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萬……” “不錯,這次多加了10萬,有些進步,但請你不要驕傲哦。”

秦飛的話,又把大夥兒逗笑了。

他們看向王明藝的目光中,都帶着些許的嘲笑之意。

‘驕傲’兩字,王明藝怎麼聽就怎麼感覺自己被誤會是個慪門的少爺。

他氣得哼了聲,“該你喊價了……”

“300萬。”

“什麼,你,你喊300萬?”

王明藝差點炸了鍋,剛剛纔喊190萬,接下來不應該是220萬嗎?

或者你喊250萬也行,可爲什麼一下子要加那麼多?

他咬牙切齒地瞪了秦飛一眼,雖然很火大,但還是開了口,“320萬。”

“500萬……”

看見王明藝的表情越窩火,秦飛就越開心。

“你小子好得很!”王明藝嘴角抽了抽,若不是秦飛手上戴着幾千萬級別的名貴手錶,他都懷疑秦飛是故意擡高價格來着。

“505萬……”

“600萬……”

“605萬。”

“800萬……”

聽到800萬這個數字,在場的衆人都哇的一聲,很是震驚。

而女店長更是驚訝到把嘴巴張得老圓,那張度估計都可以塞下兩顆鴨蛋了。

發了,她要發財了。


她已經算過,按照800萬價格拍下,她至少可以拿到一百多萬的獎金。

“秦飛那傢伙肯定是瘋子,但我很喜歡他的風格,哈哈,你們看看王二少那臉色氣成啥樣了。”

“秦飛牛批!簡直是咱們心目中的偶像,穿得不咋的,但卻有一個極其漂亮的女朋友。戴的手錶隨隨便便幾千萬,居然把王家的二少爺給比下去了,老厲害了!”

此時,王明藝幾乎快要暴走,直瞪着秦飛。

如果眼神能殺人,估計秦飛已經被他秒殺千萬次了。

見他愣着沒再開價,張燕很激動地拍了拍他的手臂,道:“老公,你快喊呀,千萬不能輸!”

“如果輸了,這事兒萬一傳了出去,以後別人怎麼看你?你的朋友拿這個當笑話怎麼辦?”

這些話落入王明藝的耳中,很快奏效,他堅定着眼神,哼道:“燕,你說的對,本少絕不能輸!”

說着,王明藝喊道:“801萬!”

聲音很大,但後面的數字卻小得可憐,可憐到衆人聽見這數字,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щщщ.ttκan.co

“哈哈,我沒有聽錯吧?王明藝居然喊801萬,比剛纔秦飛所喊的800萬,只加了一萬啊……”

“尼瑪,真是太搞笑了。王家二少爺簡直承包了我今年所有的笑點。”

“哈哈,估計王明藝已經被幾百萬的數字給嚇倒了,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每次只加價一點點。說白了,秦飛有實力,而他只是虛有其表罷了。”

這番話氣得王明藝不輕,這些人好膽,居然敢取笑他。

哼,他就不信到最後,秦飛會有錢拿下那套西裝!

誰虛誰實,等下就知道了。

屆時哪個取笑的,王明藝決定拿錢砸下他腦袋。

秦飛也笑得差點暈過去,從沒見過那麼慫的富二代。

連李清歌也都沒忍住,笑得潔白的牙齒都露了出來。


沒辦法,王明藝和秦飛兩人的出價反差實在是令人捧腹大笑。

“既然你喊801萬,那麼我也不能輸呀。嗯,就901萬吧!”秦飛說道。

王明藝臉色很是難看,感覺秦飛是在跟他作對。不,不是覺得,是肯定的在跟他作對!

“902萬……”

“1000萬!”

“媽的,你小子要不要擡那麼高的價格?”王明藝實在火了,忍不住就爆了口。

秦飛聳了聳肩,譏笑道:“因爲我有實力,所以我不在乎價格。如果王二少你沒錢,就別跟我爭這套黑色西裝。”

王明藝嘴角抽搐了幾下,咬牙切齒着。

張燕在旁又慫恿道:“老公,別怕他,跟他懟!哼,咱們不能丟了那個臉……”

反正她要看到秦飛的笑話!

“閉嘴!”王明藝朝她呵斥了聲,隨後想了想,還是咬牙喊道:“一千一百萬。”

“這還像點樣。”秦飛說着,繼續喊道:“一千三百萬。”

“媽的,你還喊是吧,行,本少跟你拼了!”王明藝已經氣得有些失控了,他吼道:“我特麼1700萬……”

轟!

