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萬……

蘇木無語,這得賺到什麼時候啊?趕緊問道:「那能不能只換某一重的功法,比如說我現在是大武師,我只要武帥級別的那重功法就行……」

「什麼意思?」老柯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顧客。

「柯爺爺,你看看我修的是什麼功法。」

蘇木突然伸出手去,他知道,他修鍊《蠻荒神訣》的事情肯定是隱瞞不住,天門遍地是高手,可以輕易看出來,也就沒有隱瞞,幸好人族修鍊蠻族功法也不是什麼大事。

老柯檢查了下就瞬間就瞪大了眼:「蠻荒神訣,而且還修到這地步,怎麼可能?」

「柯爺爺,其實只要稍稍查下就可以知道,我開始修的是《戰神譜》,而後因為沒有通過戰門的考驗,又剛好得到《蠻族神訣》第三重,就試著修鍊,結果連我自己都意外,竟然真被我修出來了,而且好像還比蠻族修的好的樣子……」

「奇葩,真是奇葩……」老柯除了感嘆還能咋樣,這小子就是個武學奇才,或者說是怪才,感嘆了老半天後才道:「所以你才想要第四重的頂級功法?」

「是的!」

「很遺憾,這東西估計得某地攤才能找到,我這裡真心沒有,說實話,天門也有單賣某一重功法的,但必須是皇級以上的功法,嗯,剛剛說的20萬其實只能換到王級而已,也就是說20萬積分只能買到一至五重的功法,第六重要重新買……」(未完待續。。) 「這……」

「不要奇怪,天門正式學員都是皇級的,皇級以下他們根本看不上,皇級,就已經能成為正式學員,自然不用花積分買功法,但皇級以下呢?還不是正式學員,不是天門的人想要頂級功法,當然要付出代價,而且,一整部頂級功法給你,你到外面都可以開創一個大宗派了,怎麼可能那麼容易給?因此,如果到了皇級還是成不了正式學員,那麼就只能買,如果你有能力買到神級的那重功法,那你去開個大宗派,天門也不會多說什麼。…≦頂點小說,www.2+3wx.com」

點了點頭,正式學員就代表著烙上天門的烙印,至少與天門的關係密切,預備學員,什麼時候被踢走還說不定呢,當然不可能白白給你功法。

愁啊,到底要怎樣才能弄到武帥的頂級功法呢?地攤,那簡直就是碰運氣,即便是大型的拍賣會都很難買到,等買到,都不知道過去多久了……

「你真的只能修頂級功法?」

「是的!」

「唉,其實我也是有些私藏的,但頂級功法我也卻沒有,但我知道什麼地方有,只是以你現在的實力,恐怕會很危險!」老柯沒默了下,突然道。

「請柯爺爺指教,5000多積分雖然少,但以後我會有更多。」蘇木飛快地道。

「積分就不必了,如果你能成功,幫我照顧下小飛就可以了。」老柯搖了搖頭,這只是小小的投資,商人嘛:「那地方即便你去了也不一定能得到功法,或者說,你連千萬分之一的機會沒有,當然。或許你與眾不同吧,連蠻族功法都可以修成這樣,呵呵!」


「那請問那處地方是……」

「恆月谷!」老柯重重地吐出了三個字。

……

「恆月谷……」

蘇木已經離開了老柯的功法小店,獨自一個人走在月恆小鎮的街道上,看著街道兩邊簡單的小店,口中卻喃喃自語。恆月谷,正是武王級以上進行天門演武的地方,在那裡,有一塊巨大的石崖,石崖上有一部功法,但上千年來沒有人能領悟出來,甚至連功法的本質都不知道,每個時代都有天門門主和十大門的超級大能也有來過,都領悟不出來。

甚至現在。也只能確定那上面刻的是功法而已。

「就連超級大能都悟不出來,我能悟出來嗎?」

忍不住自問,怪不得老柯會說自己連千萬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也怪不得老柯不收取任何費用,這東西就在恆月谷,而且很不隱秘,只要恆月谷的人想要去看,就可以去……

「老柯後面又說。千年前倒是有人從上面參詳出了一套頂級功法來,只不過那位千年前的先人卻說。他並不是真的悟出來,只是這部石壁上的功法給了他靈感,他的功法幾乎與上面的不同。」蘇木皺了皺眉,這位先人大能肯定也是非常恐怖的存在,他是靠著自己的經驗知識再加上上面得來的靈感總結出來的,嗯。只是靈感,而非真正的領悟.

