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樓,咱們這就到了傳說中的麒麟世家了呀。”

丫鬟找護衛套近乎。

護衛站在一處房屋的廢墟前,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神遊天外,沒有搭理她。

滕梓楽覺得無趣,又去找了霍天擘。

“霍伯伯,這裏真的是傳說中的麒麟世家嗎?”

滕梓楽又興致勃勃的問道。

霍天擘看了一眼滕梓楽,默默的擦拭着海王大艦的控制中樞,也沒搭理她。

滕梓楽有些抓狂了。

“丫鬟,你過來。”

隋景山招了招手。

“來了!”

滕梓楽又歡快的跑到隋景山的面前。

“這本《大學毒術入門指南》你拿去。”

隋景山取出一本厚厚的書籍交給滕梓楽,“好好學習,爭取早日毒死小主子。”

這句話絕對是真心話!

現在隋景山不敢對江沉下手,但滕梓楽敢,而且滕梓楽也是奉旨下毒!

什麼時候毒死江沉什麼時候算出師。

《大學毒術入門指南》是從諸葛簫的儲物神器裏搜刮出來的……嗯,以諸葛簫的地位,並沒有資格擁有儲物神器,這一次來神州執行特殊任務,煥峯神王自然要交給他不少寶物。

江沉懶得搜刮,全便宜隋景山了。


在諸神大學,諸葛簫主修傀儡系,輔修毒藥系。

在諸神大學,毒藥系也只是一個冷門小系,主修的人不多,絕大多數都是輔修。

丹藥系纔是主修大系,不僅僅救人的丹藥,更有殺人的毒丹,這顆比毒藥系更加強悍。

滕梓楽先是一怔,繼而歡天喜地接過來,跑到一旁研讀去了。

“總算安靜了。”

霍天擘鬆了一口氣。

隋景山沒再說話,他跑到一旁默默的修煉去了。

隋歌給他的刺激太大了。

隋歌的年紀比隋景山小,但是他都已經達到神武境了,並且擁有天神戰力。相比之下,隋景山這個名正言順的神王嫡子確實有些廢。

一衆狗腿子在外面忙活的忙活,修煉的修煉,發呆的發呆,江沉一家五口則是在房間裏其熱融融。

江老爺子準備了一大桌子酒菜,就是家常飯。

飯桌上也就是拉扯家常,也沒有討論什麼麒麟世家,什麼神州大地……

家人聚餐說這些作甚?心累。

一吃就是一天,到了晚上,江沉就被江老爺子拖進被窩裏去了。

一連着三天都是這樣。

麒麟羣島的武者總算從蒙圈狀態中恢復過來了。

感情那位橫衝直撞的大御江南侯,是當代家主的孫子?

大御江南侯,是麒麟世家家主的孫子!

被逐出江家的江鴻歌的兒子!

這一下,不少人的神色間都有些不自然。

江沉來了,帶着大御王侯的爵位來的,那麼麒麟世家,是不是就有藉口和理由,進入神州大地了?

當代家主江乾坤,雄才大略,乃是神州大地上最爲頂尖的強者,他若是藉此機會攻入神州大地的話,三大王朝擋不住他。

女皇陛下有些急了。

她來這裏,本就是想要讓被封印的地獄通道鬆動一些,讓麒麟世家無瑕顧及神州大地。

結果現在,手上的鑰匙不管用,那條通道上的封印,似乎又被人加固了十幾次,比之前還要堅固。

女皇陛下只能坐在那裏生悶氣。

算了,既然出來了,恢復了本尊,就先放飛自我……那些亂七八糟的陰謀詭計,佈局謀算,回去大御當人皇的時候再去思考吧。

心累。


司馬御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吹着清晨的海風,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兒。

