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京城另一個城門口,同樣有着一批人風塵僕僕地趕來了。

“武雲空那個廢物,辦個事都辦不好,居然還被人打殺了,真是廢物。”

“哼,區區一個溫家,居然敢殺我武家的傳人,找死。”

“畢竟也是和第二序列的天才,武雲空比不過也是正常啊,當然再怎麼樣也不會是雲龍堂兄的對手。”一人諂媚地說到。

“以雲龍堂兄的武道天資,一鳴驚人不過是手到擒來。”

熙熙攘攘間,這羣人毫不顧忌的放聲討論,讓周圍不少趕來看熱鬧的散修皺眉。

不過這些不滿,在看到爲首一位氣機恍如凌空大日的天驕之後,就如同冰雪消融了。

戰神武家世子級天驕,武雲龍。

在武雲空出師不利,甚至連自己的小命都丟了的情況下,武家終於是痛定思痛,這纔派出自家的世子級天驕。

相比較武雲空,武雲龍的天資強了數倍,同樣更傲氣了數倍,武家對他的期望自然也是更高。


而他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解決讓家族丟臉的溫菡薇,生死不論。

……

武家衆人不遠處,一些頭戴逍遙巾的身影正在看着他們。

“武家的人還真是囂張。”

“不知道誰被牛皮糖武家的人盯上了,恐怕是討不到好了。”

“是四大豪商的溫家世子,在世子級中也是不弱的存在,誰勝誰負可不好說。”一個平平無奇的身影走入其中。

“師兄。”

“師兄。”

“師兄。”

……

隨着這個身影的到來,場中衆人紛紛行禮,雙手合十,口稱師兄,儼然一副宗門師兄弟的模樣。

但是武道宗門威脅到了朝廷的統治,所以大周立國之初,周太祖便下令搗毀了所有修煉宗門了。

活着的武道大帝,是這個世界武力值的頂峯,縱然許多宗門擁有帝君遺留,但在存世帝君的面前也是徒勞。

而在衆多世家的推波助瀾中,武道宗門已經有兩千多年未曾聽聞了。

眼前這些宗門弟子模樣的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

英國公府,顧平川坐在主位,顧安國、顧雲起坐在兩邊。

良久,顧平川睜開雙眼,說到:“開始了。”

隨即,他把目光投向了顧雲起,說到,“今天你就要和雲軒面對面了,讓我看看這幾天,你有沒有學到什麼吧。”

“爺爺。”

顧雲起想要說些什麼,不過顧平川已經重新閉上了眼睛,彷彿睡着了一樣。

無奈,顧雲起和顧安國只能退了出來。

……

徐國公府。

魏方源止不住內心的激動,在客廳中來回踱步。

就算是數十年磨礪的心境,在此時也是毫無作用,難以遏制他心中的激動之情。

“爺爺,您好歹也是長輩,穩重一點。”魏無忌說道。

他不知道魏方源的把握是什麼,所以他對自家謀劃的擔心多過於信心。

對方畢竟是掌控天下,距離衰亡還有漫長距離的皇族,由不得他不提心吊膽。

所以魏無忌反而是步伐穩重,絲毫沒有忘形的意思。

而聽到孫子的勸說,魏方源這才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尷尬地停下了腳步。

“出發吧!”

家族千年期許即將實現,縱使強作鎮定,也掩蓋不住內心的喜悅。

……

這一天,玉京城中無數勢力悄然浮出水面,一時間羣魔亂舞。 皇宮門口。

顧雲軒與溫菡薇看着眼前空無一物的地方,不由得有些發懵。

“你不是說在這裏開啓觀龍宴的嗎?”顧雲軒呆呆地問道。

“是這裏啊,請帖上面也寫的是皇宮正門。”

溫菡薇也是有些措手不及,趕忙掏出了前幾天送來的請柬。

沒錯,開幕式與正式宴席不同,皇室特地單獨發放了請柬。

看着請柬上白紙黑字的“帝宮正門”四字,顧雲軒沉默了下來,一時間只感覺腦子不夠用了。

地址沒錯啊,那爲什麼不見人影,難道是皇室故意寫錯地址來戲耍他們?

但是沒道理啊,缺少了顧雲軒身上的武安王府氣運之力,大周開你妹的觀龍宴啊,都沒辦法完成斬龍截運術的前置條件。

“噗嗤。哈…哈哈哈……”

就在顧雲軒與溫菡薇相顧無言,甚至準備回府睡大覺的時候,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

尋聲望去,蕭雨潔大步趕來,而發出笑聲的正是她身後的“跟屁蟲”,令曉君。

“笑你妹啊笑,有什麼好笑的。”看着大笑的令曉君,顧雲軒就是氣不打一出來。

要不是這個混蛋因爲察覺到自己的氣運有些不對,就夥同蒙家的蒙赤行來試探自己,也就不必提前動用祖脈之力奇蹟化了。

結果好處沒得到,傷卻是受了一堆,不僅是被彼時的蕭雨潔錘了一頓,強行奇蹟躍遷至第一序列導致的筋脈、肉身均是受傷不淺。

本來就不怎麼待見她,更何況是閒雜自己剛吃癟,對面就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能不火大嗎。

“我笑的是你,和我妹妹可沒什麼關係。哈哈哈……”

收斂了笑容,令曉君一本正經地回答了兩句,隨後又是大笑出聲。

“你!”

