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區。

Z區並沒有越獄的犯人,但也封鎖了,區別在於,這裡的封鎖是幾個區域,並不是單獨的區域被切斷,甚至於,這一帶還維持著正常商業活動,遊客們並沒有受到影響,唯一受到影響的是不能離開太空城。

蕭風顧方和小七被困在了Z區

蕭風和顧方下船之後便追上了小七,在一番溝通之後,確定了小七的祖宗就是他們祖宗幾百年前的世交,而小七前往黑星球,也是想尋找祖宗世交的後人,至此,公主號游輪大劫案的三大主謀後裔在幾百年的今天匯聚,完成了大會師。

現在,三人正在一塊巨大的全息屏幕下面觀看P區的全息直播。

當那把長刀一路砍菜切瓜的時候,蕭風就知道了鄒子川的身份。到目前為止,蕭風還沒有向兩人暴露鄒子川的身份。

「我們離不開了。」小七嘆息道。

「理論上,監獄暴動不會有這麼大的動靜。」顧方皺眉看著全息屏幕上。

「為什麼?」蕭風問道。

「人類歷史上也不是第一次發生監獄暴動的事情,人類在建造監獄的時候,都會考慮這些問題,所以,哪怕是監獄發生了暴動,也不會出現這種大規模動蕩的局面,除非……除非有外部力量介入。」顧方道。

「肯定是有外部力量。」蕭風看著那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P區,他沒有想到只是一會兒的時間,鄒子川居然就把太空城搞得雞飛狗跳。不愧是颶風冒險團的團長,厲害!

「我們搞一筆大的!」顧方那張瘦削的臉上泛起狂熱的光芒。

「什麼大的?」蕭風心臟一跳,這是他第二次看到顧方這樣的表情,上次是在海盜船上,他曾經提議劫持那艘海盜船。

「搶劫橡木桶太空城!」顧方一字一頓道。

「我贊同!」小七立刻點頭。

「你們瘋了……橡木桶太空城有接近兩千萬人,而且,這裡還有強大的軍事力量……」蕭風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現在就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顧方明亮的眼睛變得深邃睿智。

「什麼機會?」

「我們可以冒充一個在七大星域非常有實力的人,然後布局搶劫。」


「方哥,問題是我們根本不可能控制太空城啊!這不是十萬人的游輪,這是接近兩千萬人口的太空城市啊……嗚嗚……你們不要嚇我,我心臟承受不住……我還年輕,我還想多活幾年……」

「就這麼決定了,以後咽糠還是吃肉,就靠今天了。」顧方一臉堅決道。

「喂喂,什麼就這麼決定了,我還沒有同意呢!」蕭風道。

「我們舉手投票,我贊同!」顧方舉起手。

「我贊同。」小七也舉起手。

「你們……你們……卧槽,你們才認識多久?現在就合起來坑我了?!」蕭風怒視著兩人。


「我們認識幾百年了。」顧方和小七異口同聲道。

「……好吧,是的,是有幾百年了,我也同意。」蕭風垂頭喪氣的舉起手表示贊同。

「蕭風,我們三人天然就有一種默契,這是我們祖宗遺傳給我們的基因,所以,我們在一起,不需要太多的說服,因為,我們心靈是想通的!我相信,在之前的數百年中,我的祖宗們都一直期待著我們三大家族相聚,今天,我們完成了他們的願望,勝利會師,齊聚一堂,那麼,就該是我們出手的時候了。記住,我們出手,不僅僅是為了錢,更多是為了證明我們自己不是垃圾!我們的血管裡面流淌著優秀的基因,我們能夠東山再起!」顧方看著蕭風語重心長道。

「方哥,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做工作是我的祖宗擅長的,現在輪到你了嗎?」蕭風苦笑。

「不,做工作還是風哥強,我面對陌生人就緊張。」顧方臉上一紅,一下就變成了青澀的少年。

「好吧,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們就商量一下吧。首先,我要搞清楚,我們如何控制這座巨大的太空城市!」蕭風盯著顧方。

「你忘了我們祖宗的分工嗎?三個人,一個擅長當說客,一個擁有強大的武力,一個擁有智慧和光腦控制能力。」顧方道。

「你是黑客?」蕭風眼睛一亮。

「黑客談不上,入侵這座太空城問題應該不大,至少能夠短暫的控制,因為,現在太空城處於非常時期,那麼,我們入侵的話,太空城的技術人員會以為是上面指示。」顧方一臉自通道。