果然,暫時放下一切之後,心情也變得好了呢。

……

到了第四天,江乾坤終於擺出了家主的威嚴,重新接管麒麟世家,一呼之下,本來被江過龍掌控的麒麟世家,瞬間歸附到他的麾下,被他重新執掌。

在這期間……諸神領域的事情,傳遍神州。

三大王朝,各大武道宗門,都知曉了諸神領域的存在,也知曉了天外武者從何而來,神界的神二代爲何雲集神州。

一切,都是爲了那個神祕而強大的未知世界。

代表着驚天的機緣。

“傳開了也好。”

看着辛林林送來的密報,司馬御歪着腦袋思考了一會,說道:“本來只能讓綦聖輝偷偷摸摸的進去,現在到也可以明目張膽的派人過去了。”

“綦聖輝那老東西,暗中與魔族交易,現在大約又忙着找楮靈根,沒心思爲朕辦事……辛林林,讓於智超帶着暗龍衛去諸神領域。”

說話之間,司馬御就掏出了一大堆諸神領域的信物,交給辛林林。

按照正常的發展軌跡,司馬御就算是派人前往諸神領域,也是偷偷摸摸暗中進行。

因爲神界並沒有給大御王朝進入諸神領域的信物。

這些信物,是她通過自己的手段得到的。

而現在……消息都傳開了,神二代都來了,神界都不要臉到底了,誰還管你神界怎樣?

而將這個消息傳遞開去的一家六口,好似沒事人一樣的繼續嘮家常。

明月大大也回來了。

…… 240


“怪孫兒自作主張,將這個消息公佈出去了。”

平日中囂張跋扈的江沉,乖乖坐在江乾坤老爺子的下手,無比乖巧的說道。

“公佈了就公佈了吧。”

江乾坤一邊喝着茶,一邊摸着自己孫子的小腦袋,並未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着急上火的也是神界的那些混蛋,不然壓力全在我們江家這裏……也不知道諸神領域裏的那個神二代是哪裏來的,自己蹦躂就蹦躂吧,偏偏鬧的那麼大動靜。”

江乾坤老爺子哼哼唧唧的說道。

“咳……”

江沉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過他並沒有把自己身份公開的打算。

至少……這裏不止江乾坤一人,還有許多其他人的眼線在。

諸神領域的事情並不是什麼祕密,但是神二代來神州進入諸神領域,就是公開的祕密了。

本來,神界各家只當做不知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家一起不要臉。

雖然諸神大學分校要建立起來,但能早一日進入諸神領域,就早一日佔據先機。

畢竟諸神領域裏面還有一個神二代。

本來,這件事的鍋已經被麒麟世家接好,扣在腦袋上了。壞規矩也是麒麟世家先壞的。

但是現在,祕密被公開挑破了,所有人都蜂擁而至,要從麒麟世家這裏獲得進入諸神領域的資格。

麒麟世家就是迫於壓力,不得不放他們進去,是受害者。

當然,麒麟世家本身並不在乎這點小事。他們也沒有打算將這件事公開的意思。

但是,這件事卻被江沉做主,讓司空明月公佈出去。

自然也就減輕了麒麟世家的壓力。

“哎……也是爺爺不好,當年胡亂給你灌輸真氣打基礎,結果壞了你的根基。”

看着此刻只有煉氣十重的江沉,江乾坤滿臉愧疚。

江沉並不是什麼天才,否則他也不會被武功府丟出大門十九次……縱然那是在刁難江沉,也得有理由有藉口刁難。

江沉的資質確實不行。

歸根結底,就是江乾坤在江沉出生的時候,爲他打下武道基礎,結果適得其反,傷了江沉的根基。

爲了這件事,江鴻歌夫婦幾乎和江乾坤翻臉。

江乾坤不死,江鴻歌夫婦是不會回來的。

到現在爲止,江鴻歌雖然在身邊盡孝,但也懶得理會江乾坤,先前被他打了一巴掌沒言語,那是在人前給他面子。

“哼。”

江鴻歌冷哼了一聲。


“咳。”

江乾坤滿臉愧疚。

“等那些神二代消停了,爺爺就送你去神界……神界有神靈之氣,必然能治好你的根基,讓你突破煉氣境,凝結氣海!”

江乾坤趕忙說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