這數字一出,全場鴉雀無聲。

王明藝眨巴了幾眼,感覺有些不對頭。

這1700萬會不會喊得太高了,爲何後面都沒了聲音?

直到秦飛喊出一聲‘恭喜’之後,王明藝差點沒暈死過去。

尼瑪,他這是被騙了!

虧大發了這次,沒有料到秦飛會這麼狡詐。

衆人也纔回過神來,然後目光齊刷刷地看向王明藝。

“還是王家的二少爺牛批,居然拿下了那套價值130萬的黑色西裝。”

“噗……我怎麼感覺王明藝虧大發了呢。”

“不要你感覺,我要我感覺,沒錯,王二少真是虧大發了,哈哈……”

“真不知道說什麼好,咱們該表揚這位王家的二少爺嗎?”

鄙視聲此起彼伏,王明藝的臉色就愈發的難看。

張燕還好,至少她很開心,歡呼雀躍地摟着王明藝的胳膊,“老公,咱們贏了,咱們贏了!”

然而回應她的卻是一道響亮的耳光,以及王明藝的一頓臭罵。

“我贏尼瑪呀!”王明藝鐵青着臉吼道。

“你幹嘛打人家?明明是我們贏了嘛……”張燕有些不開心了,這什麼嘛。

“尼瑪的你個賤人,要不是因爲你在旁邊慫恿起鬨,我特麼會花1700萬買下只價值130萬的西裝?”王明藝怒道。

“1700萬,130萬的西裝?”

張燕聽到這個數字,嚇得不輕,對王明藝不是撒嬌就是道歉。

“對不起老公,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呀。”

“滾!以後不要讓我再看到你……”王明藝一腳將張燕踢開。

張燕摔倒在地,整個灰頭土臉,不管在場衆人的目光,哇哇的就哭了起來,衝着王明藝開始臭罵,然後才灰溜溜的離開。

這一幕,又把衆人逗得鬨堂大笑。

王明藝感覺很是丟臉,哪裏還想呆在這兒。

他仇視般的眼眸朝秦飛瞪了瞪後,哼了聲正想轉身走人,但卻被秦飛攔了下來。

“怎麼,你已經贏得我手上的黑色西裝,錢也不付就這麼走了?” 他已經把價值130萬的西裝轉交給了女店長,既然王明藝肯花1700買去,那他只能忍痛‘割愛’了。


王明藝嘴角直打抽,“你小子分明是在整我!”

秦飛聳了聳肩,笑道:“王二少,我想你搞錯了,從頭到尾一直都是你在找我的碴,何來整之有?另外剛纔是誰說什麼來着,對,價高者得!”

“既然咱已經把話說在前頭,那麼咱得把此事處理好不是?”

“當然,要是王二少你沒有錢,不想付這筆錢也可以,大不了我秦飛買下那套西裝,說好的1700萬,絕不差店家一個錢!”

範思哲女店長在旁笑得合不攏嘴,一個勁兒地點點頭,“對對對,這位秦先生說得很對……”

王明藝白了她一眼,嚇得女店長連忙低下頭,不敢再吱聲。

看向秦飛,他幾乎是磨着牙齒道:“好小子,比本少還狠!”

說着,王明藝從錢包內拿出一張信用卡,有些不捨地遞給了女店長。

“拿去刷吧!”

“……”女店長傻愣在那,不知道該接還是不接。

“還愣着幹嘛,王二少那麼大方,你多刷點小費才行……”秦飛笑道。

女店長哆嗦着手接過了信用卡,這個她哪敢呀,萬一王明藝秋後算賬豈不完蛋。

“這個……我,我刷1700得了。”

過了會後,將信用卡還給了王明藝,她笑道:“謝謝王二少,您真是本店的超級貴客,上頭已經給了我指示,以後本店給你打8折優惠。”

說完,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女店長的笑容,王明藝看的直冷哼,沒有理會。

他感覺到了諷刺,還尼瑪的8折優惠呢。

說白了是笑他人傻錢多,白白多給了店家老闆一千多萬。

換是哪個老闆見他這樣,都笑臉說給你半價優惠啊。

說到這個,王明藝現在肉疼的很,本來那一千多萬他是攢着買輛跑車來着,現在白白花掉了,只得到價值130萬的黑色西裝。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