「嗯,我們就當能夠通過光腦短暫的控制住太空城,接下來,我們怎麼讓太空城的人聽我們的?」蕭風繼續問道。

「我們可以冒充一個人。」

「誰?」

「颶風冒險團的團長鄒大人。」

「啊……咳咳咳……為什麼要冒充他?」蕭風正在往嘴裡扔零食,一下嗆得滿臉通紅。

「冒充他有很多好處。鄒大人是颶風冒險團的團長,曾經直播過營救難民,在人類聯盟聲望很高。當然,最關鍵是他武力值高且心狠手辣,背後的勢力盤根錯節,人們對他有敬畏之心,我們冒充他,必定事半功倍……」

「方哥,等等,現在的問題是,鄒大人有什麼理由和橡木桶太空城開戰?」蕭風哀嚎道。


「理由隨便我們找啊,譬如,我們就宣布說鄒大人深愛的某一個女人被關押在太空城監獄裡面,然後,鄒大人就來劫獄,這不是合情合理嗎?到時候,我們找借口搜索庫房重地的時候,不就可以順手牽羊一些貴重物品嗎?嗯,我還可以入侵光腦開放太空城空間按鈕的使用,遇到順眼的東西,直接扔到空間按鈕裡面,神不知鬼不覺!」

「高!」蕭風臉上的表情一滯,然後,和小七對視了一眼,同時朝顧方豎起大拇指。

「現在最大的一個問題是,要如何讓城主相信我們並屈服於我們?」

「嗯嗯,這個難度最高。」蕭風連連點頭。

「是啊,所有的工作裡面,你的難度最高,危險最大。」顧方看著蕭風。

「什麼意思?」蕭風一臉茫然。

「風哥,你忘了,你的身份是說客,是你去給城主做工作。當然,如果你懂光腦的話,我不介意替換你的工作。」顧方臉上露出一絲狡黠之色。

「方哥,你是一個很淳樸的少年,你不要這麼奸詐好不好,我很不習慣的。」蕭風哀嚎。

「如果我是淳樸的少年,你覺得我的老祖宗能夠和你們的老祖宗洗劫一艘十萬人的星際游輪嗎?」顧方抿嘴笑道。

「好吧,看到你這麼壞我就放心了。對了,你哥和你比起來怎麼樣?」蕭風問道。

「我沒有哥。」

「啊……你……你哥不是廚師嗎?」

「我沒有哥,那只是我杜撰的一個人物,其實,我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尋找合作夥伴,也一直在尋找你們,我去黑星球,就是碰運氣的……」

「喂喂,那你為什麼要欺騙我?」蕭風怒視著顧方。

「方哥,我還小,我得學會保護自己,我得先觀察一下你的能力,如果你是個廢物,我跟你混在一起豈不是毀了前程。」

「你……好吧好吧,具體我需要怎麼做?」蕭風咬牙切齒道。

「我現在就會找一個地方入侵到太空城的區域網,切斷與外面的聯絡,然後,我會通過模擬數據欺騙太空城的預警系統,讓太空城誤以為已經被艦群壓境……等我入侵完成之後,你和七哥去找城主,接下來,就是你的事情了。」

「好吧,我們開始行動吧!」蕭風硬著頭皮道。

「等等。」一直沉默不語的小七突然道。

「幹嘛?」

「蕭風,你的形象太過輕浮,需要整理一下。」

「對對,七哥說的對,我一直覺得風哥給人輕浮油滑的感覺,市井之氣太濃,讓人產生一種不信任的感覺,這也是我一開始對他撒謊的原因。」蕭風深以為然的點頭。

「好啦好啦,我改,我改還不行,你們就不要損我了,我都聽你們的還不行。走,我先換一套最好的行頭,奶奶的,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是道貌岸然!」蕭風大步朝一排奢侈店走去。

「等等,你走錯方向了,是那家店!」

「哪家……二手奢侈品……」

蕭風看著顧方所指的那家店面,一臉目瞪口呆。 那四頭大地冰熊連忙分開,站在了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將通天蟒給圍了起來,不僅如此,它們渾身上下還散出了一股嚴寒之氣,好似要冰封天下一般,四周的花草樹木瞬間凝成冰塊。

「吼···」

這時它們仰天咆哮,聲浪震天,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好似游龍一般,在空中肆意的穿梭著,所到之處皆是轟轟巨響,大氣之中都裂出了無數裂痕,顯得氣勢威猛,狂暴無比。