被這魔性的笑聲刺激的,顧雲軒沒反應過來蕭雨潔就在一旁,準備直接上手好好收拾對面一頓了。

就連一直沒什麼表情的溫菡薇也是有些羞怒,緋色花瓣的異像都出現在了身體周圍。

“好了,曉君你收斂一下。顧兄,溫小姐也且慢動手。”

制止了一場衝突的發生,蕭雨潔出言解釋道,“觀龍宴的開幕確實是在這裏,不過年輕一輩頂級天驕的破壞力太大了,爲了避免傷到普通人,所以換到了由皇室強者開闢的異空間內了。”

一邊說,蕭雨潔一邊伸手在身前一劃,一道空間裂縫就此出現。

見此顧雲軒先是大吃,因爲如此輕易撕開了空間裂縫,只有尊者境有這個能爲,難道眼前之人不是蕭雨潔,而是一位蕭家強者嗎?

接着想到了什麼,細細感應了一下,這才發現眼前這片空地上的空間之力似乎被強行撕碎後又粘貼在一起一樣,很是輕易地就能破開。

顧雲軒擡手試了試,輕鬆打開了一個一人高的通道,通道後正是一個賽場一般的地方,數十道晦澀氣息林立其中。

尷尬地和蕭雨潔打了聲招呼,顧雲軒拉着溫菡薇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去,隨即身後又是令曉君那魔性的笑聲。

……

空間通道最後,顧雲軒兩人悄然落地,卻發現自己被人包圍了。

四王九公、世家勳爵等等天驕,幾乎是一個不落,至少魏無忌、周畫眉,乃至謝道韞的身影都在其中。

不過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是神色莫名地看着顧雲軒兩人,有幾位甚至在捂着嘴偷笑。


顧雲軒一開始還有些摸不着頭腦,不過仔細掃視了一下就知道了原因。

原來這個獨立空間與外界像是一個單面的玻璃一樣,外界看不到這裏,但是這裏卻能清晰地看見外面發生的事。

顧雲軒不由得老臉一紅,連帶着溫菡薇也有些尷尬了,很明顯剛纔兩人摸不着頭腦的行爲已經被在場所有人看在眼中了。

饒是顧雲軒心性強大,但是在如此多的英傑面前表現出了無知的一面,還是讓他有些遭不住。

“沒想到,名動玉京的顧大少,連密閉空間都不知道,哈哈哈。”


蕭雨潔也來到了這裏,令曉君更是已經笑做了一團,連腰都直不起來了。

畢竟是代表了武安王府,在場衆人心中雖然對“土包子”一樣的顧雲軒兩人一頓嘲諷,但是卻沒有明確的說出來。

爲了一點口舌之利而結仇,在場受過世家精英教育的存在都不會做如此無用之事。

但是令曉君就沒這個顧忌了,她本就是隨心所欲的樣子,而令家的也給了她橫行無忌的底氣。

蕭雨潔嘆了一口氣,制止了令曉君的胡鬧,歉意地說道:“顧兄,曉君沒什麼惡意,只是……”

說到這,蕭雨潔也是卡住了,想來她也是找不到什麼理由,能讓根正苗紅的世家子弟找不到如此明顯的密閉空間的道理。

顧雲軒嘴角抽了抽,心想連轉移話題都不會的嗎,解釋個毛啊,不是越描越黑了。

不過事已至此,顧雲軒只能出聲解釋了。

“不是不認得密閉空間,而是因爲已經很多年沒聽過有這東西了,一時間沒有想起來。”

密閉空間的架構,涉及到極爲高深的空間法則,連尊者在這裏都不夠看,只能是最少純陽層次的真仙出手。

但關鍵是大周這麼多年氣運壓制下,連法相尊者出手都極爲罕見,更何況是更強的純陽境仙尊了。

一時間想不起來,也是正常情況。

“就算你一時不記得,但是皇族動用純陽強者的消息早就傳遍大街小巷了,你居然還不知道,也未免太孤陋寡聞了吧。”

令曉君平靜了下來,皺眉說到:“就算是我和雨潔都有所耳聞了,你怎麼會一點不知道。”

顧雲軒尷尬一笑,這些天自己一直在閉關之中,外面的事全都交給了冷麪的溫菡薇,關鍵溫菡薇可是個鐵宅女,一點都不想與外界接觸,這消息就這麼沉了。

各方面地巧合之下,讓顧雲軒兩人出現了開頭的表現,在近在咫尺的密閉面前發呆等。

“話說觀龍宴也該開始了吧,怎麼還不見皇卒強者出手內。 ”

“不急,已經開始了。” “見過齊王殿下。”


Leave Reply