監控情況來看他們行軍方向正是我們基地的方向,而且這裏方圓幾百裏只有我們一個組織,所以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衝着我們來的。現在給你們一個任務,就是把這些人攔截在五十里之外,只有一個宗旨絕不能讓一個人走出叢林,這是一個證明你們實力的機會,你們不是一直期盼着離開這裏嗎?那麼現在就拿出實力來證明你們已經擁有離開的資本了。白狼那裏會提供你們所需要的一切裝備,一個小時時間準備,一點三十分準時出發。”

“是,”兄弟七人齊刷刷的站起身吼道。

從小樓裏出來,龍蒼宇幾個人回到房間簡單的收拾了一下,龍蒼宇列了一張裝備單子送到了白狼那裏,白狼拿過來看了看大呼道:“你們也太看得起我了,以爲我是神仙?這要的都是什麼啊!Mad Dog ATAK – “瘋狗” 高級戰術突擊刀七把,俄羅斯vsk-94狙擊步槍一把,改裝的自動式****十四把,小型磁暴**十四枚,你們要幹嘛,世界大戰啊!還有你要的這些東西我上哪裏給你弄,還自動式****你造的啊!”

龍蒼宇奸詐一笑道:“白狼大哥你就別裝了,把你那些存貨拿出來吧,別以爲我不知道兩年前你就在自己改造自動式****了,現在應該成功了吧,我要的也不多,你沒有必要那麼小氣吧,對了這是天狼的意思,有意見找他去,嘿嘿,半個小時後我來取裝備,我知道你行的,別讓我失望哦。”

白狼一看他那個吃定你的模樣,白眼一翻,咬牙切齒的盯着龍蒼宇狠狠道:“好,你等着。” 龍蒼宇回去以後把幾個兄弟姐妹召集在一起神色略微凝重的說道:“M國黑虎第三部隊是特種兵中的特種兵,作戰經驗十分豐富,而且裝備強悍,戰鬥力很強。但是他們的弱點就是地形不熟所以我們要充分發揮對地形的瞭解跟他們玩一場別開生面的叢林戰,給這些目空一切的M國特種兵上一堂生動的戰地課,只不過學費很貴,就是他們的生命,不過你們都不能大意,畢竟子彈不長眼睛,誰要在第一戰就給我受傷那以後就別跟我混了,這一戰不但要勝而且要勝的漂亮。”龍蒼宇眼裏迸發出的嗜血的光芒戰意盎然。

衆人堅定的點頭,眼神中爆發出強烈的戰意,這是他們的首戰也是對自己實力的證明,此戰,沒有任何理由失敗。龍蒼宇雙目一凝冷聲道:“出發。”

距離狼穴基地六十公里的茂密叢林裏,幾條黑影正在快速的奔襲着,他們速度很快,樹枝雜草對他們根本構不成威脅,叢林中只留下他們的影子。

夜幕降臨的時候七個人到達了指定地點,龍蒼宇縱身一躍跳到一顆參天大樹的樹幹上。四外觀察了一下隨即跳下道:“這裏接近水源,叢林茂密,他們一定會在此休息,到時候我們來個以逸待勞,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他望了望五百米以外的一顆大樹道:“七妹這裏你的槍法最好,你負責狙擊,六弟和媚兒你們倆個負責把他們引到前面那片叢林,我和老二他們就在那片叢林裏獵殺他們,儘量無聲戰鬥,要讓這些不可一世的特種兵瞭解到死亡的恐怖。”

距離他們的伏擊點不到五公里的一個小山包上一隊士兵正在此休息,他們一共二十二個人,休息時他們的隊形非常嚴謹,四面八方的位置都可以觀察到,不遠處的兩處制高點也都有人警戒,可以看出這是一羣作戰經驗豐富的士兵。


卡爾是這隊士兵的隊長此刻他正在用衛星定位系統確定自己的位置,一旁的一個黑人士兵吃着壓縮餅乾道:“隊長,我真的很討厭這個鬼地方,我們還要走多久。”

卡爾看着衛星地圖道:“快了,還有大概五十公里我們就可以達到目的地了。”

“喔,我的上帝啊!五十公里看來我最少還得跟這裏的毒蛇,蚊子搏鬥二十幾個小時。”黑人士兵喋喋不休的抱怨着。

卡爾沒有理他,這次任務對於卡爾來說很重要,因爲他已經像長官部做出保證一定會查到狼穴的具體位置,否則甘願被送到軍事法庭。所以卡爾處處都非常小心謹慎,他知道狼穴的情報系統很強大,稍有不慎就會被發現,到時候在叢林裏將面臨非常危險的處境,卡爾深深的明白狼穴的恐怖,因爲他曾經參加過圍剿一支從狼穴出來的僱傭軍的戰鬥,結果傷亡慘重不算,還讓他們成功的突圍逃跑了。

卡爾明白,越接近狼穴就越危險,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浪費,於是他站起身拍了拍手道:“好了,出發了。”

“不是吧,隊長,有沒有搞錯天都黑了,你確定我們現在出發?”一個士兵抱怨道。

“沒錯,我們就是要趁着天黑出發,現在已經接近狼穴了,我們要避開狼穴的監控系統,白天目標太大,所以我們必須晚上行軍,藉助黑夜來隱藏行跡,別那麼多廢話,馬上出發。”卡爾命令道。

一個身材高大的士兵拿着一把軍刀在前面開路,一行人融入到了黑夜裏,夜晚的叢林是可怕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竄出一條毒蛇,動物的眼睛永遠比人類適合黑夜。好在這羣大兵的裝備非常不錯,每個人都配有夜視儀,即使這樣一行人也是跌跌撞撞行軍速度不是很快。