它們一鼓作氣,踏著雷鳴般的轟響從四面八方向通天蟒齊齊橫衝而來,頓時積雪飛濺,山林震動,一股強大的嚴寒之氣以著前仆後繼之勢席捲而來。


「嘶嘶!」

王毅腳下的通天蟒也不甘示弱,仰天便是一聲嘶吼,那如山如海、如獄如煉的荒古之氣頓時爆發而出,通天蟒瞬時扭動著龐大的身軀,向正前方橫衝而來的大地冰熊疾馳而去。

只見它嘴中突然流出了無數渾濁的液體,一股腥臭肆意飄散,清晰可聞,這味道堪比硫磺、硝石,王毅知曉這是通天蟒的毒液,它想要吞噬這大地冰熊,用體內的毒液與胃酸來溶解這大地冰熊。

但是這大地冰熊體外那流竄的冰寒之氣卻是恐怖之極,要是不作處理,定是張嘴便被凍成冰柱了。

王毅雙目之內閃過一絲寒光,瞬時大聲喝道「冥火九重天!」

頓時四處火焰暴漲,形成了一片火海,一股天地烘爐,焚盡一切的氣息橫散一開,顯得烈火狂猛無比。

「意念為由、貫穿寰宇、顯現而形!」

王毅再次大聲喝道,只見無數奇珍異獸、刀槍棍棒、千軍萬馬全部圍繞在通天蟒的身軀上,好似就是因它孕育而生的一般,遠遠一看,這哪還是什麼巨蟒,簡直就是火中的妖孽!

火海一散四周的冰雪瞬間融化,就連那竄流在大地冰熊體外的寒流也都受了影響,變得混沌一團,混亂流竄,好似亂了節奏的鋼琴曲,聽得難過,看的糟心。

「什麼?這火是···」

站在原地的洪蓋精通火行之術,他感受王毅散出的火焰中有一股荒古霸氣,頓時渾身一震,面露震驚,其他的修靈者也是一副難以置信之情。

「呵呵,我兄弟他可是新一代的龍龜至尊!你們當要聽他號令,重振異界!特別是你這用火的修靈者!」

另一旁的張虎嘿嘿一笑,走了上前,緩緩而道,有意的看了一眼洪蓋,一副冷笑,其三師兄與胡承超也是一臉的微笑。

「好了,這事先緩緩,我們一同出手,困擾另外三頭的大地冰熊吧!」

胡承超看出了通天蟒攻擊的趨勢,連忙大聲喝道,隨後便雙手結印,猛地拍向大地,神情嚴謹道。

「靈附水槍!」

頓時地面震裂而開,出現了無數裂痕,緊隨其後只見無數道水柱衝天而起,與此同時,股股靈力從胡承超的體內的涌動而出,向著突刺而出的水柱上凝附而去。


「啾啾啾···」

這數十道水柱快如閃電,帶著剛猛之力,以直搗黃龍之勢,向另外的三個大地冰熊突刺而去。

「嘣嘣嘣嘣嘣···」

無數聲轟鳴突然響徹山林,只見這無數水柱如鐵槍一般擊撞在這大地冰熊的身上,頓時靈力崩潰、水花四濺,短短的數息之間就凝結成了冰渣,零落與地。

那正沖向通天蟒的大地冰熊頓時感到了一陣刺痛,隨後便緩緩的轉過了龐大的身軀,憤怒的看向胡承超等人。

「沒想到竟連它的毛髮都摧毀不了,竟如此堅硬!它們已經注視到我們了,繼續攻擊!」

胡承超瞬時緊皺起了雙眉,大聲喝道,其他的修靈者也是連連點頭,流露出了一副堅毅的神情,隨後便連忙運起了靈力,施展了神通齊齊攻向這大地冰熊。

「嘶嘶!」

通天蟒毫無懼意,那圍繞在它身旁的熊熊烈火讓它不被寒冰凍結,也就無所顧忌了,它張開了血盆大口,露出了滿嘴的獠牙與一口的毒液,以著氣吞山河之勢,巨頭一俯,一口便吞下了正前方的大地冰熊。

這大地冰熊本在凝聚寒流,欲想爆發誰知通天蟒剛一靠近,那道道寒流便消失在了這漫天的火海中。

「呼呼···」

通天蟒以著電光火石之速,一口吞下了這頭大地冰熊,隨後連忙搖了搖頭,渾身抖顫,王毅知曉這大地冰熊的寒氣讓它有些不適,它腹部微漲,一股升騰之氣凝聚而上,腹部頓時傳來了擊打的轟鳴。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