「我哪有什麼經驗知識?」蘇木苦笑。


只是瞬間,他眼中又冒出了精光:「我是沒有豐富經驗知識,但我有戰神宮,我還有戰二等可以幫忙看。不信悟不出來,去,一定要去,恆月谷再危險又怎樣?」


為什麼說恆月谷會有危險,很簡單,因為恆月谷是武王以上的地方,武王以下組是不能去的,但不是說天門規定他們不能去,天門倒是默認他們可以去的,但生死由命,被恆月谷的天才高手打死了活該,歷屆幾乎沒有武王以下組敢過去……

但,武王以上組卻有來過月恆谷。

一樣,如果武王以上組的人過來,被打死了也活該。

天門是鼓勵「恆月谷的人」進入月恆谷的,呵,恆月谷的可以來增加信心嘛,可以虐虐月恆谷的小菜鳥,特別是那些在恆月谷排名落後的,欺負人有時候也有利於身心。

對於月恆谷一樣鼓勵……

你是天才嗎?那「恆月谷的人」過來就可以打擊你一下。

當然,如果反過來,逆天贏了「恆月谷的人」,月恆谷的同樣可以增加信心……

唔,再反過來,武王以下組去恆月谷,那跟找死有什麼區別,這天門倒是不鼓勵,就是說,以蘇木現在的實力去恆月谷,會很危險,老柯倒是給蘇木一張地圖,抵達那裡,然後不管有沒有悟出功法,儘快離開,遇到恆月谷的預備學員也要躲起來。

「以我的潛殺能力,危險度其實並不高,必須去試一下。」蘇木低低地道:「老柯倒是建議我強大一點再去,但是沒有功法,我又怎麼強大的起來?」

有了決定,蘇木便將心思暫時拋開,至於什麼時候去恆月谷?

宜早不宜遲,按老柯的說法,明天第二階段的訓練晚會是獵狩魔獸,會給預備學員們任務,組隊去獵狩,完成任務者可得積分,但是,這次是沒有護體玄寶的。

當然,本身有玄寶的不會再被沒收。

玄寶也是實力的一種,但是像花亦柔和聶顏惜那種高等級的玄寶又有多少人能擁有?即便他們是天才,門派也不可能給他們可以能防住帝級攻擊的玄寶啊。

不是不想給,而是玄寶這個東西是非常難得的。

再有,玄寶也非萬能,正如之前所說,他們可能會被震出內傷而死,再說,玄寶能發揮的威力也大多與本身的境界有密切關係,不可能說普通人用強大的玄寶就能滅殺神級。

當然,還是有些人有強大而逆天的玄寶的,比如說毛筆大大,只是擁有者極少。

說來說去,就是洪力所說的,第二階段的訓練就是生死之戰……

既然是生死之戰,天門導師就不會跟著照顧他們的周全,不會跟著,蘇木自然就有機會可以前往恆月谷,所以,明天第二階段訓練開始后就直接趕過去。

當然,到時候天門導師會怪罪,但沒有功法就沒辦法進步,還管那麼多幹嘛?