那個抱怨的黑人士兵走在最後,一把拍掉一個正在他臉上吸血的大蚊子,嘟囔道:“這種鬼地方,我再也不想來了,被這裏的蚊子咬一下一個月都好不了。要是走黴運被毒蛇咬一口,天啊,我就一命嗚呼了,我這麼英勇的戰士要是死在動物手裏,上帝都會爲我掉眼淚的。”

黑人大兵一邊抱怨着一邊注意着四周的動靜,猛然間他眼角的餘光一撇,一道黑影一閃而逝,黑人大兵趕忙轉頭尋找可是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他緊走兩步追上前面的一名士兵問道:“你剛纔有沒有看見一個黑影閃過。”

那士兵嘲笑一聲道:“那有什麼黑影,你是不是神經過敏了,還是你被嚇怕了,哈哈。”

黑人大兵白了他一眼,沒有理他,但是直覺告訴他剛纔一定有什麼東西從旁邊過去了,於是他悄悄打開了槍的保險。


卡爾帶着一羣人艱難的行進着,誰也沒有發現在黑人大兵身後不遠處的草叢裏正有一雙發亮的眼睛盯着他們。走在最後的黑人大兵總感覺背後搜搜冒涼風,緊走兩步追上前面的卡爾小聲說道:“頭,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好,我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着我們。”

聽了黑人的話,卡爾四周打量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道:“大家小心點,兩人一組交替掩護,緩緩推進。”衆人接到命令立即收起無所謂的心態,全部打開保險背靠着背向前推進。可是他們不知道一張隱沒在黑暗裏的恐怖大網正在罩像他們。

走在最後面的兩個士兵一邊走一邊小聲說話:“你說這鬼地方真的會有人麼,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

旁邊的士兵只顧聽他說話不小心被地上的灌木絆了一跤:“嗎的,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喂,你扶我一把啊!”

叫了一聲見沒有動靜,他自己爬起來看着他道:“我叫你你怎麼不說話,沒看我摔倒了嗎?你也不扶我一下。”

那士兵還是沒動靜。他有點疑惑上前推了一把,沒想到那個人居然啪的一聲倒在地上卻是早已經死了。

他嚇了一跳剛想通知其他人有危險,可是突然間一隻手從背後伸過來捂住他的嘴,一把鋒利的匕首迅速刺進了他的心臟。冰冷的刀鋒劃過他心臟的那一刻他清楚的感覺到正在自己身後輕鬆奪走他生命的是一個女人。因爲他的嘴上還殘留着那隻手上的香味,可惜他再也沒有機會聞了。

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殺戮在這一刻拉開了序幕。當龍俠倒掛在樹上用軍刀削掉一個士兵的腦袋的時候,這羣特種兵終於意識到了危險,子彈瘋狂的撲向了龍俠藏身的大樹,當那顆被無辜波及的大樹面目全非的時候,龍俠卻在五十米之外的草叢裏悠然的擦着軍刀。

人們往往懼怕黑夜,因爲黑夜會讓我們的眼睛失明,讓人們無法感知周圍的東西,總覺得在黑暗背後隱藏着什麼巨大的危險,對於黑暗的恐懼都是內心的懦弱所造成的,可是此時的黑夜對於這羣久經沙場內心無比強大的特種兵來說卻如同修羅煉獄一般恐怖,直到現在他們已經只剩下十個人了。可是他們連對手的樣子都沒有看清楚。

未知對手的恐怖正在一步步吞噬着這羣優秀特種兵的心裏防線。但是他們畢竟是經驗豐富的士兵,很快整理好作戰隊形,龍蒼宇他們在暗殺了十二個人之後再也沒有了機會。

隱藏在遠處制高點上的龍影的狙擊鏡裏已經出現了卡爾的影子,對於這位擁有恐怖狙擊天賦的小姑娘,狼穴所有教官的評價只有兩個字‘怪物’。龍蒼宇清楚的記得她第一天拿起***的時候一槍就打下了空中飛過的一隻燕子,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跟她比試槍法包括教官。

經過一晚上的折騰卡爾他們已經疲憊不堪,就在他們以爲擺脫了龍蒼宇暫時安全的時候,一聲槍響徹底打碎了他們的夢,那個最愛嘮叨的黑人士兵半個腦袋被龍影的子彈掀了起來,鮮血**濺了卡爾一身。

啊!卡爾大叫一聲:“在那邊。”

卡爾身邊一個狙擊手轉身、上膛、瞄準,動作一氣合成,如果換成別人可能就難逃他的快槍了只可惜他碰上了龍影這個狙擊天才,他的子彈還沒有飛出槍膛,龍影的子彈已經打碎了他的狙擊鏡從右眼貫穿定在他身後的樹上,隨之而來的還有那個士兵噴涌而出的鮮血。

雖然龍影解決了那個狙擊手但是她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其他士兵的子彈鋪天蓋地的卷向龍影,可是龍影在開完第二槍的同時人已經轉移位置了,一個好的狙擊手都明白,戰場上狙擊手的位置一旦暴露,那麼隨之而來的將是巨大的危險,龍影不但是個好的狙擊手而且是個非常好的狙擊手,所以龍影在他們開槍之前的零點五秒就已經離開了狙擊陣地。

龍影有效地吸引了士兵的火力,這個時候龍媚,龍霸二人從他們後面五十米處猛然站起,四把****火力全開,頓時又有四人中彈倒地,剩下的四個人包括隊長卡爾在內躲在四顆大樹後面一動不動。

雙方就這樣僵持着,互相比拼着耐力,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兩個小時以後,強大的心裏壓力讓剩下的四個士兵滿頭大汗,卡爾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天亮以後他們就會完全暴露出來,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