「這些材料?600天門積分已經是最便宜的了。」

過了會,蘇木又進入了一個藥材店,嗯,之前洪力說,血乳晶配合幾種藥材可以配出讓魔獸進化的葯汁,而且屬於白痴都可以配出來的,甚至洪力還免費給了蘇木藥單。

唔,小金同學之前這麼給力,給他尋寶,自然不能虧待牠……

自己的魔獸變強也是大好事。

只是總共600積分,也太坑了吧?竟然這麼貴,這還是他講價后的結果,剛剛對方開價可是1000積分來著,已經砍了近一半,估計真是不能再少了,蘇木沒有辦法,看著懷裡圓滾滾的小金正眨著可憐兮兮的眼神,咬了咬牙,買了……

倒是蘇木真能買讓店家很驚奇,第一階段訓練就有600積分?不過看到他的實力,也就釋然了,就是傳說中那位超牛逼的大武師嘛,光獎勵估計也有數百積分吧?

「估計他也就這點積分了吧?」店家心裡暗道。

只是接下來蘇木的舉動卻讓他瞪大了眼,因為蘇木又買了「升級神門真力」的丹藥,就準備拿到功法然後連續突破用的,這東西可比回氣丹貴的多了……

雖然破了30宮后應該也會有寶箱獎勵突破用的丹藥,但估計不夠!

結果,又400積分木有了,心疼啊,本來不準備再買東西的,可是在隔壁又看到了礦石出售,自己的武器也該升升級,七級玄寶的碎片,玄青爐根本煉不了,太高級了,蘇木不止是要升級武器,還需要很多礦石來提升玄青爐的等級……

而後,他就買了一堆,1000積分也跟著拜拜了。

隔壁藥店老闆眼睛都看直了,這小子是什麼來頭,足足花了2000積分,他怎麼賺的?

「走,兩個多月以前答應你的大餐也去兌現了。」

既然都花了這麼多,也不介意一通吃喝,用洪力的話來說,吃的東西是最便宜的,前提是你吃最普通的,像什麼高級魔獸的肉之類的,那就不是他現階段能吃的起的。

外面酒店的大餐,在這裡最多也只要幾十個積分而已。

「嚕嚕……」

小金的雙眼變的晶亮晶亮的,而後看了看牠的身材,彷彿在說,這兩個月跟你露宿八尊石像,都瘦了,這個主人還是不錯的,給自己提升實力又給自己大餐,其實,小金也不太明白為什麼要跟蘇木,彷彿有什麼制約著牠,而且這種制約不是讓他產生抵抗心裡的制約,而是心甘情願的,對於前主人,牠雖然還有感情,但就是沒有蘇木深的樣子。

就彷彿洛莉莎是養母,而牠終於找到了親生父母,且培養出極深感情的那種感覺。

當然,魔獸在感情方面肯定比人類簡單,要是人類,估計對養父母的感情會更深吧?懶的研究小金的感情問題,蘇木說完后就已經來到了初入月恆小鎮時的那間酒樓……

「咦,是風子秋的聲音,發生什麼事了?」

才剛剛走到門外,蘇木就聽到裡面發出了吵鬧的聲音,甚至還有神門之力在躁動,而且聲音的主人正是風子秋,不敢怠慢,蘇木趕緊沖了進去……(想知道《戰神天賦》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 「怎麼,你一個小小的預備學員還想要在這裡動手?哼,別忘了這裡是天門,現在要不就跪下來,將這張欠條寫上,再將你身上的東西拿出來抵押,要不,就讓我打斷你的雙手雙腳,然後扔出月恆小鎮,取消預備學員的資格。︽頂點小說,www.2+3wx.com」蘇木進入酒店后就聽到這樣的話,非常清晰,聲音的主人蘇木也有印象,正是那位之前諷刺過他的店小二。

此時,風子秋等八人正站在一起,一個個臉漲的通紅,充滿憤慨,而就在對麵店小二的身後,還有十幾個護院樣子的人,將一個女孩扣住,而這個女孩正是梁茵茵。

梁茵茵臉色通紅,雙眼雖然噴火卻帶著迷濛,顯然是喝了不少酒。

同時,梁茵茵的嘴也被人塞住,讓她說不得半句話……

「還有你們,剛剛不是說要共同負擔這個女人的費用嗎?現在,你們還想要一起負擔的話也寫下欠條,然後再滾出去,每十天就回來給我送一次積分。」店小二又道。

「這……」

風子秋外的七個人表情同樣憤慨,但聽到他的話還是面面相覷起來,他們身上已經沒有任何積分了,被強制奪走,現在他們只能是漲紅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辦,一起承擔,他們哪裡承擔的了?可是不承擔吧,讓風子秋一個人怎麼承擔,反抗又反抗不了!

那麼多的積分要償還到什麼時候,更可恨的是這店小二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看你們還是算了,自己的前程要緊是不?」

店小二又冷笑了兩聲,旋即又轉向了最前面的風子秋:「你還愣在那裡幹什麼,立刻跪下來,寫下欠條『欠賬12000積分』。呵,還是說你寧願被打斷雙手雙腳,取消預備學員資格,當然,即便如此你也得還,不過。我可以允許你用金幣還,我要的也不多1200萬金幣就可以,不然,天門將追殺你到天崖海角,你家族裡的人也會困此倫為奴隸。」

「欺人太甚……」

風子秋和他後面的人都狂吼,酒樓里圍觀的其他人也氣憤,可沒有人敢為他們出頭,這個店小二的實力擺在那裡,武王五六階的。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月恆小鎮屬於天門,在天門的範圍內誰敢隨便出手,只是有些奇怪,為什麼店小二要針對風子秋?

哦,還有針對梁茵茵,是看梁茵茵長的漂亮嗎?

「怎麼還不下決定?很好,你又浪費了我一分鐘的時間。再加1000積分,現在你的欠賬變成了13000積分。再浪費下去,你的欠賬還會變多。」店小二露出冷咧的笑,一下子就將欠賬漲了1000積分,怎麼看都是在敲詐勒索……

「要積分都沒有,要命一條。」

風子秋依舊臉色通紅,他本來就是有些怕事的人。遇到這種事情他更希望息事寧人,但是眼前的店小二卻不給他半點機會,就是**裸的針對,打又打不過……

去告訴天門導師?呵,即便告訴了又如何。真能解決嗎,論背景他能比的上店小二?天門導師們會幫他,再說,被欺負就去報告家長,很丟臉的事情!

風子秋也只是氣話,即便死了,梁茵茵也救不回來,但他無力反抗啊!

「殺你,好啊!殺了他,將他後面那個女人賣了抵債!」店小二聳了聳肩,這哪裡是什麼店小二,簡直比紈絝還要紈絝,在他身後那十幾個護院樣子的人,實力都是帥級巔峰。

「你們敢?」

「為什麼不敢,你是什麼狗東西,殺了他!」店小二指揮道。

「等一下!」

恰在護院要動手的時候,一個聲音輕輕響起,正是蘇木,蘇木雖然聽了這些對話還是有些雲里霧裡的,但有一點很明顯,自己的戰友被欺負了,被壓迫了,甚至要死了。

不過蘇木並沒有動怒,也沒有爆發出屬於他的「戰神之勢」,只是淡然地走過去。

「蘇木!」

他的聲音還是有效果的,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風子秋等更是驚喜莫名,自從兩個月前看了蘇木的表現,蘇木在他們心中就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梁茵茵那迷濛的瞳孔也微微凝聚了點,慢慢地閃動著不甘心的眼神。

「嘿,又有不怕死的。」

店小二自然也看到了蘇木,眼中閃出了莫名的精光,而後冷冷地笑了起來:「怎麼,你也要來浪費我的時間,或者你有辦法償還他們的積分?」

「發生什麼事了?」

蘇木只是淡淡地看了店小二一眼,眉頭輕輕皺起,店小二眼中的精光還是被蘇木給捕捉到了,認識自己?唔,確實與自己見過一面,但似乎他沒有記得自己的理由?

而且上次見店小二雖然也很傲,但還勉強能講點理,怎麼突然就針對起自己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